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35|回复: 0

罗辑思维:魏忠贤:道德下的蛋 64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428
发表于 2015-11-27 15: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uojisw 于 2015-11-30 15:47 编辑

罗辑思维:魏忠贤:道德下的蛋 64


欢迎各位光临《罗辑思维》,今天开篇先给大伙儿说一个我小时候听说过的民间故事,说的是新疆的那个聪明人阿凡提,阿凡提是聪明,但他这一辈子的聪明都是用在和那个地主巴依老爷斗智斗勇上。

话说有一天,这阿凡提在家又琢磨出一个歪招来治这个老爷,所以到老爷家去借了一口锅。过了两天呢,还回去一口大锅,加上一口小锅。这老爷说,这怎么多一口啊?阿凡提说,哎呀,恭喜老爷,贺喜老爷,你们家那口锅在我们家生一个孩子。老爷心说你个笨蛋,锅还会生孩子吗?阿凡提说会的,会的,您看,这不生一个。老爷心说,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收了就收了吧,反正多一口,就收了。

过两天,阿凡提又去了,指着老爷家最大的那口锅,我要借这口,老爷说赶紧拿走,因为他心里指望阿凡提过两天,这口锅又生一个孩子,不又多一口吗?让阿凡提拿走了。过了两天之后,阿凡提哭丧着脸来找老爷,老爷啊,你们家那口锅死了呀。老爷说,胡说,锅还能死吗?阿凡提说,这就不对了,上次我说锅会生孩子你怎么就信呢?它能生孩子,它就能死啊,老爷哑口无言。你看,阿凡提多聪明,用自己的聪明黑了老爷一口大大的锅,这就是我们小时候听的故事。

话说前不久一个教中文的老师把这个故事原封不动地讲给了一帮美国小朋友听,美国小朋友就听不懂啊。老师,啥叫锅呀?老师说,就是我们家做饭用的东西啊。小朋友说,那做饭的东西家家都应该有啊,那为什么要跑到人家去借呢?因为阿凡提穷啊,老爷家特别有钱啊,所以他要到老爷家去借啊。小朋友们就开始评论了,七嘴八舌,我们不喜欢这个故事,这个故事里所有的人,都是贪婪狡诈,没有信用的人,这个阿凡提也是,用一口小锅为代价换一口大锅,他值当的吗?还是人家的一口旧锅。要是我,我有一口买小锅的钱,我一定用自己的双手劳动挣到更多的钱,自己到市场上买一口新锅,我才不要人家的旧锅呢。

你看,美国小朋友是这么看问题,他觉得你穷人就应该靠自己的双手去劳动去挣钱,你坑害人家富人干什么,人家富人又帮你,还借了一口锅给你,你最后还黑人家,这不是什么好人。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们小时候去读这个故事,我们没提出这些问题,我们觉得顺理成章啊,多大快人心哪,穷人坑了一把富人。没错,这就是对同样一个事实,因为脑子当中的框架不同,而得出的两种完全不同的理解。我们小时候以为,穷人就是好人,富人都是坏蛋,富人被穷人坑,大快人心事。可是美国人没这概念,所以小朋友们自然就理解不了这个故事。

今天开篇说这个,是为了说明一个道理,就是我们脑子当中经常对于那些历史事实,会有一些框架在。而只要这些框架在,你就会发现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读得懂这段历史。所以史学大家陈寅恪先生有一句话,叫读史要有“了解之同情”。你不要小看这五个字,在史学界这五个字非常重要,啥叫“了解之同情”啊?说白了,就是设身处地地想。我们要试图穿越到历史人物当时的心境,外在的处境,去重新打量他当时的格局,然后我们要给人性设定一个善恶的一个正常的幅度,然后再重新理解当时的历史事实。如果有一段历史事实告诉你,有一个人就是坏,坏得头顶长疮,脚底流脓,整个这一段历史的所有的乱象都是因为一个人坏而导致的。对不起,这段历史你肯定没读懂,或者说你上了那些用忠奸善恶这些框架来写历史的人的当。

好,那今天我们就带着这种“了解之同情”,带着对这种框架的打破,我们来重新解读一段历史和一个人。这个人叫魏忠贤,他是明代后期天启年间的大太监。当然,我们先声明,本期节目绝不是替魏忠贤翻案,因为这王八蛋实在是太坏了,没法给他翻案。中国古代所有权臣干的那些坏事,什么招权纳贿、残害忠良,魏忠贤全干过,干得还特别出格,可以说是坏人中的战斗机。所以后来许多历史学家说,明代覆亡魏忠贤是要负责任的。你看他前面的那个皇帝,万历皇帝已经不是什么好鸟了。到了明熹宗天启年间的时候,经过魏忠贤这么一祸祸,天下糜烂,乌烟瘴气。所以天启皇帝一咽气,崇祯皇帝即位的时候,已经是回天乏力了。所以魏忠贤要对明代覆亡负责任的。

可是我们这期节目我们不能这么说,对吧。把历史记载的魏忠贤的桩桩件件的坏事,不管是正史还是野史往这儿一列,这就算做节目吗?那不成《百家讲坛》了吗?我们是一个有自尊心的节目,我们一定要从中看出一些蹊跷,魏忠贤当政实在是太蹊跷。今天我们就先给各位报告三大疑团。第一大疑团呢?是这王八蛋没文化。你以为当奸臣容易啊,当奸臣也得有才能吧,我们且不是说像蔡京啊、秦桧啊,这些大文人、大奸臣,就算是在他们太监窝里,你以为没文化就能混得好了?人家蔡伦为中国文化做出了巨大贡献,造纸嘛。就算是在明代,同样是太监,那郑和下西洋,郑和是领导者上万人的团队,那需要多大的领导力和决断力啊,因为他独自出去执行任务。我们且不说别的,来往文书你总得开懂得吧,你总不能被人骗吧,所以至少你得识字吧。

其实明太祖朱元璋就想过一个招,他原来就是觉得太监这玩意儿,不能让他干政,得吸取历史教训,所以他就立了一个规矩,说太监不准读书。这本来挺好的一个规定,但是后来因为这老朱家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家人特懒,出了好几个大胖子,什么朱高炽,后来的万历皇帝,都是大胖子,你说这安徽人怎么回事,老出大胖子。胖他就懒嘛,明朝皇帝懒到什么份儿上?连自个儿写字他都不愿意,更别说跟那个清朝的雍正那种一天批奏折批好几万字的那种皇帝,那就更没法比。

所以他们在后来在宫中,搞了一个什么太监制度呢?叫司礼监。司礼监的秉笔太监和掌印太监,就专门皇帝口授,然后他们来用朱笔来批奏折,搞了这么一个职位。所以那你说太监怎么能不读书呢?所以从宣德年间开始,宫中就开始设内学堂,得读书啊,好培养司礼监的这帮有文化的秉笔太监。

可是魏忠贤不是这么回事,他是半路出家,他原本实际上有家有业,还有老婆。他是河北沧州肃宁县人,但是太好赌,最后赌得家穷财尽,老婆也跑了,就剩一个女儿。魏忠贤欠了赌债,摸着女儿的头,哎呀,女儿啊,我卖了你吧。就把女儿给卖了,还赌债。后来又欠了一屁股债,怎么办呢?家里什么都卖完了,有一次洗澡,一低头,这儿还有一样东西,这可以割了,然后还能有一条存身之路。于是就割了,然后进宫当了太监。

可是你要知道,在古代的时候,当太监如果半路出家,第一是非常危险。因为当时你做那么大一个手术,也没有什么消毒的条件,很容易出生命危险,很多人就这么死在半道上了。更重要的是,人家当太监都是小时候进宫,读书,有文化,在宫中的那种盘根错节的政治关系当中,人家从小就嵌入,我跟哪个公公,他是哪个公公的人,你还有一个关系的路径可以依靠。你是大几十岁的人再进宫,你靠谁啊?你就是洒扫庭除,干一些最苦最累最贫贱的活。所以说白了,魏忠贤进宫并不是一条晋升之阶,只是他后半辈子的一个饭辙,而且说白了,是一条很苦很苦的人生前景。魏忠贤就打算了此残生的,后来怎么又死蛇翻身呢?这是一不可解。

二不可解,是魏忠贤这个权臣实在当得太嚣张了,嚣张到遍翻二十四史,你从来没见过这么一货。你当奸臣嘛,当然是把皇帝哄高兴了,对吧,自己稍微低调一点,关键是有银子赚,然后能够掌权就可以了,你何必天天把自己装成皇帝呢?你又不是真的是曹操,真的是司马昭,你已经有了篡权的能力了,事实上你又没有。魏忠贤真就是这么一货。他出来的时候,别人要喊他什么呢?九千岁。也就是皇帝是万岁,您稍微少活一点,九千岁,皇帝是万寿无疆,您呢,永远健康。他出来身上穿的那个衣服,穿的是藩王的服饰,胸口也是一团龙,那是凤子龙孙才拥有的一个权力。他也来这么一件衣服,当然他稍微客气点,身上穿的那个龙少一个爪子。

你要知道,这在中国古代皇权社会,这是不可想象的。我们就看明代还有一个也是太监刘瑾,正德朝的那个大权奸。刘瑾最后怎么被弄死的?当然,刘瑾死的时候特别惨,是被剐了,寸磔,剐了三天,好几千刀才死。就是因为在刘瑾家,据说搜出了一条玉带,一个刻着皇帝的一个玺印。当然我其实不太信这个,我们就算这是真的,那也是人藏到密室,是偷偷摸摸回家玩的,过点当皇帝瘾。

这魏忠贤不是,天天这个大门面就摆在面上,一出去就是这种上万人的仪仗队,就开始出去了。太嚣张了,最后嚣张到什么程度?就是全国给他建生祠。什么叫生祠呢?就是您老人家虽然活着,不像孔子孟子他们都死了,但是您活着,但是您功劳太大,所以您活着的时候就得给你建祠堂,我们都得跪拜。所以有的时候,魏忠贤的生祠建成之后,当地巡抚带着文武百官跪拜,而且行的叫五拜三叩大礼,距离给皇上的三拜九叩大礼也差不到哪儿去。而且建生祠当时已经是全国的一个风尚。

我给大家讲两个人吧,给他建生祠。一个是楚王,就是老朱家的藩臣,就是王爷,老朱家的凤子龙孙也不得不给魏忠贤建生祠。还有一个给魏忠贤建生祠的人,那就是更有名了。袁崇焕,边将,很有权力,也很得朝廷重用,也要给魏忠贤建生祠,所以他嚣张到这个份儿上,这也不可理解。要么你已经大权在握,随时准备篡位了,让皇帝滚下去,禅让,你就当皇帝,那也成。他又没到这个份儿上,但是他又嚣张到这种程度,而且天启皇帝也就听之由之,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太奇葩了吧。

魏忠贤这个人身上,第三个不可理解的事情是,古代如果说是权奸,就是奸臣,那他可能还有一派官僚势力,像什么蔡京、秦桧,这都能做到。但是太监很难,你去看唐代的那些权奸,包括汉代的十常侍(东汉的),他们都是内廷和外朝之间的那个尖锐斗争的结果。太监他所拥有的能量,就是我挟天子以令诸侯,我在宫内,我把持着皇帝,我持废立之权。因为又是皇权社会,你们没办法,你也不知道这道命令是皇帝下的还是我下的。总而言之,在深宫之中,我只要把持皇帝,我就能拥有权力。但是太监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和外面的文武大臣尖锐对立,这个在东汉历史上就特别明显。

可这魏忠贤不是,魏忠贤不仅在宫内权倾一时,而且在宫外有无数的士大夫投靠他。有一个人叫冯铨,这个人在清朝还当到过首辅,非常厉害。他居然写诗给魏忠贤,称魏忠贤为尧舜,这什么意思?皇帝,尧舜这个词从来只能是称颂好皇帝。人家冯铨不管,就这么称颂魏忠贤。所以魏忠贤嚣张这是一方面。

另外,就是这士大夫怎么能这么无耻呢?魏忠贤最煊赫的时候,那是爪牙半天下。比如说,他不仅在宫中,在外朝,五虎、五彪,五虎是五大文臣,五彪是五大武将。还有十孩儿、四十孙等等,都是士大夫。而且这些士大夫投靠魏忠贤已经无耻到什么程度?

给大家简单举几个例子,因为这种例子实在是太多。有一个人叫顾秉谦,顾秉谦也是士大夫,投靠他的时候不好意思,别人像崔呈秀都认这个魏忠贤当干爹,他说我这个岁数太大了,认他当干爹实在不好意思,那怎么办呢?想一个绝招,让自己的儿子去认魏忠贤当干爷爷,说我这胡子都白了,我认你当爹呢,怕你不喜欢,那怎么办?你看我儿子,这多好,让你当爷爷,顺便你就了解咱俩是什么关系了,对不对?你看,他能干出这种事。

还有一个叫张我续的,当时是兵部侍郎吧,大概是这样一个官,他最后怎么投靠?因为那个什么十孩儿、四十孙这都有名额的,很快就满了,对吧,QQ群就满了,又挤不进去,所以没办法。最后他想了一招,他看自己家有一个丫鬟,姓魏,灵机一动,把这丫鬟捧出来,这是我们家魏太太,从此到哪儿都带着这个丫鬟。他也不说跟这丫鬟是什么关系,就是我们家的魏太太。他也不说这个人跟魏忠贤一定有什么关系,但是就是在暗示所有人,我们家这可是魏太太,这和魏忠贤没准儿有点亲戚关系,对我是尊重还是不尊重,你们自己瞧着办。

当时士大夫已经无耻到这种程度,那请问,这又是为什么呢?而且在晚明的时候,我们有点历史常识的人应该知道,这士大夫特别是以道德相标榜。因为东林党人特别活跃,大家都要当正人君子,怎么偏偏在天启这一朝,短短这几年间,出来了这样的一帮祸害呢?是士林的败类呢?

所以综合我们刚才讲的三大疑团,一个没文化的人,一个嚣张到古往今来无出其右的人,一个以不识字、没文化、这么嚣张,还能让士大夫集团集体投靠的人,这背后一定有原因。那围绕着魏忠贤,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呢?

刚才我们说到魏忠贤专权的三大不可解之处,我们先给大家破一个闷,就是魏忠贤为啥敢这么嚣张,敢叫九千岁,敢穿藩王的制服,疯了?说白了,就是皇帝敢让他这么嚣张。你说皇上有病吧,皇上没病。明代的皇帝心里清楚得很,你不就是一太监吗,你还能怎么样?你还能翻了我的天下?

要知道,中国古代历史上宦官之祸最烈的三个朝代:东汉、唐朝和明朝。可是明朝的宦官专权和此前的两个朝代有本质的区别,东汉的十常侍和唐代后期的宦官专权的最大特征是,宦官可以直接干掉皇帝。宫门一关,就是爷们儿做主,也不是爷们儿了,就是老爷们几个做主,然后我们可以言废立,把皇上弄死,然后换一个小皇上,我们看着,这是东汉和唐代的宦官专制。

可是明代不一样,明代宦官再大的权力,只要宫中二指宽的条子出来,立即取你性命,我们刚才讲的刘瑾不就是吗?刘瑾多嚣张啊,皇上是坐着的皇上,我是站着的皇上,史书上称他为“立皇帝”。那又如何?说剐了你,就剐了你。宫中的正德皇帝正玩儿呢,胡天胡地。然后有人告他,说刘瑾谋反。一看刘瑾谋反,杀了吧,就杀了。你不要以为你权倾朝野,你能有丝毫的挣扎的能力。包括成化年间那个汪直,也是大太监,也是权倾朝野,又怎么样,说干你就干你。所以魏忠贤也是这样。

所以明代的那个太监他的那个奴性已经被整个中国的,可以说礼法体系,已经塑造成型。所以你看,在宋代之后就再也没有这种事,什么大将造反,取皇帝而代之,什么宦官能够专权,能够威胁皇帝本身的地位和性命,这种事在宋代之后再也不可能了。当然你说原因,那可能有科举制的原因,有可能三纲五常的原因,礼教的原因等等,咱们不去分析。总而言之,在皇帝眼里你就是家奴,为什么我信任你,我不信任外朝官?因为你是家奴嘛,你缺了我,缺了我你啥都不是,对吧。所以皇帝就敢于放纵这个太监。

所以到了这个魏忠贤,其实他跟天启皇帝之间的关系,其实怎么说呢?有点像,你看过京剧那个《三娘教子》,就是老家人和这个少主之间的这个关系。虽然我是一个王八蛋,但是我对少主那是忠心的一塌糊涂。在史料当中看到一个例子,大概在天启五年的时候,有一次皇帝玩掉水里去了。那个魏忠贤那时候也快六十了,而且他不会游泳,但是那就是马上就纵身入水,要救这个皇帝。结果其他太监没办法,还得先把皇帝救上来,才把魏忠贤救上来,因为他不会游泳。但是你也可以看出来他的护主之心,虽然他在外面多横,但是到了宫中跟小猫似的。在皇权面前,这些奴才是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

其实当时的人也未见得全部意识到这一点,其实我们就说到魏忠贤后来倒台,崇祯皇帝,因为天启暴病而亡,接他弟弟进宫继位。我的个老天,当时魏忠贤那么炙手可热,权倾朝野。崇祯说我这进了宫给我弄死怎么办?所以他据留了个心眼儿,虽然去是去,带了一包干粮进宫,一个是怕不给他吃的,再一个是怕给他在吃的里面下毒。可是进了宫看看,也没啥大事,这魏忠贤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刚开始崇祯皇帝还是含糊的,因为当时魏忠贤什么各地建生祠,那个声势还在,各地还在递表章给他建生祠。崇祯皇帝就拿着这个表章跟魏忠贤商量,哥们儿,咱再来一个?魏忠贤说不不,不来了,不来了,这事儿停了吧。崇祯说,来一个吧,来一个吧。不不,不来。真不来了?不来了。好,那就停了,就停了。

然后崇祯皇帝就开始跟他试探,你到底多大权力,你谋反准备好没有?反正我就一个肉身,我也跟你没法博弈,所以就一点一点抠他。比如说他的那个东厂太监,什么司礼监的太监,就一点一点换他手下的人。魏忠贤完全没有反抗,完全没有反抗能力,也没有反抗意愿。

所以后来崇祯皇帝说,那看来可以干点大的,我不知道是鼓动,还是底下真有聪明人。有朝臣就开始攻击魏忠贤,当然,刚开始也不是直接把矛头指向魏忠贤,是指向他那个大干儿子崔呈秀,就是最早投靠的那个士大夫。就是一封奏章弹劾崔呈秀,当然言明这可不关厂臣,就是魏忠贤的事,魏忠贤是好人,坏事都是崔呈秀干的。崇祯皇帝说,有这个奏疏,那就把崔呈秀拿掉吧,罢官吧。看看魏忠贤啥反应,还没反应。那就干吧,基本上几次事情下来,崇祯皇帝就摸着他的底儿了。当然刚开始没想把他弄死,就是直接流放。魏忠贤走到路上,一听朝里已经开始抓他那些什么五虎、五彪,什么十孩儿、四十孙,已经开始抓了。老头觉得自己这条命活着也没太大意思了,所以路上就上吊死了,死的时候六十岁。

所以你看,在明代政治当中,宦官甭管你一时煊赫到什么程度,跟皇权你连搏斗的一星半点儿的能力都没有。所以为什么魏忠贤能那么嚣张,这个闷就破在这儿。这个闷是解了,但是还有两个闷待解。第一,魏忠贤大字不识一个,但是后来他当到了司礼监的秉笔太监,这是要写字干的活啊,他怎么可能呢?第二,魏忠贤虽然跋扈一时,但是为什么那么多外朝的士大夫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归附于他,成为阉党?

在这儿给大家补充一个材料,后来崇祯皇帝在办阉党案的时候,就是魏忠贤案的时候,拉了一张名单,这个名单上列入阉党的大学士四人,六部尚书七人,总督六人,巡抚二十人,这么多人!后来很多历史学家说,什么呀,这张名单明显收缩了。因为崇祯皇帝也不想把事儿闹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愿意株连太多的人,才收缩了范围,而事实上阉党的规模要比这个大得多。有的历史学家说,光六部尚书牵扯进阉党的至少四十四人。

在这儿我们不想考证数字,但是我们想问,请问这怎么发生的呢?一个大字不识一个、前半辈子都是流氓的魏忠贤,怎么对士大夫阶层有这么大的魅力呢?你要说这是权力的魅力,那以前的那些有权力的太监怎么就没有做到呢?要想破这个闷,咱们得切换叙事角度。先切换到天启皇帝明熹宗的角度,再来看这个事是怎么发生的。

这个明熹宗天启从小就是个倒霉孩子,因为他爹就是个倒霉孩子。他爹前半辈子都在当皇太子,但是他爹万历皇帝不喜欢他,老想换他,后来终于把万历盼死了,这个明光宗泰昌皇帝,就是天启他爹,终于当上了皇帝。前半辈子苦,终于熬出来了。那好吧,当皇帝,来吧,美女,一个月终于把自己给累死了,所以他后半辈子就一个月。这就留下了明熹宗这么一个小孩儿,明熹宗那年十六岁。明熹宗这个人性格上本来就有缺陷,什么问题呢?晚熟。

这个概念是这本书给我的,这是我的传媒大学的老师苗棣先生写的书。苗棣老师不仅是一个传媒专家,还是个历史学家。我读研究生的时候读的这本书,那是第一版叫《魏忠贤专权研究》。这是新出的一本叫《庸人治国》,写得非常好看。在这本书里他就提出,天启就是一个晚熟的少年。他二十多岁的时候表现出来的那个心智跟小孩儿一样,天天就知道玩,但人不坏,其实还挺忠厚的一个小孩。但是他就是玩,包括他最著名的,历史上,就是爱做木匠活。据说他做的那个明朝的那种家具,非常的美轮美奂,现在价值连城。我也没见过,这是胡说。

所以说天启就这么一个性格,而且说白了,他没有受过连贯的、正统的当时的教育。因为当时的皇太子、皇太孙出阁受教育,这是一套非常正式的礼制。但是因为他爹那个皇太子之位,不是很稳固,所以他没有受过太正规的教育。当然,也不是说不认识字了。这就是天启皇帝的状态,一个小孩儿,本身就晚熟,又没有受到很好的教育,没有什么政治训练,突然有一天说,你当皇上吧,就推到龙椅上就开始当皇上,多害怕呀。

那小孩儿如果面对这样害怕的事情,他天然就会找自己亲近的人,对吧。天启皇帝这个时候谈得上亲近的人就三个人,第一个人叫李选侍,这个人是他爹的一个宠妃,也是他的养母。养母嘛,总是有感情,李选侍跟他关系还不错。据说在光宗临死的时候,李选侍就跟这个小太子说,说你去,跟你爹说让我当皇后,让我当皇后。小太子就去,跑去跟他爹说让她当皇后,虽然后来这事没办成,就说明他跟他养母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因为十六岁的男孩了嘛。但是李选侍后来在光宗一死,朝臣就立即逼着李选侍,你得离开小皇帝,你不能把持着小皇帝,你必须离开乾清宫。这就是晚明著名的三案之一,叫移宫案。就是要活生生把这个亲情母子给他分开,而且当时的士大夫,说实话,有时候我们看史料,觉得挺无耻的,挺脏的那心眼儿。

其中有一份奏表就讲到了这么个理由,说不能让当年武则天之祸再现于今朝。你听这个词表面意思好像没什么,不就是拒绝女主当政嘛,女人干政。其实他不是这个意思,什么意思呢?脏得多的一个意思。武则天是什么人?武则天是唐太宗的妃子,唐太宗一死,跟他儿子搞在一起了,对吧,后来当上了皇后。大臣们写这句话就是这个意思,说你们这个讲起来是孤儿寡母,这皇上十六岁了,快成年了,有健全的性能力了,对吧。你一个先帝的妃子,你们俩住一块儿,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上小皇帝的床?就这意思,这意思脏得很。但是当时的士大夫就这么说,我们也不能苛求古人。总而言之,移宫案就把李选侍从天启身边给生生地夺走,这是养母。

那他能依靠的第二个人呢?是他的奶妈,叫客氏。这个女人呢,大概的形象,大家想想《还珠格格》里面那个容嬷嬷,大概就是那么一个角色,在宫里大拿。皇帝是吃我的奶长大的,一直到皇帝大婚之后,她就在皇帝身边操持他的各种家务,就这么一个女的。后来外臣那些东林党一看,不行啊,你身边怎么又弄这么一个人?奶妈,奶妈,你喂完奶你就得出宫,你不能再在皇帝身边当他的近臣。万一你要干政怎么办呢?所以东林党又开始一封奏疏一封奏疏要把这个客氏给赶走。这个小皇帝一看不行啊,这样没办法,外朝的那些长山羊胡的爷爷和那些怪蜀黍,一定要你走,怎么办呢?只好把客氏礼送出宫。可是过了几天,小皇帝一想不对,这个走了之后什么都不对了,吃饭也不香,睡觉也睡不着。不行,得把客氏给请回来。所以据说当时用的是太后之礼还是贵妃之礼,我忘了,把客氏又给请回来。以后东林党再上什么奏疏,不理不理,这客氏我的,我的,我得天天抱着。这两个人,外朝的大臣是知道的。

可是有一个人外朝是不知道的,那就是前文我们讲的魏忠贤。魏忠贤进宫之后,因为这个人前半辈子是流氓,在街井上混过,对吧,也特别会来事,有场面。通过什么魏朝、王安,就认识了这个客氏,而且俩人一看就产生了爱情的火花,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两个人就成了宫中的对食关系,这对食关系我们不太理解,大概是这么一个意思:就是宫中认个干哥哥、干妹妹,也是以类似夫妻关系这种存续的一种关系。你想想,也可以理解嘛,宫女不能出宫,有个男人靠着,总算家里有一个主心骨啊,然后出去给买点东西也方便,对吧。那这个太监呢?有个宫女帮他洗洗衣服,生活上也有点照料,就是类夫妻关系而无夫妻之实,这个魏忠贤跟这个客氏。所以在天启没当皇帝之前,这个魏忠贤就因为是客氏,他奶妈的男朋友,就陪天启天天在一块儿玩,就是小厮嘛,就那么一个人,然后天天陪着玩。因为他社会经验也丰富,在外面混了几十年了,街井那些玩意儿也特别会,就天天陪着小皇帝玩,这个也是天启的心腹。

但是对不起,外朝大臣不知道。我们再切换一个角度,切换到外朝大臣,就是东林党的角度。我们为什么刚才这段讲述当中,老把外朝大臣和东林党搁在一起,这是有缘故的。因为在万历朝的时候,东林党就是帮着这个天启他爹,皇太子登位的。所以光宗朝的时候,基本上朝臣都换成了东林党。因为帮我的人嘛,我肯定要换嘛。东林党一看,我天哪,这几十年,我天,这顺风顺水,对吧。我们想让谁当皇上,谁就当了皇上。我们想把谁撵走,我们就能把李选侍撵走。我们想把皇帝的奶妈给撵走,皇帝居然就撵走了,虽然后来不行又接回来了。但是这个,爷们儿威风啊,爷们儿说什么是什么,东林党当年就是这个心态,好吧。既然我们已经把持了朝政,所有的内阁还是六部尚书,都是我们人马,那就来吧,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吧,什么棋呢?

你想能有什么棋,无非是排斥异己,就是只要不是东林党的人,去,去,回家养老去。找一个理由,什么你贪污,弹劾你,罢官、坐牢,都是这个。所以在天启大概是三年的时候,有一次京察。什么叫京察呢?就是考核,年终KPI可考核。所有的京官,我们来看谁称职谁不称职。当时的礼部尚书叫赵南星,这是东林党的大佬,基本上东林党就是他一人说了算。这个人组织能力非常强,他又是礼部尚书,天然就主持这次京察,所以弹劾了几百个官员。基本上把朝中只要不是东林党的人,基本上是驱除殆尽。驱除归驱除,东林党还有这一招,就是我干掉你,我还得找一个道德上的理由,你们不是好人,所以给对方戴帽子。你,山东人,叫齐党。你,湖广人,楚党。你,宣城人,宣党。江苏昆山人,昆党。你们都是朋党,滚蛋。东林党嘁哩喀喳把整个朝廷就改天换地,变成了东林党的天下。这个时候,一直到天启四年的时候,可以说东林党那真叫高歌猛进,扶着红旗一路飞奔,这就是东林党的天下。但是东林党万万没有想到,后宫当中有一个人正在悄悄地崛起,他就是魏忠贤。

刚才我们是从东林党和天启皇帝的角度给大家铺叙了一些背景,现在我们就正式切换到魏忠贤的角度,看看这哥们儿是怎么样用三五年的时间,一点一点的爬到了那个匪夷所思的状态。刚开始的时候,天启就是我谁都不信,你外朝大臣,怪蜀黍都欺负我,欺负我小孩儿。那好,那我就偏用自己的人,就赌气嘛。所以客氏,这是我奶妈,我得抱着。另外就是玩得好的魏忠贤。那你去吧,司礼监秉笔大臣。魏忠贤就去了,大字不识一个。那好办哪,你念给我听呗,我做出决策,然后我再念给你听,你来写呗。当权不就这样吗?可问题是,不识字只是表象,问题是魏忠贤没有任何政治经验。他怎么知道玩得转这个国家,搞阴谋诡计全都不懂,那怎么办?

这个时候站在魏忠贤的角度来看,他最聪明的策略是什么?是加入东林党,就我跟你们搞好关系不就完了吗?美国人有句话,打不过你我就加入你,对吧。谁敢欺负我,不行就谁敢欺负咱俩?就是这一套。所以魏忠贤也非常聪明,他有他的市井智慧。所以他刚开始就派了一个人去给东林党的大佬赵南星去送了一份礼,就是表达一个意思,礼物轻重不重要。就像一个屌丝追女神,我托人把花送到你宿舍了,你只要收下,这我们俩就心曲暗通,以后再打电话约小树林那是后来的事。先做一个既不太丢我面子,但是让你接收到信号的一个动作。

结果人家赵南星什么反应?跟你不熟,拿回去,礼我是不收的。我是林黛玉,碰不得,摸不得,冰清玉洁。这就等于是往魏忠贤脸上打了一巴掌。你知道,这太监,他心态比较阴暗,他最怕的就是别人看不起他,但是又怎么样呢?赵南星,我是礼部尚书,我是阁老,我是东林党的大佬,我就看不起你一个臭太监,你能怎么着?

魏忠贤真的也就没招。但是仇恨的种子总算是种下了。就等于他拿一枪指着东林党,但是枪里没子弹,这子弹怎么来呢?放心,自有人给你送。谁来送?东林党给你送。东林党是一帮什么人?以后有机会我们再给大家详讲东林党。他们是一帮知识分子、书生、以道德正人君子而自居的这么一帮人,这帮人从来对他们心目中的邪党是不假情面的。所以很多前面我们讲的什么齐党、楚党、浙党、昆党、宣党,这些人被他打击了之后往往不是什么大事,明白吗?真是贪官污吏?不是。就是你跟谁熟,你是谁的门生,那你就是那一党的,就要干掉你。因为你有道德污点,你道德污点就是因为你跟谁熟,而不是你干了什么坏事。所以东林党上台之后,打击了一大帮这样的人,很多人就是因为这样,逐渐地投靠了魏忠贤。

比如说有一个叫周应秋的,他本来就是看赵南星复职,回京城当官,觉得东林大佬,我要去拜见一下,刚拜见就给打出来了。那个赵南星讲的话还非常难听,说我不当官几十年,天下的官风变得如此的败坏,这样的人也来钻营,当众地羞辱人家。这个周应秋是何许人也呢?就是后来的魏忠贤的所谓十狗,就是其中一条狗,就是因为赵南星不给他面子,给打出来了。所以那些邪党,也就是我们刚才讲的齐党、楚党、浙党那些人,纷纷加入了魏忠贤的麾下。

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人姓阮,叫阮大铖。这个人在后来的南明史上也非常著名,但是他最著名的,他是一个大才子,是中国古代屈指可数的大戏曲家。咱们不说他这个,我们就说他政治上的表现。这个人又跟我们是老乡,安徽人。安徽人当时东林党有一个大佬叫左光斗,也很有名。左光斗有一次看朝廷出了一个缺,然后跟大佬们一商量,说这个缺,要不让咱们的阮大铖来干。就写了一封信给阮大铖,说你进京吧,有好事。阮大铖颠颠儿就来了,可是就在他进京的路上,大佬们一商量说,还有一个人叫魏大中,那个小伙子也清新可爱啊,要不让魏大中干吧,就变卦了。阮大铖来,我冤大头我,我这跑得血奔心,我到京城来又不让我干,这不行,就闹。这大佬说这个别闹,闹没体面,是吧,阮大铖要干,就让他干吧。但是小子,给脸不要脸是吧,跟大佬们叫板是吧。好,找借口,过了不长的时间,又把阮大铖给罢官,给干掉了。

你看,这就是他内部的,就是所谓的党纪。虽然他没有现代政党党纪的概念,就是你不能不给我面子,不给我面子,对不起,我们就得干你,这就是党。什么叫党?党在古代中国的话语体系里面不是一个好词,党同伐异嘛,朋党嘛,这都不是好词。那你想,阮大铖怎么想,我是你东林党的人,你们这样对我。对不起,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哥们儿走了,负气出走。出走,出京城不长,在涿州地带就遇到了一个人,谁呢?魏忠贤。魏忠贤也出门办事,阮大铖一看,这哥们儿在这儿,得了,灵光一现,敲门,找魏忠贤聊了一晚上。把东林党内部谁是主管,谁是跑腿的,谁是策应的,所有的内部的联络图,跟魏忠贤详详细细说了一遍,也算告密。

魏忠贤原来没有政治经验,什么都不懂,又不知道怎么跟东林党斗。一看来这么一兄弟,教我这么多高招,市井智慧还是有的嘛。明白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也可以一干嘛。像阮大铖、周应秋,包括我们前面讲的崔呈秀这些人,都是这样,一步一步,一颗一颗,被东林党装到了魏忠贤的这杆空枪里面,成为魏忠贤的棋子。本来没有政治经验,现在有人教我;本来没有班底,你东林党给我当运输大队长,全部给我送来了,我还怕你什么呢?所以魏忠贤这个时候渐渐地就羽翼渐丰,但是还没到干坏事的时候。

到了天启四年,这个东林党一看,不行啊,宫中这哥们儿好像有点水,现在居然还招兵买马,有了些羽翼,干掉他吧。于是由他们的著名的写手,杨涟操手写了一封折子,弹劾魏忠贤二十四项大罪。讲老实话,这个东林党有时候也太自负,他们觉得反正你是宦官,宦官在历史上名声从来就不好,我就屎盆子一个一个给你扣,你也没能怎么样。而实际上他所列的二十四项大罪,很多东西子虚乌有。你也别觉得正人君子在干这种事情的时候,他就一定得有一个严谨的精神,未必。因为他们觉得我是正人君子,我说什么,即使是传闻,你可能有,但是我以干掉你为最高目标,而这个最高目标是有在政治上和道德上的先天的正确性的,这就足够了。

这份奏章到了天启皇帝,天启皇帝一看,什么玩意儿,胡说八道。所以天启皇帝这个时候就给外臣下了一张纸条子,说你们什么意思啊,胡说八道,妄诞、悖谬、胡扯,你们不就想让我变成孤家寡人吗?这个时候天启已经当了四年多皇帝了。说你们不就想让我当孤家寡人,孤立我,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是忠臣?天启皇帝发火了。

魏忠贤一看,还有这么一出呢,我这夹着尾巴,夹几年尾巴都夹得生疼,现在看来尾巴可以高高地举起来了。原来皇上对他们是这种态度,好了,来吧。魏忠贤就开始,因为班底也有了,也有人做策划,皇上也支持,此时不干,更待何时?这就是一个屌丝追求女神,被女神拒绝之后,一旦获得了资本,他就开始迫害女神的故事,就这么登场了。

那最开始呢?肯定迫害死高攀龙,流放了赵南星,把杨涟、左光斗抓起来,严刑迫害,死得非常惨。最后据说尸首从大牢里搭拉出来,脑子里都扎了一根铁钉,拷打得体无完肤,这当然非常惨。但这就是一个满怀仇恨又没有文化、终于有机会搞你的人,你说下手能轻得了?这就是这么回事。好了,这个时候开始迫害东林党人。请注意,这个时候真正的主脑其实是魏忠贤,但又不全是魏忠贤。因为魏忠贤还是魏忠贤,他还是没读过书的那个魏忠贤,真正策划的是投靠他的这些被东林党送过来的弹药们,这些士大夫们。

这些士大夫们有政治经验,东林党怎么搞我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有什么嘛?不就是那点儿猫屁本事吗?我们都会,原来不都是我们互相之间策划,互相教的吗?有什么难的呀?你说东林党有什么招吧?第一,不就是迫害吗?不就是一个一个地给我们编名单吗?给我们说什么齐党、浙党,这那这那。我们也会嘛,来,给你们编名单。当时就出了一本书,这边,就是魏忠贤这边主修了一本书,你看他那个时候就有美国现代的政治智慧。编了一本叫《东林点将录》,因为当时《水浒传》在整个明朝的民间就已经很出名了。那好,《水浒传》上人都是强盗吧,都不是好人吧。

行,你看看现在东林党都是什么人?所以从托塔天王晁盖开始,什么及时雨宋江,按照《水浒传》一百单八将的名单,把东林党的名单全部附在里面。我告诉你们啊,他们是有组织犯罪,他们有头的,他们谁是跑腿的,谁是出主意的,谁是公孙胜,谁是吴用,这都是全的,全套班底,制作了这个名单。

为什么说有现代美国的政治智慧呢?你看美国抓拉登的时候,不是五十四张扑克牌吗?把基地组织的所有领导人物都弄在上面。对,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娱乐形式来搞臭敌人,这些美国人其实都是跟魏忠贤学的。魏忠贤来这么一招,你们不是迫害我吗,我们还治其身,对吧。第二,你们不是文人吗?你们会造声势,我们也会啊,对吧。不就是是非曲折这点事吗?来吧。

所以撺掇着魏忠贤干了一件事,修了一部叫《三朝要典》,你们东林党干什么,不就是三大案吗?行,咱们把什么红丸案、梃击案、移宫案,我们按我们的角度,再说一遍。按照我们的角度,你们东林党就全是坏蛋,都是欺负皇帝的,都是不忠君的,都是小人,都是朋党,写了一本书叫《三朝要典》。《三朝要典》这本书据我所知,应该现在没有全本了,因为在清代,修《四库全书》的时候,把它列为禁毁书目给毁掉了。当然后来有残卷,后来也出了,但是肯定不是全本,现在我们看不到它的全貌。总而言之,当时就出了这么一本书,刊行天下,就是泼粪嘛,谁不会啊?对吧,你东林党这么干我们,我们就这么干你们。

最重要的一条,就是魏忠贤的这帮党羽干的第三件事情,就是你们东林党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政治正确,道德高尚,你们捧着孔圣人来跟我们玩。那行,我们也得追求这个制高点,这个山头我们也得拿下,我们没有孔圣人,那我们有谁呢?想半天,我们有魏忠贤。这就是一个围绕魏忠贤的造神运动开始了。所以为什么要建生祠?为什么要称之为尧舜?为什么要称之为九千岁?你以为这是魏忠贤发明的,魏忠贤连尧舜是谁都不知道。什么九千岁,这些招他哪儿想得出来,他只是因为没文化。所以你们说我是尧舜,尧舜是谁啊?尧舜是最伟大的君主,那好,我就是尧舜。九千岁,什么意思啊?就是比万岁稍微少活点,少活点应该的,老奴就应该比万岁少活点。他照单全收,就是说白了,他傻。但是干这个事的人,就是东林党对立面的那些士大夫,就给魏忠贤一顶一顶地架高帽子,一直到最后全天下给他修生祠。因为只有这样,用这些办法,用东林党之道还治东林党之身,我们才有可能获得执政的合法性。

所以魏忠贤专权当时的一片乱象,说起本质,无非就是中国古代的一次党争而已。那你可能会说,那你罗胖子这么说,还就没是非了,东林党毕竟其中很多正人君子啊。那到底东林党对,还是魏忠贤对?我今天可以回答你一句,东林党在道德上绝对比这些人要高尚,这个咱们是认的。但是在当时的政治格局当中,未必如此。

要知道,魏忠贤这帮人攻击东林党,你知道有一个口实是什么吗?结交太监。你们不是说我结交太监吗?你们也是啊。你们那个结交的太监是前任的司礼监秉笔太监、掌印太监叫王安。因为他跟东林党关系好,所以你们跟他就眉来眼去,你们那个什么叶向高跟那个王安之间,你们不也眉来眼去吗?你们不也是阉党吗?说我们是阉党,呸,你们也是。

所以你看,如果刨去具体的每一个人的身上的道德水准,如果从整个朝局上看,我还真不敢就说东林党比对方要高明多少。其实你从整个明代的政治格局路看,也是这样。外朝大臣和内朝的大太监关系比较好,形成比较稳定的格局,这反而是比较不错的政局。在此前万历初年的张居正和他的宫中的那个大太监司礼监掌印太监冯保,冯大伴嘛,他们俩关系就很好啊。然后他们就内外勾结,你也可以说内外相维,维持了万历初年张居正改革时期的一个非常好的政局。

所以内外勾结本身并不是问题,阉党仅仅是互相攻击的一个口实,说白了,还是一个党争,党争到最后就是这样了。大家既然知道魏忠贤是那个脾气,因为他是什么?他没底线,他是个流氓。魏忠贤非常,他流氓有流氓的干法,流氓的特点是什么呢?就是我就看谁对我好,你对我好,加官晋爵,来现的,发现银子。你对我不好,立即给你颜色看,这就是魏忠贤的方法。因为你想,一个市井无赖,他又有多好的政治判断能力呢?搞阴谋诡计人家不太懂,人家来的就是硬的。

所以据说有这么一个事,就是有四个人在一个小房间里说话,其中有一个人就骂魏忠贤,在那儿骂,其他三个人看,这孙子疯了吧?骂魏忠贤。这仨人吓得不敢吱声,结果东厂特务破门而入,直接就把那个骂魏忠贤的给带走了,那肯定是死路一条嘛。但是第二天,另外三个没骂的加官晋爵,有好处。你看,这就是一个流氓的心态,就是谁对我好,哥们儿就对你好;谁对我不好,哥们儿比你还狠、还贼、还阴。

魏忠贤就是这样。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谁敢不攀附他?谁敢不说他好话?且不说说坏话,好话说慢一步都不行。说有一个地方,给魏忠贤建生祠,两个平级的官,有一个官建生祠的报告先到北京,第二个官建生祠的报告迟到一天。对不起,你升官,你回家,就这样,来现的。那你说整个官场会成何体统?这就是魏忠贤发迹的大概的脉络。我不知道听到这儿,你能够想到什么样的结论?

我的结论是这样的,就是一个政治体系千万别拿“道德是非”来作为整个政治体系运作的核心原则。那你说,不对啊,道德是个好的。对,道德是个好东西,道德最好是在哪儿应用?每个人对自己的要求。

当每个人把对自己的要求,这种“道德是非”拿出来反过来要求别人的时候,道德的本质就在变化,它变成一种绑架的工具。我们看道德政治是怎么变成不道德的政治的?它逻辑非常简单。第一,我讲道德,讲是非。第二步,就是所有按我的道德标准不符合的、身上有污点的,那这个时候就出现一个新逻辑叫“吸血鬼逻辑”。你们看吸血鬼片子都是这样,被吸血鬼只要咬一口,一滴血进入了你的身体,对不起,你立即就是吸血鬼。你是奸党的学生,你就必是奸党。你甚至跟奸党是同乡,你也就是奸党。所以这个“吸血鬼逻辑”开始启动,那道德、是非就会变成朋党。就是你的,我的;我们的人,你们的人,变成朋党。而一旦到了朋党,就丧失了妥协的可能。而妥协的可能一旦丧失,最后也就没了是非。

所以你看,以是非开始,最后以没有是非来结束,道德政治就这样走进了一个怪圈。这就是在晚明的时候,魏忠贤和东林党这个斗争,告诉我们千秋后代的一个经验:以道德开始,没有妥协,政治必然是一团黑暗。

在以后的节目里,我会给大家讲一些另外的故事,告诉大家,为什么妥协一个没有是非立场的政治,要是远远好得多的政治。



上一篇:罗辑思维:致终将逝去的隐私 63
下一篇:罗辑思维:开会是个技术活 6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罗辑思维论坛|逻辑思维|     

GMT+8, 2018-10-16 08:20 , Processed in 0.103506 second(s), 39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