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26|回复: 0

罗辑思维:傻帽悲观派 66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428
发表于 2015-11-27 15:4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uojisw 于 2015-11-30 16:07 编辑

罗辑思维:傻帽悲观派 66


一直以来有一种悲观论煽动者在各种媒体上鼓噪,他们有一个三段论逻辑公式,第一句话他会告诉你这个世界一团漆黑,要么大祸临头,或地球崩溃,总之没好日子过了;第二句话世界之所以这样的原因因为一小撮人作恶,比如希特勒嘴里的犹太人,某经济学家嘴里的罗斯柴尔德银行,比如万恶的美帝国主义或转基因大公司,总之就是你们这些人坏才把我们弄到如此境界;第三句话他会告诉你那应该怎么办呢?那就是团结起来、组织起来、行动起来,跟我来,我有办法。这样的人叫做煽动者。

你还别觉得煽动者只存在于政治领域,不是,现在的商业广告你有时候分析它的逻辑,就是煽动的逻辑,列出的问题,摆出的解决方案,就是把问题强调的乌烟瘴气,把自己的解决方案说得无比美好,这就是煽动。

举个简单的例子,美国前副总统戈尔,不是一直在全球各地演讲,演讲的题目叫《难以忽视的真相》,说地球马上就要温室效应了,人类就要永远灭绝了,怪谁呢,怪中国人,中国人拼命烧油、拼命买车,美国人看着糟心啊!不都全怪你们吗?怎么办呢?我有解决方案,碳交易,减碳减排,所有这一套就出来我们开会呀,斯德哥尔摩会议,给中国政府施压,所有这些逻辑都是煽动多。

但是反过来看,我们的思维是正好相反,我们强调的是这个世界无比美好,而且会越来越好,以互联网技术为代表的一系列新技术正在给每一个人的发展提供了机遇;第二,我们强调不要仇恨,我们应该让气味相投的人一起玩儿,不要和别人去斗争,因为人类早就摆脱了那样的时代;第三,我们虽然组织起来,但是我们不是控制化的组织的,我们强调的是自由人的自由联合,这才是创造力的源泉。

所以我们不是煽动者。

我要引出一个话题,我们的逻辑和刚才我们讲的煽动者的起点不一样。那就是这个世界到底会越变越好,还是因为某个迫在眉睫的危机将来会一团漆黑了,我们要当一个傻帽悲观派还是一个理性乐观派。有本书叫《理性乐观派》。

大家闭着眼睛想,这个世界有多少让我们悲观的理由啊,什么贫困疾病,大气酸雨,臭氧层稀薄,癌症发病率上升,普遍的道德沦丧,小行星撞地球,男人精子数量下降,雾霾围城,所有这些经过专家教授学者和媒体嗡嗡嗡嗡,已经深入人心了。

那么他们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么说有名有利。我们前面讲的美国副总统光靠吓唬全世界人民就进账上亿,而且他自己在田纳西州的那一栋豪宅里边的人均碳排放是美国人均的十几倍,是中国人均的一百多倍。有记者去责问他的时候,他老人家说我花钱买的。我们中国人用石油不花钱吗。

另外就是有名,多少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多少畅销书、多少纪录片导演就是靠给人类带来坏消息而成名的,他们有着忧郁的眉头、机制的眼神、坚定的信念,那怎么可能不有一颗善良的心灵呢,就像前不久有一位中国的名人(崔大屁),在美国拍了一部纪录片回来放给中国人。有人说他说的对,为什么呢?因为他早已经成名了啊而且他自己花钱,你说他说的能不对吗?这都挨得上吗,一个人是不是高尚跟他得出的结论是不是正确这之间的逻辑差着十万八千里呢。凡是对这个世界悲观的都获得好名声。所有对这个世界持有乐观态度的人反而显得很浅薄。

著名的经济学家就讲一句,对人类的发展持续乐观就显得很浅薄。所以你看,又有名还不显得浅薄,那他们为什么不趋之若鹜?悲观论的论调在人类的历史上是特别源远流长。

在古希腊时代,我们看到最早的公元前就有诗人吟唱道,过去的时代多美好,现在的时代多糟糕。有人名人说世界历史分成三段,即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黑铁时代,我们现在是最糟糕的。

黄金时代是很久很久以前。朱熹就这样说过一句话,说三代以上天理流行,王道生家,三代以下,人欲横行,霸道盛行,此后的世界无人样。悲观论是一个非常古老的传统,但是有趣的所有这些高大上的言论显得那么正确,但这些所谓智慧的言论一次也没有对过。人类世界到现在为止一直是蒸蒸日上,所有的担忧似乎都没有实现,所以我们认为注定要恶化的情况不会出现。

举个简单的例子,工业革命应该是人类历史上最没有争议的、对人类贡献巨大的。但是在工业革命发源地英格兰来说,1750年到1850那100年发生了什么?首先我们看到一个表现就是人口大爆炸,1750年整个英格兰只有六百万人,到了1800年的时候就变成了九百万人,到了1820年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千二百万。

肯定说明一个问题,首先是食物会增多,普遍的营养水平的提高,生活品质上升。一个盛世,每个人的生活状况几乎都得到提升才会有这样一个结果。可是你看当时的文人是怎样描述那一段日子,他们把它描述成漆黑麻乌,诗人骚赛、狄更斯还有包括英国人自己二十世纪的罗素。

罗素讲过这样的话,他说稍微学过经济学的人、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工业革命给英国人带来的是一场灾难,100年整个英国人的幸福无法和100年前相比,而且所有这些都怪科学技术。其实当时的英格兰社会进行考察的人很多,比如恩格斯。恩格斯那时候很年轻,1844他写了一本《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书中写到他在伦敦看到的贫民窟、工人阶级啼饥哀嚎。

可是到了1892年的时候《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当时已经是名作了,出版德文第二版时恩格斯老老实实的写了一段序言,在序言里他说当年我们描述的状况现在在英国几乎已经不存在了。所有对工业革命那个阶段当事人感受到的那种痛苦,事实上全是谎言,全是错的。

当时,很多人把工人阶级的生活状况描绘的一团漆黑的人是根本没有到工业区看过的那些文人。有个到工业区考察过的一个贵族说工业区那么脏乱差,居然把衣服晾到户外,太不雅观了。当然,那个确实不好看,工人村就像八十年代早期上海的弄堂,万国旗飘扬,到处都是晒内裤、晒裤衩、晒胸罩,贵族老爷们确实看不惯。

但是要知道这恰恰是工业革命爆发以后英国人获得的生活水平改善的一个标志,他们开始有换洗的衣服了,他们有两身儿衣服,可以洗一件穿一件。这时候法国人确实不在外面晒衣服,一辈子就那么一件老棉袄,是祖传的,是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白天当衣服,晚上当被子,也不用洗,是显得很干净很原生态,可是那恰恰是落后和贫困的标志。

在十八世纪早期,那时候英国人应该只能吃燕麦的黑面包,但是到了工业革命快结束时的1850年都吃上白面包,非常非常奢侈的肉、蔬菜、水果这些东西已经进入寻常百姓家。隔了一百多年我们再回去看,那段时间是最没有争议的、人类经济和普遍状况蒸蒸日上的,实际上还是后来人都有人把他描绘的一团漆黑。现在的悲观论就更多了,我小时候真被吓得不轻,一个苏联学者跟一个意大利的实业家1968年就在一个小别墅里搞一个小聚会,把全世界很多著名的科学家都弄去了,说我们要探讨人类的未来会怎么样?最后的结论是觉得日子没法过。

于是在1972年就发表了一篇著名的报告书名叫做《增长的极限》。总而言之内容就是没法过好日子了,整个地球资源快完蛋了,石油最多用30年等等,说你们要环保要省着点用,要节约。结果怎么样呢?过去四十多年,各种各样的资源探明储量不仅没有减少而且在增加。

《增长的极限》说的情形远没有到来。我们的世界发展的很好,且看起来会越来越好。又这样过了几十年,1992年那个非常著名的在巴西里约热内卢联合国大会,各国的领导人在一起弄了一个特别厚的文件叫二十一世纪议程。那个二十一世纪议程里面写的就是人类到了最紧要的关头,疾病、瘟疫,各种各样的大祸临头。

不管这些言论出于多么崇高的动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都说错,因为他们对未来的预期都没有发生。这个世界最后证明,正确的是我们这些傻呵呵的理性乐观派。刚才我们讲到有人愿意上门宣扬坏消息,是为了图名图利,但是问题的症结不在这,而在我们的听众愿意听到这些坏消息。

这又是为了什么呢?生理学家告诉我们,人类大脑有一个区域叫杏仁核,这是个负责人类预警的区域,说白了,就是信息的过滤。因为人在环境当中,信息进来是非常丰富的,那些对我们的生存安全繁衍至关重要的信息由杏仁核负责处理,而且还有比如说恐惧,愤怒仇恨这些东西由杏仁核处理。

大家想一想,在原始社会的原始森林里我们的祖先就是要靠这个杏仁核而起作用来确定分析哪里有豺狼的嗥叫或老虎的影子。这个杏仁核对我们生存下去至关重要,但随着人类社会的进化,逐渐的进化出了大脑的另一部分叫做前额叶皮质,就是大脑皮层,它负责很多亲社会行为,比如说友谊、爱情、情感写作、善意的表达、语言等等。前额叶皮质是平衡杏仁核的坏消息。

但是一旦坏消息进来以后,因为杏仁核有最先进化出来的优势,我们人类倾向于接受坏消息。有个著名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叫做卡尼曼,也就是《思考快与慢》那本书的作者,他发明了一个词叫做锚定效应。他说人的决策实际上是依据经验和局限的信息来做出的。举个简单的例子,在十九世纪末,整个伦敦人民最烦恼的事情就是街上到处都是马粪,人们认为伦敦已经不适应人类居住了,马粪越堆越高,根本就没有办法清除的,因为当时的只能根据局部的过往信息做决策。但是汽车来,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根据过信息作出的错误结论在人类历史上有过这样的例子很多,电脑刚发明的时候,IBM的创始人沃森这位鼎鼎大名的管理学家说过这样一句话,说人类只需要五台电脑就够了,当时有个计算机学者说人类总不能每家每户都来一台机,这成何体统。

可是到了几十年以后,不单是每人一台电脑,而且每个人还不止一台电脑。为什么他们当然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他们当时看到的电脑是大的装了一间屋、好几吨重,是根据当时的和他们过往受局限的信息来决定。2008年,有人写了一份文件其中替中国人算了一笔账,这笔帐算完以后美国人都傻眼了,结论是如果这样下去,世界就完蛋了,所以必须遏制中国的发展,也就是美国有一帮糊涂蛋的共识。

那笔帐是这么算的说,如果到2030年中国人的人均和美国人一样会是什么结果呢?就是中国人一年消耗的纸张是全世界现在用量的总和;2030年如果中国人的人均汽车保有量达到四个人当中有三辆车的话,那么全中国的水稻田都应该铺上水泥变成停车场或高速公路,因为那时候中国人要享受十一亿辆车,而现在全世界汽车保有量不过八亿辆;到2030年的时候,如果中国人这么开车的,一天中国人要烧掉九千五百万桶石油,而现在全世界石油的日产量不过八千五百万,所有的产量都给中国人使用都不够啊!美国人就开不了车了,就不够用了,这是一笔多么可怕的帐。这就是我们前面说的锚定效应,他们是根据过往的经验对未来进行预测。

在资源使用上是人类悲观论调最集中的一个区域,每朝每代、每个时代都有这样的预言,我们就拿英国人来说,受尽这玩意儿的折磨,十七世纪的时候,那时候工业革命刚刚开始,但是英国经济已经稳步的开始增长,当时一个炼铁厂一年要烧掉四百英亩的森林,一个酿酒厂一年要烧掉几十大卡车的木材,当时英国人就犯愁了,曾经出现木材价格大涨,穷人烧不起而被冻死,当时的很多贵族、国家掌权者、都惶惶不可终日,觉着这样下去怎么办?木材很快就被我们给烧光了,所以很担忧。

但是几百年后我们这些人,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呢?很简单,煤炭。可是工业革命又开始发愁,到了1865年的时候工业革命已经基本完成了,那时候有一个经济学家说完成了吧!好日子到头了,现在的繁荣就是烧煤造成的,煤很快会用完的。

到1866年的时候,当时的媒体也配合炒作,当时真的出现了煤炭恐慌,这是英国历史上非常著名的1866年,当时英国的首相格莱斯顿在做年度预算的时候就在下议院讲了这么一番话:看来我们要趁着煤炭还没有用完赶紧想尽办法在预算里留出足够的额度把我们的国债贷款还了,因为好日子到头了,因为英国现在是历史的巅峰时期,以后没有好日子过了。因为煤快用完了吗,甚至当年还建立了一个叫做格莱斯顿皇家煤炭什么基金会来对付马上出现的煤炭危机。

但是历史就是这么具有讽刺性,在那十年以后突然在全世界大量的发现煤炭,那种焦虑一下就完全解决。那么接下来就忧虑什么呢,就忧虑石油。石油这个东西一直象噩梦一样,一直是媒体的重要话题。我们看到一个资料,1910年美国的矿产局发布说现在美国国境内了探明的石油储量能够用十年,到1920年的时候告诉大家还能用13年,到1930年说还能用十三年。

每一次都告诉大家快用完了快,这次真的不行了,我们不能再开汽车了,所以我们必须遏制发展的脚步。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就有人说我们这次是真的啊,我们的繁荣状况到十年后就要终结了,旁边还有罗马俱乐部给他背书,你说这事,天经地义。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

现在仅仅美国用新技术能够开采的页岩气足够美国人用上300年,石油是越用越多,所以历史上几乎所有对于资源的悲观论调都没出现。为什么?是不是因为人类运气太好了,其实不是,是因为我们在长久的观念中,对资源这个概念有大量的误解。起码有三点。第一,资源的本质不是客观物质而是知识,举个简单例子,如果工业革命之前,一块农民的土地突然冒出了石油,他是资源吗?

那当然不是,黑乎乎油腻腻只会让土地不宜耕种。山洞里有铀矿,大家进去后发现受了放射出来生病了,只会说闹鬼。无论是石油还是铀矿,都不会让大家认为这是资源,因为是人类的知识足够发达以后才发现他是可以成为资源。第二,资源的总量是永远处于变动之中,就拿石油来说,我们现在很多人说石油总会用完了,这个我承认。但是从现实一个短的历史时段来看不是这样,比如说2013年俄罗斯新探明储量是六点二七亿吨,但是他全年的开采量是五点二亿吨。

中国也是一样,新探明的储量比我们当年的开采量要大得多,说白了,是越开采越多,而现在中国石油开采率很低,很多矿开发率只有30%左右,随着技术提升我们还能进一步增大,所以资源总量变动。第三就是资源是可以替代的,在互联网时代如果还用电气时代的电缆,那我们的电缆是一个庞大的吓人的一个总数,如果没有发现光线的话,如果还用铜的话,地球上的铜早就用光了。

但是不会等到同用光的时候,人类会在加工玻璃变成光纤。比如说很多人担心纸张,我不知道各位至少我现在很少用,包括我们办公室都没有打印机,一个人一个iPad讨论问题。假如有一天这些都不奏效了,人类的所有资源真的要用完了怎么办?你以为历史上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吗。

发生过,1972年石油输出国组织决定对西方进行制裁,因为你们支持以色列我们阿拉伯人不干,就不卖给你,提高价格,搞石油禁运。1974年到1981年石油价格涨了十倍,石油生生从美每桶3美元涨到了35美元,而现在比这个还高,那又怎么样?人类的繁荣并没有因此停止,美国欧洲当时确实工业产量下滑30%,遭到沉重打击,几年以后呢?几年以后的情况是,原来汽车百公里油耗几十升,但是到了七十年代末美国生产的车油耗已经到十七升百公里。

现在已经达到百公里十升油,而且很多厂家还在研究更小油耗的车,或者就不用油的电动车就去替代,而且还有一种发动机,因为它轻又个小,铝制发动机技术的成熟能减少油耗。石油危机之前打破脑袋也想不清楚,石油和另外一种金属铝之间会有怎样的替代关系。资源这个东西它永远是相互替代,此处没有了彼处会冒出来,你还记得那句话,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总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

有一个人跳楼从摩天大楼往下跳,直到二楼的时候她还给老婆打个电话说,情况一切都好,实际上它下一秒就要死了。是不是我们人类到现在为止都很好,我们在这一代人已经到了二楼了,只剩下一米了,马上就要粉身碎骨了。这一点,悲观的解决方案无非是两条,第一条是停止发展,第二条节约咯。那么下面我看看这两条是不是可能。

首先停止发展,你想更舒适的生活每个人都向往,你去看看天天讲低碳排放那个美国自己还在拼命的增加碳排放,所以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全世界的市场经济背后的驱动力量叫资本,资本的本性是扩张。退一万步讲假设可能,我们现在终于过了道德的束缚,遏制了人们发展的动力,会发生什么?人们会回归到原始社会的生活方式吗,肯定不会,还会有一些有权有势有钱的人过着奢靡的生活,他们会雇佣一大批佣人。

比如说1700年的时候,路易十四据说他吃一顿饭上完了菜,他的后厨有498个人。而现在也许一人就解决了,我们照样可以过得很舒服,可是我们今天没一个人过的都是路易十四的生活,可是你随便到餐馆点一盘沙拉,那个沙拉可能是腰果来自越南、蔬菜来自山东、橄榄油来自加拿大、盛沙拉的盘子来自捷克波西米亚,我们现在享受的何止是五百人的好处。1958年有一个经济学家叫李德写了一篇文章叫做铅笔的故事,铅笔这么一个小小的工业品,里面一根石墨棒外边一圈木材,裹上一个铜皮,上面有一块橡胶皮。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工业产品实际上卷入了全球几百万人的劳动和协作才到你面前,我们今天每一个人都是路易十四,我们享受着无数人伺候我的生活。

如果这个扩展至我们又回到了路易十四一个人在那坐着吃,498个后厨伺候着,这不是危言耸听。这个逻辑反过来想一下,为什么在十九世纪中期美国人解放黑奴,你以为这是人类道德水准,是什么政治思想实现了,错!最根本最底层的力量用黑奴已经不划算了,明明有石油有煤炭驱动的蒸汽机、内燃机,为什么还要奴隶这种输出功率又不高、又特别难管管理、成本又非常高的那种工具呢。悲观者第二句话就是省啊!咱别停,咱省着用就可以了,其实这不是办法,经济学上有一个著名的悖论叫吉文斯悖论。

有一本书就专门讲这个,那里面有很多东西,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就是,他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人类一直在节约能源、提高能源的使用效率。但是每提高一层的结果就是能源的消耗总量越大,大家想,在瓦特改良蒸汽机之前,那个蒸汽机的能耗能源效率是1%。

卡特的改进提高了能源效率达到10%,后来出现了内燃机提高到了20%,最先进的火电站机组可以达到60%,但是人类消耗能量的总量怎么样?增加了,当初汽车的能耗百公里油耗几十升的时侯,没有多少人开汽车,能耗降低的结果是汽车用量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人去用汽车,用油的总量反而增加,这就是所谓的杰文斯悖论。

杰文斯悖论的结论是,省是省不出一个光明的前途的。悲观论者解决问题的方案往往就是这样,在直觉上让你觉得行,可是实力上还是不行。比如说每年的3月29日有一个全球一致性的活动,叫做熄灯一小时,主办方当然也说,我们这个宣传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但是你有没有想到?熄灯一小时你以为大家会不用光吗?晚上当然要用光了,怎么办就点蜡烛,比电灯要小的多,但是它的能耗其实要更大,更多的碳排放的和更多的其他废气对人类身体的伤害其实要大得多,这个替代方案其实远远不如电灯,这是第一。

第二,熄灯一小时大家很欢乐,每个人都献了爱心,都表达了对地球妈妈的爱,但是有一伙人可是向隅而泣、敢怒不敢言。那就是发电厂。平时晚上电力的负荷高峰是那么高,你突然一小时负荷一下来,结果是什么?结果是锅炉可能会熄火。要知道电厂的锅炉熄火或运转设备的转速突然下降可能造成发电设备无法逆转的巨大损失,这笔账悲观论者是不会算的。他认为我们这个行动即使没有实际的意义也不至于有什么害处,恰恰相反,其害无穷啊。

你可能会问按照你的理性乐观派的观点,悲观派你不喜欢,你理性乐观派解决方案是什么?理性乐观派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恰恰不是少也不是停,是想办法往前冲,即使距离地面只有一米,我们要想办法在地面上凿出一个洞来穿过去,不是能源不够用时不用能源,我们要想办法发明新的能源、开拓新的资源,让我们的发展持续可持续,就是不停步。人类历史几百年的文明发展无非告诉我两条吧,第一条靠市场经济的核心价格信号,所以,人类发展新能源,不是靠什么环保,不是靠有志之士的大声疾呼,而是盯住市场信号的敏锐的发现。

太阳能什么时候能普及?不是什么大声疾呼来的,而是石油被越用越少,价格越抬越高的时候用太阳能已经有利可图的时候,太阳能就会大行其道,而且随着它的用量越来越大,他的单位成本会相对下降,太阳能有可能一步步的替代一部分石油的用途,所以最终还是那个被很多悲观论者看不起的贪婪的市场的扩张通过价格信号最终解决问题。

第二个解决方案就是知识,前面我们讲资源的本质其实就是知识,所以解决资源问题的核心就是知识本身的增长。知识怎么产生?用资源才能产生知识运用知识,知识才会越多。如果所有人都回到安贫乐道的原始生活状态,那还能产生什么新知识。知识需要人力大量的发展,大量协作,充分的交通,充分的交流。很多人在指责美国人舒适的生活,你们说你们用得能源太多了。

美国人不服啊!说我们创造知识可以分享给全人类。你不妨算这么一笔账,假设世界上只有一吨石油了,现在你代表地球母亲妈妈来分配。假设只有两个分配方式,第一个是给非洲丛林里的土著,他很节省的用100年,点一个小煤油灯就这么凑合着过。第二种是给美国人可能只用一个月,但是很可能会研制出新的能源。请问地球妈妈该怎么分?当然是给美国人用。要想产生新知识必须消耗能源。

当然我不是号召大家去浪费,绝对没有任何这种意思。只是说面对人类的未来,悲观主义的论调多次在历史上出现且一直是错的,第二就算他未来得按照他们的主张的解决方案,也是不会成功的。



上一篇:罗辑思维:开会是个技术活 65
下一篇:罗辑思维:倭寇真相 6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罗辑思维论坛|逻辑思维|     

GMT+8, 2018-10-16 07:34 , Processed in 0.088897 second(s), 37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