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41|回复: 0

第679期 | 怎样杀死害虫? 2019/03/06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1680
发表于 2019-3-6 16: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uojisw 于 2019-3-6 16:01 编辑


第679期 | 怎样杀死害虫?
策划人:谷悦

和你一起终身学习,这里是罗辑思维

我们今天来聊一个问题,怎样才能杀死害虫?

你可能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还能怎么杀?直接拍死,或者用更高级的工具,比如杀虫剂,反正就是见一只杀一只,绝不手软,除恶务尽。这种处理局部问题的方法,简单有效。

但如果我们把镜头拉远,要解决的是更大的更复杂问题,比如不是杀死几只害虫,而是防治一场虫灾,那这种方法可就不好使了。为啥?因为一大群虫子,构成一个复杂问题,它就不会趴在那里等着你拍死了。一个复杂系统最大的特点是会“进化”。你越想解决它,它就越强大。

就比如防虫灾吧。我们知道,现在种植转基因作物,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有的转基因作物能防虫害。这种作物,特定的害虫吃了会死,但是人吃了就没事。所以农民就不用喷农药了。你看这多好。

但过不了几年,你就会发现,这个害虫系统进化了。害怕转基因作物的传统害虫都死了,只要还剩下几只基因突变的害虫。它们不害怕转基因作物。那它们之间再进行交配,生下的孩子,转基因对它们就失效了。

这种事在生物界普遍存在。养猪户滥用抗生素,也差不多就是这个结果。最后,生生在猪的体内培养出那种什么抗生素都不怕的病菌。

其实不只是生物界,人类历史上类似的例子也很多。比如,1920年,美国颁布的禁酒令。本来想的挺好,喝酒有什么好的?那些经常酗酒烂醉的人,对人对己一点好处没有,那就干脆禁掉呗?

当时颁布法令,在美国制造、转运、销售酒的,一律违法。但是结果呢?10年后合法的酒没有了,非法卖酒的网络就出现了。因为是非法的,所以需要暴力来保护,所以,不仅酒没有禁掉,反而在美国让黑手党坐大了。真是从瓶子里放出了一个魔鬼,再也不知道怎么收回去了。

你看,我们总想着在短时间内一揽子解决所有问题,结果问题却变化了、升级了、进化了。但这个时候我们已经用尽了各种方法,不知道怎么处理进化出来的新问题。这根本原因是啥?就是我们有时候会忽略,进化的法则对每个系统都是公平的。不光处理问题的人在进化,处理的问题也在进化。

所以,面对一个复杂的坏现象,与其说,我们是在对抗坏现象本身,不如说,我们是在对抗它的进化。这就是一个难得多的问题了。

我最近在听万维钢老师的《精英日课》时,里面就提到了一个观点,想要对抗进化,就两种方法。一个是抑制对手的进化,另一个就是和对手一起进化。


下面我们一个个地说。先说抑制对手的进化。

进化论里有个概念叫“选择压”,简单说,就是外界环境给一个物种演化方向施加的压力。比如,所有的母孔雀,都喜欢公孔雀长着好看的长尾巴。这就是公孔雀演化的选择压。要不了多少代,公孔雀的尾巴都又长又好看。那既然这么说,控制选择压,就是控制对方进化的方向和速度了。

就比如咱们刚才说的,那个防虫害的例子。当田里全是转基因作物的时候,对害虫来说就是个选择压极高的环境。他们进化也是逼不得已,它们就会进化出不怕转基因作物的品种。那怎么才能让害虫一直怕转基因作物呢?减少选择压。

现在农民们种田的时候,他们会被要求在转基因田里,间隔地种一些传统农作物。这样害虫还是会被大量杀死,但因为传统农作物还在,害虫也不至于全军覆没,还剩下一些残兵败将。这些残兵败将虽然数量不大,但总比那种基因突变的、不害怕转基因的害虫数量要大。你想,在害虫的婚姻市场里面,谈恋爱生孩子的主体,就仍然是传统害虫。基因突变的那些,就没有机会发展壮大。它们毕竟在害虫的群落里,还是怪物。

你看,这种策略的本质就是,虽然我根除不了你,但是我始终对你有办法。我杀不死你,但是我能控制你。

带着这个思路,你想想,如果我们穿越回1920年的美国,我们要是给美国政府搞一套禁酒的策略,你会怎么办?

至少是两个方面的办法。

一方面呢,是减轻禁令的选择压。不是禁酒,而是给喝酒找点麻烦。比如,减少卖酒的商店的数量,想买酒得走很远的路。比如,每个人买酒有一定的数量限制,一次一天只能买一瓶,一瓶只有一点点。或者,买酒得有医生开的处方等等。

那限制到什么程度呢?就限制到做非法卖酒生意没有暴利的程度就行。没有暴利,这个行业就养不起黑手党。问题虽然没有根治,但是,至少不会造成黑帮崛起的恶果。逼得这个系统往我们不想看到的地方进化。

但是仅仅是这种选择压的控制还不够,还得有另外一手。就是让喝酒这种行为,让社会看不起。制造舆论压力。这一代酒鬼已经养成了酒瘾,可能是没救了。但是年轻一代那是大有可为啊。我们可以制造一种选择压,让他进化不出酒瘾来。

比如,让所有酒瓶子都印成粉红色的,让喝酒变成一件看来有点娘娘腔的行为,而不是像在严格的禁酒令下,喝酒反而是一件反抗规则的很酷的行为。你看,这是不是对年轻一代的行为,也有进化上的影响。

你看,这两个方面的选择压调整,虽然不能根除喝酒,但是会让喝酒这个行为方式在进化上、在时间上处于萎缩的态势。时间一长,就可能控制这种行为。《孙子兵法》里说“围城必阙”,讲究不要把城池围死,而要给敌人留出一线生机。为啥?也是为了调整选择压,避免对方在绝境中进化成了一支背水一战的哀兵。看起来像是放了对方一马,其实是斩断了对方继续进化、继续壮大的可能,始终保持对方是一支被攻打、被包围的弱势的军队。这样我们最后攻打,赢的可能性更大。

这是我们今天讲的对抗进化的第一种手段。还有第二种手段,就是保持自己也处于不断的进化之中。

你发现没有,之前我们习惯使用的那种方法,比如强令禁止、除害务尽这种行为方式的背后,其实有一句潜台词,就是:我只使用最有效的手段,我要把这种手段的功效发挥到极致。

比如用抗生素,就要过量使用。但是,这背后有一个看不见的代价,就是走上了一条进化的死胡同。过度依赖某种手段,结果就是除了这种手段,别的都不会了。面对一个复杂系统,其实是我方停止了进化,那不管现在看起来多强大,最终都要被对方不断进化的复杂系统打败的。

比如人类治疗癌症的态度,就有这么一个变化的过程。最早就是,哪里有癌切哪里,切得越干净越好。且不说这给病人带来多大的痛苦,问题更在于,癌细胞在这种极端手段下会进化的更穷凶极恶。所以白切了。

但是现在呢?医学思想就进步了。我们不谈怎么根植癌症,而是谈怎么带癌生存。请注意,这不是退而求其次,干不掉你,只好容忍你。不是。而是人类调整了战场。我的目的不是要就地干死你,而是要进步得比你快。现在每年都有大量的癌症新药、新疗法问世,点点滴滴的进化正在我方发生。

比如我得了癌症,那我就调整饮食、锻炼身体、整理心情,我拖住这个癌细胞,拖个三五年、七八年,人类医疗技术的进化,比癌症的进化要快,这才是我真正能指望的东西。

说白了,对付一个不断进化的东西,最好的武器,就是自己也在进化。虽然从过程中看,我不得不和这个敌人共存,但是只要在进化速度上我能超过对方,最终赢的人还是我。

管理学大师德鲁克说过的一句话。当时有人问他,总被各种问题困扰怎么办。快90岁的德鲁克回答说,等你到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你的身体会到处都是问题,你要学会和问题共同生活。而不是把问题干掉。

好,这个话题就聊到这里。罗辑思维,明天见。

划重点:
对付一个不断进化的东西,最好的武器就是自己也在进化。 虽然在过程中,不得不和敌人共存。但是只要在进化速度上超过对方,最终还是能赢。

来源:得到



上一篇:第678期 | “流浪地球”为什么是个好方案? 2019/03/05
下一篇:第680期 | 为什么是陶渊明? 2019/03/0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罗辑思维论坛|逻辑思维|     

GMT+8, 2019-3-23 09:17 , Processed in 0.171874 second(s), 37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