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001|回复: 11

视频: 一桩大案的背后[罗辑思维]No.169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717
发表于 2016-5-12 19: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视频: 一桩大案的背后[罗辑思维]No.169


手机版地址: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2NzU5NzY5Ng==.html

感谢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

我们今天跟大家聊明代中后期历史上的一桩大案

明代中后期历史是大案迭出 光我们节目介绍过的就有什么前三案 后三案

这加起来可就6个了 我们今天讲的这桩大案还不在其列

我们今天要说的是袁崇焕杀毛文龙案 提到袁崇焕

熟悉明史的朋友都知道了 民族英雄 其实在袁崇焕自己身上

就有一桩大案 他最后怎么死的 是被朝廷明正典刑押赴刑场

使用最残忍的刑罚 活剐的 据说剐了3000多刀人还没死 惨绝人寰

但问题在于 袁崇焕为什么会被杀呢 当时朝廷给了12项大罪

我们今天主要聚焦在其中一条 那就是擅杀大帅 这个大帅是谁呢

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毛文龙 那在讲这个案子之前我先做几点交代

关于明史 在互联网上各种各样的纷争

你要到百度的袁崇焕吧里面去看一看

关于袁崇焕的争议 那真是水火不相容的地步 你就选边站吧

要不你就是袁粉 要不你就是袁黑 总是围绕着袁崇焕到底是忠臣还是奸臣

当时杀他是冤杀还是罪有应得 在那儿撕 我看这个文章水平都很高

对史料的那个分析 把握 都有一定的道理 但是我想说什么

就是那是几百年前的人的是非 我们真要搞的那么清楚吗

至少我自己看历史从不从这个角度看 我不希望知道历史当时的真相

但是我要把历史当时出现的那种叫不可思议的地方

我得在逻辑上把它想通 想通之后对我有好处 我知人论世

看这个世界 我自己会有长进 这是我看历史的一个角度

明代后期的历史确实比较难谈 因为各种各样的史料迭出

可以说 中国史料最丰富的一段就在这儿 因为它的史料很多

相互之间也是矛盾的 你比如说官修史书和民间野史 你信哪个

当时明末那么重的党争 两派的说法 你信哪个

当事人的说法和转述者的说法 你信哪个

明朝当事人的说法和清朝人 尤其是清朝的官方

带着各种各样的小心思修改的历史的判断 你信哪个

再比如说汉文史料和满文史料 你信哪个 再比如说

到清末的时候 因为要搞民主革命吗 要排满吗 比如说康有为

梁启超这师徒俩 对袁崇焕的评价就非常高 但是为什么评价非常高

要排满嘛 他当年是抗金英雄 后金不就是清朝的前身吗 对吧

所以所有这些后世的涂抹

给明朝中后期的历史确实到现在已经分解不清了

所以我在先强调一下 我今天讲袁崇焕杀毛文龙案

我对这个案子本身的是非曲折不感兴趣

我只关心它背后透射出来的总逻辑是怎么样的 好

那我们简单说一下这两个人 袁崇焕这就不用说了 号称民族英雄

如果在中国历史上 你找民族英雄的话 第一位肯定是岳飞

那第二位就一定是这位袁崇焕 你可能会说汉武大帝的时候

也有什么卫青 霍去病啊 北击匈奴 那也是民族英雄 最后死得不惨嘛

死得不惨 没有被奸臣陷害 没有被昏君迫害 他的故事性就不强

所以岳飞的故事是最好听的 后世把他做了各种各样的加工

那袁崇焕其实也一样 那在袁崇焕这个人身上 古代的文人都有自己的笔法

比如说金庸先生写了一本叫《袁崇焕评传》

在他写的武侠小说像《碧血剑》里面 都对袁大督师有非常正面的判断

这就不说了 大家都了解 那这个毛文龙是什么人呢

他的官职叫左都督平辽总兵官 具体地讲是当时东江镇的总兵官

你别觉得这个官小 一点儿都不小 他在武将当中已经位居极品

是一品武官 因为当时明朝的体制 总兵全国也就20多个

算到今天 是不是至少是大军区的司令员 或者是大集团军的司令员的级别

而袁崇焕的官是多大呢 他的本职大概只有三四品 但是因为要去管武将

所以朝廷给他加了一个叫兵部尚书的虚衔 请注意仅仅是虚衔

但就算是兵部尚书 在文官序列当中也只有正二品

所以这件事情看来很奇怪 一个二品官杀了一个一品官 怎么回事

这你就得了解一个背景 中国从宋代之后实行一项政策

叫崇文抑武 武将的那个品级不值钱 只要朝廷说你归这个文官节制

即使你品级比他高很多 他对你也是有管理权

所以袁崇焕身上最值钱的身份是什么 叫蓟辽总督

也就是说对后金作战的整个战场 就是后来的清朝

作战的整个战场 所有的将官 士兵 物资 粮饷

全部归蓟辽总督节制和调遣 所以袁崇焕确实是毛文龙的上级

但你就算是上级吧 一个国家的一品官 你也不能不在战场上

跑到人家防地 在人家办公室里 一个文官就把人就地枪决

连中央军委都不打个报告的 这事也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至少我读历史 在中国历史上 这样的事情仅此一例

当然也许有我不知道的了 那好 这件事有意思就在这儿

我们回到案发现场 这件事发生在公元1629年

准确地讲是崇祯2年的5月份 主角两个 袁崇焕 蓟辽督师

毛文龙 东江镇总兵 地点在皮岛 皮岛在哪儿呢 这块地方

一块小岛 大概15×10里的这样的一个见方的小岛 不大

现在在鸭绿江口 现在主权已经归了北朝鲜了

这就不去说它了 又是一笔烂账 当时的东江镇的总部就设在这

而袁崇焕的蓟辽总督的住所在哪儿呢 在宁远城

大概是今天辽宁的兴城 新城市那个地方 那袁崇焕作为蓟辽总督

来到皮岛 来慰问士兵 颁发粮饷 说实话

朝廷欠毛文龙的粮饷已经很多 而且很久了 这次来发饷

那视察来视察去 就住了几天呗 两个人就聊 虽然是上下级

也说说对战场的判断 说说对排兵布阵的各种心得

毛文龙还吹牛呢 酒过三巡之后说 只要朝廷给我足够的粮饷

足够的兵马 我杀努尔哈赤 就像炬火燎毛一般 你见过杀猪吧

拿那个火炬 火把 在猪身上燎一下 那个毛迅速地就被烧光了

我就这么厉害 吹牛 袁崇焕听着 挺好 挺好 挺好

把这个皮岛视察完了之后说 不还有一个岛吗 叫双岛

双岛 今天在辽宁省大连市的附近 那么一个岛 当时也归毛文龙管

说我们到那儿再去看看 两个人又去了双岛

看完了之后 挺好 挺好 挺好 说我明天就要走了

也没有别的事了 粮饷也发完了 明天最后一天

我是不是看一看一些射箭比赛 看看你兵练得怎么样

毛文龙说行啊 明天一起去看 好 到了第二天一早

袁崇焕带着自己的人是先来到了靶场 你看他作为上级居然先到

毛文龙是准时来的了 也带着自己的随从 到了门口就被拦下了

说这么多人里面地方小 袁督师也不是外人不需要这么多人伺候

毛将军你就带着自己贴身的将领进去就行了

毛文龙也不觉得有什么 就这么进了大帐 一进门之后

袁崇焕就说 这几位小将军都是什么人 都叫什么名字啊

一问 原来都姓毛 毛文龙说对对队 都是我的子孙或者是亲戚

上阵父子兵嘛 你能理解的 袁崇焕说 理解理解

然后紧接着说了这么一段话 说各位虽然都姓毛

但是也要为朝廷效力 你看我也在宁远城带兵

那个地方的粮饷比你们这还要充足 但是士兵们仍然吃不饱穿不暖

你们现在是孤悬海外 在海岛上作战 粮饷又不足

那你们过的日子有多苦 我心里全知道 今天我给大家一个承诺

以后绝不缺你们的粮饷 各位为国效劳 受我袁某人一拜

紧接着给大家拜了一拜 这个话说的多漂亮啊

小将军们都感动得热泪盈眶 但是紧接着 袁崇焕把脸一翻

那真叫翻脸比翻书还快 说毛文龙 我跟你待了这么多天

我告诉你的事你一件都不答应 国法难容 来 给我拿下

那帐内谁的人多 袁崇焕的人多 所以当时三下五除二

打落衣冠就把他给绑起来了 那毛文龙当然不服啊

凭什么绑我 这那 袁崇焕说 我历数你12条大罪

这12条大罪历史书上都有 你要感兴趣自己去查

主要是这么几类了 第一类就纯属子虚乌有 什么你通敌叛国之类的

因为明代的文人确实有这个习惯 以前节目我们也讲过

就是哪怕是一个好人 大忠臣 在指责奸臣的时候也是无中生有

一通捏造事实 这是明代当时的一个习气

那第二类的罪状就是属于全国可能武将都干 比如说虚报人数 多领粮饷

再比如说打了一个小胜仗 结果多报胜利的战果等等 就是这类破事儿

再比如说 还有跟蒙古人做生意 因为当时蒙古和清朝

后金之间的关系 有点不清不楚 朝廷是不允许做生意的

但是你想 粮饷又不足

你不允许做生意 大家吃什么呢 军队也要有自己的消耗吗 对吧

所以毛文龙会做一点生意 其实袁崇焕也做这种生意

在后面我们还会讲到 再比如说 袁崇焕说你沟通阉党

因为确实毛文龙上台 当这个总兵的时候 是天启年间的时候

就是魏忠贤在任时候的事 你勾结阉党

你在岛上给阉党魏忠贤建生祠 立塑像

实际上这件事后来真的是没查着 那谁给魏忠贤立过生祠呢

恰恰是这个袁崇焕 在这儿我们得解释一下 啥叫生祠

在大明天启年间 魏忠贤乱政 权倾朝野 地方官为了拍他马屁

大家想各种招 有人想出一特别不要脸的招 就是立生祠

就是你虽然还活着 还在世 但是我们要给你建个祠堂

叫生祠 把你当神仙一样供着 因为你功劳太大 德行太好

我们天天要拜你的 那一个地方官这么干 其他地方官就不敢不这么干

这意味着你跟魏大太监是两条心 所以你也建 我也建 在天启年间

大概有两年时间 建生祠这件事情是蔚然成风 都不要脸嘛

但是在崇桢朝办逆案的时候 确实没把这件事算在内

因为这只是一个政治表态 顶多说没有节操 这些地方官

并没有攀附到魏忠贤那个政治系统当中 那你想

当年的袁崇焕也是一方大员 他也不能免俗嘛

所以建了两个生祠也就罢了 这事不能算攀附阉党

但是 你今天袁崇焕拿出这事来 说人毛文龙是阉党

那如果真的在你们两个之间要有一个阉党的话 也是你袁崇焕

不是人家毛文龙 这也拿来算一条罪状 真的是说不过去

那还有一条罪状 袁崇焕说 你毛文龙开镇8年 观望养寇

未复辽东寸土 这话说得就有点丧良心了 什么意思呢

说你开了这个东江镇 当了这个总兵官 之后已经8年了

但是你一直在观望 你不打仗 你是养寇自重

没有归复辽东的寸土寸地 事儿确实是这个事儿 但是话不能这样讲

为啥呢 我们得给大家介绍一下 毛文龙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毛文龙他的祖籍是杭州人 年纪轻轻就当兵了 然后跑到辽东当士兵

从一个大头兵干起 一直干干干 干到了总兵 那他怎么干上去的呢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 就是当时的辽东巡抚 叫王化贞

这个人在明史上也很有名 有一天他就想

我能不能派一支敌后武装力量 绕到努尔哈赤的身后

给他捅上那么一刀子呢 这不是一个牵制吗 你看现在辽宁省的地图

是一个斜的四方形 大概 那在它的西边就叫辽西

就是今天的什么山海关 葫芦岛 还有当时的宁远城这一带

那明朝的驻军主要是在辽西 跟后金努尔哈赤对峙 那辽东是在哪儿呢

就是今天的辽宁省和北朝鲜交界的那个地方 比如说丹东那一带

那如果在那一带安插一支力量 在哪儿要能存活

那对努尔哈赤可叫心腹大患 因为努尔哈赤后金政权的大本营是在那儿

那谁去呢 问了半天 毛文龙说我去 带多少人呢

带了197个人 200人都不到 在海上坐了四条船

漂泊了大概两个月左右 果然就在丹东一带就登陆了

而且登陆之后还打了一个非常漂亮的仗 努尔哈赤有一个妻弟

就是小舅子 叫佟养真 居然被这个毛文龙给活捉 而且还遣送回北京

在北京把他明正典刑 也是给活剐了 打了一个很漂亮的胜仗

但是努尔哈赤一想 这怎么行啊 我身后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个玩意儿

带领大军就回撤 去打这个毛文龙 那毛文龙哪打的过

200个人嘛 就一路跑一路跑 跑到朝鲜境内 还是没跑掉

最后怎么办呢 就干脆下海了 因为有四条船嘛

然后就跑到今天的皮岛 在这儿驻扎下来了

那后金的那帮人是完全没有海战的能力 一看到岛上去了

没办法 只好撤兵 但是这一撤兵

可就给毛文龙留下一个大本营和大基地

这一来对努尔哈赤的后金政权 构成了质的威胁 你想

努尔哈赤把首都建在盛京 就是今天的沈阳 时间还不长 那个地方

满汉之间的人口比例 你满族人没有什么优势

汉人在这儿繁衍多少年了 对吧 那如果没有自己朝廷的子弟兵在

汉人也没有办法 任你努尔哈赤鱼肉自己 但是现在不一样

朝廷派的兵就在皮岛那儿驻扎 所以一帮难民首先往皮岛逃

这就给他带来了什么兵源 粮草这些东西 所以毛文龙就越变越大

而有些老百姓不愿意逃 但是年轻力壮 反正那儿有我们朝廷的子弟兵

我跟你满族人死磕起来 我心里也有点底气不是 老百姓是这个心思

而毛文龙的战略战术有特别对 即使站在今天的立场上看也是对的

什么呀 就是全心全意依靠人民群众 靠少量的精锐部队

坚决发动敌占区的普通老百姓跟鬼子干 你看这一套是不是对的

经常搞一些小骚扰 联合当地的老百姓 给努尔哈赤弄一点小偷袭等等

最后什么结果 现在我们看文件 当时的满文老档还留下这样的记载

说努尔哈赤居然规定 说我们满族人要是出城 必须10个人一队

不能落了单 万一被当地的汉族人给摸了哨 那可就惨了

如果凑不成10个人 你们要胆敢出城 少一个人 每人罚一钱银子

这是当时满族人的法律 甚至努尔哈赤还发了一个规定

就是收缴汉人手里的木棍子 你想这一招多蠢 那叫白山黑水之地

去过辽宁那一带的人都知道 到处都是大森林 缺木棍子吗

你收缴有什么用呢 这就说明 因为毛文龙的皮岛 这支力量的存在

努尔哈赤的内部治安确实已经出问题了

他已经坐不稳 已经睡不安了 我们理解了这个背景

才知道袁崇焕在杀毛文龙的时候讲的 你什么叫观望养寇

未复辽东寸土这句话 说得有多么的混账

因为人家本来就是敌后的根据地的武装力量 他不是攻坚拔寨的

是正规军跟人家夺领土的 他在皮岛只要他存在

让努尔哈赤觉得芒刺在背 这就是它的战略意义

你怎么能让他去恢复自己的领土呢 所以这一条讲得也没有什么道理

好了 我们还是回到前面那个场景 崇祯2年5月

在双岛的靶场上 袁崇焕说 你既然犯了这些 我就把你杀了

然后死之前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我是向皇帝做了保证的

5年我就要复辽 就是整个辽东我要把它收复回来

如果5年之后我不能做到 我给你偿命 你自己放心地去吧

但是毛文龙身边的那些贴身的将领 都是他的徒子徒孙

有的都是他的亲眷 那怎么能干呢 各种挣扎 各种求饶

包括毛文龙自己在那儿不服 这个时候袁崇焕说了一句话

说我这次杀毛文龙 是奉皇帝的密旨 你们谁敢抗旨 这句话一出来

大家可就没咒念了 连毛文龙自己也不挣扎了

于是袁崇焕请出自己的尚方宝剑 把毛文龙斩杀在当场

这件事情我们看整个经过 袁崇焕确实是处心积虑 他先到皮岛

然后把毛文龙骗到双岛 这个地方毕竟你的人少

那当时把毛文龙大量的随从拦在营外 但是让几个贴身的将领进来

你们给我做个见证 也是毛文龙死了之后

最有能力掌控皮岛局面的几个人 都在现场 你们到了现场

我先说好话 没你们事儿 而且我以后保证满足你们的粮饷需求

然后跟毛文龙翻脸 把毛文龙给砍掉 临死的时候也是好话说尽

5年之后我不能复辽 我来偿你的命 他所有这套布置

包括提前酝酿的所谓的12条大罪 可见他这趟来

就是要干这件事 不是什么临时起意 一时冲动

或者发现毛文龙有什么不对头 必须要当时紧急处置

把他斩杀在当场 这是一整套计划 那就奇了怪了

虽然大家在战场上未必意见一致 但是毛文龙

毕竟是一支对付努尔哈赤的有效力量 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呢

而且为什么一定要矫诏 就是皇帝明明没有给你密旨

你非要说皇帝给你下旨 你要这么干呢 好奇怪 那到底什么原因

我们一会儿接着讲 刚才我们讲到袁崇焕杀掉了毛文龙

你杀掉了一个国家一品大员 你总得报告吧 看你怎么交代

那崇祯皇帝接到报告之后 刚开始也犯傻 没见过这么胆大妄为的

但是转念一想 没办法 还得靠人家袁崇焕跟后金对峙

所以杀的好 就该杀 屡次下旨说这种话

但是后来崇祯办袁崇焕的案子的时候 可是把这一条算作他的罪名

叫擅杀大帅 这说明什么 说明崇祯当时是咽下了一口恶气

但是从头到尾这件事最值得奇怪的地方是啥呢

是袁崇焕他并不是生瓜蛋子 他在官场上已经混了那么多年

他是知道的 他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政治风险

让崇祯皇帝震怒的风险 去一定要杀掉毛文龙

当时他自己的奏疏是这么说的 说我带兵到皮岛来视察

发现他军事群情汹汹 好像在暗示马上就要哗变了

所以我紧急临时处置 杀掉了毛文龙 这很显然不是事实嘛

袁崇焕到底为啥 要回答这一点 我们就必须回到当时整个辽东战场

就是大明王朝和后金对峙的大棋局里面 再来思考这件事

我们简单回溯一下历史 是在万历44年 也就是公元1616年

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称大汗 就是我是皇帝 建号大金

在历史上称之为后金 那第二年呢 是以七大恨誓天

就是你欺负我 一共欺负了七回 你现在去查七大恨

其实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 你怎么欺负我的

其中居然有一条 原来有一个女人答应嫁给我的

后来你们把她嫁给了别人 这都算在内 凑了七大恨

这就算双方正式开始敌对了 要武装对抗 那紧接着就爆发了萨尔浒战役

因为明朝看来这就叫叛乱 所以派了11万大军攻伐后金

在萨尔浒这个地方一战而溃 如果哈赤多厉害啊 是用5天的时间

3支分队 是各个击破 11万兵马彻底溃散

那这件事情就带来了两个后果 一个就是后金彻底就站住脚了

因为一场大胜 紧接着后面又攻伐下了沈阳 把沈阳改名叫盛京

把自己的京都又建立在这儿 但是对于明朝来说

这可就有点懵了 傻眼了 因为对于汉民族来说

他们的边患主要是来自于北方 就是有灭国之险的边患

东北方向 好像从来没有过这么厉害的一个家伙 那现在看来

他已经不是一个什么小部落了 而是和自己有对抗能力的一个大帝国

所以这个时候就有点懵 大明王朝看起来国土广大 人民众多

但是具体到辽东这个小战场上 其实没有什么优势 我们来算算帐

努尔哈赤全民族人口大概20万 能够操刀上阵当兵的 大概五六万人

那明朝这边大概是十几万到20万人 可你是守城部队 战斗力不行

而且更重要的是你存量多 有那么多城市要防守 你只有分兵把守

这样正中的努尔哈赤的下怀 为什么

因为努尔哈赤非常擅长一种叫集中优势兵力 各个击破的战法

而且他还会一招 叫围城打援 比如说你有一个小镇子 小城市

5000人驻守 好 我优势兵力把你一包围 但是我也不马上把你打下来

你说你救还是不救 如果你的大队兵马来救 我给你设埋伏

把你的援军给打了 这叫围城打援 我党我军在解放战争期间

用这一招用得非常之熟练 那既然在战略上处于这样的劣势

那明朝该怎么办呢 我们这边还有一个优势 知识分子多

我们有远见 所以朝廷当中的人就分成了两派

指出了两个战略方向 第一个战略方向 就是跟丫死磕

我天朝大国一定出大军 犁庭扫穴扫一般把你干掉 这是一派

还有一派就主张战略收缩 我能不能放弃一些小城市

来围守大城 然后徐图再进 这是两个战略方向

下面我们就举一个例子 一个具体的战斗

看看这两个战略方向有什么区别 这就是广宁之战 广宁在哪儿

是在今天的辽宁省的北镇市 大概那个地方 它距离沈阳其实不远

是跟努尔哈赤对峙的一个前锋的地方

那当时整个辽东战场上有两个主指挥官 一个叫辽东经略熊廷弼

还有一个是巡抚叫王化贞 你听 一个经略 一个巡抚

那按说经略比巡抚要大 经略是整个战区司令

而具体的战斗是王化贞这个巡抚来打 但是有两个问题在这里面就摆不平

第一 熊廷弼官大 但手里兵少 他大概只有5000人 王化贞手里有6万人

第二点呢 是王化贞朝中有人 当时天启年间刚开始的那个首辅叶向高

是王化贞的老师 坚决挺他 熊廷弼和王化贞这两个人观点就不一样

在熊廷弼看来 就应该采取一种叫战略收缩的态势 收缩到哪呢

收缩到广宁 围绕广宁这个坚城 进行深沟高垒

各种各样的军事防御工程建设

那另外再动员山东的像登州 莱州这边的力量

从海上对努尔哈赤构成骚扰 另外再动员朝鲜 在努尔哈赤的后方跟它捣乱

所以熊廷弼把自己的策略称之为叫三边布置策

你看辽东的主力军陆军这是一策 海上力量这是一策 朝鲜这是一策

所以叫三边布置策 那王化贞看来呢 不必这么麻烦

坚决勇猛出击 我天朝上国嘛

所以王化贞把自己的策略称之为叫一举荡平策

我手里有6万人 我打不死你 而且他还给朝廷上表算账

说我6万人 就算是打不趴下他 我打残他总可以吧

我六万人 一个人换一个人 他总共上阵的士兵也就五六万人

我即使全军覆没 他那儿也好不了了 从此东边就没有这个安全威胁了

那这两套方案 三边布置 一举荡平 两套方案报到朝廷

当时天启年间的那些朝中的大臣一算账 这当然是一举荡平划算了 对吧

我打不赢你 我还打不残你吗 所以王化贞这套行 打 好了

天启2年就爆发了广宁之战 战争的过程我就不说了

因为说多了都是泪 王化贞6万部队跟对方一接触 一触即溃

然后大败亏输 广宁城也丢掉了 这个时候就得说熊廷弼

这个嘴真是欠 本来他好心 一看本来我的战略战术 你也不执行

然后一看你打输了 他还带着山海关5000人往那边赶去救王化贞

但是 在路上遇到王化贞的时候 他就忍不住 那个嘴欠

就开始挖苦他 你不是说你一起荡平吗

你当年的豪气冲天都哪儿去了啊 等等 给人挖苦一通

王化贞也没什么可说的 以后都听你的还不行吗 熊廷弼说这样

所有关外我全部不要了 全部撤回山海关 这对大明王朝来说

意味着丢掉了几百里的土地 这叫丧师失地

那熊廷弼这个考虑到底有没有道理呢 站在他这边

就是战略退缩的这一边考虑 当然对 为啥 你想 整个辽西走廊

就是从山海关一直到广宁城 这是一个狭长地地带

这些狭长地带广宁丢了之后就没有大城

那这个时候你分兵防守一些小城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努尔哈赤非常容易围城打援 各个击破 这一招又来了

如果撤回到山海关之后呢 带来两个好处 第一兵马可以集中

在这防守山海关 这是一座大城关 对吧 第二呢 我的补给线也近了

距离北京城非常近 而努尔哈赤只要是我把整个辽西走廊坚壁清野

把老百姓也迁进来 把土地 房舍 城池全部毁坏掉

努尔哈赤他如果要叩关而进 打山海关的话 他的补给线变得非常长

所以暂时的安全威胁就没有了 这是熊廷弼的算盘 但是你想

你这时候是什么人 你是经略大人 但是打胜仗你是经略

你现在打败仗了 你打完败仗之后 还把军队 土地

老百姓全部撤到山海关之内

你这不是罪上加罪吗 加上我们刚才讲 熊廷弼这个人平时心眼儿小

气性大 人缘差 在朝廷当中就没人帮他说话

而且熊廷弼跟那些东林党人搞得又比较近 你别忘了

这个时候是天启年间 魏忠贤当政的 你跟东林党人近

那还饶得了你 所以熊廷弼虽然在战略上 采取的是正确的一方

但是最后被杀掉了 而且朝臣嘛 因为跟他关系也不好 没人救他

所以熊廷弼被枭首 传首九边

就是把他那个脑袋在整个北方的战场上传阅 办展览

那王化贞因为朝中关系也是比较硬 所以当时这条命保下来了

但是后来还是被杀掉了 那已经是崇祯年间的事情

大概是死在崇祯5年 这是广宁之战的过程 这个过程我们就看得出来

两派意见它产生了不同的后果

当然在这儿我们也不是说哪派意见就一定对 为什么呢

因为如果是一举荡平策 或者积极地进攻 是不是有办法呢

确实有办法 比如说后面就出现了一个猛人

叫孙承宗 他也是蓟辽督师 袁崇焕的前任 他一方面是不同意

熊廷弼的那一套保守疗法 什么战略收缩 胆小鬼 当然

他也没有蠢到搞什么一举荡平策 他想了另外一种积极进取的战略

就是修城 这一招想得真绝 就是修各种乌龟壳 大城小城

什么宁远 锦州 晓得还有什么塔山 松山 大凌河等等

修了40多座城 你努尔哈赤善于野战 我不跟你打 我躲在城里

你总不能攻的下来吧 然后稍微逮点空 我就往前拱一步 再修一个城

逐步地去压缩努尔哈赤的战略回旋空间 那你说这一招高不高呢

你听起来当然高啊 有用没用呢 当然有用嘛

但是它有一个特别致命的缺陷 就是成本太高了 修城

而且是在关外 那么远的地方要运粮过去

养活那么多人去修一座一座的城 所以后来我看网上也有人骂

明朝毁就毁在孙承宗手里 因为这种修城 把明代的财政全部拖垮了

为什么后来有李自成的起义 因为崇祯皇帝要征税

征税最沉重的就是所谓的辽饷 就是支持他这个修城的策略

对吧 当时整个中国北方所谓九边 九边的战争经费90%都给了辽东战场

让孙承宗去修城 而且还有一点 孙承宗当时打的如意算盘是什么呢

我一边修城 而且我这么多人 我平时我再耕点地 我屯田

我自己种点粮食 可是你不想一想 长城那是白修的啊

长城就是中国的400毫米等降水量线 什么意思

就是长城以内是适于农业的 长城以外就不适于农业

所以孙承宗说 我建了这么多城市 我还屯田五千顷等等

算作他的重大的功劳 但是你不想想看 那个土地之贫瘠

那个产量之低 对吧 所以孙承宗虽然后来功成身退

他被调回来了 当然后来他也是壮烈殉国 这是后话 不说了

然后上任的蓟辽总督就是这位袁崇焕袁大人了

袁大人靠这些城其实打了很多漂亮的胜仗 比如说宁远大捷

还有一个叫宁锦大捷 就是宁远加上锦州 两场大捷

第一场大捷是打努尔哈赤 第二场努尔哈赤已经死了

打的是皇太极 在这儿我们得插一嘴 宁锦大捷的过程中

毛文龙可是起到重要作用的 在这个阶段他和袁崇焕之间是配合愉快

是战场上的好基友 你想 皇太极在前面带兵猛攻宁远和锦州城

那后方自然空虚 毛文龙一看 这正是我起作用的时候

于是长途奔袭皇太极的老家 皇太极这个时候就两面为难

前面面对坚城是久攻不下 后面老巢又受到威胁 所以只好撤兵

这就是宁锦大捷的原因 袁崇焕后来给朝廷上奏表

也是严重地表扬了毛文龙在此战中起到的作用

所以可见这个阶段关外建城 再加上毛文龙这一支敌后力量的配合

确实可以起到牵制后金力量作用 但问题是 它有一个副作用

这是一只刺猬对付一只狗的策略 狗拿你没办法 也赶不走你

然后让你在这儿存在着呢 狗觉得很难受

但是它咬你呢 又觉得无处下嘴 但是反过来说 刺猬拿狗也没招

这是一个长期对峙的策略 但是明朝这边受不了在哪儿呢

就是我们前面讲的那个原因 成本太高了嘛 国内的财政快要被拖垮了

所以这个平衡是一个暂时的平衡 说时迟那时快 天启年间很快就结束了

崇祯皇帝就上台了 上台之后办的第一件事我们都知道

就是打倒魏忠贤 打倒之后办的第二件事情呢 就是召见袁崇焕

袁崇焕这个时候刚刚辞职回老家 然后又被召回来了

就出现了非常戏剧性的一次叫平台召对 就是崇祯皇帝接见袁崇焕

就说我准备启用你 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来平复辽东的战事

袁崇焕说 你要是信任我的话 5年吧

5年我替皇上你把这事给办了 这在历史上

袁崇焕因为这件事招了很多骂人 比如说明代著名的文人张岱就说

这个袁崇焕长得跟个猴子似的 因为他身材非常矮小

动不动就大言不惭 你怎么能说5年就能平辽呢

因为你前面袁崇焕能打 能防守 打过胜仗 不错 但是你仅仅是能防守

你不是能把皇太极给灭了 现在你跑到崇祯皇帝这儿吹这个牛

确实 当时在平台召对上 有这么一个戏剧性的一幕

两个人君臣之间谈得正快乐 然后谈累了

崇祯皇帝说我回宫休息一会儿 然后一会儿再回来跟你谈

结果当时兵科的一个给事中 小官 就拉着袁崇焕说

说你有什么把握说5年就把人家干翻呢 袁崇焕说

这不就是说说嘛 对吧 你看皇上着急成这样子

我说这句话就是安慰他 这个病科的给事中就说 你可搞错了

这位爷你是第一回见 这可是一位英明的主子啊 眼里不揉沙子的人

你今天说5年平辽 5年之后 这位爷真要拿这个日期跟你较死劲

你可咋整呢 袁崇焕一想是啊 如果真遇到一个英明的君主

这是糊弄不过去的 所以一会儿崇祯皇帝休息完又出来了

跟他接着聊 袁崇焕就说 你看这事儿吧也没那么简单 5年

所以你得信任我 什么兵饷 武器 在战场上的全部的人事权

你都得给我 后来还要了什么尚方宝剑 崇祯皇帝还答应他说

所有的言官都不允许在这个阶段弹劾你 总而言之 给你全部的信任

你去给我把这事办了 所以袁崇焕再一次回到辽东战场上的时候

他面对的战略目标发生了变化 原来仅仅是对峙

我保证我方不失败就可以 而现在 他有了一个5年的期限

我必须要把对方干灭 这和此前他干的那个事儿 就是防守

不丧师失地 打胜仗 这可是两个完全不同难度的事情

作为有着丰富的战争经验的袁崇焕 心里怎么会不清楚呢

5年时间要把皇太极彻底干掉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那怎么办呢 如果你是袁崇焕 你心中会不会浮现另外一个念头

就是能不能谈和呢 你看如果双方签订了和平协议

这也算是结束了辽东战事 那谈和是不是一个可行的方案呢

大家想 当然可行 而且是双赢 对于皇太极来讲

如果承认他现在占有的土地和人民 得了里子 也得了面子

然后假模假样地接受明朝的一个封王 我承认你是皇帝

然后我作为一个政治实体就存在了 哪怕我是像朝鲜那样的中国的藩属国

我好歹父子两代这个创业就算是成功上市 那对大明王朝来说也一样

面子首先有了 你看臣服了吧 现在他是我封的王爷

然后整个辽东战场的财政负担也没有了 这个结果一定双方都能接受

但问题在于 谈和这件事情 双方那都是战略性的要试探的

是有一个非常复杂的博弈过程的

所以袁崇焕再次来到蓟辽总督的任上的时候

以谈和为目标的时候 他的整个策略和心态都发生了变化

当然首先作为一个实干家 他就先干起来了

包括跟皇太极这边互派使团 偷偷摸摸做点生意

各个方面去探测对方的意思 包括双方已经谈到什么程度了

说我们双方来信 双方皇帝的那个名字该怎么写

后来双方约定 这样吧 大明王朝的皇帝 提到他的时候名字顶一格

比你高一个字 行不行啊 而且皇太极你在给我回信的时候

你就别说你那个年号了 什么天聪年间 你就直接说干支年份就可以了

你看双方都已经把这个条件谈到这么细了

一方面袁崇焕当然要跟朝廷报告 我是不是可以谈和

刚开始朝廷其实也允许了 后来一想不对吧 怎么能够谈和呢

对吧 然后又不允许 但是我个人觉得 看史料

朝廷其实是在默认你干 你干成了 朝廷再去给你一个追认

如果干不成 这可是你偷偷干的 这是政治上的互相的一种默契

但是大家想 袁崇焕在谈和的过程当中 最大最大的阻碍是谁

当然就是毛文龙 你想 毛文龙首先 如果谈和之后

毛文龙苦心经营 8年 整个皮岛的东江镇的战略意义就完全没有了

就是8年白干 对吧 他在整个战场上的战略意义就消失了

第二 朝廷在谈和的过程中 没准儿就会主动把他牺牲掉

第三 毛文龙手下都是什么人 往往都是辽东的那些汉人的难民

跟满族 跟皇太极 努尔哈赤这一家子 是刻骨的血海深仇

就算是毛文龙干 他手下的人也不会愿意干 所以毛文龙肯定会反对谈和

好了 袁崇焕的正常的行为逻辑是什么 你看

他处于一个多么困难的局面当中 答应了皇帝5年平辽

然后他现在现实的策略选择是谈和

而这边毛文龙是他谈和坚定的一个阻碍 他会怎么干

当然要想法除掉毛文龙 然后在事实上把谈和办成

最后让朝廷追认 这是袁崇焕唯一理性的选择 对吧

因为谈和这件事情 他不是公开的 合法的 国家支持的事情

所以他干出那种私下的 不合法的 胆大妄为的事情

不也就可以理解吗 只有讲了我们刚才这一大套棋盘上的推演

我们才可以把袁崇焕为什么要杀毛文龙这件事情

回归到一个合理的逻辑里面 而且我们今天在大量的正式史料中

还能看到这样的记载 说是皇太极向袁崇焕提了一个交换条件

你如果杀掉毛文龙 我就跟你谈和 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

那毛文龙死得太冤了 他不是死于自己的任何过错

而是袁崇焕拿了他的脑袋向皇太极去换来和平

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 那袁崇焕后来的一个表现的细节就可以理解了

据说袁崇焕在杀掉毛文龙的第二天 把他下葬

而且自己亲身到现场去祭奠他 洒下一副热泪 嚎啕大哭

说兄弟 昨天杀你是为了国法 而今天我哭里 是为了咱俩的私情

其实有什么私情 就是觉得对不住人家呗 因为你那是个交换条件

这就有潜台词了 兄弟 我也知道你死得冤 但是没办法

为了我向皇帝承诺的5年平辽的目标 为了大明王朝的安危

你老人家就闭眼去吧 我也没办法 所以这件事情 不管是真是假

逻辑就这样通了 毛文龙必须死 如果朝廷不能明正典刑地让他去死

那袁崇焕就必须自己动手 说到这儿 我们才算把今天这个案子全部破掉

那这个案子的后遗症是什么呢 历史就这么吊诡

其实谁都控制不了它的方向

谁都不能让历史按照自己想象的那个路径去发展

皇太极反悔了 就在毛文龙死了几个月之后 因为毛文龙是什么

是抵在皇太极后腰上的一把匕首 这个匕首一旦撤起来

皇太极觉得自己后顾无优了 于是就在几个月之后是倾巢而出

他没有走辽西走廊 没有走山海关 而是绕到长城的喜峰口

坏长城边关而入内地 直奔京师而去 导致京师大震

那崇祯皇帝当然慌了 那边袁崇焕也慌了 带领自己全部兵马回援内地

当然在回援的过程当中 很多事实就变得晦暗不明

比如说你走的到底是快还是慢呢 你沿途分兵把守

到底是不愿意救援 还是另有战略战术上的安排 你在北京城下打仗

到底是出死力还是没出死力 包括后来袁崇焕要求带军队进北京城修整

你到底是想修整 还是想带兵逼宫 所有的事情都说不清楚了

为什么 因为崇祯心里清楚的很 你杀毛文龙是为啥

就是为了向皇太极换和平 虽然我明面上不允许你干

但是你在干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好

那如果这个逻辑是你的总的行为方针的话 那现在皇太极为什么打进来

是不是你纵容的 你现在带兵回援 是不是三心二意

你是不是要带兵进京逼宫 这才是崇祯恨死了袁崇焕的原因

你杀我一员大帅 从此把东江镇给毁了 皇太极没有后顾之忧

你还在这儿给我装好人 所以才杀掉袁崇焕 而且用了那样的酷刑

在历史上有这么一种说法 说袁崇焕之死是因为皇太极使了反间计

崇祯皇帝上了当 这不可能嘛 为啥呢

因为袁崇焕这个案子不是当时把人拿下 当时推出去就杀了

而是通过长达大半年的三法司会审 这是当时正式的司法程序

最后朝廷是正式昭告天下袁崇焕的罪状 然后才把他处决的

如果是反间计的话 那一定是利用对方脑子一时短路 情绪激动来杀人

比如说《三国演义》里面 著名的蒋干盗书的故事

曹操把蒋干杀了之后马上就明白过来了 但是悔之不及

在长达大半年的时间里面 袁崇焕有充分的时间自辩

说我没有通敌卖国 你反间个屁啊 而事实上最后朝廷公布的罪状

也没有说袁崇焕通敌卖国 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啥

叫以谋款则斩帅 啥意思 就是你为了谋取和皇太极那边的和议

而斩杀了我的大帅 说明这个因果关系朝廷是非常清楚的

你是为了办你认为的应该搞的那个和平协议

而干下了一系列的糊涂事 欺君罔上 最后袁崇焕死是死在这儿

所以今天我们讲的大案里面 其实有两个悲剧

毛文龙的悲剧和袁崇焕的悲剧 那它背后的总原因是什么呢

这才是我今天真正想说的意思 今天这期节目我们给大家介绍了

明代晚期历史上的一出悲剧 两个悲剧主人公毛文龙和袁崇焕

死得都很惨 都很冤 关于这段历史 现在网上各种各样的高水平帖子

我看了之后深表佩服 对史料运用之纯熟 观点分析之到位

都是叹为观止的 但是这些帖子往往有一个毛病

就是逼我们这些读者选边站 比如说面对袁崇焕这个人

你要么承认他是大奸大恶 要么承认他是民族英雄

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你要么是袁粉 要么是袁黑 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在我看来 任何历史的结局 不管它有多么的不堪和糟糕

它都不能怪罪于某一个人 或者某几个人的道德缺陷和智力缺陷

因为谁坏 或者谁笨 才导致这个结果吗 熟悉我们节目的人都知道

罗胖有一个历史观 就是历史格局的演化自有其规律在

所有的局中人其实都是不得已 那回到今天我们讲的这个悲剧

以及这个大棋盘上 导致这个悲剧的总根源是什么呢

我至少找到一个 就是在明朝当时的政治风气和舆论风气当中

和平谈判这件事情是没有办法放到桌面上的

这才导致袁崇焕和毛文龙的下场 我们先回到事情本身

就是和平谈判双方符不符合他的利益和意愿 当然符合

我们先看皇太极这一边 满族 当时只有20万人口

如果你告诉他 几十年之后你会吞并中国 入主天下

他自个儿都不会信的 在东北那种苦寒之地 尤其明朝那叫小冰期

粮食作物的生产是非常够呛的 经济非常脆弱 所以如果不打仗

让他有一个正常的贸易环境 他是乐得 其实在努尔哈赤临死的时候

他能想到自己这一生这番奋斗最好的结局 就是明朝给他封一个王

这是见于史料的 皇太极虽然打仗非常的凶狠狡猾 打了那么多胜仗

但是他一直在谋求和平谈判 只不过是边打边谈

以获取更好的优势条件而已 我们再来看明朝这一边

什么天子守国门 君王死社稷 很多明粉夸明朝 你看

中国古代王朝哪个末代皇帝 像我大明崇祯天子一样 最后是杀身成仁的

我们明粉爱明朝 爱的就是他这个不妥协 但我的观点正好相反

不妥协恰恰是明朝的缺陷 它意味着中华古典文明演进到最后一期的时候

已经丧失了文明的弹性 从此不再有任何政治智慧可言

因为所有的精英和政治家 都被舆论和意识形态绑架

不再能发挥自己的才能 以至于他的下场一定是悲惨而荒唐的

在此前的汉唐盛世的时候 我们还能用和亲这样的看起来极其屈辱的策略

来换取国家的和平 到两宋的时候 还能够通过岁币来节省国家的战争经费

以舒缓民力 这恰恰是文明活力和政治智慧的体现 但是非常可悲的是

直到现在 在互联网上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响 比如说经常批评我国外交部

什么你们只会抗议 你看人家隔壁的普京 动不动就放狠话出兵揍人

你们咋就不会呢 我们养了那么多兵 搞了那么多兵器 难道是摆着看的吗

你看这样的声音非常有市场 你连起码的事实都看不到

我们和普京哪个混的好 哪个在世界上有面儿 当然了

这也不是中国舆论的问题 全世界只要有人类社会的地方

舆论绑架政治家和社会精英 就是一个普遍现象

只不过严重程度不同而已 西方现代的民主社会

这个问题其实就很严重 这不是罗胖在这儿说

在西方主流的精英阶层当中 这一点是有共识的

随便举一个例子 西方的那些大国 现在动不动还挥舞贸易制裁的大棒

你去到他们的大学里找任何一个经济学家问问 他们同意这项政策吗

他们天天跟政府说不同意这个 但有什么用呢

他们是精英 精英手里才有几张选票 政治家即使私下里同意他们的意见

他们也不会实行这样的策略 因为被民意绑架嘛

在这儿我们可以给大家介绍一本书 叫卡普兰

这是美国的一个经济学家 写了一本书叫《理性选民的神话》

这本书我们店里没得卖 大家在市面上可以找得到

这本书不仅对我们来说很震撼 对美国人来说也很颠覆

因为民主的很多认知这本书全部给推翻了 比如说过去我们就认为

民主有两个缺陷 第一 所有的选民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投票

最后大家掐成一团 好不容易掐出一个最大公约数

实际上这个结果谁都不满意 因为谁都是带着自己的利益去投票的

这是民主的一个缺陷 还有呢 就是政治家都是骗子 都是伪君子

他们在竞选的时候什么愿都敢许 但是上台之后翻脸就不认人

背弃了自己对于选民的承诺 这是民主的第二个罪状

但是《理性选民的神话》这本书 就推翻了这两个认识

它告诉我们 第一 所有的选民出去投票 他恰恰不是自私的

他是抱着一种意识形态的幻想 我是为这个国家好

我要为我认同的那个价值观投上一票 他恰恰不自私

所以在投票的过程中 恰恰形成了一种强大的舆论绑架力量

你以为他真的是投哪一个政治家的政策吗 不是

他只是在投谁的故事讲得好 所以那种非理性是排山倒海的

那个力量是非常具有破坏性 那第二点呢

就是政治家看起来是背弃了对于选民的承诺

而在实际的政治发展过程中 它恰恰是政治家回归理性

不愿意被选民和舆论绑架的一种体现 就像美国总统

哪个在竞选的时候不来骂中国 可是哪个上台之后

一定要把跟中国的关系搞坏了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这是回归理性 所以现代社会其实我们全人类 面对两个巨大的威胁

第一是权力 我们通过宪政 一整套现代的法律制度等等

我们都试图把权力关在笼子里

这个使命现在基本上有了比较健全的解决方案

但是对于舆论呢 这一头猛兽 现在通过互联网更加肆虐

它们绑架精英 绑架政治家的能力 现在可以说全人类还没有解决方案

我们怎么把它关到笼子里呢 而最最可怕的一个结果是什么

民意 舆论绑架权力 让权力做出非常不理智和荒唐的事情

这是最惨最惨的结果 我们今天透过几百年的时光

看明代末期的这一桩大案 难道不就是讲的这个故事吗

民意绑架权力 权力出来作恶
注册后可见下载链接: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上一篇:视频: 那些温柔的操纵[罗辑思维]No.168
下一篇:视频: 杜月笙的代价[罗辑思维]No.17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

帖子

6

积分

罗帽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16-5-12 20: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62 天

[LV.6]常住居民II

2

主题

88

帖子

1310

积分

罗丝

Rank: 6Rank: 6

积分
1310
发表于 2016-5-12 20: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0

主题

32

帖子

88

积分

罗粉丝

Rank: 2

积分
88
发表于 2016-5-14 09:5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是过来蹭经验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0

主题

32

帖子

88

积分

罗粉丝

Rank: 2

积分
88
发表于 2016-5-16 15: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7

帖子

55

积分

罗粉丝

Rank: 2

积分
55
发表于 2016-5-17 09:58:3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35

帖子

170

积分

罗粉丝

Rank: 2

积分
170
发表于 2016-6-18 21:5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站长,不容易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

帖子

111

积分

罗粉丝

Rank: 2

积分
111
发表于 2017-1-31 15: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得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6

帖子

71

积分

罗粉丝

Rank: 2

积分
71
发表于 2017-2-9 18:3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第二遍,才了解这段历史。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

帖子

6

积分

罗帽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17-9-19 12:0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罗辑思维论坛|逻辑思维|     

GMT+8, 2018-4-23 19:27 , Processed in 0.100658 second(s), 36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