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094|回复: 0

罗辑思维:崇祯为什么跑不了? 61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108
发表于 2015-11-27 15:3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uojisw 于 2015-11-30 14:14 编辑

罗辑思维:崇祯为什么跑不了? 61



有种有趣有料,这就是我们的《罗辑思维》。欢迎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

今天啊我们为大伙破一个闷儿,这也是我自打读中国历史以来心中最大的一个闷儿,一个塞在我心中好几十年的一个大疑团,今天我们看一看,能不能解开它。

好,先让我们回到一个情境啊。话说公元1644年的4月22号的晚上,紫禁城已经在一片黑暗之中,皇城已经宫门下钥。话说到了半夜,一个中年男人开始围着紫禁城跑圈,披头散发,一边跑,时而还停下来,捶胸顿足,呼天抢地。

这个人是谁呢?就是大明王朝的最后一任皇帝崇祯,当天晚上当然是闹腾了一夜了,第二天早上他仍然坚持了自己17年来,一直坚持的一个好习惯--准时上朝和阁臣们见见面,但是见面已经没有用了。因为这个时候李自成的大军,已经把北京城包围得严严实实了,跑不掉了。所以君臣相对,唯有落泪而已。

据野史记载啊,这一天早上的早朝,崇祯皇帝还做了一个提议,说先生们呐,我们要不要到奉先殿完事啊?奉先殿是什么地方?就是宫内祭祀列祖列宗的地方,相当于太庙。什么叫完事呢?就是我们一起去死啊,先生们呐,我们一起去死好不好啊?结果阁臣们是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接这话的下茬。所以看到这一点,你也基本上知道了大明王朝已经油尽灯枯,树倒猢狲散就在眼前了。

4月24号的傍晚,崇祯皇帝摆了一桌家宴,把自己的妻儿老小都叫来,然后喝酒吃菜。吃完之后,掏出宝剑,说事已至此,我们都应该去死啦。这个时候你再看崇祯皇帝旁边坐着的那个周皇后,这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贤惠的皇后,他们夫妻两口子感情也非常之好。周皇后这个时候就说了一番话,什么话呢?我们先撂下。总而言之,不会是什么,啊,妾身实在做不到啊,妾身正当年华、不愿意死,肯定不是这种怂话。人家周皇后说完这番话之后,非常从容的一转身,回到后宫,就自缢身亡。留下来的崇祯,派人把自己的三个儿子易容化妆送出城,然后面对自己的一双女儿,掏出宝剑杀掉了一个,然后砍断了另外一个的手臂。这就是当天晚上发生的事。

再转过天,4月25号,北京城已破,崇祯皇帝据说当天还在皇宫里面奔跑了一圈,等着是不是看有大臣上朝陪他最后一段。但是没有等来任何一个大臣。绝望的崇祯,在自己的贴身太监王承恩的扶掖之下,颤巍巍走到了故宫后面的煤山,也就是现在的景山,在山顶的歪脖树下自缢身亡。

这个情景啊,大多数中国人都知道这一套故事,它永远的定格在中国历史上。1644年甲申年这一次事变,我估计啊,如果100年后还有电视剧的话,这一段故事会被反复编剧、反复重写、反复搬演上荧屏,因为它太悲壮了嘛,又太具有戏剧性嘛,太能调动每一个作为中国人内心的情感了。

好。这个故事大家都熟悉,那我们回到刚才撂下的周皇后的那句话上,什么话呢?周皇后临死前说说,夫君啊,你就是不听我的劝啊,你别忘了,咱南京还有一个家啊,咱们应该早早的南迁啊。说完这番话之后,周皇后就自缢身亡。但这句话引发的问题,却成为我个人认为中国历史上最有趣的一个谜题。就是崇祯皇帝为什么不跑?对于任何一个生物来说,风险来临,跑嘛,这正常反应,也没什么丢脸的嘛。中国历朝历代的皇帝,遇到这种情况,只要还有可能,不都是跑嘛!

对吧?西晋不行了,南迁永嘉,南渡建东晋嘛;安禄山打来了,唐玄宗带着杨玉环跑嘛,杨玉环耽误了跑,那不行就杀掉,接着跑嘛。后唐的时候,什么唐僖宗,都跑过。北宋灭亡了,康王赵构也跑嘛,到南边去,建南宋嘛。这正常的,尤其宋朝那个宋徽宗,你别以为宋徽宗是老老实实被摁在东京汴梁的,没有,人家在1125年的时候,金军南下,人家第一反应就是跑啊。把儿子叫来,哎呀,你来当皇帝吧,钦宗啊,你来做,我到镇江去进香,去到佛祖面前去为国家祈福,撒丫子就跑了。

后来是因为金军退出了,他觉得没事了,又怕大权旁落,这才又二次回到东京汴梁,然后人家金国人杀了一回马枪,才把老爷子摁住在东京。所以不是不跑啊,所有的皇帝都有这个本能啊,而且跑的时候,你会发现历朝历代的皇帝腿脚快着呢,对吧?你看南宋的那个赵构,赵构是从扬州到南京到杭州到温州,最后搜山检海捉赵构,因为一直跑到海上去了。包括南明朝的那个后来的永历帝,最后没签证直接进了缅甸嘛,那也得跑嘛。

崇祯皇帝为什么不跑?当然我们事后来复盘的话,我们作为历史不容假设,但是如果我们假设,假设他跑了。实际上,当时对于明朝来说,还是相对有利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分析三个简单的条件:第一,北方当时是连年大旱大灾,然后兵连祸结,北方已经糜烂了,那你跑到南方之后,把一片烂摊子丢给李自成嘛。李自成后来证明,他实际上没有行政统治能力,对吧?他一帮农民军嘛,他没有长期的行政习惯和传统,加上北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清朝,后金,在那儿盯着他,所以把所有这些烂摊子和问题扔给李自成,没准儿李自成真的像后来那样,一会儿就兵败如山倒,那你崇祯皇帝再带着自己的几百年的皇权的正统,你再杀回去,对吧?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这是一。

第二,就是如果你跑,那么在南方建立南明,即使是跟北方跟李自成的政权,还是清朝我们划江而治,合法性问题,因为你是崇祯,你是皇帝,是天然具有合法性。可是你看,无论是东晋的司马睿,还是南宋的赵构,其实在刚刚登基的时候,都面对着巨大的一个统治合法性问题,因为徽钦二帝北狩嘛,被金国人抓走了,对吧?没有正式让位给你赵构啊,所以赵构一朝,南宋高宗一朝,始终面临着一个是不是要迎二圣还朝啊。你这个皇位坐的是不是有合法性啊,始终面对这个问题。什么秦桧儿的故事,岳飞的故事,我们以前讲过,都是纠结在这个问题上。可是你崇祯没这问题啊,你跑那儿,你就是正根的皇帝。所以后来南明出现什么福王系唐王系,包括左良玉的叛乱等等,都是在争夺这个合法性,导致南明没有办法拧成一股绳、形成一个完整的军事力量来抗清,这就是问题,所以崇祯皇帝不南迁,也直接导致后来南明的覆亡。

最重要的一条是,明朝有一个天然的优越,就是在明成祖朱棣的时候,当时北迁迁都到北京,南京是留下一整套完善的行政系统的。北方有一个尚书,南方就有一个,明朝始终是双手督治,说白了,崇祯皇帝如果这个时候南迁到南京的时候,他是有一套现成的马上就可以启动的行政班子,接手管理。这比当时南宋的高宗赵构面对的情形,要好的太多太多了。但是他没有做,非常可惜,他没有跑。

那为啥呢?呵呵,好,那让我们回溯到历史。有时候中国人读历史啊,我们老喜欢讲一句话,叫说时迟那时快,而实际情况是什么?是说时快,那时迟。我们一期节目,40分钟就把这些东西得讲完,但当时留下的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大家说明朝,正史说,有一句话叫,"传庭死明朝亡"。传庭是谁啊?孙传庭。孙传庭在潼关战死,跟李自成冲入敌阵战死,那是1643年的冬天。

李自成大军正式挥兵东进,那是1643年12月30号,距离崇祯皇帝死的4月25号,将近5个月,哎,你跑完全来得及嘛,为什么不跑啊?其实在1644年2月份,大概是2月20号,其中有一个大臣,这个人姓李,叫李明睿,他就提出了整套的方案,说老爷子,不行了,咱得跑吧。崇祯皇帝他不知道吗?他也知道,说是该跑,但是他跟李明睿讲了一句话,说这个事要保密,事不可泄,泄我则杀你之头。

那行啊,行啊。然后李明睿就提出一整套方案,第一条,您学学人宋徽宗,多聪明啊,咱也去进香,咱不去拜菩萨,咱去拜什么?孔老夫子。咱去山东,到曲阜,到济宁,去朝圣。然后呢,我派人把你从济宁接到淮安,然后呢,我们让史可法,就是南京的那个兵部尚书,带人到淮安接你去南京。你看这一站一站设计得好,更重要的一条,我们没钱,没钱没关系啊,您掏私房钱。私房钱叫内帑,您发内帑,我们募一些兵来保护您南逃。

崇祯皇帝刚开始听着这个方案,有道理,有道理,不住的点头。等听到最后一句,什么?让我自己掏钱,发内帑!不行不行不行,我没钱,这钱要出得户部出。那李明睿说,那户部出,这就不是咱俩的事了,对吧,您自个儿不肯掏钱,这事就变成国家财政的事,就必须提交到朝堂上,让阁臣们来共同商讨了。于是第二天,1644年的2月21号,这件事就提到了阁臣会议上,马上就有人提出来反对,不行,你不能走,君死社稷。

那你会说,这个朝臣也是混蛋啊,你这时候挡着这事干嘛呢?你要务实嘛,要实事求是嘛。但是如果你站在当时士大夫的心态上,你是理解这个建议的。我们讲三条,第一条呢,确实没到最后一刻,因为最后一支力量还没有押上去,这支力量就是我们后来都知道,吴三桂啊,关宁铁骑啊,还在那个地方,山海关那儿挡着后金呢,应该把他调回来,如果这只队伍再沦陷了,我们才算到了最后一刻,所以这是一,还有指望。

第二,要知道北京城在崇祯17年间,已经是一柄破鼓万人捶啊,已经被围城过五回了,当然围城的都是后金的队伍,少数民族嘛,往往是抢点东西就跑了。所以北京城戒严这件事,对于崇祯君臣不是什么新鲜事,不是什么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所以这一回有那么严重吗?次数搞多了之后,就没那么疼了嘛,对吧?所以这是第二个原因。

第三个原因就更重要,要知道中国人的思维方式里面,他没有宗教,没有崇拜,没有信仰,但是他有一个东西,就是历史和祖先。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是历史性的,我们今天的人可能不知道,但当时上上下下脑子里都知道一件事,就像一根刺一样扎在每个人脑子里。这件事发生在100多年前,就是"土木堡之变"的时候,明英宗那会儿。英宗因为北狩,在土木堡的时候,让北元给抓了,然后这边扶了一个景泰帝,刚开始是监国,后来当了皇帝,那怎么办?北京城又被围了,被蒙古人给围了,这个时候就有大臣出来说南迁啊,这个人是谁?姓徐,叫徐有贞。徐有贞说得跟周皇后一样的话,我们南边还有一个家,一整套班子,我们去那儿吧。

这个时候蹦出来一个人说我反对,这人是谁啊?于谦,不是说相声那个,是历史上真正的于谦,很多人读过他写的诗--"千锤万凿出深山",就是他。于谦说,不能走。那大家说不能走怎么办呢?于谦说我来啊,我来啊,我牛逼啊。然后于谦真的牛逼啊,就主持了北京城的保卫战,然后就成功了,北元的队伍退走了。

所以事实证明,最后一刻坚守还是有道理的,保住了一片江山,锦绣江山。所以这个时候,策划南迁的徐有贞反而成了一种奸臣的,至少是失败的言论,好死不死。这个徐有贞后来被证明真的就是个奸臣,因为后来明英宗被放回来之后,在南苑当他的太上皇,然后徐有贞就策划了夺门之变,让明英宗复位,把景泰帝这一支就干掉。所以虽然在明朝的君臣,他们表面上不说徐有贞是奸臣,因为毕竟英宗是他们的祖先嘛,但是徐有贞的奸臣形象和他做这样一次错误的政策建议连在了一起。所以一百多年后,讨论这件事情的崇祯君臣,都瞬间想起了这件事情,不能跑啊。跑就是奸臣,就是投降派,虽然是务实,务实派有时候就是投降派。

这个时候谁反对跑,反而是成为正色立朝的正人君子,是好大臣,是忠臣,是在世的于谦。所以就提出来反对。这个时候我们再想想,如果你想,那崇祯皇帝坚持说,就得走,不行吗?这个,你想,假设说某人官员到地方上视察,视察完了之后,完了也吃完晚饭了,地方官员说我们洗个桑拿去,那领导会怎么说?不行不行不行,怎么能搞这种歪风邪气呢!对吧?其实没准心里已经是千肯万肯了,那怎么才能把领导拖到桑拿呢?你地方官员被反复恳请啊,没有关系啦,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啦,月黑风高啦,钱我已经付了,对吧。领导也辛苦了,你得讲一万个理由,拖着他去。最后人家领导就坡下驴,半推半就,他才能脱衣服嘛。

崇祯皇帝一样啊,这件事即使心里千肯万肯,但是你得有人反复吁恳嘛,恳切陈词嘛,以头碰地嘛,头碰的要出血了,最后我实在没有办法,这帮大臣又要拖着我去干这种丢人的事,对不起列祖列宗,这才好南下嘛。

没人这么干,把皇帝就晾这儿了。所以他走得了吗?他走不了。话说这一天过去没多久,因为前方的败报不断的传来,所以又有人开始提,说皇上您不走也就算了。要不这样吧,咱们把太子给送走吧,太子到南方,到南京。对吧,您这儿实在不行了,太子还在,因为他有正当合法性,他能够再建朝廷,我们还留得青山在啊。

崇祯皇帝其实这时候心里就不高兴了,什么意思,让我儿子去,我在这儿等死?他心里就不高兴。但是他理智上又知道这确实是一个解决方案,所以这个问题又在朝堂上提出来了。这时候又蹦出来一个人,这个人叫光时亨,这个大臣说,不行,不能走。为什么不能走呢?不能效唐朝的宁武之故事。唐朝就是这样啊,唐玄宗跑了,他的儿子,就是后来的那个唐肃宗,不是宁武又称帝吗,后来把唐玄宗老头就当了太上皇了,晚年凄凄惨惨,天天想着杨玉环嘛,对吧?说怎么能让我们,我们的国家是以孝治天下,怎么能够让太子这个,如果他当了皇上,他背上不孝的骂名啊?这个事不行。

崇祯这个气啊。第一,这事他本身就不愿意,所以骂这个提议的大臣。然后他又明知道这是一个解决方案,又有光时亨这个王八蛋出来阻止,所以他又恨这个光时亨。最后据说,那一天,他在朝堂上把桌子都给踢了,不欢而散,这件事就又搁下了。

我们刚才提到啊,其实李自成一路往东打,当然他不是顺着潼关,从河南这条路打到北京,他是从北边,是从大同这边,是从昌平这一带打进北京的。就是他最后一个派出去抵挡的大臣叫李建泰,李建泰在兵败的时候,当时就写了一封遗书,也算战报吧。写了一封遗书给到崇祯皇帝,那意思就是说我死了,但是你走吧,真的不要再待了。但是即使是这样最后一次机会,朝堂上也因为各种各样的讨论没有下文。

崇祯皇帝,就没有一个人让他去洗桑拿,于是这个桑拿,也就真的没有洗成,这就是这个故事。那问题又来了,为什么没有人提议呢?我们再看宋徽宗,宋徽宗当年去镇江进香的时候,身边带的人多了,什么蔡京、蔡京的儿子蔡攸,还有那个童贯,都陪着他跑。那一朝嘛,你总得出几个奸臣吧?哪怕跑的人不是什么好人,奸臣总是得有的吧?毛主席说嘛,有人的地方就分左中右,对吧?

这时候只要出来一个人,喊一嗓子,给皇帝一个台阶下,皇上这台阶就下了,为什么没有这个人出来?这又成了一个悬案。而且这个悬案引起我们更大的疑的虑是,崇祯皇帝到最后几天,嘴里面基本上就讲一句话,就是文臣误我。

我们刚开篇的时候讲的,4月23号早朝的时候,崇祯就是建议跟先生们去奉先殿完事那次,据说那天早朝的时候,他拿手指蘸着茶水,在龙书案上写了几个字,文臣个个可杀,而且他在煤山上吊的时候,也留了一句话,说"大臣误我,致失天下"。然后他在临死那几天,留下的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朕非亡国之君,诸臣皆亡国之臣"。

好奇怪啊!一个亡国之君,通常在临死的那一刻,他恨的是对手,就是弄垮他这个国家的对手,他应该恨李自成,对吧,恨皇太极才对啊,他恨自己手下这帮人。而手下这帮人,直到最后一刻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蹦出来给他台阶下。

那问题就来了,崇祯和他的臣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呢?中国历史有一个现象,就是所有的亡国之君,没有什么好名声,因为历史不是你写的嘛,你对头写的,那说你好话干什么?但是崇祯几乎是唯一的例外,他自己不是说吗,"君非亡国之君,诸臣皆亡国之臣"。

后来,后世就接受了这套说法。崇祯是个好皇帝,好领导啊,你看他谥号叫思宗烈皇,"思"是怀念的意思,"烈皇"是殉国的意思,多么高大上的形象!他自己上位的时候确实也是这样,大家想一想,一个17岁的少年登基之后,迅速的斥退了魏忠贤这样的小人,扶持了东林党一帮正人君子,对吧?按照当时儒家的伦理,这就是一个好皇上最开始的一个生花妙笔,紧接着你看,他几乎符合儒家所有对一个好皇上的描述。首先非常节俭,他的皇后终年穿的是布衣服。有一次他参加日讲的时候,就是文臣们给他讲儒家经典,他袖口破了一点,他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往里掖了掖,那日讲官非常精明,马上趴在地下山呼万岁,说皇上,您不必不好意思。您看,您这袖口破了,虽然衣服破了不太体面,但是这是你有俭德,这是儒家非常提倡的东西。

崇祯一听,对呀,我有这么好的品德,那这样,咱们加码吧,咱们把那个江南的织造给撤了,什么织造,给我一个人做衣服,困我一方百姓,不干了。他是这样一个人。而且他非常的勤勉,勤勉到什么程度?在整个大明王朝里,除了那老爷爷朱元璋是这样的,可能只有他一个人。每天工作八个时辰以上,就是这么一个人。可能一直到清代,才能看到这样勤勉的好皇帝!所以儒家理想中这么优秀的一个皇帝,你想他自己是什么心态?

据说有大臣拍他马屁,说您是中兴之主,好比汉文帝,他就不高兴,汉文帝是二流皇帝,那能比我吗?拍马屁一看不高兴,说可比唐宗宋祖,稍逊风骚那两位,他还是不高兴,他说一句什么话?真狂,说如果说这个扫平群雄,我不如唐太宗,但是唐太宗,什么闺门不肃,家里你看他跟兄弟闹成那样,把我跟他并列,嘿嘿,我还不高兴呢。你看他说这个话,把他比唐太宗,看不上,这就是他自己对自己的评价,后世对他的评价也是这样。

你看清代的皇帝嘛,当然,基于各种政治动机,经常还会哭,拜一拜他,还给他建个什么碑,等等。说的都是他的好话,然后他对头,你看李自成,有野史这么写到,他不是把自己的太子送出北京城嘛,后来又被抓着了,送到李自成面前,李自成问他,说你父亲呢?说死了,说如果你父亲在,我必尊养之。我把他尊起来,养起来,我不会杀他的,你放心。朱家太子说,那你杀不杀我呢?李自成说,我不杀你,你又没犯错,我枉死你干什么?

一直认为,李自成认为文官不是好东西,贪官污吏不是好东西,皇上是好皇上,因为他勤政爱民,各种各样的事迹,我相信在民间,也是大肆传扬。所以你看,真的是冤家对头,李自成都这么想,那可不就是一个好皇帝吗?

但是,我们如果在这颗鸡蛋里,我们给他挑一挑骨头。我们发现,崇祯皇帝有一个重大的问题,就是他跟臣子的关系不好。这也是明代的传统。但是有区别,朱元璋是跟什么人呢?是跟开国功臣关系不好,卿不死,孤不安。江山不能安全,所以要弄死你们,然后朱元璋对底层的贪官污吏不好;嘉庆皇帝也是有名的跟大臣关系不好,但主要跟言官,也是跟底层官员;万历皇帝干的就更绝了,你们都不是东西,我躲起来不见你们,不上朝,咱俩拜拜。

可是崇祯皇帝跟谁关系不好?他跟中层干部关系不好,这个在明代历史上,甚至可以说整个中国历史上,这也是一个孤例。那为什么呢?这就讲到我们今天推荐的这本书《大明亡国史--崇祯皇帝传》,这是我在北京广播学院,现在中国传媒大学、我的授业恩师苗棣老师,他写了一本书。他现在研究广播电视,当年可是历史学家哦!在这本小书的封面上有一行小字,特别有意思,叫一位不迩声色,就是不近声色,励精图治的年轻君主,是如何起早贪黑,辛辛苦苦,走上破家亡国的不归之路的。

对呀,你符合所有儒家关于一个圣明君主的一个条件,甚至按照这本书里面的讲法,什么万历时代,明朝就开始不行了,等等,这都叫胡扯。明朝就是让这位爷给折腾散的。因为他当政17年,他有大量的机会可以补救,大量的机会可以挽狂澜于既倒,但是他没有做到。所以实际上根据这本书,苗老师的分析,崇祯皇帝的整个大明的亡国悲剧,就是他个人的一个性格悲剧。

他为什么会跟他的朝臣闹得那个样子?你至于连一个像童贯、蔡京这样的奸臣,在他最危急的时候给他铺一段下坡台阶的路的奸臣,都不会再有呢。

我们来看看他怎么对待大臣的。首先刻薄寡恩,就是干活行,干活之后,说给点好处,这事不行。我们刚才讲了1643年帮他战死在潼关的那个人,叫孙传庭,前几年有部电影叫《大明劫》,大家有空可以看看,就是讲这个人的。孙传庭是晚明时期了不得的一个文臣,也是一个武将,非常厉害。当年他跟洪承畴两个人,灭李自成,灭张献忠,包括把高迎祥抓住,都是他们干的。李自成已经被他打的不行了,是后来才东山再起的。所以是一个非常能干的人。后来,崇祯皇帝怀疑他装病,让你干什么活,你装病。装病就抓起来,要杀啊甚至一度,最后看实在不行了,想想也没什么人能打仗了,就又起用了孙传庭。

孙传庭这个时候刚从牢里出来,也不了解前线的情况,因为他那个时候已经把李自成灭的,基本上已经小火苗已经扑闪扑闪,快灭了嘛。所以他就跟崇祯皇帝吹牛,也是他个人爱吹牛,他说给我五千精兵,我灭了他。那崇祯皇帝说好吧,有这好事,五千精兵,给你给你给你,去吧。孙传庭到前线一看,我的个老天,仅仅几年时光,李自成那个队伍已经壮大到山呼海啸的那个声势,说不行,马上给朝廷打报告,说这玩意儿搞不定,就五千精兵。

我们就拿一个企业的领导人来说,你的中层干部给你报了一个预算,然后根据实际情况说,这不行,我们提高点预算。你这个时候应该实事求是嘛。你猜人崇祯皇帝说一句什么?崇祯说,你不是自个说五千就够吗,不给,就拿五千打。江山是你的呀,对,生逼着孙传庭用这五千。当时哪有什么精兵啊,基本上是新招募的新兵,在潼关一战身死,最后非常壮烈。

孙传庭是这样,一看反正回朝廷,这么一主子,肯定也是弄死我,与其在大牢里,在天牢里,很不体面的让人给弄死,还不如我自己死得了。所以51岁的孙传庭,自己冲入敌阵而死。这应该算是,怎么着也可歌可泣了吧?您知道崇祯皇帝是怎么可歌可泣的?他真的是可气呀,他说孙传庭,别是跑了吧?自己脱盔解甲,自己潜逃了吧?所有按照阵亡将军的,所有恤典,不给。什么荫子啊,什么封赠啊,不给,没有。就这么一主儿,要钱没有,大臣死了之后,不给任何好处。

崇祯皇帝还有第二个毛病,就是溜肩膀,不担责任,所有的责任,都是下面的。他作为最高统治者,说白了就叫最高负责人。什么叫负责人?责任你得担呐。大家还记得《大话西游》里面"Onlyyou",就是唐僧唱的那个唱词。唐僧在探监的时候跟孙悟空唱,送死你去,背黑锅我来。唐僧为什么是好领导啊?他就是这样的,背黑锅我来。

我还记得这个企业家王石,万科的老板,他曾经就跟中层干部讲过一句话,说这事有风险,你们放心去干,干坏了,向董事会交代我来,责任都是我的。那你想中层干部得才有劲吧?

人崇祯可不是这么个人,在以前的节目里我讲过,他怎么杀他那个兵部尚书陈新甲。陈新甲跟他密谋,说咱们跟主要敌人是李自成嘛,对吧,咱们跟后金谈判,咱们不跟辽东打了,行不行?崇祯说你去啊,你去谈判。后来谈判好不容易谈成了,结果陈新甲一个失误,把消息给泄露了,举朝大哗,说怎么能投降呢?怎么能谈判呢?结果崇祯皇帝就窝了一口气,最后找了一个借口,把陈新甲给杀了,兵部尚书啊。而且当时是明代朝廷里面为数不多的号称知兵的兵部尚书。

还有一个兵部尚书就更倒霉,这人叫王洽。王洽这哥们儿长得帅,我们经常网上有句话,说长得帅也有错.长得帅是没错,可是你看看崇祯皇帝,是怎么对待这位长得帅的,非常魁伟,崇祯皇帝非常高兴,在朝堂上看这个臣子,说多棒啊这哥们儿,多像门神啊,你看那长得样儿。

后来有一天,兵部尚书出缺,崇祯皇帝说,那哥们儿不是长得像门神吗,长得像门神就该把门啊,我们让他来当兵部尚书.这哥们儿从来没读过兵书战策,一下子就从一个工部侍郎当了兵部尚书。事实上史家后来研究,这哥们儿在后来打仗过程中,虽然不懂,但是很勤勉,至少没有犯过什么过错。但是有一次大败之后,崇祯皇帝就说,得杀个人吧,不杀个人,这帮家伙不好好干活啊,杀谁啊?一看,就是他,门神嘛,门神没当好门神,让别人破关而入,皇太极又祸害他一回。

那就杀他吧,就生把这个王洽,没有任何错误,是你把他提到这个岗位上,他就生给杀了。这就叫"溜肩膀",所有的责任都是臣下的,跟我当皇上的没关系,有错我就宰你们。而且崇祯皇帝还有一个性格上的重大缺点,当然我们说这个词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他有点女性思维,就是他不是太理性,有的时候非常感性。比如说他一生当中,多次下过罪己诏,打仗不行嘛,下罪己诏,很委屈、很诚恳的样子,向天下承认错误。可是承认错误之后,他就憋了一口气,窝了一个火。后来史学家就发现,他每下一次罪己诏之后,一定要找茬杀一个人。当时,有一次也是皇太极破关而入,把北京城一围一抢,然后人走了,憋了一口气,下罪己诏,然后就盯上了一个哥们儿,这个人叫吴昌时,说白了就是没常识,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个哥们儿呢。崇祯皇帝非说你勾结宦官,你把持朝政。哪有什么把持朝政的,把持朝政的不是您崇祯皇帝吗?非说这个,人家就不承认,人家是复社的。人家有几根硬骨头的,就不承认,不承认,当着所有阁老的面,内阁大学士的面,拿夹棍绳当场把这哥们儿的腿给夹断了。

吓得朝臣,没见过呀,明朝皇帝王八蛋的多得是,当着朝臣打屁股的,什么打得血肉横飞,打死的都有,说当场当着大臣的面,把另外一个大臣的腿给夹断了,可能在明代也就这么一回,吓坏了。

其中最有趣的,说他这个有点感情用事,就是周延儒的事。周延儒是他任用的一个重要的一个大学士,甚至是首辅大学士。在明代,被杀的大学士一共就四个,崇祯他老人家干死俩,其中有一个就是这个周延儒。为什么说他是女性思维、情感用事呢?就是他最恨的不是说你犯了错,错大,不是,他最怕的是被欺骗。

周延儒就干过这么一回。有一次清兵又破关南下,北京城祸害一道,然后快走了。周延儒,你看他也是奸臣,周延儒一看快撤了,说这是立功的好机会,然后赶紧跟崇祯皇帝说,说我出去揍他们去。崇祯皇帝说好啊,大学生点兵,古今一段佳话也。你点兵出去吧,周延儒哪会打仗呢,但是他心里想,你清兵要撤了嘛,所以就跟在后头追、撵,然后占点便宜。在京畿一带转了一圈,然后也杀了一些普通老百姓,拿人头,你看,这就是清兵,回来来报功。

崇祯皇帝很高兴,赐了很多爵位,封他为太师,赐了很多银两,这事就完了。但是有人就给周延儒点眼药,说不是那样的,他出去吃喝玩乐,然后就根本就没打仗,他杀良冒功等等,就给告了。哎哟,崇祯皇帝这气,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骗他,刚开始他只是借口,把这周延儒给撤了。后来是怎么想,怎么心里这口气窝火,受不了。又派人给抓回来了,抓回来给弄死,你看周延儒他也是复社的一个大佬嘛,对吧。就有人替他奔走营救,跑去跟崇祯皇帝讲,他还是不错的,不要把他怎么样,崇祯皇帝讲了几个字,说我就恨他奸猾,老骗我。然后这个人就跑去跟周延儒讲,说皇上说了,就恨你奸猾。你知道周延儒说一句什么话?说伺候这位爷,不奸猾行吗?

周延儒死的时候也特逗,然后太监去传旨,就是让他自尽。太监去传旨,说虽然你有这么这么多罪过,但是看在你曾经当过这个阁老的份儿上。太监也坏,念到这儿故意停下,但是看在你当过阁老的份上,大学士的份儿上,周延儒以为没事了,把自己放过了。然后太监就接着念,赐令自尽。

周延儒一听这话,本能反应就起来了,拔腿就跑。后来几个太监,实在给他按住了,最后哪是最自尽啊,实际上就是让太监给弄死了。所以从这件事情,你就看得出来崇祯皇帝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他就这口气。我们很多家里有那种特别女性化思维的老婆的男同志,可能都有这个感觉。这事儿只要让对方窝了一口火,可能过几天拿别的事再给你找寻回来。总而言之,这口气她得出了崇祯皇帝就是这么一位爷。我们去看崇祯的整个十七年的历史,刚才我们说了,大学士整个有,明王朝杀了四个,他一人来俩;兵部尚书十四个,他亲手杀掉的,五个,还有4个是什么革职、听参、坐牢等等。然后二品以上的大员,他亲手干掉了20多个人。甚至有一次,就是皇太极又祸害他,走了之后,他实在气不过,抓了几十个大臣,押赴菜市口斩首。当时有大臣就会在刑场上对他破口大骂,要知道,这在皇权时代,这是很罕见的事情,骇人听闻的事情。雷霆雨露莫非皇恩,杀你也是皇恩嘛,杀你之前最后一个动作,让你冲皇上的方向叩头谢恩。

但是在皇权社会,一个大臣,对皇帝破口大骂,可见大臣对这个皇帝已经寒心到什么程度了?就是说白了,你就这么一个人,我们干活,干好了、干坏了,你对我们都不给好处,然后所有的责任你都不背,送死我也去,背黑锅也我来,你连唐僧都不如。然后你还跟我使各种小性,用一种女性思维、感性思维跟我这么玩儿,谁还对你好啊?

这就是问题。我还记得我小时候,我爸在一个厂当厂长,有时候他们谈工作,就在家里,当我的面谈。有一次我爸,我忘了是一个什么场景,他说了一句话,他说,即使是中层干部犯错误,当着普通工人的面,也得支持中层干部,不能当着普通工人批评中层干部。后来我就找了一机会问我爸,我说这不对呀!老师告诉我们,谁错了就应该批评谁,你为什么护着这中层干部,明知道他有错?我老爹说了一句话,说那以后谁替你干活呀啊?你在普通工人面前灭了他的威信,以后那谁再会为这个厂子尽责尽力呢?这是我人生官场学的第一课。但这个道理,虽然很普通,他是一个多么大的官场和权力常识啊!

但是崇祯皇帝真的就没有这个常识,那他没有这个常识的结果是什么呢?我们来看看,大臣们跟他是怎么玩的。那既然你崇祯是这么一个皇帝,刻薄寡恩,又溜肩膀,不担责任,喜怒无常,感情用事,那请问我们臣子该怎么对待你呢?这里面故事可就多了去了。但这儿,我们就删繁就简,我们就讲俩宝贝儿,一个叫陈演,一个叫魏藻德,是他最后一任内阁的首辅和次辅。

这俩哥们儿有一次,这时候已经到了大明王朝将倾的时候,已经到了1644年的春天了。当时大家都还指望,最后一支力量,就是吴三桂,关宁铁骑如果回防,大明江山还有一搏。然后有一天崇祯皇帝就跟这俩宝贝儿说,说要不咱们把吴三桂调回来吧?这俩不吱声,然后崇祯就支使着陈演说,你写诏书啊。不写,找一堆理由不写。崇祯皇帝也纳闷,为啥不写呢?话说过了几天,吴三桂,那是多灵巧的人,人家自己就写报告,说我干脆回防吧,我是看门狗嘛,对吧,家里已经乱了套了,我干脆回家打仗呗,我还在门口看什么劲呢?

好,那就把吴三桂调回来。崇祯皇帝跟这俩宝贝儿说,说现在你可以写了吧?这俩还是不写,装死狗,死活不吱声。这崇祯皇帝就纳闷,为啥不写呢?这陈演和魏藻德,这俩人出了门之后,在门口就打个商量,说能写吗?不能写。为啥?万一事后清兵打进来,北方丢了,就是因为咱俩做的这个决策,让吴三桂回防,要说他自个说,我们俩千万不能说,到最后人头落地的还是咱哥儿俩,千万不能写。

你看当皇上,就当到这个份儿上,已经到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底下大臣,因为你不担责任,我们何苦为你担这个责任呢?更戏剧性的一幕是,见于一本书,叫《洪业》,这是美国著名的汉学家叫魏斐德写的,也是这一段历史。据说当时李自成围城之后,派了一个曾经投降农民军的宦官叫杜勋,回去跟崇祯皇帝谈判。要知道在皇权社会,你朱家已经当了270多年皇帝了,那个皇权的威势还是在,毕竟我是造反的,好不容易打到天子脚下。所以李自成,据说当时通过杜勋给崇祯皇帝提了几个条件,说这样,我可以退回到山西和陕西,你把这块割给我,我当西北王,然后我就承认你这个皇帝;第二个条件呢,你给我100万两白银;第三个条件呢,那就是我为你干点事,我帮你镇压其它的农民起义军,我还帮你去北上抗清,你说好不好?

这个条件对于一个城下之盟来说,已经是优厚得不能再优厚了吧?崇祯皇帝看了这个条件之后,也是两眼放光,赶紧把这俩宝贝儿叫来,对陈演、魏藻德说,先生们,大势已急,先生们,现在就定吧,一言可决之,你们俩赶紧说吧。这俩说,说什么呀?将来卖国都是我们俩的事,我们俩的菜市口报到去,不说,要定你定。崇祯皇帝气的,当场就把龙椅给推翻了,你们两个王八蛋,还他妈不说。所以后来为什么说"文臣皆可杀","文臣误我"等等,就是这些细节堆出来的。

而且文臣到最后,对于这个大明江山已经袖手旁观到什么程度?不是没钱了吗,没钱打仗了,得用钱啊,钱哪儿来啊?你征饷,民间已经搜刮殆尽了。崇祯皇帝说,这么着吧,你们大臣这么多年,你甭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都有钱,报效吧!大厦将倾,覆巢之下没有完卵,自己拿银子出来。陈演、魏藻德这俩哥们儿说,哎呀,真的是没有钱呀,都是清官呀!我就差把我们家布丁衣服给穿出来,真没钱。这魏藻德说,你看我这首辅,我做个表率吧,魏藻德第二天掏了100两,打发叫花子呢?100两!这陈演干的就更绝,陈演说,说我没钱是没钱,但是你放心,我一定叫毁家纾难,就是砸锅卖铁,咱也得把钱给你,然后他回家是怎么砸锅卖铁的呢?

据说当时好多人都这么干,直接回家,拿一张纸写着"此屋出售",贴大门上,就是我家卖了,卖不了几个钱,那不是我的事,反正我准备卖家。什么时候成交,什么时候交银子,总而言之,现银子那我是没有的。

这件闹剧已经演化到什么程度?当时崇祯觉得,说靠这些文臣可能是没指望了,打了17年交道也知道互相之间,那个不信任已经到了什么程度,皇亲国戚总可以吧?刚才我们说的周皇后她老爹周奎,国丈啊,而且这个时候是封为嘉定伯,你这个时候应该做个表率吧?因为你算是皇家和文臣之间的一个中间地带嘛。所以崇祯就暗示他说,您掏10万两出来,这么多年,我赏你的东西也远远不止这点,你掏十万两。可把这周老爷子给愁坏了,说那没有啊,这个最近年荒也不好啊,租子也收不上来啊,就是没钱,就是没钱。最后死逼活逼,一万两。再多,打死没有。后来这太监就把这事告诉给宫里的周皇后,说你爹死活只肯掏一万两。周皇后说这么着吧,娘家亲爹,你怎么办呢,说我从私房钱里我来贴五千两,你让爹无论如何凑两万两,就是你再多掏五千两。这太监偷偷摸摸把五千两送到国丈府,国丈一看,又多五千两,那得了吧,我再来点回扣。最后国丈交了一万三千两,把皇后给的又眯了两千两。

那你说没准儿真就没钱吧,哪里是这么回事啊。后来李自成进北京之后,干的第一件事,要钱啊,因为穷怕了的人嘛,都是苦哈哈的嘛,就要钱。把所有北京城800多个官员抓起来,然后打,给每个人下了任务,大学士多少两,一万两,谁多少两,就打。最后打出来多少钱?魏藻德家,就是反正也是最后,反正也是被打死了,但是打死归打死,在他们家起出来几万两。这陈演就更绝,打死也不给,后来就打死了,打死之后,上他们家去挖,在地窖底下挖出几十万两。

当然还有更绝的,就是崇祯爷自己,他不是一直说内帑没钱吗,我们皇室内部已经没钱了。最后起出来三千二百万两。我就不理解,这个老朱家,反正从万历开始就一直抠门,一直抠门,一直藏着银子,就不肯往外放。这可能也是一种囤积心向,也是一种病,可惜今天这大夫已经没时间给他们治了。就是这样一个非常可笑的局面,到最后的关头,你知道谁最慷慨吗?太监!感动得崇祯皇帝直哭,那个太监一张一张银票往皇帝身边堆,因为我们是奴才嘛,那文官换一家继续当官,我们没办法呀,所有太监,真的是叫毁家纾难。所以崇祯皇帝气的直咬牙,说外朝这些文臣还不如中官呢,不如我身边的这些残疾人,这些太监呢。

当时文臣跟崇祯皇帝就是这个关系,咱俩没交情,因为我帮你使劲,你不替我挡后路。最悲惨的一幕,在我们看历史的过程当中,就属于崇祯皇帝死之后。他从煤山上吊,那个尸首起下来,跟周皇后的尸体,直接就排在东华门门口,几天没人给收尸,大小官员走在旁边,绕道走,跟没看见一样。没看见,没看见,我近视眼。最后是一个六品的主事,这个官员实在看不下去了,自己掏钱买了两口柳木的薄棺,就是老百姓用的棺材,才给这两口子收敛了。

那李自成进京之后,原来这些官员什么表现呢?我们再看陈演和魏藻德这俩哥儿们。一看见这个,其中有一个哥们儿看见这个李自成大马要进京了,趴在地下,山呼万岁,终于盼到明君了,你们来了。然后李自成不理他,大兵就过去了。然后这儿冲着背影还喊万岁。尤其是这俩哥们儿联手去见李自成,你看我们俩是有身份证的人,有身份的人,我们见见你啊,李自成看见,说你们俩怎么不死啊?你们怎么不死啊?你们不是当官嘛,你们有学问嘛,不是孔夫子教出来的,应该殉国才对呀?哎呦,我们哪能死啊,您这又圣主在朝,我们方可效用啊,我们要为你报效啊,我们俩怎么能死呢?

当然,我们可以指责这些士大夫无耻,很多人都说明代士风不好,士大夫无耻,可是你真的看后来的历史,清军南下的时候,在扬州、在江南,那些士大夫们,什么阖门投火而死,阖门投缳而死,很多。儒家教育几百年,那不是白玩的,有气节的忠君人士很多啊,可唯独在北京城,在崇祯皇帝身边的这些士大夫,你死归你死,我要好好活。

你说这又说明了什么呢?你能说晚明一代士风就一定是很败坏的吗?不是啊。所以问题的根子,我们还是得找到崇祯皇帝自己身上,正是因为你17年的执政,你让君臣离心,你用你的一系列行为,虽然你自己以为符合儒家的一切圣君的标准,但是你丧失了和群臣之间的基本的信任共识。

说到这儿基本上,我自己认为,我说服自己了,我终于明白崇祯为什么不跑了,因为没有人支持他跑,不管是跑,还是和李自成达成任何城下之盟,这都相当于我们前面举的那个例子,官员想洗桑拿,不管你做出多少暗示,哎呀,好累呀,最近需要休息一下啊,最近好热啊,你都把衣服脱光了,所有的下级官员就在旁边,心里都明镜似的,就生看着你,不张那个嘴。因为他们知道,一旦真带你去洗了桑拿,你回头就到纪委把他给举报了。请问谁还去帮你干这件事情呢?就是这么一个可笑的场景,导致了崇祯皇帝最后也没有机会离开北京城一步。

最后我说一段题外话,我看到一则材料,就是西欧的海盗。海盗你看,这个职业是没有任何正当性的,对吧。可是海盗为了创造正当性,他们有一个理由,他每当劫得一艘船之后,马上把船长抓起来,问原来这艘船上的船员,说你们说这个船长有没有欺负过你?如果大家说这个船长是个坏船长,现在就给宰了;如果大家觉得是一个好船长,我们给他放了。真的还有船长被海盗抓了之后,海盗觉得,调查之后觉得这是个好船长,还送了一艘船给他,又让这个船长继续当船长。西欧历史上真发生过这样的事,为什么说这个场景?

我们想说权力这个问题,什么是权力?中国人对权力一直认为,这是一个稳固的结构,这是一个必须我们去讨好它的一种威权。哪里是这么回事!都是人类社会,权力是什么?权力是一种临时性的平衡态,权力是一种君臣之间、上下级之间达成的一种共识。虽然有什么忠君报国、儒家教育等等,但所有这些都是在双方有共识的时候才会被唤醒的东西。在平时,没有外在的风险,你大明王朝还是一统江山、铁桶江山的时候,你可以作威作福,可以大发淫威,摧折你的士气,淫辱你的手下,没有问题。可是当风雨飘摇的时候,在崇祯十七年那样的状况下,你还去摧折你的臣下,然后和他们破坏已经达成的上下级的权力共识的时候,请问权力这个时候还是权力吗?

就像在现在的企业里面,我们也分明能够看到两种企业:一种企业,老板绝对不许员工在公司叫自己的名字,或者是王总,李总,一律叫自己的小名或者是花名,为了营造一种平等的氛围,也千方百计地去讨好自己的手下,安抚他们的心情;还有一种企业,我也亲眼得见啊。我在一个国企领导的办公室里跟他聊天,哎呀,那个小秘书进来倒水那个动作,就让我想起来一只猫,一只特别灵巧的猫,走在地下完全没有声音,偷偷摸摸把一杯凉掉的水换了一杯温热的水,然后过二十分钟,非常准时,又进来换一杯温热的水。在哪个办公室,你能感受到一种分明的、浓烈的权力的气味。

但是请注意,在这个时代权力的铁通江山,它的那种稳固的、四维的城墙正在一点一点地碎裂,海盗们正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他们随时会把你捆在桅杆上,问你的船员,他是不是一个好领导,不是好领导,现在就宰了。在一个没有铁桶的江山,没有稳固的权力结构的时代,所有的当权者当以崇祯皇帝为戒。



上一篇:罗辑思维:我们应该反垄断吗? 60
下一篇:罗辑思维:女神是怎样炼成的 6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逻辑思维|     

GMT+8, 2019-8-19 16:03 , Processed in 0.156251 second(s), 37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