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143|回复: 0

罗辑思维:南北战争: 这场架不白打 24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108
发表于 2015-11-26 15:3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罗辑思维:南北战争: 这场架不白打 24


 欢迎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大家可能听出来,我今天声音有点感冒,感冒这种病,吃药据说得七天才能好,不吃药得一礼拜,所以估计这一期下一期大家听到的都是这种声音,也没关系,你就当你的音箱升级了,装了个低音炮。

  前不久读到一个有趣的说法,英国哲学家罗素1920-1921年到中国做了个访问,然后回国之后他就写了一段话,他说中国的军阀战争挺有意思的,双方其实都不想打,都想逃跑,那最后谁胜利呢?属于最先发现对方逃跑的那方人胜利了。

  这个说法有没有道理呢?我后来想想可能还真有道理,你想,自打皇上走了之后,中国就进入了所谓的军阀混战,这个系那个系,一直到蒋介石上台之后,还有所谓中原大战,可是你什么时候听说过一场战役说死了多少人,血流成河,非常惨烈,诶,好像从来没听说过。

  那没准罗素当年说的说法是对的,想想也有道理,打内战嘛,双方又没什么深仇大恨,就是为了吃粮当兵,然后长官也就是为了抢地盘,那谁为钱玩命呢?所以打仗的时候比划两下可能也就是当时的一些潜规则吧!

  可是就在中国军阀混战之前的几十年,在另外一个大洲,在美国发生的南北战争,同样是内战哦,但是南北战争的惨烈程度却远远超乎我们这代人的想象,南北战争一共死了多少人?现在据不完全统计死了62万人,62万人是什么概念?就是美国从南北战争之后所有战争死亡的人数的总和,其中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

  那内战,双方也没有那么大的深仇大恨,为什么会死到那么多人呢?为什么会死磕成那个样子?你看着就是《罗辑思维》的机会,因为大量的知识,我们这一代中国人在中学历史教科书当中学到的就是那么一个非常粗浅的概念,而很多真实的知识的真相,这需要我们来帮大家用工匠精神帮你死磕出来,所以这一期我们讲一讲南北战争。

  南北战争嘛,我们得到的概念就是解放黑奴,为了奴隶制使北方的资本家们和南方的奴隶主们打的一场战争,那真相是这样吗?这就得说到奴隶制,其实奴隶制这个东西,就是只要是正常人,还不要说美国人,包括我们中国人,我们孔老夫子讲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愿意当奴隶吗?你不愿意当,那好,奴隶制在根本上就是不道德的,只要是有人类的地方,我觉得这个道德准则应该是清楚的。

  所以在南北战争之前的几十年,包括美国独立战争,就是建国元老国父那一代人,什么华盛顿啊,杰斐逊那一代人,都非常清楚奴隶制是不道德的,但是当时也迫于一些情况,所以对于国父那一代人说,既然我们没有能力在这个时代废除奴隶制,那我们就把它交给历史,交给时间。

  我们小平同志不也讲过吗?我们这一代人没那么聪明,像钓鱼岛这样的问题我们交给下一代人去解决,交给时间,所以这也是当时政治家处理这件事情的一种智慧的体现,其实据史料记载,像华盛顿自己家里他也有奴隶,杰斐逊不仅有奴隶,他还跟女奴生了孩子,所以国父那一代人,他清楚地知道这个东西在道德上站不住,但是又没有废除奴隶制的这样的一个历史条件,并不成熟,这件事情就交给历史。

  唉呀!可是交给历史之后啊你会发现历史经常会搞一些恶作剧,在1792年的时候,关于奴隶这件事情就出现了一个历史上的恶作剧,1792年,一个叫惠特尼的耶鲁大学的毕业生,他到南方佐治亚州去走亲戚,顺便找找工作,然后看看老朋友。

  然后就在一个老朋友家里他就发现,南方种植棉花有一个问题,就是棉花不能直接用于纺织,必须把其中的棉籽给全部摘出来,一个黑人奴隶一天工作十个小时,只能剥出一磅的棉花,所以效率非常低,这直接抑制了南方的棉花产量。

  惠特尼就说这有什么难的?他就利用他的知识,说我给你发明一个机械吧!这个机械后来就叫轧棉机,但惠特尼当年的第一代轧棉机很简单,但即使是这种简单的轧棉机做到了什么?做到了让两年之后,也就是1794年,整个南方的棉花出产量增长了十二倍。

  嚯,大家发现这个东西不得了,然后就不断的改进,不断的改进,改进到什么程度?最后改进出来的轧棉机一天可以拉出一千磅的棉花,比手工效率提升了一千倍,所以南方的棉花种植就开始普遍的铺开。

  那么到了1850年的时候,美国向英国出口的棉花达到多少?一百万吨,不是磅哦,一百万吨!那你说这跟奴隶有什么关系?太有关系了!因为南方开始普遍铺开了棉花的种植,你要知道棉花这种种植它跟别的作物不太一样,它的劳动强度没有那么高,这就导致了一个社会学上当时的人始料未及的结果。

  你可以想象,如果是非常繁重的体力劳动,那奴隶愿意干吗?他也不愿意干,不愿意干他要么就反抗要么就怠工,所以奴隶主管理奴隶的成本就变得非常的高,所以奴隶制当时人们期待它渐渐地消亡,跟这样一个奴隶制的天然的本性是相关的。

  可是当棉花这种劳动强度不是特别高的作物大面积铺开之后,问题就出现了,因为男女老少都可以干,男女老少都可以干之后,奴隶就可以组建家庭,所以你想想看,即使他是黑人,他是奴隶,他心中也有不满,可是他有老婆,有孩子,上有老下有小的一个人,他还会那么激烈的反抗吗?

  所以奴隶制的毒素就变得不再那么强烈了,所以南方的奴隶人口不仅没有像建国国父的那一代人所指望的那样逐渐的消减,反而爆裂的增长,到了南北战争的前夕,美国的黑奴已经达到了四百万人,其中三百万人是在南部的那几个主要种植棉花的州里,在棉田里劳动。

  唉呀,这就出现一个问题了,就是当南方的经济主要靠棉花,棉花主要靠黑奴,在道德上大家又觉得这个东西不对,这时候就出现人类一种正常的心理机制,就是我干着一件不道德的事情,但是我又没法摆脱这件事情,或者这件事就这样干下去了,那我就一定要为这件事情找道德上的理由。

  你看这几十年里,南方的奴隶主们就开始想这种道德上的辙,其实这也很好理解,比如说汶川地震的时候人家范老师跑了,社会上骂范跑跑范跑跑,对吧?你说这个山呼海啸的骂声对于范老师来讲他怎么办呢?他就一定要找一套理由来为自己这种想法来辩护,其实在他跑之前的那一刹那他是不是这么认为的?不一定,他的整套理由没准儿都是跑完之后,在这种道德压力下,他给自己找到的人生活下去的一个道德支点,这是人的本能。

  南方的美国的奴隶主一样啊!他也有这个本能啊!你听听他找的那些理由,比如说,第一,所有伟大的帝国都建立在奴隶的基础上,当时像什么古罗马,古希腊,拜占庭,包括英帝国,你们是不是都是靠努力之发家的?所以一个国家想要伟大必须要有奴隶制,这是一个理由。

  第二,你们北方人不是经常拿宗教理由吗?什么上帝,什么耶稣,什么人人平等,那我们就翻圣经好了,你看圣经里有一段,使徒保罗对奴隶说你们要顺从你们的主人,你看,耶稣那一代人,他不也支持奴隶制吗?你看这是第二个理由,但这个就属于胡扯淡了。

  后来就越找越神奇,这些理由,比如南方奴隶主说,你们北方不是自由吗?自由有什么了不起?自由就是让那些自由的劳工们活在最凄惨的境界当中,当时南方还有一首诗,叫劳工与奴隶,雇工与奴隶,这首诗我背不出来,但大概意思就是,自由有什么好?自由的劳工每天生活在阴暗潮湿的地窖里,每天吃不饱穿不暖,被资本家剥削,这套说法其实我们中国人是很熟悉的。

  北方是不是这种情况?肯定是这种情况,自由劳动者嘛,他一定会有在社会底层啼饥号寒的那一群人,可是这首诗笔头一转,说我们南方的奴隶多好,他们天天接受主人的谆谆教导,主人把自己白人所会的技能全盘无私的已经传授给他们,他们拥有自己的妻儿老小,从来不担心自己失业,他们生病了有主人照管,这样的幸福生活到哪里去找?

  这就是这首诗,你今天会用自己今天的道德观看,看得目瞪口呆,但是你想,好像还有点道理啊,奴隶确实没有失业问题吧?终生养老保险加医疗保险吧?如果你是一个在北方已经就混不下去,到处也找不到工作有上顿没下顿的一个劳工,你觉得南方的那些奴隶一定活得比你差吗?可能你自己还会羡慕他咧!

  所以南方奴隶主说,这个制度挺好的呀!所以当时南方的一些像南卡州的那些参议员们,他们就说,哎呀!过去几十年,我们一直被这个道德的枷锁背着喘不过气,但是我们当中的一批勇敢者勇敢的面对这种道德挑战,进行深度的思考,我们现在终于发现我们不用为奴隶制而感到羞愧了。

  这种声音在南方那真是越来越深入人心,甚至有人说到南北战争的时候南方已经没有人为奴隶制而感到羞愧,可是这个话我觉得不能这么说,为什么,因为你发现在当时的南方有一些非常严厉的制度,就是禁止北方关于废奴的思想在南方进行传播,这个话我觉得到今天就是对的,如果说你认为你说的是真理,你为什么不敢辩论呢?你为什么不敢让别人的思想到你这传播呢?你还是心虚嘛!不管你找到多少道德上的理由,其实你的潜意识,你的大脑皮层告诉你这事是对的,但是你那个大脑里面很多的底层的意识还是告诉你,这事可能还是不妥吧。

  关于奴隶制到底好不好,我觉得一百多年之后,我们已经建立了清晰的道德观,就像我央视的一个朋友,他叫王志安,他就讲过一个特别有趣的比方,他说什么东西你不能从这个事儿结果好不好上来判断,比如说白毛女和黄世仁,天生一对啊,多好,黄世仁有钱,你看,郎有才吧?白毛女有貌,郎有才女有貌,在这个村里天生一对,好不好?好!但为什么它到最后仍然是悲剧呢?很简单,因为强制。

  你奴隶主们天天说这个奴隶多幸福,你得问奴隶愿意不愿意啊!如果一听说北方要解放奴隶,奴隶都跑,都要反抗,那你还能说你这是一个健全的健康的在道德上立得住的制度吗?这怎么都说不过去。

  可是仅仅看到这一点还是没有办法解释南北战争,因为如果奴隶制仅仅为了这么一点站不住脚的非常虚弱而苍白的道德理由就会打一场死62万人的战争吗?南北战争的真相远远不止于此啊!

  如果仅仅事情停止在这种道德上的争论,其实远远不足以引发那么惨烈的南北战争,南北战争真正的第一个按钮按下应该说是北方人,因为自打独立战争之后,北方人酝酿出一种强烈的道德优越感,你看我们不蓄奴,南方的奴隶主蓄奴,他们不敬上帝,他们不搞人人平等,他们在道德上堕落和败坏,北方人是一直这么指责南方人。

  可是你要知道,北方人也不是铁板一块啊!他有的人会停留在理性和口头上的指责,有的人就会付诸于行动,比如说不断地用逃奴的这种官司来骚扰南方人,一直起诉起诉,起诉到最高法院,虽然他们不觉得这种官司他们能赢,但是我把你们拖到法庭上跟我争辩,然后我好有一个机会在道德上指责你,这也算我小赢一局啊!

  更有行动能力的人就会到南方组建一些地下组织,叫地下铁道,然后不断的鼓励奴隶逃亡,然后通过地下组织把他运到北方,这对南方奴隶主来说,这叫什么?这叫偷啊!偷我财产啊!你以为蓄个奴隶容易啊?好贵的呀!所以不堪其扰。

  最后到南北战争爆发之前的两年,在1858年的时候有个叫约翰·布朗的人,北方一个坚定的道德上有强烈优越感的人,废奴主义者,约翰·布朗,他干脆就带着几个人跑到南方攻占了一个仓库,杀了几个南方的白人,然后号召当地的奴隶起义,哎呦,南方人说这怎么行啊?

  你看隔了一百多年之后我们再回看当时南方人的这种处境,其实我们不大理解,我们只能打一个比方来说明,南方人手里有法律,有宪法保证他们现在保有奴隶的权力,虽然他们也知道在道德上未必站得住脚。

  这就有点像我们今天爱吃狗肉的人,吃狗肉法律没禁止吧?对啊,都说嘛,闻到狗肉香神仙也跳墙,我就好这一口,可是你要知道,社会上有一部分养狗爱狗人士,他们无法容忍你在道德上吃狗肉,这怎么行呢?狗是人类的朋友嘛。

  要知道道德这个东西,它有天然的攻击他人的倾向,在旧社会一个村子里出了一个破鞋,全村人都很兴奋,去打她骂她,都觉得完成了一个道德上的优越感的建设,自己是不是有机会当破鞋一定不当呢?其实也不一定,这就是道德的一个悖论。

  所以那些吃狗肉的人就会觉得,哎呀!在这个小区里生活,你看,我们家天天炖着狗肉汤,所有的邻居都站在我们家门口骂,骂了就骂了,我就不理他呗!我心理比较强大,我神经像钢丝一样,那我不理他,可是就有人管不住自己,行动派,直接把你们家门砸了,把狗肉汤抢走,还把你们家人打了,那你说你还受得了吗?

  虽然吃狗肉是你的权力,但是在道德上你被指责成这样,出门买个菜一帮人围着你骂,那你萌生出来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我算你们狠,我也不跟你们争论,你们人多势众,我搬走总可以吧!我不在这个小区住了,这实际上就是这个多米诺骨牌的第二颗,南方人说算你狠,你们不是美国人道德高尚吗?你们过你们的,我过我的,我脱离联邦,这总可以吧!

  所以第一个宣称脱离联邦的就是南卡罗来纳州,最大的蓄奴州,他说我不跟你们过了,可是北方人不干,尤其林肯,林肯实际上他当选的时候,这个时候成为压在骆驼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林肯当选的时候南方人没有一张选票是投给他的,他就是北方人选举出来的总统,所以南方人说,这样的总统我为什么要认?在我们这他已经不是票多票少的问题了,一票都没有的呀!你就是北方人的总统。

  所以林肯当选之后,要知道美国人当选到赴任还有三个月,这时候南方已经选出自己的总统了,叫戴维斯总统,他跟林肯一样都是肯塔基州人,而且这两个人长得还有点像,叫戴维斯总统,已经上任,所以林肯上任的时候这已经是两个国家了,南方人说对不起,拜拜,离婚,我搬出这个小区。

  难题就放到林肯桌面上了,林肯是一个坚定的联邦主义者,林肯不是一个坚定的废奴主义者,虽然他在道德上认为蓄养奴隶是不好的,是应该废止的,但是他在法律上他非常清楚宪法什么时候也没有赋予他权力让他去废除南方的奴隶制。

  但是林肯有一条,他做了一个牵强的法律解释,说你们不能走,走这是不对的,这叫叛国,所以你离开不行,要把你抓回来,抓回来我同意在法律上我不欺负你,我尊重你的权利,但是与此同时客观情况就是,我当总统的我没有办法制止北方的那些废奴主义者,那些地下铁道,那些约翰·布朗们继续骂你欺负你。

  这就是林肯当时的心态,也是南方当时的处境,但是说到这儿,矛盾激烈都这种程度还不足以爆发那么剧烈的南北战争,真正南北战争打的那么惨烈的最后一个砝码压到了秤盘上,是弗吉尼亚。

  弗吉尼亚这个州特别有意思,弗吉尼亚实际上是英文词Virgin,就是处女这个词的词源,这个州确实他的精神境界确实像处女那样的纯洁,要知道弗吉尼亚州是美国非常有人文情怀,有理性精神的一个州,国父一代很多人都产生于弗吉尼亚,华盛顿弗吉尼亚人,杰斐逊,《独立宣言》的起草者,弗吉尼亚人,美国据说好像大概点算一下,八个总统,所以弗吉尼亚号称美国总统之乡,美国的创建就是弗吉尼亚人做了最大的贡献,所以弗吉尼亚人最爱美国。

  可是要知道他在爱美国这个概念的第一个顺序他爱的是什么?不是美国这个集体,而是关于美国的一系列原则,这是弗吉尼亚人的先辈,华盛顿,杰斐逊这些人为之奋斗,为之献身真正的东西就是美国的建国原则,这个原则当中有非常重要的一条叫自由。

  当年为了反抗英国人,我们十三个殖民地坐在一起形成了这样一个国家,我们要的是什么?就是独立,就是自由,就是用我们的生活方式过日子的权力,要知道弗吉尼亚虽然之后在南北战争当中加入了南方,可是它虽然也是一个蓄奴州,但是它州内反对蓄奴的声浪是非常强烈的,其实只要稍稍再往前让历史再给他一点点时间,弗吉尼亚自己可能就把奴废掉了。

  事实上弗吉尼亚州后来也确实分裂成两块,一块叫西弗吉尼亚州,就是现在的,就分裂了,那个西弗吉尼亚州就加入了北方,说我们坚决就把奴隶废掉,但是对于现在的弗吉尼亚州来说,1860年必须要我做出选择,弗吉尼亚州的态度非常清楚,第一,我们反对蓄奴,第二,我们爱美国,我们反对南部的南卡罗来纳和佐治亚州退出美国,我们反对。

  但是,这个但是就变得特别重要了,如果北方的联邦要用军事用暴力用军队开到南方,把他们抓回来,剥夺一个州脱离美国的权力,对不起,我不同意,不同意的方式就是我跟你死磕,我加入南方跟你死磕,这就是弗吉尼亚的态度。

  所以弗吉尼亚从来就不是为奴隶主,更不是为奴隶制来打这场战争,他为的是他的先辈华盛顿和杰弗逊留下来的那些伟大的关于美国的建国的精神,这个时候我们就不得不说到,其中在南北战争当中最重要的一个人,叫罗伯特·李,这个人直到今天在美国人心目当中的形象都非常的正面,而他的一生,他的生命当中的很多标签,在我们看来完全没法理解,比如说他是一个坚定的废奴主义者,他是一个坚定的联邦主义者,他认为南方不应该脱离北方。

  但是罗伯特·李还是谁呢?罗伯特·李就是后来南北战争当中的南方的总司令,他太会打仗了,以至于他是北方最凶恶的敌人,那为什么罗伯特·李会这样做呢?他身上的故事几乎可以诠释南北战争发生的所有的美国当时那个时代的悲剧。

  罗伯特·李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军事人才,在当年美国和墨西哥的战争当中是一个战斗英雄,所以刚开始南北战争要打的时候,林肯瞄准的第一个北方联邦军队的总司令就是他,然后去找他说你能不能当这个总司令?罗伯特·李说这事儿先缓着谈,因为我要看弗吉尼亚的态度,因为我是弗吉尼亚人,我不可能带着北方联邦的军队去打我的家乡,我的兄弟,我的父老,这是不可能的。

  你看这里面又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美国人认为他的第一认同的共同体不是这个国家,而是自己的州,你看美国的州叫st a t e,实际上就是个国家,美国只是一个联邦,是联合起来的国家,所以他的认同更多的是为这个国家。

  所以后来当弗吉尼亚加入到南方阵营的时候,罗伯特·李,拜拜,回到了南方,担任了南方的总司令,所以你看,我们再去细细的看南北战争的内部的机理的时候,这段可能说的有点理论化啊,但我想告诉你,历史上的是非远远不像我们退后一百多年看的那样的一目了然。

  实际上在当时冲突的双方各自有各自的道德上的理由,各自有各自法律上的理由,但是这个理由当他经过酝酿,经过冲突发酵,到了1860年的时候,它实在没有办法再在一个框架里共存,所以战争就这样悲剧性的爆发了。

  一百多年后我们再去回看这一场厮杀到那么惨烈的南北战争,它的基本格局就是我们刚才举的那个例子,一个人爱吃狗肉,他的邻居们围着他谩骂,他不堪其扰说我要搬离这个小区,邻居们说不行,我们是一个共同体,你怎么能背叛呢?还不能走。

  这个时候激怒了谁?小区的保安,保安说我也不同意吃狗肉啊!但是你干涉他搬家的权力这事不行啊!所以如果你们非要不让他离开这个小区,对不起,我要站在他这一边跟你们打,而最后的结果呢?在群殴的时候这个小区保安被打的最狠,这就是弗吉尼亚。

  你看这就是南北战争双方道理的一个基本的框架,如果非要说南北战争谁占理儿,至少在当事人看来,南方人他觉得自己有更大的理儿,这个理儿有好多方面,比如说战争是在我们土地上打的,我亲眼看到我的家乡被你们焚毁,我的兄弟战死在沙场,他激发起来的那种勇气和愤怒是可想而知的。

  第二,我只不过是想过自由的日子,你们不让我们过,凭什么?要知道,当时南方真正的奴隶主才有多少?占人口也不足5%啊!很少的一些人呐!可是为什么那么多士兵勇敢地冲上了战场,爱家乡,爱祖国,要正义,要自由,要独立,所以他们是心中竖起一杆在风中猎猎飘扬的一根战旗,冲上了战场,他们觉得在道德上我们完全占优势。

  哎呀,这个时候我们就要说到历史的一个残酷之处,历史的趋势从来不以谁占理儿来决定历史的走向,历史就是按力量来对比的,当时南北方之间的力量实在是不成比例,北方太强大了,它的工业基础达到南方的将近十倍,它的产值15亿美元,南方工业产值1.5亿美元,北方的工人130万人,南方的制造业的工人11万人。

  可是南方有什么?他不仅有血气之勇,而且它有历史上和它的文化沉淀下来的一种尚武精神,南方可能什么数字都不如北方,可是有一个数字,就是南方的军校数量是北方的五倍,而且南方诞生了大量优秀的将领,包括我们前面讲的罗伯特·李等等这些人。

  你去看南北战争的历史,惨烈的五年的厮杀,几乎每一场战斗,即使是南方失败的战斗,南方死的人都比北方人少,所以在每一场具体的战术层面你去分析,南方人似乎都要领先一筹,可是没办法啊!北方实力太强大。

  打一个比方,比如我和郭敬明打架,郭敬明假设他是一个武林高手,那你说我一胖子我跟一武林高手瘦子打,我用什么策略呢?我把他摁住,然后我拿屁股坐死他啊,我肯定是这个策略啊。

  所以北方打到后来,反正就具体的战术技巧上我是不如你,怎么办?咱们拼实力,就像象棋,我们要面对高手的时候下象棋,对子儿啊!我算是一个车你损失一个车,但是你是不划算的呀!所以就拼命的,北方就采取这种对子儿的策略,以至于他就开始在南方实行焦土战略。

  北方的总司令格兰特将军,他是总体战的第一代的发明人,后来美国人说什么核威慑战略,其实在格兰特将军的战略当中你都可以看到影子,北方还有一个将领叫谢尔曼,他有一句名言说,这种战争就叫地狱,凡是能够支持对方的战争的所有的资源,物资,人,我都认为,只要看到,杀光烧光。

  虽然我们在南北战争当中没有看到大量的对人民的屠杀,因为毕竟他都是美国人,同文同种,但是对于财产的毁灭是最残酷的,所以谢尔曼讲过一句话,他说这种战争根本不是军队和军队之间的战争,它是我们面对人民的战争,我们必须把它支援战争的所有的潜力给它打掉,我们才有可能赢得这场战争。

  所以北方人刚开始的时候是比较轻敌的,你看啊,南北战争特有意思,双方的首都其实离得特别近,北方是华盛顿,在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的边境上,南方的首都叫里士满,它距离华盛顿有多远呢?它在弗吉尼亚,有多远呢?170公里,这个,这个大概就相当于北京到唐山这个距离,是非常近的。

  所以北方人当时觉得,你看常备军也在我们手里,我们也快速的征招了这么多军队,那就直接打过去,把它首都打掉,把他那些总统啊一抓,南方群龙无首,不就自然就打赢了吗?所以北方当时真的没把这事看得太严重,所以林肯总统发第一次征兵令的时候,就征了好像大概七万人,然后征兵的期限是三个月,他认为三个月足够了。

  所以后来历史学家在那说,如果林肯他能够预见到这场战争要能持续五年,要死掉六十多万人,我估计林肯当年都会不打这场战争,可是战争就是这样,我们经常会看到,现在也会有这样的情景,两个人刚开始逗着玩儿,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结果最后打急了,不最后把一方打倒在地我是不会停的。

  战争是魔鬼,你一旦把它放出这个瓶子,它会按照自己的规律去运行,所以一开始北方是非常轻敌的,第一次北方向南方进军的时候,华盛顿的很多居民还居然带着野餐包,携老扶幼,出来观战啊!说,哦,我们打南方人去喽!把他拿下哦!

  因为非常近嘛,越过了边境,结果越过边境刚走到了三十英里的地方,南方人就开始组织非常强烈的反击,在和平中生活了那么多年的美国人,第一次看见炮声隆隆,血肉模糊,北方大兵的那种彻底的溃败,于是南北战争成为一个悲剧从此就再也不能避免了。

  如果南北战争仅仅是一百多年前在另外一个大洲,两拨人,各自认为自己有道理,然后杀的血流成河,这个故事讲到这儿我觉得对我们今天的人类和中国人一点意义都没有,而我们之所以这个节目要去说南北战争,我们要聚焦南北战争结束的那些刹那,那些瞬间。

  在我看过的所有战争当中,南北战争最奇怪的是它结束的方式,在那一天罗伯特·李将军向格兰特将军交出了自己的佩剑,南方认输,失败之后,要知道美国没有战犯法庭,没有战犯管理所,没有监禁,没有枪决,没有绞刑,就这样,所有俘虏的士兵复员回家,脱离联邦的邦联们回归联邦,就结束了。

  没有惩罚,包括罗伯特将军本人,后来还在余生当中当了华盛顿大学的校长,今天的华盛顿大学的全名叫华盛顿李大学,到后来变身成为一个教育家,而且后来在美国人民心目当中的位置,他个人的品德是非常崇高,非常正面的一个人。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局?我想这跟美国文化和美国人奉行的那些准则也许有关系,但是在历史的长河中你必须看到一些关键时刻,关键人的作用,这个人就是林肯,林肯坚定的告诉他周围所有的人,不要惩罚,我们已经承受了这么多的创伤和分裂,而我们现在要的是一次美国的融合,而不是继续的分裂,不是所谓的仇恨。

  所以后来有的历史学家说,当林肯总统遇刺之后,真正感到庆幸的其实未必是南方的那些奴隶主,也许比奴隶主们更高兴的是北方的那些要求强硬的惩罚南方的那些人士,所以你看,一个政治人物他在历史上的关键时刻就是这样体现出他的作用。

  所以南北战争不是一个哪一方道理战胜了哪一方道理为结果的一场战争,不是在血泊中真理摇摇晃晃站起来的一个战争,而是当双方都握有真理,而兄弟之间打了一架之后,最后握手言和,两方的真理都被两方共同接受的一场战争。

  最后让我们把镜头推到1863年11月19号葛底斯堡的那一场演说吧!那是一场何等著名的演说啊!在那场演说之前的几个月,葛底斯堡战役,这是南北战争中最重要的转折性的战役,从此南方败相已露。

  几个月之后,当北方人把他们牺牲的士兵埋葬在葛底斯堡公墓的时候,林肯总统来到这里做了很著名的一场演说,可是要知道当时这场演说其实是很不成功的,因为大家都在等总统来嘛,前面还有一个演说家,讲了两个小时,比我还能讲,是一个当时美国著名的演说家,就这场战役的性质,为了歌颂那些亡灵,然后憎恨他的敌人,讲了两个多小时。

  然后就轮到总统,大家正在听,准备让总统再讲两个小时,总统就讲了两分钟,然后就结束了,很多人就根本还没安静下来,啊?就结束了?对,这就是著名的葛底斯堡演说,以至于当时很多人都在嘲笑,说这是一个什么七八糟的演说。

  而恰恰是这个演说,成为美国历史上,甚至是人类政治演说史上,几乎是最重要的一篇演说,这篇演说精致到什么程度?只有两分钟,然后它没有局限在具体的战场上,直接跳到了一些最基本的原则,这就出现了美国政治史上那三个著名的短语。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and for the people. 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

  你看,兄弟双方打了一架,但是不是哪方的道理胜出,最后大家把所有的道理放在一起,来确定我们今后共同生活的那些基本准则,这就是南北战争的真正价值。

  说到这儿,我就突然脑子当中冒出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一句话,说我惟一担心的事情是我们未来的生活能不能对得起我们曾经承受的那些苦难。

  对啊,南北战争是美国的,但是这个教训留给了全人类,包括我们中国人。



上一篇:罗辑思维:击溃牛顿的钟表匠 23
下一篇:视频: 番外篇《罗辑思维》Live秀抢鲜版(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逻辑思维|     

GMT+8, 2019-8-19 15:49 , Processed in 0.125001 second(s), 37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