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96|回复: 0

罗辑思维:一次成功的政治体制改革 49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108
发表于 2015-11-27 15:2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uojisw 于 2015-11-27 17:55 编辑

罗辑思维:一次成功的政治体制改革 49


欢迎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罗胖子没有别的本事,不过是一个知识搬运工而已,那今天我们就搬运一套日本女作家写的著作,如果你是一个抵制日货,为显示自己爱国方式的热血青年,那现在请关机走人,谢谢了。因为本节目只抵制蠢货,不抵制日货。

    这套书的名字叫《罗马人的故事》,它的腰封上写着几个大字,古罗马,当代中国最要懂的国家。其实,前几年万科的董事长王石逢人就推荐这套书,只不过那个时候我们没有缘分看,那个时候整个中文世界里只有台湾的繁体字版,直到今年中信出版社才把这套皇皇巨著,一套15本出齐了,功德无量!

    这套书的作者叫盐野七生,是一个日本老太太,今年76岁了,据说还笔耕不辍呢。她25岁的时候第一次到罗马,从此就爱上了这个城市,然后在那儿定居,到55岁的时候开始写作,一千多年的古罗马史,一年一本,一共写了15年,出了15本。

    要说古罗马史,我个人原来也有一点兴趣,只不过看得鸡零狗碎的,很难拼接出一个总体印象,用一个词来形容就叫“隔”,隔膜的隔,有些事都知道,但是你很难把它串出一个逻辑来。直到看完这套书,我才觉得我生命底层有一些东西,和那个古老的帝国之间有了一些通联。所以我们今天才敢出来卖弄一把,搬运一把。

    什么是古罗马帝国?我们在都中学历史教科书的时候,知道一个年份,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从此留下一个苟延残喘的东罗马帝国,在那慢慢烂着去,对吧?但是罗马时代结束了,这是我们的印象。

    但是你真的细去推敲,你会发现不是这样,公元476年,这一年没有任何特殊的意义。你要说皇帝名存实亡,那早就名存实亡了,西罗马帝国的后期,皇帝不过是蛮族雇佣军手里的傀儡,你要说法统的存续,那我告诉你另外一个日子,西罗马帝国在法统上的真正终结,其实是到1918年到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

    为什么呢?因为那个时候欧洲三项王冠同时落地,而这三顶皇冠的三个皇帝,都以为自己实际上是西罗马帝国的继承者。你看他的皇位的徽号当中,都有一个凯撒,德意志皇帝,奥匈帝国皇帝不用说了,连沙皇,那个沙字什么意思?就是俄语当中凯撒的意思。

    所以你要说,奉罗马正朔,以为自己是继罗马法统,那应该说一直到近代,罗马还活着。所以罗马的存在是远超乎我们想象的一个存在。但是我们今天想说罗马,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罗马的崛起对中国的借鉴意义太大了。

    罗马的崛起在什么时候?是希腊的地中海霸权衰落之后,它完成了一次大国崛起,可是你仔细去分析,罗马啥都不是。论文化不如希腊,希腊即使在亡国之后,但是它仍然保持了整个罗马帝国境内的那种文化鼎盛之邦的状态。

    即使是在罗马帝国最鼎盛的时候,元老院的贵族一旦遇到一个爱读书的孩子,还得想方设法送希腊留学去。所以文化上远远不如希腊。论做生意呢?罗马人搞不过迦太基人,它南边北非的那个国家。你要论打仗,真正真刀真枪地拼体力,罗马人又打不过比方的蛮族。就不要说后来的日耳曼人了,就是早期的高卢人,其实罗马人都打不过。

    那请问,罗马人凭啥玩大国崛起呢?因为它的制度设计能力。今天有一个话题我们不讲,有机会跟大家交代,就是罗马的军团,罗马的军团真的是一种制度力量,完成它的军事上的崛起。而更重要的是罗马的,比如说它的由十二铜表法开始的,罗马法律体系的建设。

    所以我们后来说文艺复兴,文艺复兴的第一条就是罗马法的复兴。罗马人建立制度的能力是空前,虽然不是绝后的,这一点尤其值得改革开放已经30多年之后的中国人,再次去回望这个古老的帝国,然后从中得到一些启示。

    讲历史有一个方法,就是扥住这段历史当中最有名的那个人,古罗马历史大家最熟悉谁啊?凯撒嘛,对啊。论军功,人家是军功鼎盛,从高卢一直打到不列颠,横扫当时已知的文明世界。

    不是留下一句话吗,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掷地有声,论文的一手,人家凯撒也厉害,写的什么《高卢战记》《内战记》,直到今天,仍然是拉丁文学界的范文。论泡妞,人家凯撒也是一把好手,和多名女性同时发生并保持不正当关系,其中就包括中国人很熟悉的,埃及艳后克里奥帕特拉。

    这都不说了,凯撒最伟大的一点是,他给罗马带来了一丝和平和安定的曙光。他用他的军功,他用他的声望,用他的强力的政治运作,让元老院终于俯首帖耳,俯首称臣。这就是公元前44年,元老院终于集体宣布,向凯撒宣誓效忠。

    凯撒有个著名的性格,叫宽容,改了都是好同志!既然如此,咱们就携手走进新时代吧。所以在公元前44年3月15这一天,国际消费者权益保护日,凯撒决定到元老院宣布一件事,说既然你们都服了,都宣誓效忠了,我就要带兵继续为共和国开疆拓土了,去向东方,去攻打帕提亚帝国,与此同时,今天我们宣布一下,就是摄政监国的人选,你们在罗马好好过,我去替你们打仗去。

    但是凯撒太掉以轻心了,他居然就相信了元老院这帮王八蛋的宣誓效忠,甚至解散了增加的卫队。他去开会的那一天,随身就带了几个很少数的人,其中有他的大将,后来的后三头之一的安东尼,安东尼半道让人给劫走了,商量个事,给哄走了。

    凯撒几乎是孤身一人来到元老院的会堂,刚刚坐定,就被14个年轻人围住,这14个人掏出佩剑,把凯撒捅得跟血葫芦似的,身中23剑。当然凯撒临死的时候,仍然保持了帝王的威仪,用长袍裹住了自己血肉模糊的身体,含恨而逝。

    罗马共和国的历史到这一刻为止,突然面临一次断崖,因为这意味着一百多年的流血、牺牲、内战,好不容易打出了一个凯撒,一个安定的希望,突然之间又破灭了。

    我们中国人对这个情景很熟悉,但是为什么凯撒得死?凯撒身上背负的那个历史的共业,已经持续了一百多年的矛盾,到底是什么矛盾?那我们就得往前倒,倒到哪一年?公元前146年,几乎是凯撒死之前整整一百年。

    这一百年,公元前这一年很有意思,你看当时世界东西方两个大帝国,它面临的处境差不多,都是要蒸蒸日上,国势蒸蒸日上的时候,但是它们有一点是不一样的,在中国公元前146年是哪一年?刚刚汉景帝平定了七国之乱,马上汉武大帝刘彻要登上历史舞台,

    就在这个时候,中国那个时候,开疆拓土还没有开始,但是基本的制度建设已经完成了。

    从春秋战国到秦国郡县制,然后西汉初年分封制,然后到七国之乱结束,终于回到帝制的一个正轨上。这个时候制度建设当时人,是摸清楚了,所以汉武大帝上台之后,开始开疆拓土,可是西端,这个罗马人就不是这样,它正好是反过来的,它是先开疆拓土,但是一边开疆拓土,一边陷入一种制度性的迷茫。

    因为制度建设还没有开始,很多人说不对啊,罗马有很好的制度啊,不是有什么元老院制,执政官制,保民官制,多好的制度,没错!尤其是在和迦太基人打第二次不迪匿战争的时候,也就是那次著名的汉尼拔没,国际军事史上讲战略,一定要讲这个战例,绕到西班牙,绕过阿尔卑斯山,兵临罗马城下,第二次不匿战争。罗马人就是靠着他们的

    元老院制度,执政官制度,保民官制度,全国上下一心,打赢了这场战争。

    那是一套非常好的制度,可是对不起,你在扩张扩张过程当中,国势鼎盛的上升期当中,你原来的制度一旦在规模上扩容,你会出现不适应的问题。这一点在东方的中国已经解决了。但是在西方的罗马,中国问题是一个全新的问题。

    其实这也不是罗马的问题,全世界都会遇到这个问题,就是小国家突然面临扩张之后,原来的制度不好使了,比如说中国,秦国为什么后来变成了秦朝之后,出现了著名的暴政。

    我们很多人说秦毁于暴政,可是为什么在统一六国之前没有暴政?商鞅变法留下的那套制度,老百姓很欢乐啊,对吧?二十等军功制,出去杀人,拿着人头回来领功,请赏等等。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暴政啊。

    可是一旦吞没六国之后,就有什么孟姜女哭长城啊,什么陈胜吴广大起义啊,为啥呢?有的历史学家是这么分析的,说这就是因为制度扩容问题。你看,原来它是一个边陲小国,秦国嘛,所以它有一个制度,叫戍边制度,一个农夫,你每年都要为国家当一次兵,当三个月兵,到边关打仗,打完仗之后回家耕作,挺好。那你到边关的时候你就得有日子,如果按日子不到,我杀你。这个制度是可行的。

    可是你想,当秦国变成一个全国性的大帝国的时候,它再用这套制度的时候,会不会有问题?当然了,比如说陈胜吴广,他俩是阳城人,就是今天的河南登封,秦朝中央要派他俩到哪去戍边呢?不是原来小国家了,派他到渔阳,就是今天北京北边,昌平这一带去戍边。我的老天,这得走多长?这半道得有多少不确定性啊。

    所以你看他走的那道都很有意思,先往东走,对吧,到安徽的宿县,就是大泽乡这一带,然后再往北走,那时候路途交通不好,又不能搭乘京沪高铁,走到半道,你看《史记》上的记载,遇雨,大泽乡嘛,一片沼泽地,路断了!怎么办?又失期当斩。陈胜、吴广只好想,等死,死国可乎?反正一样是要死,算逑了吧,干吧!这就是秦朝灭亡的原因。

    但是你看它的制度设计,原来是好的,只不过扩展到更大的地域范围,出问题了。罗马帝国一样啊,原来它只是台伯河边的一座城,当它把地中海都要变成自己的内湖的时候,它的疆域之辽阔,入口之众多,带来的问题就太大了。

    我们稍微举两个例子,当你打下那么多地方,请问新征服的入口怎么办?比如说同盟军,你总不能一个人打吧?很多人,仆从国嘛,跟人家打,打来打去,最后仆从国的军队,同盟国的军队,比你的军队还多。

    你四万人,那个时候,看历史史料,书上写的,同盟国的军队已经是8.35万人,已经是你的一倍之多,可是分战利品,你又不肯给我分多,那就有问题了。再有,新征服国家的很多战俘,罗马人直接把他变成了奴隶。奴隶的入口这个时候已经是罗马帝国境内,我们就说罗马城吧,三分之一,意大利本土都是奴隶。

    请问,你小小的罗马共和国的这些人,鼎盛时期公民不过是一百万人,你怎么看得住上亿人的大国,你不害怕吗?所以不要说发生具体的战争,其实都发生过战争,比如同盟国战争,解决同盟国的问题,斯巴达克斯奴隶起义,很迅速地从几千人滚到了两万多人。

    你罗马兵团就四万人,你就要面对着种反抗,你怎么解决?就算他们不反抗,你不害怕啊?这楼里就住你一个人,你是大家的主人,外面一千多人,谁一个号子喊起来就扑上来咬死你,你总怕的呀。

    就像我们今天中国,很多没有北京、上海、广州户口的人,往城里涌,他们不服的呀,虽然现行制度告诉他们,你们不能买房,没有当地户口,你们不能高考,没有当地户口,但是他们不服的,他们会通过各种渠道反映自己的诉求。原来的北上广深的这些土著,他们就害怕,社会的不安定的种子在这个地方就已经种下了。

    这对古罗马也是一样,它在扩张的时候,它的制度建设没有完成,这和我们中国是不一样的。仅此也就罢了,更重要的是,除了罗马人和外邦人,也就是新征服地区人之间的矛盾,这里面还衍生出了一个矛盾,就是贫富分化问题。

    其实你说古罗马是一个国家吗?你还真不能说它是一个国家。你看这本书里面,古罗马最开始的,就是开疆拓土那一段,整个就是一个《水浒传》,水泊梁山。因为他们就是靠抢来过日子,不会种田,罗马本地,意大利那个地方农田又不是很好,它真正的粮仓是西西里,西西里还被迦太基人占着。所以它农事不行,那怎么办呢?打仗啊,抢啊,以战为耕,就是这么一个国家。

    那怎么打仗,分钱嘛,咱们分几等人,上等人,有枪、有马,养得起马,你就当骑士,当将军。没钱,弄根棍子跟后头,就是轻装步兵,重装步兵。你看罗马军团里分很多人,class就是我们现在英文阶级这个词,就是从罗马军团这分层制开始的。

    打仗抢了东西怎么办,战利品,按谁出力多少分,人家老爷有枪有马的分得多,我们平民抄根棍子的分得少,合理吧?可是,当这种制度长期运营下去,你会发现它比市场经济还残酷。市场经济长期按规则运营,就会产生贫富分化,可是这种以打仗为耕作和主要收入方式来源的罗马人,它的贫富分化就会更严重。

    刚开始也就罢了,随着帝国越来越扩张,越来越扩张,您想想会发生一件什么事?对,老百姓除了打仗,已经没有办法兼顾家里的田园耕作了。所以你看,到罗马共和国,就是我们刚才说的这一百年时间,我看到一个数据,将近20%的罗马人都当过兵,而他们服役的期限基本上都在七年左右。

    原来出去抢一把,然后就回家种田这种日子,您再也过不上了,要抢就出去,什么亚洲、非洲、西班牙、高卢,乱打一通。等你七八年回家一看,家里,田园将芜胡不归,归来也没有用了,因为你家里人早就快饿死了。早就把家里那几亩薄田已经甩卖掉了。你一下子变成了贫民。

    到罗马共和国的末期,这个情况严重到什么程度?据说这帮复员军人,他反正老家也没田了,沦为赤贫。那怎么办呢?当盲流呗,当北漂呗,到北京站门口,你别说,只要到北京站门口,你当盲流,你不工作,垃圾箱里都捡着吃得饱的。

    所以那只有到罗马去当盲流,据说在罗马城最高峰的时候,有32万这样的盲流,占到罗马公民总数的三分之一。你说这个社会贫富矛盾已经严重到什么程度?所以在凯撒的时候,实际上罗马就面对这两种情况。

    第一,疆域扩张带来的罗马和其他人的矛盾;第二,疆域扩张带来的贫富分化,对罗马本身阶层的分化。这两个矛盾不解决,罗马永无宁日。

    话说到了公元前146年,罗马人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伟业:跨海南征,彻底灭掉了迦太基城,史称第三次布匿战争。这次战争的结果,就是把迦太基城彻底给推平了,而且罗马人干得真缺德,在人家土地上洒满了盐,那意思是从此让你寸草不生,让你文明灭绝。到这一年为止,地中海彻底成为罗马的内湖,罗马的国势达到鼎盛。

    可就在这个时候,远在东方的王熙凤同志发来贺电,警告罗马人民,大有大的难处啊,因为你突然变大,你的玩法一定要变。其实文明《罗辑思维>当前也就面临这个问题,我们现在有6000个会员,我们可以到处占商家便宜,让人家化缘,给我们会员发罗利,就像今年11月11日光棍节,人家乐蜂网,给我们四百个会员一人发400块钱购物券,太欢乐了,再次感谢乐蜂网和李静姐。

    但是大家想一想,随着《罗辑思维》会员队伍未来的扩大,比方说按我们的构想,招到了十万人,那我们还能这么玩吗?哪个商家付得起钱,让十万人一人发400块钱呢?那叫4000万啊,没人养得起了。所以我们的玩法,我们的制度建设就得变。当年的罗马人遇到一模一样的问题。,刚才我们讲到:第一,罗马人和新征服地区的关系;第二吗,在罗马人内部贫者和富者之间的关系,而后者这个问题更大,因为它迫在眉梢,因为它病在肘腋。

    我记得我一个朋友跟我讲过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他说什么叫政治,古往今来政治,核心问题就一个,就是按规矩起来的时候,只要博弈下去,一定有一部分人胜出,这叫富人,可是富人胜出之后,他们人员永远在人数上占少数,穷人占多数,于是穷人就要跟富人谈判。

    穷人说,把钱交出来,要不然弄死你,因为我们人多,所以好的政治的特点就是什么,就是既不让双方撕破脸,大家又能按规矩来博弈,与此同时又能够让富人心甘情愿地把钱掏出来给穷人分,让穷人不至于走投无路,这就叫好的政治,你不要以为民主才叫好的政治,不是。

    我们时代都有适应它的政治样式,一个政体样式,罗马这个时候就面对这样一次变革,那好,历朝历代的贤达们就开始做各种各样的实验。最早俩不董事的,叫格拉古兄弟,这两人也出身望族,一看这个情况,说这还不是明摆着吗?这虱子在和尚头上呢,明摆着,赶紧富人把钱掏出来,把地掏出来啊。

    所以这俩宝贝弄了两个法律,一个叫小麦法,一个叫土地法,逼富人张嘴吐钱,吐土地,那你想富人能干吗?凭什么呀,博弈到最后的结果,就是元老院把这俩人给杀了,把尸体抛入台伯河,一片赤红,一片血浆,四处横流,这就是第一次改革的结果。

    要知道在很多社会内部,当穷人和富人到了不得不兵戈相见的时候,一定会召唤出一个魔鬼,什么,军阀,因为那些军事力量的掌控者,他们最愿意利用的就是这种情绪。

    哎呦,穷人没饭吃,我可怜你们,他们丫是王八蛋,来,跟我走,枪在手,跟我走,看《让子弹飞》你知道这个情景的,枪在手,跟我走,打到哪儿哪儿去,闯王来了不纳粮,就是这个,所以穷人自然就跟他们走,一旦跟他们走,他们就成为独立于规则之外的一个暴力机器。

    所以格拉古兄弟改革之后,罗马上百年的时间,几轮军阀混战,什么马阅,后来的苏拉,包括前三头时代的克拉苏,庞培,包括我们说到的凯撒,其实都是这些军阀。

    其中最著名的是那个马略,马略能到什么程度,说他发明了一个棍子,叫马略之棍,这根棍子上所有的士兵都挑这,不仅是武器,还有什么锄头,各种劳动工具,你知道这根棍子的发明带来什么结果?

    就是吗略跟元老院中央说,我不要你们补给了,不要你们后勤了,我们每个兵你看自己扛着辎重,自己往前走,我打仗车速度快,然后我还能边打仗边耕作,边修路,我们自己来自给自足。

    元老院一看挺好,你知道结果是什么?当一个军事力量自己可以拥有自己的后勤补给,不再依赖于中央拨付的财政上的给予的,这种后勤支持的时候,就变成了军阀,所以马略后来一看罗马不顺眼,杀回到罗马,把元老院杀了一个鲜血横流,这件事情就发生了,但是你一旦放出这个军阀,这件事就没头了。

    其实在中国近一百年的历史上也是这样,当中央权威崩溃之后,军阀出来,你不打出一个蒋介石,不到1927年的时候,这个国家是不得安定的。

    对呀,所以打来打去,先是马略,然后是苏拉,然后是庞培,克拉苏,最后马略,就是凯撒的姑父就是马略,打出一个凯撒,最后这就是蒋介石,国家终于获得了一个战时的安定。

    但这个故事不可能完,因为凯撒用的仍然是穷人,因为凯撒一生住在平民区,他认为他所有铺的政策都是为穷人来代言,他觉得这具有道义上的合理性,所以跟元老院别废话,格拉古兄弟搞的小麦法和农地法不是没通过吗?我在这儿,我不用你们讨论,我直接就颁布政令,通过就算了,因为我就是独栽官,你们原来什么保民官,什么执政官,都一边去。

    所以凯撒就彻底成为一个用强权来稳固局面,来解决贫富分化的这样一个力量,凯撒到了什么程度,元老院真是拿他没办法,凯撒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比如说他说别吃鱼了吧,我反正不吃鱼,大家都别吃鱼,一纸政令就下去了。

    当时罗马著名的大知识分子西塞罗,就在日记里偷偷的骂,也不敢公开骂,说最近老拉肚子,是不是因为不能吃鱼的原因呢?凯撒就是这样,而且凯撒做事不太讲规矩,西塞罗就经常收到一些外地的小国王,给他写来的感谢信,说感谢你啊,你在元老院支持我当皇帝,当国王,我很高兴,感谢你。西塞罗说,我没说过这话啊,谁支持你当国王了,然后再一打听,原来是凯撒干的!

    凯撒经常颁布政令,最后欠元老院一个签字,我给你签了吧,签谁,不能签凯撒,就签西塞罗就完了,这个政令就发出去了,经常就发生这种事情,而且元老院对凯撒,那真是豆腐落在灰堆里,是吹也吹不得,打也打不得,经常元老院还试探一下买个好,给你上个什么光荣称号,给你一个什么好处,凯撒就点点头,行行行,连站起来都不带站起来的。

    所以正是因为这种矛盾,才出现了我们前面讲的那一幕,凯撒被刺,但是如果你认为这只是历史的一个偶然的话,也许你就错了,因为双方之间的矛盾,和现在的解决方法,实在是不可持续。

    多年之后一位著名的法国历史学家孟德斯鸠,他就写过一本《罗马盛衰原因论》大楷是这么一个名字的一本书,其中就讲到一句话,说即使凯撒不被刺死,我的政策也不可能持续。对呀,因为你是用强权来压制元老院,元老院什么人,树大根深啊,那都是几百年的望族,在罗马城那势力也不得了,你暂时把他压服,那请问你,你凯撒得死吧?你百年之后这套政策还能持续吗?那个反弹是一定有的。

    即使有凯撒,凯撒之后,这个国家又会陷入混乱,但是我现在要讲的是,另外一个细节,在凯撒遇刺之后发生了一件事,你想,刺死凯撒的14个人。这些人当然背后隐隐绰绰,还有些元老院其他大佬的身影,我们不说别人,就书这十几个人,你想,他们谋划刺杀凯撒多长时间?很长时间,你想一个反叛队伍,尤其是精英阶层,他又不是没头脑,早就想好了,谁去占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谁去搞定那个机场,谁来发表政变的演说,也有一套计划。

    这人是谁啊,他们推出来的这个人叫小布鲁图,小布鲁图当然他刺杀凯撒的时候,他并不知道他已经被凯撒在遗嘱当中,列为第二顺位的继承人,只不过小布鲁图不知道,凯撒临死的时候转身看了他一眼,还说了一句话,说你也参与了吗?

    小布鲁图不知道,他只不过觉得我们贵族怎么能任由你这样的,军头军阀来胡作非为呢,我也宰了你,虽然咱俩关系不错,这帮人一旦开始觉得把凯撒给弄死了,那就该实行下一步吧,小布鲁图就跑到广场上,掏出一份稿子来念,说政变成功了。暴君死了,暴政结束了,自由来临了,大家拥护我上台吧,得,等念完了之后发现,广场上一个人没有,没人支持他,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当时大家对民意已经有了误判,而且误判之深,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凯撒有误判,他根本没想到,已经宣誓效忠的元老院,居然身怀深仇大恨,一定要弄死他而后甘心,而元老院这帮人呢,他们也根本想不到,原来凯撒这样的暴君被弄死之后,居然没有人支持我们。

    你想,这双方对政治形势的判断已经离题万里,也就是说当时的罗马已经没有人能够作为黏合剂,把这个对立的双方黏到一块了,唯有一个人就是凯撒,他也只是暂时弥缝着这个局面,而凯撒一死,这个局面彻底分崩离析,接下来的故事就是这样的,那帮元老院还在商量,怎么办呢?我们把凯撒的尸体抛入台伯河,跟格拉古兄弟一样。

    还在这儿商量呢,人家凯撒的小伙伴们,已经把尸体给弄走了,然后安东尼已经在凯撒的宅邸,开始举行了追掉会和葬礼,然后宣读了遗嘱,宣布了凯撒的继承人等等。在遗嘱当中有一句话,凯撒说,我死之后,把我大部分的财产分给罗马人,每人300个铜板,当时叫塞思特斯,这么一个罗马的货币单位,每人300个铜板。

    老百姓就不干了,说凯撒一直就对我们好,本来就是我们贫民的好保护神,现在你们把他弄死了,凯撒临死还给我们分钱,然后在葬礼上点燃火把,直接冲进了元老院,开始大杀这帮对凯撒行刺的刺客,于是罗马再次陷入混乱。双方的误判,就到了这么严重。

    那好,故事的后半段是什么,后半段还得回到凯撒的这份遗嘱,凯撒的遗嘱当中,除了说给大家分铜板这一条之外,还有一条,所有人目瞪口呆,因为凯撒指定了一个继承人,这个人叫屋大维,也是我们这期节目真正的主角,后来的奥古斯都大帝。

    说到屋大维继任凯撒的职位,没有人敢相信,为什么?小毛孩子呀,我们这一期的策划李源先生,给我们总结了屋大维平生七大恨,我看我能不能背得出来。

    第一大恨,岁数小,凯撒指定他的时候才19岁,小毛孩子,谁支持他;

    第二:没有任何的执政经验,19岁嘛;

    第三,长得还矮,矮穷挫一个,只有1.75米,他不像凯撒,庞培,苏拉这些人都是1.8米的大高个,看起来不像一个强权人物;

    第四,人体不好,一辈子都有肠胃病,经常闹灾,他身体已经不好到什么程度,就是后来他执政的时候,元老院动不动就要到神哪儿给他祈福,前后祈福55次,动不动说,哎呀,你看又快不行了,神是不是再延寿几年,过几天挣扎挣扎,摇摇晃晃又起来了,又活过来了,这就是屋大维。

    然后屋大维的出身还不好,因为他的姓,我们考证了一下,大概在古罗马拉丁语当中,是第八的意思,跟后来那个朱元璋同名同姓,朱元璋本名不叫朱重八吗,屋大维就是老八,八爷,八爷跟这个凯撒什么关系呢,他们俩血缘关系并不是很亲,怎么说呢,屋大维他妈是凯撒的侄女,叫外甥孙,大概是这么一个关系。

    所以也不是跟凯撒特别亲,反正一大堆吧,总而言之,屋大维这么一个黄牙乳口的小子登大位,既没有任何民意的支持,也得不到军方巨头的首肯,他就这样摇摇晃晃,仅仅拿着这一份遗嘱,登上了凯撒留下的位子。他的面前,前两个问题仍然在那儿,一个是罗马人和外省人的矛盾,一个是贫富分化,他的面前还多了一个东西,就是一具凯撒的尸体,他拿这个局面,一个小孩子,你说他能怎么办?

    一个19岁的黄口乳子屋大维,就这样坐到了共和国最高执政官的位置上,但是他的权力基础是那样得弱,他简直就是个泥人,这是他的起点,可是你看他的终点,又是多么的辉煌,屋大维不是别人,就是后来的奥古斯大帝,是罗马首制的创始人,是此后历朝历代的罗马皇帝的实质上的第一任,那他怎么完成这个转化的?这几十年跟变戏法似的,他怎么在推动这一次巨大的配套政治体制改革呢,我们就得回到起点,看屋大维到底干了什么。

    他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掉极左和极右势力,否则这个国家永远不得安生,在这里我们要提到一本书,是中国当代的知识分子秦晖写的一本书,叫《共同的底线》这本书里讲了一个概念,就是中国其实缺好的左派很好的右派,这是各打五十大板。

    什么叫好的左派和好的右派,就是双方能够按照共同认定的游戏规则,在一起博弈,别动不动就掀桌子,动不动说,哎呀,打翻狗食盆,大家吃不成,反了吧,算了吧,现状都不好,这种人都叫坏左派和坏右派。

    只有大家坐在一起,按照既定的游戏规则,大家商量,是要更多的福利的福利还是更多的自由,最后达成一个妥协,这叫共同的底线,这才会诞生国家的长治久安,屋大维当你想的是一样的,你们这元老院和军头双方杀来杀去,这国家那年算个头啊,这样吧,我来剁,这剁手行动就开始。

    第一Part,先是以为凯撒报仇为名,冲到元老院,所有给凯撒动刀的一个都跑不了,挨个诛杀,然后你们元老其他人都没有嫌疑吗,都有啊,屋大维阴森森地围着元老院转,看谁不顺眼,史料记载,据说有一个法官腰里戴了一个东西,屋大维说,很可能是把剑,宰了吧,就宰了,虽然最后证明也没啥,没啥就没啥,所以当时的屋大维在元老院是制造了,一点点对势力的恐怖主义的。

    反过头来,他又往这边看,就是极左这边,什么叫极左,当然是借来的一个词了,就是军头这一帮,他们总是我们替贫民说话,我们跟那帮贵族不是一伙的,这个人是谁,安东尼,这就是凯撒留下来普做屋大维的这个军头,可是他不服啊,你想,他不能服嘛,岁数又大,辈分又高,你黄口乳子,我还辅佐你,扯什么呢。

    你又不会打仗,又没有军功,屋大维确实不大会打仗,刚才我们说七大恨,少说一恨,屋大维没有军功,好像这一生就打过一次胜仗,而且据说有一次在打仗的时候,发命令忘发了,为啥?睡着了。

    所以后来安东尼不断地见他就开始嘲笑他这个,你说屋大维心里憋了一股什么气,通过几十年的博弈,才终于把安东尼和埃及艳后克里奥派特拉的联军,灭在一次海战当中。从此左派也老实了,但这时候不算完,因为军头它不是哪一个人,它是一派势力,只要土壤在,它们随时会长出来。

    那下一个可能长出来的是谁,屋大维就盯上了一个人,这个人叫阿格里帕,他也是凯撒留给他,辅佐屋大维的,也是战无不胜的名将,屋大维,从史料上看,那对这个人好得不要太好啊,那是一辈子的好基友啊,可是你从史料的字里行间,蛛丝马迹当中,也能看得出来,屋大维一直防着他,比方说罗嘛车队经常会欢呼,主人。将领还喊战友们,但是你阿格里帕不准这么喊战士们。

    再比如说、雕塑像,屋大维和这个阿格里帕是同年,可是你在罗马后来看到塑像里面,阿格里帕永远被雕刻成一个老人,50岁开外,屋大维呢,永远被雕刻成一个30多岁的人,可见他想给罗马的公民传达一个什么样的信息,跟我干,我年轻,其实他身体远远不如人家阿格里帕。

    再有一点,他就生生逼阿格里帕离婚,阿格里前妻也是他们家的,生逼着他离婚,把自己女儿生嫁给他,你跟她结婚,为什么,给我生儿子,你生下的儿子是咱俩的继承人,

    你就不惦记我了吧,因为咱俩绑在同一个战车上啊,来,快叫老丈人,快叫老丈人,他就用这一招。

    所以死死地把阿格里帕绑在他自己的战车上,从此消灭了军头对于执政官,对于罗马现行体制的威胁,所以你看,屋大维上台之后,先打的这一套组合拳,是什么,甭管你是唱红打黑的,还是大V造谣的,极左,极右势力一个都不饶,先剁了再说,这是第一步。

    说白了,这一步是什么,就是大家要玩,好好玩好不好,把桌子支起来玩,别动不动就掀桌子,先把牌桌支好,那第二步呢,咱们玩什么,过去都是争上游啊,谁有钱,谁有权,谁有拳头,谁就赢,赢家通吃。屋大维说,你那叫争上游,叫拖拉机,咱不能那么玩,咱们玩什么呢,玩麻将。

    我打一张,我才能吃一张,我吃一张,我得打一张,咱跟元老院之间,得有进有退,好商好量,得大家都觉得合适,咱这局旗才能玩得下去,然后谁成牌,咱们慢慢凑,不着急,这就是屋大维主张的这种游戏法则。

    所以安东尼死了之后,屋大维就跑到元老院去,说跟大家商量个事儿,咱们恢复共和不好,我可不想当凯撒那样的人最后被捅死了,死得好难看的,对吧,哎呀,元老院说,被你们一家子欺负这么多年,你们还想共和呢,欢迎欢迎,欢迎欢迎,元老院说,有来有往啊,咱也得给你个东西,三天之后,封了屋大维一个叫奥古斯都的称号。

    奥古斯后来当然就是皇帝的代名词了,但这个时候奥古斯都是个啥意思呢,大概意思在拉丁文当中,就是一个牛逼的人,一个神圣的人,大概就是这意思,没有什么特别的称号,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牛,棒,真棒,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好,就是这么一个称号,屋大维说好,就要这个,但是屋大维他不能退让的是什么,不能退让的是军权,对吧,枪杆子里出政权嘛,军权虽然我有,但是我怎么能让你心服口服,这就是要动心思。

    屋大维想了一个什么招,说你看啊,现在这个国内已经很安定了,但是边疆还是有战乱,边疆战乱,我们当军人的,我们就得去打仗,对不对,这样吧,咱们把所有的行省分成两类,所有的沿海地区,我们中国人所沿海地区,富饶的地方,安定的地方归元老院管,我不管,你们派总管,所有的边疆,老少边穷地区,战乱又多,刁民又多,这些地方归我,我来帮你们管,我给你们提供安全保障,我来去征战四方。

    元老院说,有这好事啊,那太好了,你去管吧,我们不管,屋大维说,行,我来管,我来保障大家的安全。所以你看,盐野七生她这本书里还画了很多图,有很多军团,罗马当时几十个军团,都是在边疆分布,皇帝来管着,可是这一管,你想,管出了个什么东西,管出了一个确定无疑的军事权利。

    边疆你们不要的啊,归我,边疆没别的事,又穷,征不上税,又没有什么财富可贪污的,可不就打仗吗,打仗我管,给我军队,所以用这一招划分,等于是我给你们钱,给你们安定,你们给我军权,元老院非常心甘理得地把军权奉上,交给了屋大维,这是第二步。

    你看,这就是麻将的打法对吧,我给你个东西,你给我个东西,其实屋大维在这里面还做了很多事情,下面要说第三步,这个麻将怎么打的问题,既然打麻将,定规矩啊,按什么打法,是北京打法,还是四川打法,是血战到底,还是带混儿,这咱得讲清楚,一番一番怎么算。

    奥古斯都就开始定规矩的过程,这个很多了,我们讲一个简单的东西,就是遗产税,要知道,征遗产税是最不得人心的,人家刚死人,亲戚还在痛苦呢,你上门,交钱啊叫钱,好意思吗,这种税是很难征得上来的。

    屋大维说这样,我们让富人交钱交在明处,你不是交遗产税,我告诉你交什么,养常备军,你这总得养吧,这不就归我了,而且说实话,你们钱不够的时候我掏,因为埃及打下来之后,是屋大维的私有领地,还有很多人给他捐赠,他自己很有钱就是先干为敬,很多事在屋大维在他执政过程当中,动不动就这个事解决了,我私人财产掏吧,我来解决这个问题,搞得贵族也没办法,就跟着掏。

    总而言之,他的所以的博弈的算法的基础,就是明确,包括他在各个行省设税务官,其实就是治理贪污腐败等等,让大家都心安理得地,富人掏钱出来,去养活所谓的常备军,和边关的那些将士们。所以他又把打麻将的打法给规定下来了,除了定规矩之外,屋大维还干了一件事就是搞好氛围,那既然是打麻将。

    那就不是下棋,下棋老爷们儿在街上光脊梁就可以下,大呼小叫,打麻将就不行,张太太,李太太,赵太太,请家里来,一边打麻将,虽然暗藏机锋底下都是钱的输赢,但是桌面上大家家长里短聊得高兴啊,打得晚了怎么还得端一碗热汤面上来吧,对,前期的屋大维和后期的屋大维,对于元老院的态度截然相反。

    前期我们刚才讲了,多凶横啊,可是等他真执政了,对于元老院那温顺的跟小绵羊似的,经常在元老院发表演讲,这个人口才也不怎么样,元老院的人就跟他咋呼,二百五嘛,好几百人总有几个二百五嘛,起来说他,我要一条一条反驳你,等等,有时候把屋大维给气的,佛袖而去,原来他那个继任的皇帝叫提比略也是他继子,就给他写信,说你怎么能容忍这帮王八蛋,对你太无理了。

    屋大维说不错啊,就这个氛围好,只要不掏出剑对着我,跟我剑拔怒张,我就知足了,你看他就把这个牌局氛围搞得很好,等把这四条凑齐,元老院突然发现,原来赠给屋大维的那些自以为不值钱的东西,突然值钱了,什么东西?就是那些虚名,元老院原来觉得,你方正是一个独栽者,对吧,你还有点权利回来,我给你一点虚名,什么奥古斯都啊,什么第一公民啊,最后连国父这顶大帽子都给了,什么凯旋将军,给了一堆。

    原来不值钱啊,是啊,可是屋大维先把实地占好之后,元老院这帮精英突然发现,原来给的高帽子现在全用上了,为什么?因为在罗马的政治生态当中,只有屋大维这一个人拥有人民的拥护,和你元老院的尊重,我这顶高帽子叠起来就是一杆旗帜,所有人能够看到罗马的第一人就是我,我是道德表率,我是经过你们所有人认可的,这个利益的平衡点,是解决所有矛盾的最终的仲栽者。

    所以你想想,为什么元首制后来演化成帝制呢,就是因为屋大维用这种非常柔和的方式,一种尊重共和的之态,拿到了所有实地的权利,又拿到了一个皇帝必须的声望,而这个声望是谁给的呢,就是元老院原来三文不值两钱地给他的,所以他就成了皇帝啊,我们再复一下盘,你看屋大维干了什么事?

    先把牌桌支好,大家不准掀桌子;然后定玩法,咱们不玩争上游,玩麻将,打一张吃一张;第三,我们来订规矩,四川麻将还是北京麻将;第四,我们来搞氛围,大家融融泄泄,和气一堂;第五,等你们所有高帽子都给我戴,每个人都愿意到我家来打麻将的时候,对不起,我就做庄了,而且是连庄,所以我就可以把这个职位一代一代地往下传,于是一个罗马帝国就此建立。

    说完了屋大维的这一套组合拳,我们看看,整个、一套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形和成功,是多么的不容易,它至少有这么几个条件,第一,明确目标,第二,坚定的决心,第三,柔软的身段;第四,高超的智巧,第五,共同的底线,第六建立元规则制度设计的能力,第七,崇高的道德声望。

    一个政治家当他凑齐了这七张牌之后,他就可以摊牌说,糊啦!



上一篇:罗辑思维:未来脑世界 48
下一篇:罗辑思维:失控的天朝 5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逻辑思维|     

GMT+8, 2019-8-20 07:31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39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