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058|回复: 0

罗辑思维:倭寇真相 67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108
发表于 2015-11-27 15:4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罗辑思维:倭寇真相 67


感谢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今天我们给各位说一个历史概念:倭寇。说这个选题之前我们心里可打鼓了,因为这个词很陌生,而且很多人对它无感。所以我们就请教了很多小朋友,尤其是理工科的对历史不感兴趣的小朋友。我就问他们,如果提到倭寇这个词,你最先联想到的词是啥哩?大家凑半天给我凑了四个,第一明朝,第二日本,第三海盗,第四戚继光。我说行了,有这四个词说明你们有常识。这就对了,而且这四个词已经足以凑出一个错略的历史框架。

什么是倭寇呢?在一般中国人理解,就是发生在明朝的日本的海盗,对中国的沿海地区烧杀掳虐,最后被我们的民族英雄戚继光将军干翻在地,这是一段可歌可泣的中华民族抗击外来侵略的历史故事。

虽然这也没有什么大错,但是《罗辑思维》我们讲过,我们是一个有自尊心的节目,我们肯定不能把一个大家都理解的框架填充一点儿细节就当节目给大伙播。那不浪费你时间吗?我们要做的,也是最擅长也是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把一个粗陋的历史概念,还原到它当时的历史情境里,往小看更多的细节,往大看更大的局势,然后反过来再来审视这个概念的真相。往往这么做了之后,我们得到的结论都和大家平时的理解完全不是一回事。倭寇这个概念也不会例外。

其实啊,如果你是一个生活在明朝的人,因为当时绝大多数人都是农耕民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招谁没惹谁。突然上岸这么一帮奇装异服的人,喊着八格牙路,花姑娘,就上岸,然后见人就杀,见银子就抢,你这不叫“闭门家中坐,祸从外边来”嘛,你这倒霉催的。

第二呢,如果这是帮土匪,从山上下来的,这我们好理解一点,毕竟同一个民族,同一个梦想嘛,事情过了大家还是兄弟嘛。但是这帮人可是日本人,这就夹杂了民族矛盾,这仇可就结大了,尤其是这个和中华民族恩怨情仇纠缠了一千多年的日本人。所以当时到现在理解倭寇这个词,我们通常都是在这两个框架下,首先是飞来横祸,其次是民族矛盾。

那倭寇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我们先来审视一下倭寇的细节,你会发现好奇怪的哟。虽然他们也叫海盗,但是他跟欧洲的那些海盗真的不是一回事。我们先看打劫的对象。欧洲的海盗劫的是商船,在海上瞄着,看那个商船走了单,然后上去,海盗船也快,而且武力也强,毕竟专业人士嘛,商船上能有多少武装力量呢,三把两把就干掉,成本低啊。而且商船上的货物比较集中,打开底舱盖,里面全是货物和金银财宝,都是哥们儿要的。而且逃跑也比较方便,茫茫大洋之上也没有人看见。

可是中国明朝的这帮倭寇就不是,很少听说他们打劫什么商船,他们要干的对象全部是岸上的,而且他们也不是干渔民。我们大家想想,如果我罗胖子是个倭寇,举着刀上了岸,那肯定是先看这个村里谁家有钱,先干,哪个姑娘漂亮弄上船。倭寇不是这样,他们不仅绕过了沿海,而且直接攻打相对纵深一点的内陆的县城,甚至是一些很大的城市。在现在明史的史料上,您能看到倭寇攻打城市有什么扬州、泰州、苏州的松江、嘉兴、杭州,这些城市虽然也算沿海,但它毕竟不在海边。所以你替倭寇算算账,他不划算,成本很高。因为路上官军追剿,在地形上进行防守和阻截相对方便,尤其倭寇经常攻打县城。你想想攻城,一帮草台班子,这个成本是巨高,而且只要是上岸,那个财富相对来说就比较分散,各家都有地窖,你把各家各户的财宝归拢到一堆,这个人力成本你这个海盗怎么支付得起?而且就算你抢到手,你再往船上运,这个纵深这个深,你也比较困难吧。所以这个也不可理解。

第二个奇怪的地方,就是他的精神世界和海盗那个很酷的精神世界不一样。欧洲的海盗你看人家那个旗帜骷髅旗,上面还有利刃,有的还有沙漏等等,就告诉你,时间不多了,如果不投降,上船就是一刀,马上变骷髅。可是中国明朝的这帮海盗,据这本书《大国海盗》,雪珥先生的著作,他告诉我们,他们那个旗帜五彩斑斓,很明显它不是在海上让敌人看见发现,然后用于恐吓和威胁,它不是。它上面画的经常是漫天神佛、玉皇大帝、土地公公,什么日本人供奉的八幡大菩萨,是这些。所以说明他们的精神世界里,逼格很低啊。他们是一帮像普通人一样,向往着美好的、幸福的、平安的生活的一帮人,这哪里是风里来雨里去、刀口舔血的海盗啊?所以这也很奇怪。

更奇怪的是,即使是在当时的记载,也在告诉我们,倭寇里面所谓的真倭,就是真日本人很少。有人说最高估计百分之二三十,其实绝大部分是中国人,中国人放着良民不当,跟一帮日本人,而且是一帮日本屌丝,你跟他们混在一起有什么好啊?跟官军作战,吃不饱穿不暖的,这个也很难理解。更主要是,很多人在分析倭寇的来源时候讲,是因为日本战国时期有一些战败的武士,于是流落到中国沿海,成为浪人,这帮浪人在中国兴风作浪。

可是好像也不是这么回事,因为如果是日本产生的浪人武士,它是一个相对漫长的时间。可是明朝倭寇你会发现,此前也有,明朝初期也有,明朝末期也有。可他真正的大爆发就一段,就是嘉靖年间。嘉靖皇帝一共是当了四十五年皇帝,嘉靖这个年号是明朝时间第二长的年号,第一长是万历,主要就集中在这四十五年间,为啥呢?所有这些关于倭寇的闷,我们都没法理解,要想解,就得回到明朝当年的历史的情境和明朝的基本国策,再来看这个问题。

话说洪武年间,大明王朝的第一任领导核心,朱元璋先生登基坐殿。到了洪武四年的时候,他老人家就下了所谓的禁海令。说老百姓我不管你原来是做生意的还是渔民,总而言之,这海上这饭你们甭吃了,片板不得入海。你去看朱元璋的招数,总是朕有个什么令,如果不行就杀头,没有第二个办法,就是杀头。这么一来,你想朱元璋他这个性格,我们以前讲过,总是喜欢让老百姓安安分分的,留在土地上别动,你做生意你心眼就活络,你老跟外人打交道,老皇上坐在南京他就有点不放心,所以他就海禁。

而且朱元璋的命令在明朝有着独特的作用,因为他是第一任皇帝,所以对于后来的皇帝来说,这叫祖制。祖制不可轻破,即使是在行动上,早就已经变通了,但是大面上讲,朱元璋当年定的这个海禁令是不能破的。其实在内陆也一样,内陆老百姓也是出门都得找政府打一路条,当时叫路引。所以整个大明王朝其实就是当时大明子民的一个劳改农场,没有什么区别。这就是明朝的基本国策。明朝的子民嘛,没办法嘛,刀把子在你手里,不下海就不下海。

可是在明朝之前,那几百年中国一直是开放海疆的,有那么多贸易伙伴,怎么办呢?明朝皇帝有办法,朱元璋说这么着吧,咱别做生意了,做生意是你情我愿,你买我卖,咱没这平等地位。我天朝上国,你们拿东西来叫贡,是迫于天朝上国礼仪之邦,是慑于我的圣德,你送给我的。但是我不能白拿你东西,我加倍地返还给你,所以一个是贡一个是赐,咱们贸易改成这样,这叫“朝贡贸易”。

可是你想,这里面有逻辑缺陷,对吧。平常在菜场上你买我卖讨价还价,这个大家是平等的,可是你贡我赐,这东西不平等,那大家就多贡,反正你加倍赐给我,那明朝三两年还不就被搞空了。所以明朝皇帝也不傻,说这样,贡是贡,咱可得有个限度,咱们这么着,咱列个册子,你是几年一贡,每次供奉多少东西咱有一清单,每次你来的时候我派人一样一样地对清单,这就叫勘合。所以朝贡贸易在明朝的这一段又称之为勘合贸易。

我们有这么一个勘合的文本,我们照着这个单子上来,然后明朝在当时的海疆上就设立了一些叫市舶司的机构,主要由宫内派太监去管。市舶司主要有三个市舶司:一个是广州,主要负责东南亚一带;然后泉州负责跟琉球对接;再然后是宁波,主要负责日本。这是三个最大的市舶司,剩下一些小的就随设随撤,就不那么重要。

好了,这其他国家都好办,唯独日本很特殊,为啥呢?因为这哥俩结过梁子,在朱元璋刚上台的时候,就曾经派过使者到日本下诏书,中国换主人了,我,以后看见我叫大爷。日本人不知道,日本人以为大陆上还是元朝人呢。而且大家知道日本跟元朝有仇,因为元朝人远征过他们嘛,后来的神风特工队就是从那儿来的。所以日本当时执政也是一个挺二的主,叫怀良亲王,一看大陆来人了,哟,使者,还敢来,砍了。七个使者杀了五个,关了俩,后来一发现不是,把这俩又放回去了。但是你想朱元璋,农民出身,特别好面子,这事可就惹翻了。但是他那个思想和他的国力也不具备去攻打日本,那我不理你总可以吧,就跟那个奥巴马似的,贸易制裁。打,我是不敢,贸易制裁。所以朱元璋洪武一世,就不跟日本人做生意。

跟日本勘合贸易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永乐年间,就是他儿子,就是四皇子朱棣,永乐皇帝上台才开始跟日本人做生意。但是因为原来结过梁子,所以跟日本的贸易非常地清淡,十年一贡。你想琉球,琉球恨不得一年贡好几回,马来西亚、越南三年一贡,五年一贡。唯独跟日本有梁子,我这还不高兴呢,十年一贡,贡的东西也准许他的非常少。当然这个东西在历史长河当中它慢慢地就会发生一些变化,日本人越贡越多,每次来,尤其跟太监行行贿,说说好话,你看我东西都来了,天朝上国,抚育万邦,对吧,我们东西都来了,好意思让人带走吗?

本来这个市舶司和所谓的勘合贸易就是为了一个大国的面子嘛,所以渐渐地就开始退让。每次大太监就说,这次收了,下次就千万不能这么多了,如果下次再这样,我们就连人带货全都不收了,等等。但不管怎么样,在明朝初年的这一段时间,对日的勘合贸易其实是越做越大的,大到什么程度呢?后来就变成十艘船,上千人。我看过一则史料,光一次勘合贸易,光带到中国的日本的刀,倭刀9900把,所以你看已经是相当规模的海上贸易了。这中日贸易在明朝开始之后的一百多年间,就这么踉踉跄跄、憋憋屈屈地搞了这么一百多年,但是到了公元1523年,就是嘉靖二年的时候,出事了。

你看嘉靖这个年号出现了,当时负责对待日本的市舶司是在宁波。在宁波城内两拨日本的进贡的使臣打起来了,而且打得那叫一个规模巨大,所以在历史上这个事件称之为争贡之役,战役的役。所以说可见规模是很大,大到什么程度?在宁波城里烧杀抢掠,后来官军去镇压,还有几个将军被杀,还有一个将军被俘虏,闹的事规模特别大。但为啥会闹事呢?

这就得说到十年前,1513年,那还是正德天子,就是明武宗在位的时候,就是上一次朝贡不是十年一贡嘛。贡使拿着勘合文书,说下一次就照这张清单来啦,就回日本,过九州岛的时候,被九州的一个大名叫大内氏,把他给劫持了,说勘合贸易这个勘合清单这个文书挺好,我要了,你甭拿回去了。

这就得说当时日本的政局,当时的幕府将军没啥权力,大名是什么呢,就是将军下面的诸侯,他们是地方实力派。所以大内氏一看,这个东西不是对中国贸易,拿到了这个文本就是独家独占啊,抢下来了。这个使臣也没办法,就回去跑到将军那儿,说东西被抢走了,将军说抢走抢走了呗,我也没招。但是京都附近还有一个大名叫细川氏,细川氏一看就不干了,说你这个将军不像话,每次跟中国的贸易都有我们的一份,到今年你还没把这个册子给我们,怎么回事?就派人找将军要,将军说没有,给大内氏截留了。可细川氏派了使者气势汹汹来要,将军想半天没招,翻了半箱子,说这儿还有一本旧的,就是以前用废的。将军把这本册子拿出来,说就是这个,你拿走吧,细川氏也不知道,就拿着还以为是正式版本呢,拿走了,没想到是一盗版。

所以到1523年,大内氏和细川氏两拨都出发,带着满船的货物,按照勘合上的清单,带着货就来了,都到了宁波。虽然这个大内氏,因为他拿的是正版的,先到。细川氏是后到,因为他远嘛。但是细川氏有一个副使,这个人是中国人,中国人最恨汉奸,什么都明白,一看晚到,没关系,听我的,我行贿去,当时贿赂了市舶司的大太监。大太监一看,懂道理,这个人知礼识趣,可以,先收你的货吧。

你想大内氏什么心情,十年了,就憋着这么一桩买卖,而且我是正版的合同,结果先勘验他的货,他拿的是一盗版文书。而且在市舶司设宴款待使臣的时候,这个细川氏拿盗版的这个,还坐在上首,我们坐在下首。

大内氏就不干了,然后他们的使团的首领,也是这个日本人叫宗设,这个人也二得不行,说那么着吧,就干吧,就打架。然后就一把火,把细川氏使臣住的楼就烧了,然后就带着大队人马在宁波城内,就开始追杀这帮人,然后细川氏就跑,大内氏就追。然后追着把船烧了,再往回跑,打得是一塌糊涂。

就这么一个事,公元1523年,这事后果我们就不说了。但是最直接的后果是什么?就是明朝政府说,你们这么玩,老子不玩了,本来就是个为了面子的事嘛,这也没面子了,天朝上国,两帮藩民在我这打起来了,还杀了那么多人,说这么着吧,市舶司撤了。整个朝贡贸易,反正我也不需要你们,以后别来了。所以把广州、泉州、宁波三个市舶司全给撤了。撤了嘛,当然就好了,海疆平静。

请记住,这发生在嘉靖二年,但是当时所有的中国人,从皇帝到沿海的这些官员都算错账了。你以为把一个持续了几百年的贸易系统,持续了一百多年的勘合贸易,这种变种贸易系统撤了,事就完了吗?当然没有完了。说起明朝这个朝代,真的是让人一声浩叹呐,因为它是中国古代皇权专制走向顶峰的一个时期。很多人都在说,明朝好,清朝好,我告诉你一路货色,都是皇权专制变态到顶峰的那个状态。朱元璋说片板不得入海,就是我所有大明子民必须在家待着,老老实实地,不许跟外人说话,不许跟陌生人说话,都听我一个人的。

你听这个声音,这个口气就是一个农村的老地主,把什么都霸着,把院门关得死死的。他那儿子朱棣一路货色,也是个奇葩,明成祖嘛,上任之后就下了一道诏书,前半截是跟外国人说,说你们都回去好了,各归本土嘛。当然天朝上国面子还是要讲的,好吃好喝好迎好送,但是最好不要再来。

紧接着在同一封诏书当中那脸就一翻,对谁啊?对本国在外经商的侨民。说你们都是中华子民,怎么出去做生意啊,给你们个期限,立即回国,如果不回国,朕要派大兵进剿,到时候悔之晚矣啊。这个诏书那写得是叫杀气腾腾,你也别光怪什么朱家父子,其实明清两朝皇帝,我看到过好几封诏书,都同一个口气,他们最恨的就是中国在外经商的侨民,自尊心受伤了,怎么觉得隔壁家的饭比我们家饭香呢?不归我管呢,不听我的呢?

最恨的就是这种人,所以你看这个逻辑,中国古代的基于农耕文明的这种皇权专制和西方,虽然他也有王权专制,但是基于海洋和贸易文明,它就完全两个思路。你要英国、法国那些国家,见到外国人,那是利益上的对头,该打打该骂骂。可是如果本国侨民在海外做生意,那母国是有保护之义务的,哪会像明清两朝的皇帝这么杀气腾腾的。我们国家的人,坐你们国家飞机,人没影了,我不找你算账?而不是说,谁叫你出去的,不是叫你好好在家待着吗?这肯定不是这样,这是现代社会基于贸易的国际关系逻辑是这样,但是朱元璋他们家不是这么想的。

所以你看接着前面讲,嘉靖二年的时候,宁波争贡事件闹出事来了。那嘉靖皇帝一想,好了,不玩了,门关了好了,市舶司撤销,勘合贸易不玩了,你们都回去。在农耕时代的皇权一想,就是这样,一关门一切问题解决了。但是真能解决得了吗?唉不行啊,老百姓肚子饿啊,要吃饭啊。当年的时候,福建有一句话,说闽人以海为田。你不让他下海,他怎么吃饭,你就是不让他耕田,是一个道理。

那既然合法的生意不让做,做点非法的生意了,赖昌星嘛,搞走私嘛。所以从嘉靖二年一直到嘉靖二十六年,这二十多年间,表面上是贸易都结束了,海疆平静,没有事情发生,但实际上民间在大量地走私。那你说,朝廷知道不知道,皇上知道不知道?我不晓得,但是官员里面肯定是有知道的,为什么?因为大量的官员本身就在卷入。

话说公元的1547年,嘉靖二十六年,已经繁盛了二十多年的民间走私贸易,虽然是偷偷摸摸的,但是搞的已经很大了,终于结出了一枚恶果。这一年在宁波旁边,有一个余姚县,县里面有一所大宅子,这是前朝阁老谢迁的后人住的宅子。有一天晚上被一伙盗贼是一把火烧得精光,阖门被杀,是一桩灭门惨案,那到底为啥呢?

现在有两套说法:一个说法是一个葡萄牙人写的,说这是我们干的,我们跟他家有仇,所以纠结了几十个人,把这票事给干了。这不大可信,因为早年的西方殖民者写的关于东方的书里面,充满了各种夸大其词,所以不可信。

那比较可信的说法,是谢迁的后人们实际上已经深度地卷入了当年的走私贸易。他们的合作模式是这样的,士家大族负责销货,而那些海盗头子们,就是后来的倭寇,什么汪直、李光头、许栋这些人,负责在海外进货,是这么一个上下游产业链的关系。

但这个谢家,说实话,做生意不大规矩,老是给货不给钱,老拖着。但原来也无所谓了,只要在海商们第二次出海之前,你把钱给上,人家出去能进货就行了嘛。但是在嘉靖二十六年的时候,朝廷突然加大了缉私的力度,谢家的这些货就砸手里了,出不去,银钱无法回笼,所以就老欠着债。

汪直这帮人看着说这不成,你得给钱,我们得走啊。没钱,这个富二代加官二代真是没法说啊,横的不行,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再逼债,小心我们到官府告你们。这话一出口,实在就太伤哥们儿义气了。你想啊,这些海商们,虽然是走私犯,在当地也有妻儿老小,你这一告不就等于给我们灭门嘛,那你既然要灭我们的门,我们还手软什么啊?我们也灭你的门嘛,于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就出了这么一桩灭门惨案,然后这帮人就呼啸而去。

这个烂摊子就留给余姚县令收拾了,这怎么办啊?如果说是盗贼,朝廷肯定说那你给我抓,抓不上来唯你是问。所以不行,所以余姚县令上报朝廷的时候就说这是倭寇,倭寇海上来的,不归我管。奏章就到了朝廷,朝廷一看这还了得,前朝阁老家你们倭寇都敢灭门,得嘞,我派人,一狠人去治你们吧。谁啊?这个人姓朱,叫朱纨,就是纨绔子弟那个纨。

这朱纨从后来的事迹看,既是个能人也是个狠人。当时他是身兼浙闽总督兼总督军务,就来到了浙江,那叫一个杀气腾腾。他干了三件事:第一,沿海所有的渔船给我编号,全部给我登记,一艘不能少。第二,沿海所有的居民全部给我编成保甲,每家每户只要出事,其他在保甲内的民户,给我承担责任,我宰你们。

这两招狠吧,更狠的是第三招,因为朱纨当时打听清楚了,所有的民间走私贸易的总基地是在今天舟山的一个岛,叫双屿岛,基地就这儿。你不要小看这双屿岛,今天看就是普通的小岛,当年是远东最大的贸易中转站。葡萄牙人后来写的书,虽然不太可信,但是写的书上说这个地方有三千人,房屋一千多所,光教堂三十七座,有什么医院、市政厅,葡萄牙人在当地还选了议员,有法官,正儿八经在那儿过日子好不好。虽然后来葡萄牙人被赶走了,就是汪直这帮人给占了这个双屿岛。

这朱纨一看,原来总根子在这儿,只要把双屿港这个老巢给端了,你们这帮走私犯就玩不下去了。所以朱纨就派大军把水道填塞,港口设施捣毁,以至于在东南洋面上几千艘走私船无家可归。就傻眼了,后来好不容易在厦门的一个地方,又找到一个集结地。那人家朱纨是浙闽总督,福建也归我管,乘胜追击就杀到了厦门,把这个基地也给捣毁。刚才我们讲的那几个海盗头子,什么许栋、李光头,就在这两次战役当中也被俘、被杀。

大家注意到没有,刚才我反复提到的一个人叫汪直。这人说起来也名头大大的,也是我安徽老乡,安徽歙县人。前几年他那个墓还在安徽歙县,但是后来来了一个奇葩教授特别恨这个人,怎么能跟日本人搞呢,去把他的墓给捣毁了,这也是个奇葩。

总而言之,这个汪直后来就收拾残部,好不容易在浙江定海的烈港又站住了脚跟。这个时候汪直其实还没有变成后来的穷凶极恶的大倭寇,他还想跟政府搞好关系,所以从嘉靖二十七年一直到嘉靖三十三年,这个汪直一直在沿海试图跟政府,当地政府眉来眼去。

当地的底层官员其实也会算这个账,你打汪直你也打不着,打也打不过,怎么办呢?最好眉来眼去。因为汪直跟他们讲,说这样,你们不就要政绩嘛,好办啊,沿海这帮盗贼我来帮你们清。所以汪直当时打出了所谓五峰船主的旗号,在东南洋面上,大家一看五峰船主,都望风而逃,那些盗贼们。

所以很快,这个汪直当时形式上就成为大明海军海岸警察,而且是自带工资自带粮票的一个义务服务者。当时他的基地在定海的烈岛,但是大明政府一看,你这也太大了,接着干吧,又上去把烈港给捣毁了。逼的汪直没办法,只好远遁日本,把基地迁到了日本,但是估计这一次战役实在是他伤亡惨重,所以他誓将报仇雪恨。

在嘉靖三十三年,也就是壬子年,这一年发生这个事叫壬子之变。这个汪直当时已经横到什么程度?光能装两千人的大船一百艘,带了二十万人到中国来烧杀抢掠。说你们既然搞我们嘛,我们也来搞你们。所以就在沿海烧杀了一通,然后抢掠了一通,回去了。这可怎么办?

当时的南直隶浙江总督叫胡宗宪,胡宗宪这个人其实特别明白,这个人的故事很有意思以后有机会给大家讲。胡宗宪知道跟这汪直打是打不过了,光看这次来的这个声势,你整个大明沿海力量,军事力量可能都不是他的个儿,所以只能是招安。更何况胡宗宪心里清楚,这个汪直其实就是想做生意,他没有什么别的恶意,只要朝廷有诚意,招安应该是有希望的。

所以胡宗宪就派人去跟汪直谈,汪直犹豫半天,后来说那就这样吧,就去吧,谈一次吧。底下人说那可不行,这不是鸿门宴吗?汪直说鸿门宴怕什么呀,当年刘邦不也赴过鸿门宴吗?只要是真王就不怕,我去了就能逃出来。因为当时他已经自封为徽王,就是安徽的那个徽,徽王。当时江湖上还有另外一个名称,大家叫他净海王,就是你一来海上就干干净净的,这么有声势。

汪直就来了,来了胡宗宪就跟他谈,双发还交换了人质,还搞了个仪仗队给他检阅一下,其实也就是吓唬吓唬他呗,等等。谈了半天突然斜刺里杀出一个人,这个人叫王本固,是浙江巡按使,这个人说哎呦胡大人呐,你把这个汪直弄到手啦,咱们把他抓起来吧?胡宗宪说我跟人谈判呢。说那不成,这你跟人谈判,你也就通贼人,这个人必须抓起来。胡宗宪一想,抓起来就抓起来吧,就一下子把汪直给弄起来,但是胡宗宪知道这个人不能杀,这个人一定得好吃好喝好伺候着。因为把他一杀整个这个江湖就乱了。

你看,有经验的政府官员都是这么想。黑社会你不要轻易打黑啊,黑社会他也是一套秩序,如果你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你真的把有组织的黑社会给打掉了,那就是满地小流氓,那更难治了。所以汪直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一头子,我跟你谈判吧。你看美国现在跟有的国家他为什么不敢去攻打啊?虽然他恨得牙痒痒的,你比如叙利亚阿萨德。你真的要把阿萨德搞掉了,满地都是各种武装,你美国人想找人谈判都没有对手,现在伊拉克,阿富汗不就是这种情况嘛,对吧。

所以胡宗宪知道,汪直是不能杀的。但是,既然你已经把他抓了,这个事就不归你胡宗宪定啦。而且讲老实话啊,胡宗宪这个人在历史上其实底儿潮,为什么呢?因为他是严嵩的人,严嵩有干儿子叫赵文华,他就是提携、提拔这个胡宗宪的人。有很多人,朝廷当中斗争很复杂,尤其明代的权臣,像严嵩,其实在嘉靖皇帝眼里屁都不是,对这个有兴趣的可以参考我们讲魏忠贤的那一集。

当时朝廷就有人说了,说你胡宗宪什么意思啊?抓到汪直这么一个大犯人你杀了就完了呗,为民除害,你还留着他?还好吃好喝?胡宗宪说不能杀啊,不能杀啊,反复给朝廷写奏表。后来就有人说肯定,没错啊,拿了钱了啊,肯定是汪直给了他一百万辆白银,至少一百万两。胡宗宪说歇了,这黄泥巴落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啊。所以后来胡宗宪也不敢说话了,说杀,杀,杀吧,我也不敢说了。

所以嘉靖三十八年,汪直被关了两年之后,腊月二十五,还有五天就要过年,就生在杭州街头被杀掉了。而且据说当时也不是什么囚车,还弄了一乘小轿,把他弄到现场杀了。他临死的时候还见了见自己的儿子,然后被杀掉。他临死的时候他就讲了这么一句话,他说杀我一个人没有关系,但是闽浙沿海的老百姓可就苦喽。

当时的官府觉得你不就是海盗头子,把你干掉就完了嘛,就是祸害斩草已经除根。但是他们哪里知道,整个的倭患其实起源于不是什么飞来横祸,而是当时沿海老百姓那种自发的、强烈的、无法遏制的贸易需求被朝廷那种蛮横的政策阻断的结果。

你杀掉一个汪直有什么用啊,那些老百姓还在海上,而且你丧失了汪直这样的一个谈判对象,结果就是满地鸡毛。所以我们讲到现在,大家清理一下这个逻辑,最开始是禁海政策,但是好歹有个勘合贸易。因为嘉靖二年,因为宁波争贡事件,勘合贸易取消,所以就兴起了民间走私贸易。

因为朱纨上来,嘁哩喀喳一打,所以走私贸易也玩不成,逼成了海盗集团。海盗集团的最后一丝和平希望是胡宗宪的和平谈判和招安。但是因为朝廷不讲信用,把人家骗来谈判,结果把人给宰了,所以再也没有缓和的可能了,所以嘉靖后期的倭患就此开始。

刚才说到嘉靖三十八年,胡宗宪诱杀汪直。哎呀,这个诱杀呀,在道德上真的是站不住脚。你无论是从民间伦理,还是从江湖道义上来讲,你请我来谈判的,你请我来归顺的,我来了,你把我抓起来,还要砍了,对吧。所以站在倭寇那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做贸易你不让,搞走私你不肯,我们来谈判投诚,你把我人杀了,那以后大家还有和平解决的可能吗?

所以从嘉靖年间的后期,整个倭患就进入了一个大爆发,而且完全失控的状态,再也没有和平的手段解决了。站在明朝政府这边看也是一样,既然什么招都使尽了,还这样,那好,只能派更狠的狠人去镇压,这个时候就出现了那个著名的狠人戚继光。戚继光是嘉靖三十几年从山东一带调到浙江。刚开始戚继光也不行,因为兵不行,战斗力太差,而且有的人说白了,就通匪。这个队伍怎么带?所以戚继光前期主要是三件事:第一练兵,第二排新的阵法,第三发明新的武器。所以才打造出了一支铁一般的戚家军。

但是戚家军真正打的狠仗、恶仗都是在嘉靖三十八年之后,就是汪直死了之后。你比如说嘉靖四十年的台州之战,四十一年的福建之战,四十二年的兴化之战和四十三年的仙游之战,这几场都是恶战。所以可以看到嘉靖后期倭患真正的爆发和汪直事件是有直接关系的。那戚继光杀倭寇,到底谁赢了?而且怎么赢的呢?我们先做一个悬念,我们一会儿再讲。

我们先把前面留下的两个闷,给大伙破了。第一,倭寇集团里面到底是中国人为主体还是日本人为主体?当时的记载就很清楚,倭寇真倭不过十之二三,而且这还是最高估计,一般的估计是连百分之十都不到。

我就看过一则史料,有一个昆山人是被倭寇抓去了,后来又放回来,他就回忆说,说在那艘船上二百多个人,主体是福建人,有一部分是浙江人和安徽人(我们安徽人老起哄)。真正的日本人不过十几个人,你看二百多个人十几个人,不就百分之十不到吗?但是你要知道,他是怎么判断他是日本人,他说那个梳髻子的就算日本人,就是日本武士扎那个小辫。其实要知道,这里面的情况也有可商榷的余地,这些梳髻子、扎小辫的是不是就一定是日本人呢?也有几种情况。

首先,很多当时的倭寇往往是把那些日本浪人,因为你瘪三嘛,你是斗败的公鸡来投靠我的嘛,先杀几个人,搞投名状,所以把这几些人当炮灰,攻城的时候让他们在前面。包括新入伙的一些地位比较低的中国人,也是把头一剃扎一小辫,冲在前面当炮灰,为什么?因为在战场上,奇装异服的异族人士是有一定的恐吓效果的。那守城官兵一看,我的妈呀,这什么人啊,弃城逃跑,这个是战场上有作用。

第二种情况呢?刚才我们讲,倭寇本身就是半商半盗的团体,风声不紧的时候,衣服一脱就是商人,风声紧的时候刀一拔他就是倭寇。而这些人平时往往在大陆上还有妻儿老小、爷娘妻子,所以他为了不连累他们,所以平时做做异族人的打扮,包括起日本人的名字,讲几句日本话,上岸同村人看见假装没看见,这不是日本人嘛,实际上就是他们村的。这种情况也很多,也见于当时的记载。

还有一种情况,倭寇在后期的时候往往是以日本为基地,因为沿岸的基地被几个猛人都扫光了嘛。像汪直就是这样,他的那些哥们到了日本往往就在日本娶了妻子生了孩子。所以你说这些虽然在日本生的孩子也是按日本人打扮,他们算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呢?包括后来有一个著名的人物郑成功,郑成功我们汉族人都说民族英雄。其实生在日本,他爹叫郑芝龙,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娶了一日本媳妇。当然也有日本资料说他那日本媳妇其实祖上就是中国人过去的。这个郑成功你说他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他们家其实是明朝后期的著名的海盗,你也可以说就是倭寇。

所以这三种情况都有,所以真日本人到不到得了十分之一都很难说。所以不管怎么讲,倭寇他肯定不是什么中华民族抵抗外来侵略的一场战争,而是中华民族的内战,就是龙的子孙互相打来打去,原因大家也想必能够了然。

另外一个我心里的闷,就是我们策划这期节目的时候,我觉得最困惑难解的,就是为什么倭寇要到纵深的内陆城市去攻打?我们这期节目的策划叫菁城子,也是网络上一个著名的专栏作者,真名叫陈兴杰,他也有一个微信公众号,叫菁城子。很多文章很有意思,推荐大家读一读。

菁城子就跟我分析,他说很可能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就是这些人是为了复仇和吓阻。你看在嘉靖三十五年的时候,有一伙特别奇葩的倭寇,他一直打到了内陆,多远?他是从杭州一带上岸,先打杭州,然后绕道徽州,然后绕回去打宁波,甚至一度攻到了南京城下,你看八十多天转战千里。而且据当时的记载,特别奇葩的是,也不抢东西,也不杀普通老百姓,就是跟官军死磕。所以从这个战役当中,你就可以分析出两个情况:第一,他一定是当地人,否则情况没那么熟,要是没有高速公路没有汽车,你自己拿腿踩,八十多天能踩这么远的距离。转战千里,不是当地人对山川地形不熟,不可能。

第二,就是他有强烈的那个复仇的意愿,他不是为了抢东西,在倭寇战争当中很多场战役都呈现出这样的一种特征。要知道倭寇没有统一指挥,但是他们相互之间那种首尾照应、互相呼应的那种战略战术,又使得好像出神入化,那只能是一帮同仇敌忾的兄弟们才能干得出来。经常战斗就是这么打的,一帮倭寇来攻城,官军、援兵一追杀,然后跑,跑完了大批周围的倭寇跑来接应,官兵杀得大败,好多场战役都是这样,那道理是什么呢?大家想想,就是一起当过兵、一起下过乡、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这都是生死的交谊,尤其是在海上那种波涛凶恶。如果我们是一个船上的兄弟,如果有人死在官兵的屠刀之下,那兄弟们那种复仇的意愿就非常之强烈,而且这种散碎的组织,他没有这种同袍情义,他是很难保持凝聚力的。所以倭寇上岸纵深的劫掠和攻城,往往是出于复仇。

第二种情况就是吓阻。因为他要到岸上纵深,去把那些当地的县城,包括一些明朝的海防力量,军队比较集中的地方打掉,让明朝的海防力量,不敢轻易地跟倭寇作战,来削弱他们的这种力量。那相反的一个命题就是,倭寇为什么不在沿岸劫掠?这道理很简单,沿岸都是乡亲父老,是平时做生意的对象,一帮生意人怎么会把自己的生意对象给抢了呢,那下回生意就不做了。

所以前面我们讲到那个狠人,就是朱纨,第一次就是屠杀双屿港的明朝的大将军,他就有一个记载,说当地三尺童子,视倭寇为亲人,而视军门为世代仇雠。你看,想起了什么?想起了红军吧,当地老百姓对红军那跟亲人一样,都是给我们家挑水的,给我们家收粮食的,跟我们好着呢,而一旦跟官府,那都是为仇做对。

对,当时整个沿海情况都是这样,当地的官员多次书信、奏折里面都提到了,说倭寇之所以难剿,不在于他武装力量多强大,关键是军民亲如一家。所以倭寇不劫掠沿海的百姓,这也就可以理解了。

好了,我们回到刚才留下的那个问题,就是戚继光抗倭到底赢了没有?那还用说,当然赢了。到了嘉靖四十五年之后,倭寇基本上就肃清了,就没有了。但是我们要说历史有趣就有趣在这儿,嘉靖一朝一共四十五年,然后嘉靖的太子登基,这叫隆庆,改元隆庆,这是发生在公元1567年。但是隆庆年间同时发生了两件事,就是隆庆元年。第一件事,就是戚继光被北调,去镇守北方的蓟州,这就算抗倭战争打赢了。

可是同时隆庆发生了明朝历史上的“隆庆开关”。就是明朝政府也突然意识到,因为换了一任皇帝,大臣们也有明白事的,就说这么打下去根本不是事,把戚继光调走的同时就开放了海上的贸易。当然开放的这个港叫月港,这个港说白了根本就不是什么好港,尤其不是深水港,所以当时很多大船,要在厦门一带海面上停泊着,装船运货包括卸货都要靠一些小船往那儿运。但即使是这样,月港这个小口子一开,明朝政府可以以某种正式的渠道和海外通商了,倭寇之患立即就没有了。

所以我们看倭寇之患其实并不是用刀子来解决的,最终还是回到这个道理的正途,就是开放贸易,让整个贸易的交易的冲动有一个宣泄的口子,才最终平息了倭患。包括月港这个地方,刚开始明朝也没觉得,反正解决问题嘛,先开这么一个口子再说。但是万没让他们想到的是,就这么一个条件并不很好的小港口,刚开始马上就给朝廷带来了一年五千多两银子的收入,到了万历年间,这个地方已经每年的岁入,已经达到五万多两银子。当然还有人分析说,整个明朝后期,全世界三分之一的新出现的新生成的白银都流到了明帝国,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口岸就是这个月港。所以月港这个地方成为后来在明朝史书上称它为天子南库,就是江南的这种银库,它的财政地位已经达到了这么高。

好了,整个倭寇的故事基本上真相就为大家还原到这儿。我们从中可以得出什么样的教训?就是如果你阻断贸易,就会产生对贸易冲动的那种恶性的转型,变成暴力。尤其是在大航海时代结束之后,全球的贸易变成了一个体系,那么谁自外于这个体系之外,那你就会受到那种贸易冲动的反扑,而且这种反扑的力量未必来自于外边,很可能就是你自己家的人。

所以我们看1840年的鸦片战争,它也很奇葩。人类历史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战争呢?既不是以掠夺你的土地,也不是以掠夺你的财产为目的,而是五口通商,你打开门跟我做生意。中国人对这种战争实际上在鸦片战争的时候觉得很奇怪。但其实我们看历史,在鸦片战争前三百年,其实已经上演过一回了,就是这样:谁关了门不做生意,谁可能就会遭到贸易力量的反扑。

说到这儿又是一声长叹,公元1522年,就是我们今天讲的这个故事的嘉靖元年,宁波争贡事件就是第二年1523年。可是1522年还发生了一件什么事呢?就是麦哲伦环球航行结束了。所以你看,中华民族和欧洲民族对于海洋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态度,那就直接导致这两个民族,在全球贸易时代、在海洋时代的完全不同的命运。

录完这期节目,我们过几天就带着一帮会员去斐济去happy几天,其中要带有一个任务,就是在斐济,我们将会录一期关于太平洋发现的节目,其中就会讲到麦哲伦的故事,其中我们就要看一看西方人是怎么看待海洋的。

好,那这期节目就给大家聊到这里,下面做一个我们自个儿的小广告,《罗辑思维》的第二本书马上就要上市了,现在开放在当当、亚马逊、京东的网上预售,喜欢我们的小伙伴,愿意支持罗胖的,您抬抬手、掏掏兜,然后买上这么一本,把罗胖曾经跟你讲述的这些歪理邪说再去重温一遍,感谢大伙,谢谢,谢谢。



上一篇:罗辑思维:傻帽悲观派 66
下一篇:罗辑思维:右派为什么这么横 6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逻辑思维|     

GMT+8, 2019-8-19 17:28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37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