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85|回复: 0

魏晋风度与血染的风采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7

主题

28

帖子

26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60
QQ
发表于 2019-4-2 15:4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nxz6666 于 2019-4-2 15:45 编辑


      魏晋是一个动乱的年代,也是一个思想活跃的时代。新兴门阀士大夫阶层社会生存处境险恶,比如孔融、嵇康等名士先后被杀,同时人格思想行为又极为颖悟、旷达、真率、自信、风流潇洒、不滞于物、不拘礼节,“白眼向权贵,折齿为美人”,大多独立特行,颇喜雅集。正是这个时代,士大夫们创造了影响后世的文人书法标杆,奉献了令人模范景仰的书圣,“竹林七贤”喝酒纵歌,洒脱倜傥,他们代表的魏晋风度得到后来许多知识分子的赞赏。
      鲁迅把魏晋风度归结为喝酒、吃药、姿容、神韵,李泽厚则补充说:“还必须加上华丽好看的文彩词章。”魏晋风度是一种真正的名士风范,所谓真名士自风流,由正始才俊何晏、王弼到竹林名士嵇康、阮籍,中朝隽秀王衍、乐广,至江左领袖王导、谢安,莫不是清峻通脱,崇尚自然,超然物外,率真任诞,“简约云澹,超然绝俗”。表现出一派“烟云水气”而又“风流自赏”的气度,几近仙姿,为后世景仰。

      竹林七贤是指魏正始年间,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及阮咸七人常聚在当时的山阳县(今河南辉县、修武一带)竹林之下,喝酒、纵歌,肆意酣畅,生活上不拘礼法,清静无为之举。七人是当时玄学的代表人物,可政治态度分歧明显,嵇康、阮籍、刘伶等对执掌大权的司马氏集团持不合作态度,其他人则为司马氏集团效力。
      嵇康是“竹林七贤”的精神领袖,三国曹魏时著名的思想家、音乐家和文学家。其父嵇昭官至督军粮治书侍御史,兄长嵇喜早年以秀才身份从军,后官至太仆、宗正。嵇康年幼丧父,由母亲和兄长抚养成人。幼年十分聪颖,博览群书学习各种技艺。成年后喜读道家著作。为曹魏宗室的女婿,曾娶曹操曾孙女长乐亭主,获拜郎中,后官至中散大夫,世称嵇中散。

      嵇康崇尚老庄,曾说:“老庄,吾之师也!”讲求养生服食之道。主张“越名教而任自然”的生活方式,著《养生论》来阐明自己的养生之道。他擅长书法,工于草书,其墨迹“精光照人,气格凌云”,被列为草书妙品。
      《晋书》记载嵇康“有奇才,远迈不群。身长七尺八寸,美词气,有风仪,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饰,人以为龙章凤姿,天质自然。”拥有美丽的文采和优雅的风度。风采非凡是天生本质与自然的相合。他不在意自己的外在,不像当时一些男人靠涂脂抹粉对自己进行多余的打扮。

      《世说新语·容止》说他“ 风姿特秀。见者叹曰: 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或云: 肃肃如松下风, 高而徐引。” 可见他身材高大,相貌堂堂,一付男子汉气派!最有说服力的故事是,一次他去森林里采药,竟被樵夫误以为仙人下凡,其风姿可窥一斑。他死了多年后,他的儿子嵇绍始到首都洛阳,有人对王戎说:“昨于稠人中始见嵇绍,昂昂然如野鹤之在鸡群。”王戎回答:“君复未见其父耳。”由此可推想嵇康之风度仪态。
      嵇康和山巨源(即山涛)原为知交,山涛从吏部郎转迁为散骑常侍时,出于善意,举荐嵇康以自代,希望嵇康放弃与司马氏对抗的立场。嵇康作《与山巨源绝交书》,列出自己有“七不堪”、“二不可”,坚决拒绝为官。山涛评价他:“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虽然嵇康写了著名的绝交书,但临终前嵇康却对自己十岁的儿子嵇绍说:“只要山涛伯伯活着,你就不会成为孤儿!”果然,后来对嵇绍照顾最多、恩惠最大的就是山涛。

      嵇康生性非常灵巧,喜欢打铁。《晋书·嵇康传》写道:“康居贫,尝与向秀共锻于大树之下,以自赡给。”铁铺子在后园一棵枝叶茂密的柳树下,他引来山泉,绕着柳树筑了一个小小的游泳池,打铁累了,就跳进池子里泡一会儿。他以打铁来表示自己的“远迈不群”和藐视世俗的精神特质。东平吕安钦佩嵇康的高雅情致,每次一想到他,往往让人驾车不远千里来拜访,嵇康把他当作朋友,和他很要好。
      嵇康有着优雅的风度和高远的志趣,常常希望能有与他相得益彰的人。能与他进行心灵对话的只有阮籍和山涛,参与到他们中间的有向秀、刘伶、阮咸、王戎。王戎说自己与嵇康在山阳住了二十年,从没见过嵇康表现出欢喜或是愤怒的表情。嵇康曾采药游山泽,遇到得志的时候,便忘记了返回。

      嵇康擅长辨析道理,又能够写文章,他的高远情趣,自然达到了玄妙悠远的境界。他收集了自上古以来的高尚之士,为他们写了传并作了赞,希望能与千年以来的圣人交友。
      中国文化史上颇具一格的士大夫文化发轫于魏晋风度,就像山水画一样,士大夫空灵而隽逸。中国历史上,真正意义的人的自我意识的觉醒,真正意义的人对社会压迫的反叛,应该说始于魏晋南北朝。从人生的角度看,它是“人的觉醒”(李泽厚 《美的历程》)的时代。还自我以本来的面目,这种具有特殊魅力和强烈影响力的人格美,对人生艺术化的自觉追求,对人的个性化的向往,自我表现的欲望,无拘无束的氛围,已成为一个美好的影像,映在后世人的心上。






上一篇:罗胖精选 | 什么是人体的“领袖智慧”?
下一篇:愿以颈血刷污政,千古罕见真贵族
如何由富到贵  ——当代中国最紧迫的时代课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逻辑思维|     

GMT+8, 2019-8-18 17:54 , Processed in 0.109374 second(s), 39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