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69|回复: 6

南明死局 · 二 [罗辑思维]No.162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6815

主题

6850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4819
发表于 2016-3-24 20:3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uojisw 于 2016-4-25 16:34 编辑

南明死局·二[罗辑思维]No.162


阮大铖:中国的达•芬奇

这次我们从一个很小的切口进入,再来审视一下南明这个时代。这个小切口是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个大坏蛋。

这个人是谁呢?他叫阮大铖。

熟悉明史的人都知道,阮大铖是一个著名的奸臣,奸到什么程度?清人纂修的《明史》里专门有一卷叫《奸臣传》,一共写了15个人,阮大铖就是最后压轴的那个。试想一下,一个王朝灭亡了,而他又是《奸臣传》里列出的最后一个,这不就是在暗中指责这个王朝是被他搞垮的吗?

这15个奸臣中还有两个人,一个叫马士英,一个叫周延儒,这两个人之所以被写入《奸臣传》,跟阮大铖也有莫大的关系。王朝末世就是这样,奸臣辈出。

看到这儿,可能有人会问:“罗胖,你难道要给阮大铖翻案吗?”我绝无此意,这个案也翻不了,因为阮大铖的罪行实在是铁证如山。以前有人替阮大铖说过好话,比如陈寅恪的父亲陈三立先生以及章太炎先生都说,不能因人废言,阮大铖还是很牛的。牛在哪儿?有才。他在各个艺术品类下都有优秀的作品,代表着那个时代的最高水平。

虽然《明史•奸臣传》已经把他钉到历史的耻辱柱上了,但对阮大铖一生的评价仍是客观的七个字:“机敏猾贼有才藻”。就是说他机灵又敏捷,狡猾又鸡贼,而且非常有才气。

李洁非先生在《黑洞:弘光纪事》和《野哭:弘光列传》里面,也对阮大铖这个人做了一个评价,说他是“中国那个时代的达•芬奇式的人物”。什么意思?就是说他是个通才。达•芬奇精通机械、医学、绘画、雕塑、建筑,甚至是物理学、天文学,简直无所不知,通晓那个时代一切的知识门类。

阮大铖也是如此。他诗写得很好,有人评价说:“有明一代几乎没有诗人,如果有,那就是阮大铖。”园艺就不说了,他最重要的成就是戏曲。戏曲是一个综合性的艺术品类,明代戏曲家汤显祖只会写剧本,而阮大铖不仅剧本写得好,还会导演,能谱曲,甚至还养了一个戏班子,亲自去当艺术总监,偶尔还能上台去演戏!

明朝末年有一个大鉴赏家叫张岱,懂音律、精戏曲,还是公认的成就最高的明代文学家之一。他在《陶庵梦忆》中说,自己看了阮大铖的戏班子表演后不禁拍案叫绝,可谓“本本出色,脚脚出色,出出出色,句句出色,字字出色”。那个时候的戏班子主要由一些不识字的江湖艺人组成,如果一个特别有才的士大夫在家里养了一个戏班子,那所有的剧目、行头、唱腔肯定是极尽讲究的——所有东西到了文人手里,往往会变得极端精致。阮大铖的戏剧可以说奠定了那个时代的艺术丰碑。


这些我们且不去管,无论如何,阮大铖仍然是一个大坏蛋。接下来,我们就推原祸始,看看这个大坏蛋是怎么养成的。

29岁之前:安徽桐城的青年才俊

说起阮大铖的家世出身,有点儿不好意思,他跟我是老乡,都是安徽人,具体来说是安徽安庆人。《明史》说他是安庆府怀宁县人,其实是错的,他虽是怀宁籍,但实为安庆桐城人。

在这里我要补充一个小知识。籍贯对我们现在的人来说是老家的意思,可是在明代正好相反,指的是户口所在地。所以怀宁只是阮大铖的户口所在地,他的老家却在安徽桐城。

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我们忽略了阮大铖是桐城人,就会觉得他后来的很多故事都缺了点儿味道。安徽桐城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在中国文学史上有所谓的“桐城派”,这个县可以说遍地都是读书的种子。

作为安徽人,罗胖我小时候是很崇拜桐城人的,桐城可是立过派的地方。桐城有一句土话:“富不丢猪,穷不丢书。”富人家把猪看得很宝贵,穷人家没有猪,只能看重书,再穷都不能把书扔了,因为这是孩子们最终的上进之道,所以桐城到处都是读书人。

明清两代,桐城人创造了一个奇迹,一共出了240个进士!要知道,中国从唐代有科举制度以来,一直到清末废除科举制度,总共选出了10万个进士,而桐城一个县,仅仅在明清两代,就贡献了240个进士。

安徽的安庆府共有六个县,除了桐城之外,还有宿松、怀宁等五个县。这五个县在明清两代出的进士数量的总和乘以二,才是桐城一个县的成绩,可见桐城的文化氛围有多浓厚!

阮大铖就出生在桐城的土地上,而且他们家是世家大族,他的远祖可以追溯到魏晋时期的大名人——“阮步兵”阮籍。到了明朝中期,他的先祖已经开始当部级大官了。所以,这是一片多么好的土壤,阮大铖是一颗多么好的种子。阮大铖自己也争气,16岁中举人,29岁中进士。你能说这个人是坏蛋吗?他毫无劣迹。

天启四年:第一次辞职

他是怎么变坏的呢?这个典型的中国传统社会的精英人物,应该加入东林党才对啊!其实,他有过一次加入东林党的机会,就在天启四年。

天启是明熹宗的年号,就是“魏忠贤之乱”发生的那个朝代。但是天启四年时,魏忠贤还没有得势,只是深宫中一个很普通的太监。此时朝中得势的是东林党,一帮正色立朝的儒家士大夫。其中有一个人很关键,他叫左光斗。

左光斗这个人给我们留下的历史背影很伟岸,是大君子、大英雄、大忠臣,后来魏忠贤及其阉党对他进行迫害,死得非常惨,但死的时候仍保持了高风亮节。这些都是后话,天启四年的时候,左光斗可是重要的领导干部,一方面他是东林党骨干,另外一方面,他是掌管御史台的主要官员之一。

那一年,御史台突然有个职位空缺出来,这个职位是“吏科都给事中”。我们都知道,那个时代有所谓的“六部”,吏部便是其中之一,掌管天下官员的任免、升迁,相当于今天的中央组织部。而御史台是国家的监察部门,有点像今天的中纪委和监察部。它设立了一个部门,专门看管吏部是否有徇私舞弊等不良表现,这个部门的头儿就叫“吏科都给事中”。

于是,御史台赶紧查官员名册,看谁适合递补这个职位。查到的第一个人正值丁忧,就是父母去世了,必须回家守孝三年。第二顺位人选就是我们这个故事的主人公阮大铖。

左光斗和阮大铖是什么关系?老乡。左光斗也是安徽桐城人,所以如果我们不知道阮大铖的老家在桐城,就不会注意到这层关系。而阮大铖这个时候在哪儿呢?他请假回了桐城老家。左光斗立刻给他写了一封信,让他赶紧回来。于公,阮大铖有资格填补这个位置;于私,他俩是老乡,左光斗当然要提前通知他了。

阮大铖马上打道回京。在阮大铖回京的路上,东林党的几个大佬一商量,说:“这个职位不应该给阮大铖,这个家伙性格比较轻躁,经常在外面吹牛。吏科都给事中是什么职位?人事部门、组织部门的干部,嘴巴一定要严。用谁不用谁,我们东林党商量的过程万一被他泄漏出去怎么办?哪能让这样的人待在这个位置呢?左光斗你这次有点儿大意啊!”

左光斗一想,也对,不应该让他回来。可是这时候阮大铖已经回到北京了,怎么办?左光斗想了一招儿,对阮大铖说:“排在你前面的这个人虽然已经收到了父母的死信,但是当地督抚还没有走官方程序报到北京,所以现在还不能取消他的资格。你看这样行不行,工科都给事中这个职位也出了缺,你先干那个去。等这边搞定了,我再让你回来。”

其实左光斗是在糊弄他,阮大铖早就知道个中缘由,当时就说了一个字:“可。”然后左光斗就把这个安排报上去了,可皇上那边的批复迟迟不下来。民间就开始出现各种声音,说吏科都给事中这么重要的位置,怎么能长期空缺呢?应该让阮大铖递补。

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左光斗没办法,只好把阮大铖作为吏科都给事中的推荐人选报了上去。结果早上刚报上去,晚上就批下来了。东林党这才知道,有另外一股力量在背后捣鬼。这股力量是谁?就是魏忠贤的阉党。官场上的人不需要看到确凿证据,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阮大铖一定是疏通了魏忠贤的关系,拿到了这个职位。

左光斗明显已经控制不住阮大铖了,给他的安排他已经不服从了,开始走别的路子了,所以东林党人心里非常不舒服。

而阮大铖紧接着做了一件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好不容易争取到这个职位,他走马上任后干的第一件事竟然是辞职。他这是什么意思?就是告诉东林党人,你们东林党不管安排谁来接我的位子,这个位子都是我给你们的。他就是要争这口气。

阮大铖临走的时候扔下一句话,前半句是“我便善归”——我算是好好地撤出来了;后半句是“看左某如何归耳”,这句话就有点狠了,就是说“我看你左光斗这帮东林党人将来的下场是什么样的”。我们从中感受到了浓浓的负气的意味,如果非要批评阮大铖,只能说他应该君子一点,坦荡一点,宽容一点。可他是个小人,是个奸臣,他的行为方式一定是这样的。

我们暂不评论阮大铖是好是坏,至少可以看出一点,阮大铖的政治眼光和政治手段是了不得的,这一套组合拳打得出神入化。首先,他有渠道得知东林党人在背后对他的种种评论,这本身就是一种混官场的能力。其次,一条路不通,他能迅速接上另外一条路来达成目的,说明他执行力极强。最后,他能够迅速判断出来,东林党人将来会被魏忠贤整死,这又是对未来的判断力。

更加了不起的是,他没有参与到东林党和魏忠贤的阉党“狗咬狗一嘴毛”的争斗中去。如果他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这一派欺负他,他好不容易搭上了另一派的战车,这个时候他会撤吗?当然不会,他会为虎作伥,跟魏忠贤的那些党羽一样。但是阮大铖不是这样的,他没有跟魏忠贤沆瀣一气,说明他把这局棋又看深了好几步,他既看出东林党将来的下场会很惨,又看出魏忠贤其实也混不长久。

天启六年:第二次辞职

这不是胡说,我是有证据的。阮大铖回乡两年后,就是天启六年时,魏忠贤的阉党已经得势了,就招他到朝中为官。阮大铖这时候可能不甘寂寞,就跑回北京当了太常寺少卿,是一个级别不高的官员。

但是仅仅几个月之后,阮大铖又辞职回了老家。说明什么?虽然魏忠贤当时烈火烹油般热闹,阮大铖却看出阉党下场会很惨,自己得赶紧抽身。而且在这个阶段,阮大铖做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动作。

因为他在北京混,总有一些官场的来往,到人家府上拜望时总要递个名片。那个时候叫拜匣,就是把自己的名帖放在一个匣子里递进府去,请求人家接见。但凡跟阉党官员来往,拜匣投进去之后,阮大铖总要做一件事——买通这家的仆人,把拜匣买回来。后来崇祯皇帝在定阉党逆案的时候,满朝文武都知道阮大铖跟魏忠贤混过,却找不到片纸只字的证据,可见阮大铖的政治手腕有多高!

这个时候东林党和阮大铖之间还没有结下死仇,真正的死仇是在崇祯皇帝当朝时结下的。

崇祯皇帝上位前只是一个普通的王爷,仅仅因为哥哥死了,哥哥又没有儿子,才碰巧当了皇帝。所以崇祯皇帝没有自己的班底,也没有相应的行政经验。他一看满朝文武都是魏忠贤的人,刚开始的时候是万分小心的,不敢流露出要对付魏忠贤的意思。

那个时候的朝局非常混乱,只有那些聪明人能看出下一步的演化。而阮大铖就是这么个聪明人,他虽然远在安徽老家,但是对京城的局势却了若指掌。

他给京城的一个朋友写了两份奏折,说:“我替你写两份奏折,保你取得富贵。”这两份奏折其实是揣摩崇祯皇帝的两种心思写的。第一种心思:崇祯皇帝上台后,一边是魏忠贤,一边是被魏忠贤迫害的东林党,怎么办?所以阮大铖的第一份奏折就是扶持东林党,打击魏忠贤。

第二种心思:崇祯皇帝上台之后,自诩为雄才大略之主,他哥哥明熹宗搞的那一套,他都想推翻。请注意,天启朝一共七年,魏忠贤虽然名气大,其实只作乱了三年,前四年都是东林党把持政权。而且,东林党也跟太监串通一气,只不过那个太监不是魏忠贤,是王安而已。所以阮大铖针对崇祯皇帝这种心思写了第二份奏折,叫“七年合算之书”。就是说,前四年是王安串通东林党作乱,后三年是魏忠贤以及那些阉党作乱,所以天启朝没有一个好东西,都应该清算。

我们想想看,一个伟大的政治家上台后,是不是极有可能采取第一个策略呢?可是,阮大铖遇到了一个猪一样的队友,就是他在京城的那个朋友。此人思来想去递了第二份奏折,就是“七年合算之书”。结果崇祯皇帝执行的偏偏是第一套策略,阮大铖就把东林党得罪了。他的猪队友不仅智力差,而且人品差,为了自保就把阮大铖出卖了。

于是东林党痛下决心,要追杀阮大铖,但是苦于没有证据。后来他们一想,还要什么证据?我们说谁是坏蛋,谁就是坏蛋,于是就把阮大铖写进了阉党的名单中。

当然,在此过程中,阮大铖没怎么当过官,所以还没有什么机会作恶,总不能把他杀了吧?阮大铖最后得到的处分是革职回家,永不续用。

阮大铖这一年大约是41岁,而崇祯朝持续了17年,也就是说,在阮大铖60岁之前,他的政治生命已经结束了,从此只能老死乡里,从历史舞台上消失了。

要知道,这可是崇祯皇帝亲手定的逆案,这张名单中的人绝对永无出头之日。历史就是这么残酷,两大政治集团恶斗,一个微小的生命,即使没犯过什么错,也只能被碾为齑粉,这在政治斗争中非常常见。

我得说一句公道话,如果历史仅止于此,崇祯初年的阮大铖跟东林党之间的是非曲直,到底谁对谁错呢?我们至少可以得出三个结论:

第一,是东林党先招惹了阮大铖,明明说好把官职给他的,却反悔了。阮大铖的反应虽然是小人式的,但是我们不能用圣贤的道德境界来要求阮大铖这样的人,始作俑者还是东林党。

第二,东林党最后恨上阮大铖是以言入罪,因为他骂了东林党。如果说阮大铖心眼儿小,那么东林党的心眼儿也不大。

第三,按照我们今天的法理来讲,东林党迫害阮大铖的程序不正义。东林党把阮大铖列入阉党名单,有何证据?片言只字都没有。如果历史停在这一刻,我们还不能说阮大铖是一个奸臣。

我再强调一次,我不想替阮大铖翻案,只是想追问一个问题:一个好好的青年才俊,后来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坏蛋呢?

崇祯二年:青年才俊变形记

我们还是得回到崇祯二年。这一年阮大铖因为牵涉进魏忠贤阉党逆案,被革除了一切官职,遣送回乡,永不续用,他身上的功名也被革除了。

在明清两代,一个人身上有没有功名,社会地位的差距可大了。哪怕你只有一个入门级的功名,也就是秀才,你马上就能具备两项特权:第一,很多皇粮国税不用交了;第二,有一定的社会尊严。比如你犯了法,到了县老爷那儿,他是不能直接把你按翻打屁股的,必须先上报朝廷,革除你的功名,然后才能打你屁股。所以,阮大铖太惨了,混到40多岁,回到老家后地位还不如一个穷秀才。

不过,阮家毕竟是世家大族,非常有钱,阮大铖又不缺艺术细胞。崇祯朝这17年,阮大铖就在老家吟诗作赋,一边搞他的出版事业,一边搞他的园林艺术。当然,他最钟情的还是戏曲艺术,写写剧本、谱谱曲、养养戏班子。

阮大铖这个人特别好热闹,他在老家还拼了一个文社,就是文人的社群,叫“中江社”——安徽正好在长江的中部,所以得名中江社。周边很多会写文章、写诗的人常聚集于此,一时间搞得热热闹闹。他还出版了一些诗集,制作得非常精良。

明朝末年,文人之间结成社群是当时的一种风气,下江一带也有一个规模巨大的文社,它是太仓张溥联合中州端社、云间几社、莱阳邑社、浙东超社、浙西庄社、黄州质社、江南应社等社团成立的,所以叫“复社”。

复社和东林党其实是互通声气的关系,在政治意识形态上差不多。但是东林党是以在朝官员为主的集群,而复社更像一个学生组织,里面有很多举人、秀才,年龄结构也更年轻。年轻人通常压不住火,复社的年轻人觉得,阮大铖这个阉党,后半辈子在老家应该老老实实的,他居然还吟诗作赋,热热闹闹地搞了个什么中江社,这怎么成?

复社中有一个很有名的人,跟阮大铖是老乡,叫方以智。方以智有一次回老家,对中江社那帮文人说:“你们怎么能跟阮大铖搞到一起呢?你们知道他原来做过什么事吗?知道他在外面的名声如何吗?”老家的人本来不太在意这件事,但是方以智都这么说了,大家就不陪阮大铖玩了,这等于是一直追杀到了阮大铖的老家。

后来,天下大乱,各种农民起义军揭竿而起,阮大铖在老家安庆待不住了,就跑到了南京。南京可是六朝金粉之地,是明朝的另外一个首都,当然繁华得多了。阮大铖到了南京之后如鱼得水,又有才,又有钱,在家里养了一个可能是当时全国最好的戏班子,热闹非凡。

复社的人气得要死,你阮大铖本来在安庆还好一点儿,现在居然跑到了我们眼皮底下,还搞得这么热闹,我们怎么能够容忍你呢?阉党要么被杀,要么被流放,要么夹着尾巴做人,只有你阮大铖一个人敢高高举起尾巴在我们眼皮底下晃悠。所以,1638年复社那帮年轻人搞出了一件事——“留都防乱街贴”。

这是一个很生僻的名词,“留都”就是指南京;“防乱”就是说这个地方有乱臣贼子,我们一定要防着他;“街贴”就是那个时代的大字报。复社那帮年轻人都不是官员,没有很顺畅的渠道向朝廷反映情况,有意见怎么办呢?满街贴大字报,这就叫“留都防乱街贴”。大字报的内容是什么?骂阮大铖。

一时间,南京满坑满谷都贴满了“留都防乱街贴”。这个大字报上有什么实实在在的证据吗?没有。那个时代的文人互相攻击,往往都是捕风捉影,甚至根本就没影儿的事也敢写在上面。大字报上说阮大铖写戏剧的时候经常讥刺朝廷,甚至辱骂皇上,这明显就是文字狱。结果,南京城突然出现那么多大字报,阮大铖一度都不敢在南京城住,灰溜溜地跑到郊外的一座山上躲起来了。

1643年又发生一件事——这时距离明朝灭亡只有一年的时间了,南京夫子庙搞了一次祭孔大典,很多青年知识分子都聚集在那里。阮大铖实在不识相,认为自己也是个知识分子,也要去祭孔,结果被人认出来了。这不是阮大铖吗?这不是阉党吗?他被革了功名,怎么还好意思来祭孔呢?结果,阮大铖挨了一顿猛打。据说阮大铖有一把非常漂亮的胡须,经此一战几乎被拔得精光。此时阮大铖已是快60岁的人了,居然还在公共场合遭此羞辱。

其实,那十几年的日子他都是这么过的,关起门来,有酒有肉有戏班子;打开门去,主流知识分子都不待见他。阮大铖有没有做过努力呢?做了,只要花钱能解决的问题,他从不吝惜。他平时在家里结交各种人,看戏、吃饭、喝酒、作诗,花出去的银子不计其数。最大的手笔被记载在《桃花扇》中。

阮大铖听说复社的学生领袖侯方域想要娶“秦淮八艳”中的李香君,就替他出了三百两银子做“梳拢”,后来这钱被李香君退了回来,阮大铖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但说明阮大铖是想跟复社这帮人修复关系的。

他的努力到底有效无效呢?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后来他终于找到了一个管道——东林党的周延儒,又转回了东林党。

周延儒这个名字听着耳熟吧?他就是我之前提过的《明史•奸臣传》里的倒数第三名。他可是个如假包换的东林党人,崇祯皇帝刚上台的时候很喜欢他,提拔他当了首辅大学士。后来他落职回了家——他老家在江苏,于是在南京遇到了阮大铖。

阮大铖就对他说:“我愿意出一万两银子帮你官复原职,帮你打点各种活动,好不好?”白的是银子,黑的是眼珠,掉进去就拔不出来,周延儒就把一万两银子收下了。然后他跟阮大铖讲,你被定成了反革命集团,要在阉党逆案中为你翻案是非常困难的,将来我一定给你想办法,但是钱我先收了。

后来周延儒果然官复原职,又当上了首辅大学士。周延儒和东林党人一商量,虽然收了阮大铖的钱,但是要为一个反革命集团案平反,动静太大,还是算了。周延儒就对阮大铖说:“我不能白收你的钱,给你翻案我做不到,但是我能做一件事。你有没有关系好的朋友,资历不错的,你推荐给我,我可以安排他做地方的督抚大员,然后让这个人来举荐你。国家正在打仗,让他把你作为边防人才举荐上来,这个时候我就有借口了,你觉得如何?”

阮大铖也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他举荐了谁呢?《明史•奸臣传》里倒数第二位的马士英。马士英和阮大铖在科考的时候是同年的进士。马士英是贵州人,当时因为犯了罪,还在流放,突然就被提拔当了凤阳督抚,喜出望外,立马就去安徽凤阳上任了。

后来,迎接朱由崧到南京即位当皇帝背后的操盘手就是阮大铖。至此,阮大铖才算握有巨大权力,呲出獠牙,成为奸贼。

南明政权的幕后操盘手

南明弘光政权的首辅马士英是阮大铖推荐上去的,皇帝朱由崧是马士英带着一帮军人扶立上去的,而背后的总设计师很可能就是阮大铖。东林党人还能像过去十几年那样欺负阮大铖吗?所以阮大铖就回家收拾行李,随时准备入朝为官了。

马士英还是比较讲义气的,毕竟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他上任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替阮大铖平反。东林党当然不同意,但东林党在朝中的大佬高弘图并不明着反对,只讲了这么一番话:“为了阮大铖着想,咱们是不是得让他光明正大地回来?马士英提议让他回来可以,让满朝文武讨论讨论,如果大家都欢迎他回来,那他多光荣啊!”

马士英说:“你少跟我来这套,我还不知道你们东林党人怎么想的?这事交给东林党人讨论不靠谱,阮大铖得进一步身败名裂。”他转过身就对福王讲:“这事您老人家定了得了,阮大铖有功劳。”

福王不怎么识字,没什么文化,连章奏都看不懂,就信这个马士英,所以就说:“你说咋整就咋整吧!”于是皇帝直接下旨,让阮大铖官复原职。

马士英觉得这件事就此打住了——自己顶着这么大的压力为阮大铖恢复了名誉,让他入朝为官了,阮大铖也没说什么。过了两天,皇帝突然下旨,说阮大铖大材小用,直接让他担任兵部侍郎。南明朝廷这个时候也就剩兵部还有点儿能量了,史可法当时就是兵部尚书,后来阮大铖也当了兵部尚书,可以说是南明朝廷最大的官了。

马士英就傻掉了:我不是首辅吗?现在我说什么都不管用,他居然能直接通到福王那儿去了,还可以给我下旨意。

阮大铖是什么人?在南明历史上,马士英号称“小人中的君子”,因为他后来至少没投降,壮烈牺牲了。阮大铖则号称“小人中的小人”,他在南京待了那么多年,天天唱戏、写诗、请人吃饭,不知道结交了多少人——宫中的太监,在南京驻扎的侯爵、公爵,以及那些勋贵的子孙……这些管道都能通到深宫之中。

马士英就像《渔夫和魔鬼》里的渔夫一样,从瓶子里放出阮大铖这个魔鬼后,再也收不回去了。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吏部尚书的人选,马士英是首辅,这种人选当然需要他来提,他想来想去,要提拔一个叫张国维的人。但是过了两天旨意下来了,一个叫张杰的人当选了。张杰是谁?阮大铖的人。史书上写得好,马士英听到这个消息时正坐在床上,当场就呆住了,从此就有点儿害怕阮大铖了。虽然马士英在首辅的位置上坐着,又对旁边那个家伙有恩,但是那个家伙的权术是深不可测的。

掌握了巨大权力的阮大铖总该干点什么吧!他的本职工作是兵部侍郎,后来又当了兵部尚书,按说应该筹集粮草,征募士兵,北伐中原。但是阮大铖太忙,没空干这个,他主要忙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迫害东林党,打击报复复社那帮人。这口积压了多年的恶气,现在终于有机会吐出去了。

当然,阮大铖很聪明,他没有按照这个朝廷固有的政治格局去玩,没有靠替魏忠贤翻案来打击东林党。他知道那样做太困难,因为阉党逆案是崇祯先帝定下来的。阮大铖聪明就聪明在,他发明了另外一个名目。你们不是管魏忠贤叫阉党逆案吗?好,我送你一个反义词——“顺案”。

什么意思呢?就是北京城刚刚被李自成攻破了,很多文官都向李自成投降,这叫归顺。而且他们归顺的那个政权叫“大顺”,所以这个案子就叫“顺案”。这个方法高明在哪儿呢?这是民心所向。我们在南京坚守,北方的那些文官却认贼作父,大家当然切齿痛恨。阮大铖就是以这个名目打击东林党人的。

比如有一对周氏兄弟,哥哥在北京投降了,弟弟是复社的领袖。虽然弟弟说自己跟哥哥的关系向来不好,但是阮大铖还是捏造了各种证据,找各种证人,然后把弟弟杀了。所以,阮大铖迫害东林党人,刚开始用的政治机巧和手段是非常高超的。

阮大铖有一个庞大的迫害计划,因为时间不够用,最后没能实施得了。这也是阮大铖被列入《奸臣传》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什么正事都不干,专搞迫害。

第二件事就是贪污。现在从史料中我们可以找到大量阮大铖贪污的证据。这就有点儿奇怪了,阮大铖不是很有钱吗?60岁之前到处撒钱来满足自己的权力欲望,好不容易当了官,却开始贪污,这不像一个富家子弟的做派。

我把这一段史料琢磨了半天,终于琢磨出了原因。假如你是阮大铖,现在当了官,做了兵部尚书,吏部尚书也是自己的人,满朝文武可以随便调遣,我怎么识别谁是自己人?只有他愿意给我送钱,我才能识别出来。一个正色立朝的大臣凭自己的本事上位,那是东林党人的行事作风。只有这个人愿意给我送钱,我才能收为己用。所以有时候银钱交易并不等同于权钱交换,它是一种识别技术。

有人可能不太明白,我举个例子。拍马屁这种事,我们往往粗浅地理解为,不就是讨好领导吗?然后领导以为你真有本事,就重用了你。那你就错了,实际上没有这么简单。我曾经在传统机构里工作过,见过一个领导,几百个人正在开会,他一看大领导的杯子见底了,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能从后排一溜小跑绕到主席台,给大领导的杯子倒满茶水,然后再坐回去。后来,他果然被提升了。

这难道不是拍马屁吗?领导觉得他真的很不错吗?不对,这是一种自我残害式的效忠。他难道不知道众目睽睽之下做出这种行为,别人会看不起他吗?他当然知道,他这是在告诉领导,我对你忠心到以所有人看不起我为代价。向你拍马屁,就是向世人说明我就算投顺你了。

阮大铖当年也是一样,满朝的东林党、满朝的官员都看不起他这个阉党,敢于公开给他送钱,就意味着跟东林党决裂,投靠于他。所以,这可不仅是送钱,而是用自己公开的道德污点向阮大铖的势力进奉一张投名状,想拜倒在他的门下。

看到这儿,我们不禁会发出一声长叹。阮大铖是一个奸臣没错,但是这个时候的政治格局导致一种情况:阮大铖如果在乎输赢的话,他除了当奸臣,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

这才是这段历史最深的悲哀之处。

疯狂而滑稽的晚年

1645年5月,南京城破,南明弘光政权垮台了。阮大铖的逃跑路线先是回到安徽老家的太平县,然后转到浙江金华,金华待不住又跑到绍兴。马士英也在绍兴,这俩人又会合了。

他们在绍兴待了一年,请注意,可不是坚守了一年,清兵并没有打过来。等到清兵打到浙江,要渡过钱塘江的时候,马士英接着逃跑,最后壮烈殉国了。为什么说他是小人中的君子,而阮大铖是小人中的小人呢?阮大铖跑到钱塘江头,就向清朝投降了。其实现在很多史料都能证明,阮大铖在绍兴待着的一年中,已经跟北边通过书信,声称要投降了。

阮大铖投降的时候是1666年6月,他活到了什么时候呢?1666年8月,也就是说,投降之后他只活了两个月。所以他这个汉奸当得好冤,一辈子都没一个好的收场。

根据李洁非先生的观察,阮大铖在人生最后的两个月里精神好像出了点儿问题,有点儿不正常。当时清兵的生活条件不好,阮大铖动不动就宴请这些人。别人就问:“你哪儿来那么多好吃的?”阮大铖就开始吹牛。

他那时已经到了失心疯的程度,动不动就给大家唱戏。他烦人到什么程度?大半夜的,大家都要睡觉,他就钻进其他人的帐篷,坐下来就开始聊天,一直把这人聊到睡着了,酣声大作,然后换一个帐篷钻进去,换个人接着聊。他能彻夜这么聊下去,等到天蒙蒙亮的时候靠着某个地方打个盹儿,睁开眼看到谁醒了,再接着聊。很多人都烦死他了,说你这么大岁数了,稍微睡一会儿行不行?没办法,他就是精神好。

阮大铖是怎么死的?清兵从浙江打到浙闽边界,那里有个著名的仙霞关,山势非常陡峭。很多清朝的将领都说,过这个险关咱们得骑马,到了最险的地方,咱们再下马牵着马走。阮大铖说,你们这些人都是怂蛋,我先上。60岁的老头儿就拽着一匹马,一路噌噌噌地往上走。

其他人就在后面慢慢走,等他们走到岭头的时候,发现阮大铖的马在路边站着,他静静地坐在一块石头上。有个清兵拿马鞭子捅他,才发现阮大铖已经死了。在此之前人们已经发现他的头有点儿肿,就让他在浙江衢州等着,等将来打了胜仗再来接他。可是他死活不肯,觉得自己体力好得很,还能挽硬弓。

他临死前的这些表现确实有一点儿不正常。阮大铖这个人一生就为一件事活着:证明我聪明、我能干、我有办法。哪怕要破除一切道德底线,他都要赢,要在智力上碾压所有人,证明自己是一个运筹帷幄的大家。所以在阮大铖的精神世界里,他也许还在为自己是奸贼而自鸣得意。

其实我们在生活中也经常见到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发展到最后,可不就是阮大铖的下场吗?疯狂而滑稽。

坏蛋不是道德水平低,而是格局小

过去我们都以为坏蛋坏是因为道德水平低,现在我要提出另外一个纬度的原因,那就是格局小。

格局小怪个人吗?有的时候其实是环境使然。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我上高三的时候,班上有些同学非常勤奋,晚上做作业、复习功课到深夜。但是第二天早上到了班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大家,自己昨晚看了一晚上电视。

这不就是想对同班同学使障眼法吗?其实谁都明白,高考这件事情是在全省、全国的高三学生中展开竞争,根本不是和身边这帮人竞争。但是人就是有这个本能,明知战场不在身边,也想要赢过身边这群人。所以有那么一句话:“了解一个人的趣味,看他的配偶——她的先生或者他的太太;了解一个人的品格,看他的朋友;但是了解一个人的能力,要看他的对手。”人其实是会被整个环境驯化的,你找到什么样的对手,进入什么样的格局,你自己的境界就有多高。

所以,南明破败不是因为它能力差,也不是因为它资源少,这个政权其实还拥有很多战略回旋的余地。但是为什么南明的弘光政权崩溃得那么快?就是因为常年的皇权制度的打造,到了明末的时候,它已经变成了一个所有要素都封闭在一起的小系统。

这个系统小到什么程度?就是它所有的构成要件——不管是阉党还是东林党,都以对方为唯一对手。东林党如果以阉党为唯一对手的话,它的能力就被锁死在阉党这个水平上。没有人真正为家国天下奋斗,这个大目标所有人都忘了。就算东林党道德水准比较高,将来在历史上的名声比较好,那又怎样?从整个系统演化的角度看,它起到的作用其实和阉党差不多,都是以对方为对手,以打赢对方为首要的甚至是唯一的目标。整个组织的大目标大家都忘了,所以南明的崩溃其实双方都有责任。

就像很多大公司,内部矛盾比外部矛盾还要大,而且管理越严密、组织机构越发达,这个现象就越明显。大公司内两个部门之间想达成协作比登天都难,有的部门要做一件事,明摆着组织内部有合适的资源,但是没法用,因为太难了。它宁愿在外面找一个供应商,花钱外包都比内部协作要容易得多。所以大公司要达成一个既紧急又重要的目标时,就不得不从各个部门中抽人,成立一个临时的组织,再来达成这个目标。结果,组织进一步变得庞大——这真是大组织的宿命。

我并不想批判大组织,只是想问:一个人想要不变成坏人,他应该做什么?有两件事。过去我们都认为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很重要,但是还有一件事情更重要——“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如果你所在的公司或者机构出现了管理僵化或走下坡路的情况,你千万不能在里面待着,不仅你的发展会受到限制,你的道德水准也会下降。

这话怎么讲?比如我有一些朋友在一个走下坡路的产业里,我就对他们说:“赶紧走吧,不是因为这个公司发不出工资了,而是因为处在下坡路,很多明白人、聪明人、优秀的人早就跑了,你再在里面待下去,就没有人可以学习了,你所处的环境本身就在恶化。”

当整个系统在走下坡路的时候,你的生存空间也在被压缩,资源进一步稀缺,我们会怎么办呢?我们团结起来就能共渡难关吗?可能会有这种情况。但是更普遍的状况是什么?我们受人性驱使,变得鼠目寸光,只看得到这个系统内部的结构,然后和身边的人争抢资源,和其他部门恶斗,而且越斗越往下探道德底线。

所以我经常劝朋友,我们生活在一个自由的时代,如果发现自己身处在小系统中,赶紧走,不仅是为自己的生路,也是为自己的灵魂找到一个向上的空间。所以,调整自己的生存处境是我们生存智慧的体现。

最后,送给大家一句话,这是连岳先生讲过的一句话,我觉得它值得写在桌上,成为我们的座右铭:“你要按所想的去生活,否则,你迟早会按你生活的去想。”

本文投稿人 lizeng ip地址:http://www.luojiji.com/?5587



上一篇:视频: 南明死局 · 一 [罗辑思维]No.161
下一篇:视频: 我们怎样“策划”papi酱[罗辑思维]No.16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2 天

[LV.6]常住居民II

2

主题

88

帖子

125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55
发表于 2016-4-24 23: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2 天

[LV.6]常住居民II

2

主题

88

帖子

125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55
发表于 2016-4-24 23: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做死?是不是不会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2 天

[LV.6]常住居民II

2

主题

88

帖子

125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55
发表于 2016-5-13 11:42: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做死?是不是不会死?      这句话是我儿子发的,不懂事啊,抱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7

帖子

55

积分

罗粉丝

Rank: 2

积分
55
发表于 2016-5-17 10: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费心整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发表于 2016-5-17 13:33:04
刚见到罗胖真人     罗胖的牙怎么这么黑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6815

主题

6850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4819
 楼主| 发表于 2016-5-18 11: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蓝齐儿 发表于 2016-5-17 13:33
刚见到罗胖真人     罗胖的牙怎么这么黑呢

罗胖又抽烟又喝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17-1-19 16:48 , Processed in 0.307907 second(s), 39 queries .

© 2012-2016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