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098|回复: 0

罗辑思维:未来脑世界 48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160
发表于 2015-11-27 15:27: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uojisw 于 2015-11-27 17:54 编辑

罗辑思维:未来脑世界 48


有趣、有种、有料,这就是我的罗辑思维,欢迎来到罗辑思维捧场。

很多看罗辑思维的朋友对我们有两个批评,第一,歪理邪说太多,很多结论不能服人;第二,你罗胖子是互联网拜物教,什么破事绕着绕着都能回到互联网这个话题上来。

    那今天我们就干脆来个二病齐发,搞个罗胖子综合症,今天的话题就是:互联网的歪理邪说。那歪到啥程度呢?歪到连我自己也不太敢相信的程度。

    前不久我们做了一期节目,现在出门左转还能看到啊,叫《大公司:和蚂蚁一起舞蹈》,其中就讲到了一个沙堆实验,这个实验的结论就是,当人类面对一个过于复杂的系统的时候,我们是束手无策的,只能傻呆呆的在旁边看着。因为我们既不能控制,也不能测量,更没法预测。

    可是我们人类是有理性的生物,我们至少是有自尊心的吧,我们怎么能够容忍,自己面对一一种完全不确定的境况呢,那不是绝境吗?所以人类一定要去试图,即使我们认为不可预测,我们也试图换一个角度来把握它的规律啊。

    所以上个世纪很多科学家就创立了一门学科,就叫复杂性科学,就专门研究像沙堆实验这样的问题。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对着玩意特别痴迷,我还记得我手抄过一本书,是耗散结构论的创始人普里戈金的书,叫《从混沌到有序》。

    但是说来惭愧啊,二十年过去了,这门学科发展那叫一日千里,一骑绝尘,罗胖子现在是追不上了。这门学科的前沿结果搁在我面前我也看不懂。所以如果你觉得你有这份学养,有这份能耐,可以用大家听得懂的话把它说清楚,欢迎大家联系《罗辑思维》,因为这门学科魅力实在太大,你要说能说清楚,那真是功德无量。你说也可以,我替你说也可以。

    所以今天的复杂性问题我们先阁下不谈,但是要说一个跟它有点关系的话题,那就是人类通过互联网,会构建一个什么样的未来?人类的未来。这话题太大,但是也太有魅力。

    你想啊,即使一个穴居人,他在仰望星空的时候,和你今天牵着女朋友小手趟在草地上仰望星空的时候,心中多多少少都会泛起这个问题吧,千秋万代之后,我们的子孙,会是一副什么模样啊?会是手指变成六指吗?还是手指越变越长,更方便我们敲击键盘啊。它们会长成什么模样呢。

    有一点我们必须承认,就是进化论的规律到人类这儿会失效。虽然进化的洪流仍然滔滔向前,浩浩荡荡,但是到人类这儿它会拐一个弯,为啥呢?因为进化的很多条件对于人类这个物种,在当代文明的条件下不适用了。

    达尔文扔出来的进化论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换句话说,自然选择的压力冷冰冰地盯着每一个物种,你有能耐你就活,你就传宗接代,你没本事,你竞争失败,你就去死,你就断子绝孙。基因就是这样一代一代的传下来的,就是这么一次一次的选择过来的。

    可是人类在现代文明条件下,我们的伦理条件,允许我们把那些竞争失败者,换句话说,穷人,赶尽杀绝吗,不让人传宗接代吗?谁都要娶媳妇嘛,对吧,光棍节前讲这个话题,尤其有道理。

    所以我们的政府也在补贴穷人,也得让他过上幸福的生活。所以人类的基因,不管竞争成什么样,都会传下来,自然选择的压力到人类这个物种这会儿失效了。所以我们的进化历程一定会拐一个大弯。可是拐到哪里去呢?

    前不久我看到一句话,这句话我现在死活就找不着,我现在有点儿怀疑是不是外星人给我托梦了,告诉我这句话。但是很有意思。大意是这样的:说人类有什么了不起啊?不过就像十几亿年前,一个地球表面的泥坑里那些黏黏糊糊的,一堆单细胞的细菌而已。

    那个时候,什么蓝细菌,就是那堆单细胞生物,连细胞核都没进化出来,就那么个玩意儿。人类现在不过就是那个状态。我们的未来,是一个一个的单体,像细菌那样,从单细胞构建多细胞生物,我们一个一个的单体,通过互联网去构建一个更大的生物。

    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奇思妙想,虽然想想挺不堪的,换句话说,再过千万代之后,我们的子孙将会活在一个巨大的生物体的体内,我们是通过细胞,那个才是主体。混得好点我们能成人家的脑细胞,眼睛细胞,混得不好点,我们就是人家大肠里拱动的那个蛔虫啊,有可能的。想到那个场景,真的是令人不堪啊。那这个猜想,会不会成为现实呢?

    前不久我在逛书店的时候,看到一本书,叫《互联网进化论》,他的作者,是中国科学院的客座研究员刘锋先生。我看这本书的结论和刚才这个想法完全一样。这本书的结论就是这样,单细胞生物进化发展出人的大脑,人的大脑从这会开始,借助互联网构建起另外一个大脑,全球脑。以地球甚至是以宇宙为空间的一个大脑。

    它的发展的尽头就是现在人脑的状态,换句话讲,人脑就是互联网发展的终极状态。现在的互联网技术就是奔着人脑的状态发展,说明白了吧?这个结论和前面那个猜想完全一样。

    我就迅速约了这个刘先生见面,我说你要跟我讲讲,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他跟我讲这个想法创生的两个契机。第一个契机,原来他是个程序员,码农嘛,写程序的时候发现,现在很多程序其实都是从原来一个原始程序演变过来的。那个原始程序胶水BBs,就是那个榜,就是现在天涯的帖子,就是那个东西。

    他发现什么电子商务网站,什么搜索引擎,包括维基百科,这些网站在底层代码上,跟这玩意儿一样。所以这个是不是就是一个单细胞生物演变过来的?这里面是不是有进化的规律在?这是一个启发。

    第二个启发就是,有一年他在水利部,发现我们国家的水利部,在中国所有的江河湖海当中,遍布了各种各样的探测器,有的探温度,有的探流速。这种触点,这些触点构成的信息,采集到的信息,通过互联网连接到北京的一个主机房,供水利部的专家,去分析全国的水文情况。

    他说,这不就跟一个动物的神经系统是类似的吗?这两个场景激发他往下研究,于是捧出了这一本《互联网进化论》。

    那我就继续问他,我说你看,这本书你甭管写多少,你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你这个猜想是对的,刘锋先生也坦然承认,说对,现在为止,它就是一个猜想,互联网构建起来的和大脑一模一样的各种神经系统,比如说视觉神经,摄像头你懂的,听觉神经,各种各样的声音采集器,包括自主神经系统,像互联网的搜索引擎的爬虫,包括运动系统的打印机等等,说基本上你在互联网上能够看到的进展,和生物神经学的进化基本上能够一一吻合,但是对不起,我们只能说这是一个猜想。

    跟刘锋先生接触完之后,我自己倒是可以为这个猜想补充两个佐证,虽然是佐证,它也仍然是猜想。第一个佐证就是分形学。分形学是上个世纪美国一个数学家,叫曼德尔波特,他提出来的。他最先写了一篇文章,就叫《英国的海岸线有多长》。

    很多小学生都能报出来,英国的海岸线有多长,多少公里。但是你仔细一想,不对,因为这取决于你用什么样的尺子去量。如果你一点一点的去量,这个海岸线可以变得无穷长。因为每一个弯曲你都要量啊,对吧?所以这个问题其实是没有一个标准答案的。由这个问题开始,曼德尔波特就创立了分形学。

    当然这是数学,我们今天讲的不是数学问题,而是分形现象。什么意思?就是从宏观尺度到微观尺度的一种自相似性。啥意思?比如说你看到一棵树,这棵树你从来没有见过,但是你一眼就能发现,这是一棵树,这是确定无疑的,为什么?因为它的形状是跟你的感知系统,原来的树的那个原形是对的上号的。

    那树的形状是什么形状呢?就是不断地分叉,根生干,干生枝,枝上有叶,叶上有脉,你会发现它都是这样分叉的。所以从宏观尺度到微观尺度看,是一模一样的形状,这就叫自相似性。跨越两个维度完全一样,雪花也是一样,你拿到手里看雪花,六角形的,你再仔细看它的结构,还是六角形的,再往下分,还是六角形的。

    再比如说,人的这个长相,对吧,四肢加上头,这算五肢,所以你看手伸出来,还是五个。所以有一个科学家就讲,说我在电视上看,有人说我抓到外星人了,一看那手四个指头,他说这不是残疾外星人,就一定是假的。因为只要你还是一个头加四肢,是五个这样的形状,你的手指头按照分形学,它就是五个,因为这不是哪个地方的结论,这是整个宇宙的一个现象,宏观微观尺度完全一样。

    比方说我们小时候就有这样的想法,你看那个太阳系的模型,和一个原子里面的那个模型一模一样。一个核围着转,对不对?都一样。佛经里面的讲法也一样,三千大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构建一个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构建一个大千世界。所以三千大千世界。当然这个千还是一这个不能较真。

    总而然之,宏观结构和微观结构惊人的这种不同尺度上的相似性,这是宇宙的普遍规律。所以后来很多痴迷于数学和互联网、计算机的人就发明了一种艺术,就叫分形艺术。给大家看几张图片,你看这个图片很美吧,但是这种美就像武侠小说里写的那种,他这一剑划出,符合天道。

    你看这些图形都有一个规律,就是它的很多宏观的形状,几何性质和它的微观结构的几何性质是一样的,是不断分下去的。这种分形艺术的特征,就是这两个,第一个就是我们刚才讲的自相似性;第二,叫无限可精致性,就是把这个图不断地放大,不断地放大,它的精致结构和宏观结构一模一样。

    这就是分形艺术,你看这个图片多么的美轮美奂,对,它符合天道。所以如果从分形艺术从上往下看,各个层次都一样,那我们刚才讲的这个互联网进化论的猜想,就有它一定的道理啊。单细胞生物,变成单细胞生物的顶端就是人,那人再变成构架成一个更大尺度上的生物,完全可能啊!这就是分形啊,这是第一个佐证。

    其实我们还可以提供第二个佐证,是一种自下而上的看法。这就要说到物理学的一个定律:热力学第二定律。我们文科生也不懂什么热力学第二定律,什么熵啊,什么增熵减熵都不谈。宇宙大爆炸大家有概念吧?最开始的宇宙就一个点,密度极大,温度极高,然后不知道什么原因,王母娘娘摸了一下,呼就炸了。

    然后就开始变得体积越来越大,所有的星云之间,互相之间飞速地奔离,密度变得越来越稀薄,热量变得越来越小。。。不说这个了!咱们就说打鸡蛋吧,把一鸡蛋磕到碗里,里面非常清楚的结构,黄的的黄,白的是清,然后你就咣咣咣一通打吗,最后什么状态?

    从宏观上看,性质趋于单一,从微观上看,所有的点的运动状态变得混沌而没有系统感,对,这就是宇宙大爆炸的终点。热力学第二定律提出一个概念,叫热寂,也就是热量变得寂寞了。那个时候宇宙的终点就是,所有的地方密度一样,所有的地方温度为零,所有的生命绝迹,这就是宇宙的未来。

    物理学家这话刚说完,生物学家就在一旁冷笑,扯什么呢?没看见生物现象吗,我们研究的对象,恰恰是一个相反的过程,你们认为宇宙是从有序到无序的发展,我们看到的恰恰相反,是从无序到有序。从单细胞到多细胞,一直发展出人脑这样,极其复杂的有序结构。

    那你说,到底是物理学家对呢,还是生物学家对呢?到底是有序到无序,还是无序到有序呢?这就成为一个争论。那谁来一锤定音终结这个争论呢?有一个量子物理学大师,叫薛定谔,写了一本书,叫《生命是什么》,这本书里其实用另外一种维度重新定义了生命。

    他说生命叫生命?生命就是一种系统,他有能力从无序状态变成有序状态,所有符合这个特征的东西,都可以称作生命系统。这么一定义。那生命可不是狭义上我们讲的那些生物咯,很多你比如说大气的很多现象,都可以称之为生命。它突然从无序变成有序状态。

    所以这时候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叫拉茨洛,这个人是匈牙利人,小时候是个音乐神童,出了很多唱片很多碟,我家里还有。这个人一生都在讲一个概念,叫广义相对论。言下之意,就是进化可不只是生物学的现象,所有的宇宙当中都存在一种逆天的行为,你不是说宇宙会奔向热寂吗,会奔向无序吗?不,有一种逆天的方式就叫生命,会反过来从无序到有序。

    按照拉茨洛晚年出的一本书的说法,那本书的名字叫《全球脑的量子跃迁》。什么意思?就是你看人脑,人脑不过是一乘十的十次方个神经元,然后构建成了这样的一个复杂的生命系统。那地球上是56亿人,那就是0.56乘10的10次方。

    那好了,如果它们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好不好形成一个新的大脑呢?所以这本书的名字叫《全球脑的量子跃迁》。什么叫量子跃迁?就是突然发生了一个断点,一次突变,这个脑,由56亿人形成的一个脑,会醒过来。

    当然拉茨洛的看法比我们刚才讲的互联网进化论要深了一层,他的意思是,我们进入了另外一种进化的历程。要知道,进化之路永远是凶险之路,它是一道窄门,有的物种就过得去,有的物种就活活的,死在这道门前。

    那恐龙不就是没进化过来吗?所以在这个裂变,这个奇点到来的时刻,人类有没有可能通过连接,通过重建一种伦理观,进入一种全球脑的量子跃迁呢?有可能。但是需要我们做出各种各样的努力。这就是这本书的大意。

    但是再回头来看我们今天这个主题,人类有没有可能像单细胞动物,变成多细胞动物那样,通过互联网变成一个全新的物种?广义进化论提供了一个新的佐证,看问题的角度。你可能会说,罗胖今天讲什么呀,讲这么多枯燥的科学原理,得出一个完全不靠谱,又没办法验证的所谓猜想。

    如果你认为我只是说猜想,那你可就把我们看简单喽。

    刚才我们讲述了一个关于人类和互联网未来的猜想,没错,仅仅是猜想,它不是科学,它不可以证实,也不能证伪,就是一个假设。那今天我们为什么要说它,给大家说科幻故事?不是,正如一个科幻故事的标题所起的那样,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在互联网的介入下,人类文明正在面对一次突变的转型。

    前方就是沉沉的黑夜,完全没有路标,没有过去的任何经验可供我们驱使,怎么办?我们这个时候的处境就有点像1492年的哥伦布,他老人家带领的舰队从欧洲的海港出发的时候,心中只有一个欲念,那就是我坚信地球是圆的,我坚信往西走能到东方,对吧。什么海图都没有,这个时候的哥伦布多么希望手里有一张,哪怕是错了的海图呢,木有啊。

    所以今天我们比哥伦布幸运得多,我们好歹有一些猜想,因为这些猜想在实践过程当中会得出一些推论,我们可以不断地去验证这些推论。反过来再来丰富这些猜想。这就是所谓的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人类进步的步伐不过如此。

    所以接下来,我们把互联网进化论作为一个猜想,我们来做几个推论,推推看,看看能不能说服你,有没有道理?当然,我事先说明,它不是真理,它是推论,如果前提错,后面推论全错。

    好,我们先说第一个推论,某些科学家,正在致力于研究的人工智能是一条绝路,这个听着太伤人了,不知道这话出来,《罗辑思维》要被多少人骂死,有言在先,推论。哪一种人工智能呢?

    就是试图靠电子元器件,靠人类的鬼斧神工,代替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生造出一个拥有人脑那样的高级智慧的机器来,这个思路是绝路。为什么?因为这个机器本身排斥了人本身的存在,我们是试图用人的智慧,代替几十亿年的生物进化史,那种自然选择造成的鬼斧神工的结果,我们试图这么干。

    而按照互联网进化论,结果可能是另外一种,那就是人工智能是不外乎人而存在的,它本身就包含了人,人只是人工智能当中的神经元,而互联网仅仅是连起来它们的神经。这两种可是不同的人工智能,要知道前一种人工智能,不仅科学家信,很多电影导演最喜欢了。

    比方说美国电影《终结者》,它们就在猜想未来某一天,突然有一个互联网叫天网,突然有一天就醒了,我活了!然后一看人类,好不顺眼,小东西,弄死你吧。整个终结者就是围绕这个故事来展开的。当然双方互有输赢,不去管它。

    但是你会注意,它这个前提就是,互联网的智能的觉醒是脱离人而存在的,所以成为人的敌人。而按照后一直人工智能的说法,那就不是这样。如果人参与期间,它只是其中扮演神经元的角色,就像我们人今天,我们也是由单细胞构成的,我们人其实每个人都是一个生物系统,我们可不是一个生物。

    如果我们脱离了自己肠道里的寄生虫,那些细菌,我们一天也活不下去,对吧,还经常喝点优酸乳,补充一下肠道菌群呢。没有那个东西,你反正有些东西你拉不出来的,对不对?

    所以我们不会跟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较劲,我们会看着自己的小手指头,长得不好看切掉吧,那不是神经病吗。我们压根就和未来的人工智能是两个层次的存在,而且我们是同舟共济的,我们好它才好,就像广告说的那样,我好,他也好!

    所以不存在这种竞争,就像生物学里提到的领地的概念,很多生物都有领地的习性,对吧?可是一只啄木鸟的领地和一只黑猩猩的领地,是可以重复的,领地是特指在同物种当中,有领地的问题,跨物种没有这个问题,一只蚊子和一只老虎,既不是食物链关系,也没有领地冲突关系,对吧?这是打比方说,我们和未来的人工智能就是这样,所以不存在未来觉醒的人工智能,反过来灭杀人类的问题。这是第一个推论,你自己琢磨,有没有道理?

    第二个推论就更有趣了,如果互联网真的是要拼接起一个大脑,那在这个进化的历程当中,这个物种它的最大的利益就是,连接,连接,喊着口号,我们要连接起来!那也就可以判定,在所有的互联网的商业实验当中,有些互联网实验注定是要失败的,而有些注定是在进化的主过程当中,会走向进一步的成功。

    那怎么分别开呢?就是用这个词来分别:连接。在刘锋老师的《互联网进化论》这本书里,就提出了互联网进化的九个规律,其中第一个规律就是连接,连接规律。所有的人类要往更大规模,更通畅,更低成本的连接起来往前走,这就是趋势,这就是进化的方向。

    换句话说,所有的互联网商业,你判断自己有没有未来,有一个第一个天条,就是你是促进了连接呢,还是阻碍了连接呢?举个例子讲,比如说最近三星手机Note3,推出了一种智能手表,你看穿戴设备,智能可穿戴设备现在多热门啊,科技界的人都嚷嚷动了,天天在讨论这个话题。

    可是什么智能穿戴设备会有未来呢?iWatch,手表,会不会有未来呢?如果仅从互联网进化论来推论,它没有未来。为啥?因为它阻碍了连接,它的屏幕变得更小,也许刚开始很时髦,很多人会买,但是由于更小的屏幕阻碍连接,它没有真正的未来,它会被进化的洪流淘汰掉。

    而相反,另一种可穿戴设备,智能眼镜,比如谷歌Glass智能眼镜,它就会非常有未来,因为它把屏幕放到了足够大,可以覆盖整个人的视野,它加速了连接,让连接的成本更低,连接的通道更宽,所以它有未来。这就是我们对这两个产品的商业前景的判断。

    说个中国手机业的小八卦,中国雷军,有人说雷军创办了小米,雷军有三次变卦,哪三次呢?就是关于小米手机的屏幕,小米一推出来的时候,4寸屏幕,雷军就解释,说你不要羡慕什么大屏幕,对吧,中国人手握不过来,东方人手小,西方人手大,可以握4.3寸的,中国人4寸最好,你相信我,一定是这样的,小米一代。

    第二代的时候,变成4.3寸,雷军又说了,4.3寸是我们测算之后最合适的,再大就不好了。你看,现在出来小米三代,5寸屏。就说明此前讲的都是牵强附会,当然商人嘛,他这么说有他当时的道理,也允许雷军同志进步嘛。

    但是这个背后说明了什么?就是人是通过屏幕,在现阶段接驳进互联网的,所以更大的屏幕就是更快、更低成本的连接。我自己就有一个体会,我原来用苹果手机,大家都知道苹果系统好嘛,确实。可是当我用了三星的Note2手机之后,5.5寸屏,大屏,我发现我再也退不回去了。

    所以我现在扒心扒肺地,真是哭着求他都行,库克同志,出一个5.5寸屏的iphone吧,为什么?因为我退不回去,我现在拿起别人的iphone,我仍然觉得真好,iphone系统,苹果系统,我也知道它真好用,但是一个小屏幕,我真的接受不了,因为我习惯了通过一个大的屏幕和互联网连接,我相信这个心态很多人都有。

    所以据说苹果iphone6出到5寸屏,但是我相信它还是没法让我退回去,就差那么一点点屏幕面积。当然,这是我个人体会,但是很多我的朋友都这么说,可见连接这事有多重要,不说手机了,我们来说说生活中的其他现象。

    比方说我们《逻辑思维》的主编杜若洋杜胖子,我们一屋都是胖子。杜胖子他媳妇儿教育孩子,就特别担心,这孩子老用ipad上网,玩游戏,控制,管理!多少家庭都这样,我就坚决反对。

    在此我要向我们主编夫人提出严厉的抗议,要知道你这行为是什么行为?这是阻碍孩子跟世界跟互联网连接的行为!你是,你有一套道理,什么身体,什么眼睛,什么智商,什么学习,不扯那个。

    按照互联网进化论的原理,你阻碍连接,就是在阻碍他的未来。当然很多人会不同意,别扯了,上网有什么好东西?黄赌毒,对吧,哪天你孩子在搜索框里输入美女裸体,你就知道哭了,对吧。

    对,可是这问题是什么问题?是连接错了吗?不是!是整个世界还没有被充分地连接。你看,美国总统奥巴马他上任之后就提出,我要做一个工程,把所有的知识,孩子的学习变成游戏。因为美国政府在主导,把学习的过程开发成游戏,所以当现在我们连接到互联网上,最主要的是明星什么露大腿的照片,什么草榴网。

    如果只有这些,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某些人的失职!不要一天到晚嘲笑互联网,你们那些知识精英,你们不把你们所掌握的人类宝贵的知识资源,放到网上供人们连接,是你们混蛋,你知道吗?!不要再抱残守缺,守着你们那个精英在嘲笑互联网,人类是坚定地要走连接的道路。

    所以这个关于互联网进化论,其实也可以指导我们的具体行为,好,这是第二个推论;第三个推论呢那就更有意思了,关于信用问题,在互联网上,其实一直有一个问题,隐私,我记得上个世纪,互联网上有一句名言,说在互联网上,你永远没办法知道,对方是不是一条狗,这几乎成了互联网的公众形象啊!互联网不安全,对方是杀人越货的盗匪,还是一个丑八怪,我都不知道,我怎么信任互联网呢,所以互联网不靠谱,你看,这是一套结论。

    可是我要告诉你,在互联网的前方,当连接成为所有人行动的一致方向的时候,隐私会不存在的,这可能有点跌眼睛,没有隐私怎么活,没有隐私照样活啊!我们来做几个论证,第一,有隐私,大家就会不方便,不方便就阻碍了连接,对吧,我们刚才讲的规律,你就阻碍了连接,我举个例子讲,你说我什么我都得保密,行,现在北京地铁口就出项了一种服务,自动售货机,你正好上地铁口渴了,想买一罐可乐,身上没零钱,请问你怎么办,纸币塞进去不认,怎么办?

    腾讯公司的微信提供了一种功能,二维码,微信一扫,后台微信直接支付,咣当滚出一可乐,要不要,好用吧,对不起,你在这个地铁口买了一个可乐,这个信息和你的手机号,和你的微信号捆绑,理论上是有可能被追溯的,没准儿你这个时候到地铁,正好是去小情人家呢,没准你老婆天天制止你喝可乐。你现在不就暴露了吗?要方便就没有隐私,这就是隐私问题的根本矛盾所在。

    所以互联网当把更多人连接起来的时候,我告诉你,终极的连接,就是终极的隐私的丧失,事实就是这样,那你说不行啊,不行社会会强制到你行,比方说你买个车,你在地库里,没问题,你的隐私,你买什么车,你买宾利还是QQ,随你,隐私,上路之后,必须不能遮挡号牌,这是起码的交通伦理吧,你能说,我是隐私,不行,你必须信息透明,因为你进入了连接,进入了网络,跟他人产生互动,你的行为必须可追溯,就这么简单啊,所以在路上遮挡号牌这是个巨大的交通罪过,警察一定不会饶了你,就这个原理。

    当然我们还可以把这个道理,说的更深一点,还记得我屡次在节目里,推广过的一部小说,叫《三体》,《三体》是说外星人了,三体人就是这么个特征,三体人是什么,一个个跟虫子一样那么大,非常、小,而且智力也不高,但是他们有一个特征,就是没有隔肚皮的话,每个人的想法,瞬间所有三体人全部都知道,可不是隐私问题,就是一闪念,很多自私的那一闪念,都会全体三体人都知道,三体人是这么个文明。

    那三体人就特别不理解地球人,说你们地球人,你们每个人的想法都在自己脑子里,你们这文明能长大,不可能的呀,我们且不说协作的力量,就不扯那个,我们就说一个近在眼前的威胁吧,等你们科技稍微发展发展,你们人类人心隔肚皮,有个别恐怖分子,反社会人格,他有一套想法,说我来搞点什么东西,我自己家研制个原子弹,研制个氢弹,有可能啊,科技发展以后个人崛起。

    我们以前老讲,他就有这种能力啊!然后他来一个恐怖事件,人类文明就毁了,我以前节目讲过,反物质武器,对不对,当个人的力量可以让整个文明毁灭的时候,我们文明如果还想再发展,必须要干一件事情,让每一个的想法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没有任何人有隐私,这就是互联网进化论的未来。

    这个你可能不能接受,但是它就是推论之一,当然,你毁提前操心,说那未来怎么活呢,没有隐私,我这好多脏事不能对外说,要知道,这个时代早就有人为你做出了榜样,比如说我们网络上著名的木子美姐姐,对吧,人家干什么,不是号称一炮而红吗?干什么,说出来嘛,人家又不想结婚,我就回归真实就完了呀,所以你看,前不久,我读了其他学科的书,城市社会学的书,读到芝加哥学派的一个结论,我就觉得特别有意思,他就说啊,什么是城市的最终产品,城市的最终产品就是由城市塑造出来的新型人格。

    互联网进化论的下一个推论,哎呀,我真是想半天该不该讲,因为讲出来实在可能得罪人,有些人会不高兴,但是谁让我们刚才说呢,互联网时代伦理法则的第一条是真的嘛,那既然想到了就得把它说出来,这个话题就是,在互联网商业环境下,小公司该用什么样的姿态和大巨头进行博弈。

    我还记得前几年张朝阳说过,说中国不需要那么多互联网公司,有几家巨头瓜分瓜分市场就好了,小公司没有机会的,你看,果然就是这样,现在中国互联网市场上不是BA 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剩下什么,新浪、搜狐、网易、优酷对吧,分分市场,也就差不多了。小公司创业好难的呀,但是创业者不服啊,凭什么呢,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嘛,不是说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有机会吗?那个首富的位置我也想干一干,我凭什么不能把巨头从宝座上拉下来呢?

    对,因为实践不支持,你看实践,我们说两条,第一条,你做什么产品,你再研发市场,再用心,巨头一看, 哦这个还可以 我也做一个,你看,人家流量比你大,人家做一个,你就没机会。第二,我们作为用户,我们也这么想,你不要搞那么多账号,那么多密码,烦死人了,最好就是巨头的那一个账号,一个密码,我登录,然后用所有互联网产品,多方便啊。

    所以在全球市场上都会出现互联网寡头,一家独大,传统社会还有所谓的二八定律,巨头占八,我们剩下的分二十。

    互联网可没这个,人家就是赢家通吃,除了中国之外,全世界的SNS网络,就是人家Facebook,其他人一点儿机会没有,除了在中国,搜索引擎就是谷歌,其他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为什么呢,我们还是得回到互联网进化论来解析。

    前不久读到一本书,我只能说读到,因为真的是没读完,也读不懂,书的名字叫《脑的进化》作者是若贝尔得主埃克尔斯,澳大利亚人,这本书虽然没读懂,但是我读到了一个东西,那就是人脑的构成,人脑不是一种独特的结构,它包含了几亿年进化史的全部过程,人脑结构是这样,最里头,就拿我罗胖子来说吧,这个脑子里面,最里层有一个鱼的脑袋,外面包裹着一层两析动物的脑袋,在外面包裹一层爬行动物,再外面包裹一层哺乳动物的脑子,再外面才是罗胖子的脑子,那个东西叫大脑皮层。

    所以从小读书,受教育,喜怒哀乐所有东西,其实都在皮层里,至于里面的深层结构,我们有时候根本意识不到它的存在,但不是说它不起作用,比如说有的人天生怕蜘蛛,你说那个蜘蛛有毒的很少,你凭什么怕呢?那就是也许你是小飞虫的那个神经脑的时候,你留下那么个印象,这个东西好可怕,对吧,当你是一个两栖动物的时候,你还是只青蛙的时候,你就特别怕蛇,我们现在很多女生怕蛇,就这个道理。

    它藏在我们脑的深处,所以人脑实际上是一个像俄罗斯套娃那样的一个嵌套形结构,如果人脑是这样,那么依据互联网进化论的思路,未来我们搭建成的那个互联网脑,那个超级脑,那个全球脑,它也是这个进化步骤,它也是这个结构。

    那赢家通吃就好解释了,因为这里面一套系统它只能是一家,存贮就一家,中蛐神经就一家,很多系统就一家,那如果有好多家,大脑不就精神分裂了吗,所以这就是互联网时代,很多东西赢家通吃的原因啊。

    在我们今天,推荐的刘锋的那本《互联网进化论》里,就专门谈到一个规律,叫统一规律,就这个道理。

    如果从脑的结构,我们再来回看中国现在的这个互联网竞争,你就会发现,也许真的,某一个层次的脑的进化已经完成了,它就是基础设施,这一层再也没有机会空间了,不是说你的产品不够好,而是你来迟了,就像我们现在喜欢用的微信,对吧,你看现在各家都在争,网易做了个易信,阿里巴巴做了一个来往,有机会吗,不能说完全没有机会,可以搏一搏,但是机会确实很小,为什么,不是说你的产品不好,也许你的产品比微信还好,但是对不起,你来迟了。

    其实人类很多商业现象都是这样,有时候竞争的胜和败,它不取决于产品的优和劣,比方说,我们中国用的交流电的电压是220伏,那你说这一定合理吗,你可以写一篇论文说,证明220伏又不安全,又这那,能耗高,我用110伏不可以,可以,但是问题是,您没机会,因为这个系统已经形成了。

    所以凯文。凯利讲过,互联网技术它通常分三个期,第一个期叫前标准期,第二个期叫流动期,第三个期叫嵌入期,一种技术标准刚开始,四国奋战,列国争雄,可以,各种各样的系统,标准都可以出来,但是到了嵌入期的时候,对不起,只有一家,剩下全部出局,非常残酷,在我们身边当中,我们其实可以看到很多这样的情景,比如说吧,我们那个电脑键盘,那个键盘现在叫Qwerty键盘,你看最左边上面,是不是QW E R T Y 对不对,这么排的,这叫Qwerty 键盘,什么道理这么排呢,没道理。

    当然也许有人会告诉你,这是根据,打字最符合人体工程学的这个打字方面,扯淡,没这些,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刚开始的老式打字机,它那个钢丝怕藏绕,所以他把常用到的字母在键盘上给分开了,怕那个钢丝缠绕,后来技术改进了,没有这个问题了,但是,键盘本身的排列定下来了。

    事实上在历史上,很多人试图给出一种更优化更符合,人类输入的习惯的字母的排列方法,但是从来没有成功过,这种最不合理,或者说最没有什么道理的键盘排列,就这样定下来了,不会再改了。

    还比如说,那个火箭推进器,那个大小,是由两匹马的屁股决定的,为啥,它也是一个嵌入的道理,最早英国人的马车那个车轮的宽度,是由两匹马的屁股决定的,后来英国人修铁路,也就是按照这个车轮的宽度定下来的,所以后来用火车铁轨运送火箭推进器,所以也只能那么宽,所以是由两匹马的屁股决定的。

    人类社会大量存在这种基础设施,一旦嵌入到每一个人的习惯之后,如果它没有大的害处的话,它只是不是最优的话,那你再也没有颠覆它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巨头永远是巨头,你再也没有机会把它拉下来的原因。

    但是有人会说了,你罗胖以前讲过,现在是小人物的时代,小而美的公司有的是机会,为什么你今天又反过来这样说,你得听明白,我指的并不是没有机会,而是没有这个层次的机会,你有其他层次的机会嘛。

    凯文.凯利讲过一句话,说什么是机会,只有能够生出新机会的机会,才是真正的机会,这句话听着绕,啥意思呢,就是当一个机会能够产生新的嫁接的可能的时候,这个机会本身才能真机会,否则就是假的。

    比方说,美国人曾经全国流行买一种宠物石头,那个石头卖掉好几百万个,但是凯文.凯利说这叫什么机会,因为这阵风过去它就没有了,它上面不可能产生新机会,但是互联网的很多东西它就是机会,比如说电子邮箱,很多人发现这个东西好啊,可以免费做广告啊,你看,电子邮箱产生了新机会吧,可是广告多了变成了垃圾邮件。

    有的公司就会琢磨,这个东西好啊,我可以开发反垃圾邮件软件,于是垃圾邮件上面又出现了新的机会,这个电子邮箱就可以称之为机会,因为它能够产生新机会,大家还记不记得,前几期的《逻辑思维》我曾经向各位发出邀约,我说如果你有奇思妙想,有很多知识值得跟大家分享,不妨你来夷个提纲我来讲,或者你写文章我来讲,或者干脆你坐到这儿,我们《逻辑思维》愿意免费地给大家提供机会。

    那你说,这是什么精神,这是白求恩的精神,还是雷锋的精神,罗胖为什么这么慷慨,不是我慷慨,是我们看准了,如果我们不能成为,大伙的机会的话,我们本身就不是机会,就这么个道理。所以只有利您,我们才能自利,就像《罗辑思维》一开播的时候,为什么我们那么热情地求着有道云的笔记,成为我们的第一赞助商?我们不是贪图这一笔钱,而是因为它是一个开放性的机会,当它成为我们赞助商之后,各位网友可以在有道云笔记里给我们投稿,我们成为你们投稿,展示自己思想,存储自己的资料的机会,这样我们才能成为机会啊,就这个道理。

    想当年,十五年前的马化腾,如果他想凭什么微软独霸操作系统,我也来搞一套QQWindows,你觉得今天还会有腾讯,还能有马化腾的今天吗?不可能了吧,马化腾一定是先接受,而不是去谩骂那个叫微软的弄断性的公司。好,我们认了,你在这一层做基础设施,我在你上面开发,我去开发我的QQ软件,于是才会有十五年之后的腾讯这一株大树。

    没错,机会永远生长在上一个机会的上面,就像一个唐代已经过去了的人,非说我也要作诗,你做什么诗啊,人家唐代人把诗都写完了,你作为一个唐以后的人,你是宋代人,你就填词嘛,宋代过了,你就写曲嘛,曲完了,你就写小说嘛,跟着曹雪芹混嘛,你在中国当代,连小说也没得写,你就写段子嘛,对吧,一代有一代之体嘛,你得找到属于你这一代的机会,所以这才是小公司的成长之路。

    那小公司应该成长什么样呢?按照罗胖的主张,两种模式你可以选,或者可以嫁接,一种叫做螳螂式,一种叫做犀牛鸟式,啥叫蟑螂式,就是又小,生的又多,还跑得快,比如说现在很多淘宝店家,它就是很小啊,你说它不会跟什么巨头们产生什么竞争,对吧,巨头们也看不上它,但是很多挣得很好的小的淘宝店啊,它就抓住了这种机会,它掉头快。

    蟑螂这种生物,你可千万不要小看哦,它在进化史当中,那可是老爷爷辈的生物哦,很多灾难都没有淘汰掉它,快啊,对吧,人类抓蚊子,那手就可以抓,苍蝇得拿啪,可是人类从来没有发明手工的工具,可以累倒人家蟑螂小强,只能给人喂药,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才能搞得走小强。没错,因为它跑得快啊。

    那第二种模式呢什么叫犀牛鸟式?要知道犀牛,你看它皮糙肉厚,但实际上它皮与皮之间的褶皱是非常嫩的,很多蚊虫就上去叮咬,所以犀牛就特别需要一批犀牛鸟围绕着它,帮它吃这些蚊虫,所以犀牛鸟和犀牛就构成了一种非常好的生态,准确地讲,其实就是寄生。

    你觉得寄生这个词好难听吧,但是我们就不妨承认《罗辑思维》就是寄生,我们寄生至少目前两大平台,一个平台,优酷,人家古永锵花银子搭建起来,那么大一个系统,但是它上面需要内容啊,好,我们就寄生在它身上,在看那边,张小龙,腾讯弄出一个微信,我们就开个微信公众号,我们寄生在它上面,这丢人吗,一点儿不丢人,这就是互联网时代大家的协作方式啊,他们做基础设施,我们做基础设施上面的应用啊,这就是我们的活法啊。

    当然,你心里会有一个疑问,说这叫没有志气的活法好不好,人家基础设施,人家是房东,你当一租户,什么时候撵你滚蛋你都得走,对不对,你活得好吗?优酷说,哪天《罗辑思维》滚蛋,我们不要你了,那你们就夹着包裹卷就得走,但是我觉得你算得这个账也许算错了,我们不妨重新来算这个账,在基础设施上面生长自己的生态一定会吃亏吗。

    不一定哦,我给你举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韩国有一家公司,专门生产iphoneipad的那个壳,公司名字我忘了,三个英文字母(SGP)那告诉就是这样啊,人家苹果公司研发组建了一个庞大的系统,iphone ipad它就在旁边,你出什么东西,我给你出壳,卖的非常好,人家也是非常好的活着,那你说,谁得利呢,不见得,我风险比你苹果还要小呢,对吧,这是一个例子。

    第二个例子,就是新浪微博,到现在为止我仍然以为,新浪微薄是中国在商业当中的一个感动中国工程,绝对是一个慈善项目,因为主办方曹国伟,真的没挣着钱,但是他对中国的贡献,确实是巨大的,你看,在这个系统里面,新浪微博虽然没有挣到钱,但是靠微博发起来的大V那可多得是。你想,任志强老先生,原来啥形象。现在啥社会形象,他不是得利了吗。

    曹国伟没赚到,任志强赚到了呀,所以当犀牛鸟一定是坏事吗?我看不一定,但是你可能还有一个疑问,说那凭什么呢,我也想当犀牛,我就不想当这个鸟,那我就要再给你算算账,那个犀牛不是好当的。

    最近江湖有个一个传闻,我不知道是真是假,说出来大家分赏,有什么不高兴的说出来大家高兴一下。说有一次王石请马化腾吃饭,席间王石就跟他说,说小马啊,你应该学学我嘛,爬爬山,到哈弗去留留学,多好啊,这样对人进步有好处。马化腾翻了翻眼睛说,我一年到哈弗上学,回来腾讯这家公司在不在我都不知道。江湖传闻,当不得真,但是我相信他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因为我确实在现场听过,马化腾的演讲。

    马化腾说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每一年我都觉得这个公司快完蛋了,但是我们都挺过来了,没错,当基础设施的施工完成之后,包括腾讯这样的公司在内,他们都要逃亡,向哪儿逃亡?向机会出生的机会上去逃亡,所以为什么腾讯公司什么都要做,为什么?逃亡之旅,进化之旅啊,他跟你们面临的处境是一样的,如果马化腾到哈佛念一年书,把公司交给别人,他真的不放心,因为真的可能它离死就几天,所以巨头有属于巨头的恐慌,这是一笔账。

    第二笔账,你以为巨头一定能挣得垄断利润吗?不见得呀。有的时候垄断固然会获得垄断利润,而有的时候垄断反而挣不到钱,你信不信。比如说美国19世纪70%的投资都跟铁路相关,但是等铁路建成,铁路告诉不挣钱。轮到机会上的机会,运输公司去挣钱,铁路公司后来就甚至,有一段时间讨论是不是要收归国有,对吧,基础设施经常会面对这样的命运。

    比如说马云,把淘宝这个生态搭建完了,基础设施做完了,那天说,你看你们挣了这么多年钱了,我是不是也挣点儿啊。我是不是分点儿钱,前两年的事嘛,你还记忆犹新,十月围城,一帮小的淘宝散户不干了,跟他玩命,你就不能收钱,你就不能挣钱!所以马云气死了,从美国回来,说我手心里写五个忍字,我才能跟你们说话。

    就那一回,你说有道理吗?当然马云收钱有道理,基础设施他搭建的,可是因为是基础设施,他就承担很多社会责任,用经济学的术语来讲,这就叫巨大的外部性,外部性巨大的时候,巨头们未必一定能讨好。

    我再跟你算第三笔账,不要看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在国内横着膀子晃,膀大腰圆,财大气粗,但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将来在国际互联网竞争当中,这些巨头迟早要碰到更大的巨头,什么谷歌,Facebook亚马逊,对吧,根据互联网进化论,整个人类未来会拼成一个人脑,所有的神经只能有一家独大,赢家通吃,那你说你对国内这几家巨头,你对它还有那么大信心,他们胜算其实也未必那么大了,所以说,如果面对未来还有一场血战的话,你真的愿意去当那个巨头?而不愿意去当我们这些快乐的蟑螂和犀牛鸟吗?

    我们今天不想替任何巨头辩护,我们只想说,互联网进化论如果你相信,那么它真的会给你一系列的推论,去指导你眼下的商业决策和人生决策。

    说到这儿,我突然想起了一个段子,有人问米开朗基罗,说你雕刻那个大卫雕像,真的好漂亮啊,你怎么雕出来的啊,米开朗基罗说,不难啊,因为大卫就在那块石头里,你只要把不是大卫的那部分去掉,它不就是大卫了吗,对,这就是一个艺术家的回答,没错。

    如果我们坚信未来的互联网,会形成一个全新的人类大脑,那它现在的进化当中,就有一些规律可循,我们现在所做的,只需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存活在那个趋势里,把不是那个趋势的东西去掉就可以了,这是我们最聪明的生存策略。



上一篇:罗辑思维:教育难题的意外答案 47
下一篇:罗辑思维:一次成功的政治体制改革 4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逻辑思维|     

GMT+8, 2019-8-23 23:31 , Processed in 0.156251 second(s), 37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