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602|回复: 5

视频: 李善有:不连续性[罗辑思维]No.179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9144
发表于 2016-7-21 17:4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视频: 李善有:不连续性[罗辑思维]No.179


手机版播放地址: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Y1MjM2NjM4NA==.html

感谢您(ip:180.109.149.x:1847)!提供《视频: 不连续性[罗辑思维]No.179》文字版

李善有的名言,上堂就会告诉你,以下我说的所有都是错的,他就是告诉你这个世界其实没有什么绝对的是非和真理,一切都是处于一个变动的过程性的一个状态,今天把他请来难道是要让你听他说的那些错误吗?不是,是因为他自己在迭代,我从中欧创业营毕业以后,他老人家跑到美国斯坦福大学待了整整一年,他说要闭关修炼,让自己去升级,我估计他来了之后还会告诉大家,说我说的,下面说的都是错的,但是今年的错和去年的错那是一回事吗?完全不是,刻舟求剑,使不得啊。那就听听一年后已经闭关修炼升级之后的李善有,他会错在那呢。
讲斯坦福闭关一年的收获吧,学习的过程当中真实人生当中迄今为止最快乐的一年时间,学了很多东西,生活也换了一个节奏,很饱满,那我想今天的话,把在一年学习时间里边一点点收获跟各位来分享一下,回过头来讲下,我为什么要去斯坦福。因为大家知道,过去我一直在研习社在创业营讲课,讲的是创业创新这方面的课,每次也挺受大家欢迎的,返评的分数也挺高,但是我自己 讲着讲着是越来越不满意、2.50

当一个产业变化很慢的时候,你完全可以用过去来预测未来,用过去的平均值预测未来走向,但是市场并不总是连续性的,如果市场一旦遭遇非连续性的时候,这个时候过去的那个S曲线和未来的S曲线性质和走向完全不同,这个时候你拿过去的经验来预测未来,不但无效,反而非常非常非常的危险,
当底层环境发生的非连续性变化的时候,如果你依据过去的经验来做些判断,或者换句话说,你按照连续性的归纳法原则对未来进行预测和判断的时候,就会遭遇很大的这个灾难,那接下来我想举两个案例跟各位分享一下,这两个案例都是发生在1984年,案例主人公一个是大名鼎鼎的IBM另外一个是大名鼎鼎的英特尔,首先我们来看IBM这个案例,1984年的IBM几乎发展的一个顶峰期,这个阶段,那一年的IBM的税后净利润是65.8亿美元,创造了美国公司最高盈利记录,1984年IBM个人电脑营业额也达到了40亿美元,1985年的时候占据了市场份额的百分之八十,但是从数字上看这两个数字比较一个大家看到,那个时候对于IBM来讲,他的主营收入还是来自于大型机,尽管他的PC机在整个PC市场上占据了绝大部分的份额,但是对于IBM整个内部来讲,大型机的收入份额,还是远远超过了它的这个PC机的,那1985年的时候,IBM换了一界总裁,原来负责大型机业务的业务负责人叫爱克斯,艾克斯被晋升为IBM的总裁,所以你可以想象艾克斯是一路打着大型机这个战争,打了一辈子,带着这样的一个思维登上了IBM的这个CEO的宝座,那个时候他认为IBM一直都会像这样爆炸性的发展下去的,那个IBM创造的记录,并不仅仅是IBM的历史记录,是所有美国公司的一个最高记录。BUT,恰恰就是从1984.1985年的时候,恰恰在IBM还如日顶峰的时候,IBM迅速的衰落下来,后来有一个人写了一句话,一个记者叫做轰然一声从高高的云端衰落下来,我们来看在哪个时候,是否是连续性时期,还是非连续性时期,20世纪80年代其实正是个人计算机的高速成长期,当时遭遇的就是从大型机到PC机这样的一个不连续性的时刻,那这种不连续性对于运营者的思维带来了一个巨大的影响,你可以在你脑海里脑补一个双S曲线,那对于这个大型机S曲线已经到了它的顶峰,所以尽管它数字还很高的,但是它的比例已经平下来了,这个时候PC机刚刚起步,尽管它的数字没有那么快,但是它的速度是很快的,而且它将很快就会超越大型机那样一个速度出来,而那个时刻正好是两个曲线交接的那个时刻,其实正好处于不连续性,而艾克斯和当时IBM的假设是什么呢,他们没有看到这个非连续性,他们的假设是大型机的生产力还有很多改善空间,因此他们做出了首要决策是,继续投资大型机生产,继续吧销售资源市场资源投入到大型机市场里面去,他们甚至认为如果过度提高个人计算机会侵蚀到大型机的业务,那举一个例子,IBM个人电脑拒绝采用因特尔革命性的386芯片,为什么,因为此前只有大型计算机,才能使用32位元素技术,IBM想如果我在个人电脑里边用了386芯片个人电脑也能够提供32位元素技术了,那我的大型机怎么办,因为他生怕自己的PC电脑影响自己大型机的江湖地位,就拒绝采用这个革命性的技术,那后来英特尔就把这个技术卖给别的电脑公司,大家知道后来的故事了,那其实就在大型机的主导地位逐渐消逝的时候CEO和IBM的所有的高层对这里的变化一无所知,一无所知有一个传记记者这样来写,他们只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甚至那些所有改变性的信息数据交到他手里的时候,他也是只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数据就是大型机还是蓬勃发展的,一直到1989年CEO艾克斯还口出狂言的表示,我不认为市场环境发生了任何变化,对于他而言,他认为所做的唯一事情,就是逼着销售去卖去卖,去卖大型机,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了,只要员工走出去,多卖一点大型机,什么问题都能解决掉,那结果怎么样,1984年我们刚才说了,IBM税后净利润65.8亿美元,1991年的时候,IBM亏损28.6亿美元,1992年IBM巨亏50亿美元1993年艾克斯被迫辞职,郭士纳接任,所以在这一个时代转换的时候,过去越成功,对于未来的预测将会越错,因为你太骄傲了这时候让我想起了,三体的一句话,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你看他的思维呢,这不是完全是基于连续性的归纳法思维吗?过去是这样,未来也一定会是这样子的,可恰恰就在那个时刻出现了非连续性,这时候归纳法失效,他的整个世界坍塌下去,所以你不能说从管理上或者个人上来追究这个案例,如果这样来追究的话,这个案例你挖的就不够深,
OK我们来看第二个案例同样发生在1984年大名鼎鼎的公司英特尔,那1984年英特尔也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公司面临着是否放弃自己的核心业务,存储器的生产,大家知道,在1984年以前英特尔是一家存储器公司,DEAM是英特尔的传家之宝,但是到了1983年的时候存储器这个市场已经被日本厂商给摧毁的七七八八,加入英特尔还死守着这个存储器市场的话,前景非常堪忧,1984年的夏天,短短三个月时间,存储器的价格下降了百分之四十,而英特尔对于存储器依赖性又特别高,所以这一绞摔得比整个产业摔得更重一点,可谓损失惨重,那么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这个故事真的是我认为是商业史上,可以排前三位那样睿智的对话

当时英特尔的CEO是戈登摩尔,也就是我们说的摩尔定律的那个摩尔,跟总裁安迪格鲁夫也就是后来那个著名的格鲁夫,独处一室,相对无语,摩尔问格鲁夫如果我们被扫地出门,董事会就会找一个新的CEO,这个新的CEO上任,他会做什么呢,这个是个好问题吧,格鲁夫沉思良久,黯然的回答说,他会让英特尔远离存储器市场,我们在这个市场里面已经没有希望了,沉默半响之后,格鲁夫在问摩尔, 既然如此,与其让别人这么做,为什么我们自己不来做这件事呢,那在那个时候,在所有人的心目里面,英特尔就等于存储器啊,你把存储器这个业务去掉,你公司还有什么呢,就像今天说中移动,中移动就是一个童话运营商,你让中移动放弃掉了,这个运营商业务,它还有什么呢,这个例子是一模一样的,所以你想想看这个决策时多么艰难的一个决定,但是后来这两人非常勇敢,他们做出这个决定了,放弃了存储器业务,取消了原来核心业务的生产,事后人们知道,如果当时没有做这个决定,英特尔今天可能就没有了,同事英特尔积极顺应当时,它已经在内部发生的一个颠覆式创新,它已经在内部发生的一个颠覆式创新为IBM设计个人计算机的微处理器,不久之后,微处理器的销售便超越了英特尔存储器的最高销售水平,那我们看到1972年到1998年英特尔的股东回报率,在1984年之后这个数据涨的非常非常迅猛,那格鲁夫说,由于我们在微处理器上的成功到1992年的时候,我们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半导体公司,这个时候人们谈起英特尔来这么说了,英特尔等于微处理器,等于PC芯片,那我分析一下这个案例,他面临什么样的不连续时刻呢,它面临的一个转折就是,英特尔存储器业务转折到微处理器业务,但事实上,它所面临的不连续性跟IBM面临的不连续性是一样一样一样的,就是从大型机向PC机这个时代的转折,那在这两个案例里边,IBM没有抓住这个机会,而英特尔抓住了这个机会,不由得令我们反思,当然你可以说这里边有一些很微妙的地方,比如说1984年是IBM如日中天的时候,这个时候越成功的时候,月看不到底层的变化,而对于英特尔来讲当时它逼到绝路了,被你逼到绝路的时候人们愿意去求变,有这样的一个偶然性,但的的确确英特尔顺应了这个非连续性,而IBM没有看到这个非连续性,是这个案例里面非常重要的一个区别,我们再来分析一下,这个案例里边讲的是什么道理,我们过去在人类简史里面,有这样一个结论,我们过去经济之所以这么速快的成长和发展,建立在一个进步论的假设之上,但是这个进步论并不是沿着直线,这个线进步二十沿着S曲线进步,1986年的时候,福斯特有一个本讲的是S曲线进步,我觉得这两句话是非常重要的,那什么是S曲线模型,第一句话,任何技术一定会遭遇其发展的局限性,各位这句话很重,任何技术,任何公司,任何产业,任何领域都会遭遇发展的极限性,到了S点的极限,而当一个技术到了S点极限的时候,一定会有另外一个技术重新起来取代原来的技术,当新旧S曲线互相取代的那个时刻,其实就是技术的不连续性,而这个时期在不连续性,你能否很好的处理好它。对于企业兴衰史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有两个结论来给各位,
第一,技术发展的不连续性是不可避免的,

第二遭遇不连续性是企业兴衰的第一因

我们已经从IBM和英特尔的两个案例看到了我以上的结论,讲到这儿,我相信你可能不服气,说李教授,你这不也是用归纳法吗?你这两个案列选择出来,这是选择性偏见,好,我其实非连续性只是偶然现象,即使遭遇了非连续性那个影响也未必像你说的那么大,或你太夸张了,你把非连续性这四个字拿出来,作为你的创新的根基,这件事你太夸张了吧,那接下来,我们用这个非连续性模型我给你解释一连串的企业上的兴衰史,第一个案例,我跟各位讲诺基亚,诺基亚的兴衰,这个衰败,用区区几十亿欧元把自己卖给了微软,很多人来讲这个案例,有的人会说,当时的CEO有问题,有的人说管理有问题,有什么别的问题,其实你仔细想一想,对于洛基亚而言,洛基亚的衰败恰恰是从功能机这个曲线到头以后当智能机这个曲线刚刚起来的时候。这个非连续性没有渡过去,事实上在2007年的时候,洛基亚的智能手机,已经占据了整个智能手机行业的百分之五十的市场份额,BUT在诺基亚内部,智能手机的份额只有占全部市场份额的十一,跟我们刚才的IBM的案例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你原来已经在一个新的曲线里边领先了,但是你却为了保护原有的功能手机的市场份额,你愣是没过去,最后给了谁机会,给了苹果机会,从这个新的曲线里边插入过去,所以你看这个案例,这个案例我们往前推一点,洛基亚把谁给颠覆了呢,其实洛基亚把摩托罗拉颠覆了,他是怎么颠覆摩托罗拉的呢,摩托罗拉的原来模拟手机时代的时候,已经占据了市场份额的百分之八十,当时我是摩托罗拉工作的,那个时候摩托罗拉简直一个繁荣期,但是摩托罗拉其实已经有了数字手机的这个技术,但是它担心自己的数字手机会对原有的业务进行侵蚀,愣是捂着没有发布出来,你看,摩托罗拉也是非连续性这个点上没过去,被洛基亚给颠覆了,同样洛基亚也没有过去下一个非连续性时期,被苹果和三星给颠覆了,好,我们继续举例子,我们在说英特尔,1980年代的英特尔迅速实现了这样的一个转折,然后它成为芯片行业的领头,那芯片行业几乎垄断在英特尔的手里面,我们卖电脑的时候,一定会说一句叫,INTEL LNSIDE,但是英特尔的这个芯片主要的是PC芯片,我请问各位,今天我们的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大,还是PC的这个出货量大,很显然。智能手机的出货量早已经超过了PC出货量,然后接着问你,英特尔在智能手机或者在移动芯片上的市场份额有多少,在PC芯片上的王者,在移动芯片的市场份额居然不到百分之一,英特尔也没有跨越,从PC芯片到移动芯片这个非连续性,大约一个月之前,英特尔宣布全球大裁员,几万人被裁掉了,令人扼腕相叹。

我们在举一个例子,雅虎,我不知道各位对雅虎是否还有记忆,我以前在搜狐工作,搜狐几乎是就把雅虎COPY到中国来,在哪个时代,雅虎就几乎代表这互联网一样,但是雅虎在之后的搜索,在之后的IM毫无建树,所以这个非连续性也没有过去,随着整个门户的没落,雅虎也没落,大家听说了,现在雅虎想把自己卖掉,既然低于现今的价格吧自己卖掉,没人敢买,好我在举一个例子,微软,有人会说,善友教授,你说前几个例子还对,微软讲得可能不对,那微软现在还是赚很多很多钱,是,微软现在依然会赚很多钱,但是主流的分析师没有看好微软的未来,为什么,微软是在PC操作系统里边的一个王者,我请教各位,微软在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里面占多少市场份额,几乎是零把,如果你认为智能手机和各种智能设备,将来是未来,你可以想象一下,微软会多么尴尬,尽管宣布微软收购了LINKEDIN但是对微软的未来不抱太大的希望,
再给大家举几个国内的例子。大楷之前联想发布了业绩之后,联想的这个股市跌了百分之好几十,非常令人扼腕相叹,为什么,我们来想一下,联想已经成为PC的全世界的冠军了,非常了不起,但是在从PC向智能手机这个曲线转移的时候,联想没过去,我请问在看这个节目的各位朋友,有几个人用联想的手机啊,即使联想收购了摩托罗拉,你现在有谁在用摩托罗拉的手机呢,你看联想这三十来年的,中国民营企业代表性的企业,也是没有跨越这样一个曲线,还有我们说苏宁,苏宁在线下门店时代是中国的王者,然后苏宁前几年跟京东会打仗,苏宁会说,我做到线上如果干不过京东,我把我苏宁送给你,但你看苏宁这几年还讲这样的话吗?苏宁的线上电商业务怎么样,所以整个苏宁在由线下门店这个曲线,向线上电商这个曲线转折的不连续性时刻的时候,又遭遇了滑铁卢。我们在举一个例子,中移动,所以你看我说这跟体制是没有关系的,中移动过来是靠我们通话,话费来作为主营收入,你打电话,你发短信,你要给中移动来给收入,但是今天有了微信之后,各位你想想看,你想想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发过短信了,甚至最近你有多长时间已经不用电话了,即使你想打电话,是不是你在用微信电话,所以你可以想想看,基于数据这个业务曲线里边,中移动没有抓住,中移动目前面临着巨大的非连续性能否转过去,我对此抱的这个希望并不是很大,我们再说一下百度,百度是中国BAT,BAT里边的B是第一个,但是百度在于基于PC的搜素这个产品之后,你想一下,百度有没有另外一个产品,尤其在基于移动的产品,把第二曲线撑起来,没有,真的没有,所以最近蚂蚁金服的股值已经超过了百度的市值,百度已经从中国的TOP3的互联网公司里面,被挤出去了,如果你问我未来对它的这个展望,那就看百度能不能寻找到第二曲线,并且跳跃过去,所以我在说什么各位,我刚才说的是遭遇不连续性,是大公司衰败的第一因,有一本书叫,失速点,说一个公司一旦到了它增长的一个失速点,恢复增长引擎的可能性小于百分之十,我们刚才举了大量的案例,你可以拿着我这个非连续性曲线,这个关键点你去看你身边失败的案例,第二反之,如果你能跨越非连续性,那也是你基业长青的第一因,所有那些基业长青的公司,都是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的非连续性才取得的,我们刚才举过得这个例子,就是因特尔对吧,英特尔的例子已经举例过了,从存储器到芯片,我们在举九十年代的IBM.从硬件到服务跨越的这样的一个案例,好,我们在举苹果,我们说乔布斯1997年重返苹果之后,他使得苹果从亏损到盈利的那款关键产品,你记得是什么吗 ?是I MAC,还是PC机,但是对于苹果,整个的一个巨大的转折点不是IMAC,而是2001年的什么产品,叫IPOD,IPOD出来了之后,标志着苹果从电脑公司向音乐产品去转移,那是它第一个非连续性的这样的跨越,那后来还没有完,所以乔布斯整个脑子真的了不起,到了2007年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了,那是乔布斯推出了IPHONE.IPHONE这个产品出来之后,世纪上是对过去的IPOD产品的一个自我打击,但是乔布斯没在乎,然后跨越了这个曲线,到了2010年的时候,那是什么是IPAD,所以你看乔布斯再世的时候,把苹果的股价涨了那么多,变成了全世界第一大科技公司,是跨越了多少个非连续性曲线,
我们说谷歌,谷歌当然了,我们想起来他,他是基于搜索的,可是谷歌在移动端有没有一个王牌产品呢,那你就会知道是安卓吗,我们所有人的手机里面百分之八十的人,是基于谷歌安卓操作系统,换句话说,谷歌几乎跟百分之八十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人的时间和设备是连接的,还有一个很有趣的案例是NETFLIX,这个案例非常有趣,我也在斯坦福的时候听他的CEO来讲课,早期他是这个邮寄DVD的产品的王者,那后来它把自己转型到一个流媒体,跨越到第二曲线,在到后来,它甚至自制剧,大家知道,纸牌屋,就是它推出的,所以你看它也跨越这样的不连续性的曲线,我们举国内的例子,国内例子我给各位举三个,第一个例子是阿里,阿里早期还记得吗?他是做阿里巴巴的,阿里巴巴是什么业务,是一个2B的业务,那我请问各位,阿里巴巴2B的业务今天怎么样,其实已经不怎么样了,对吧,香港上市,然后退市,但是阿里巴巴狠了不起,当你2B业务走到一个顶点的时候,阿里巴巴做了什么,做了淘宝,基于淘宝后来又做出天猫。做出2C的业务就出来了,第二天曲线又出来了,我们今天阿里巴巴上市,主要靠的是这个业务,当在做第二个曲线起来的时候,阿里发现,如果我做电商,我需要有支付,那支付环境并不完善啊,阿里自己愣是做了一个支付宝出来,那基于支付宝,今天有了蚂蚁金服。蚂蚁金服的股值已经是六百亿美元以上了,所以你看阿里几乎跳跃了,三到四个这样的非连续性曲线,所以我们不得不佩服,马云真的是中国互联网战略第一人,令人佩服,那另外一个案例是腾讯,腾讯在PC时代,那基石的产品,大家都知道是QQ,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时候,过去所有基于PC时代那些IM几乎都消亡了。那只有腾讯起来了,为什么,是靠QQ吗?不是,我们都知道,靠的是微信,微信今天的市场份额几乎百分之八十到九十这样,几乎每个人都用微信,所以你看腾讯成功的跨越了这个非连续性,那你说这个跨越很容易吗?非常艰难,我想马化腾讲了一句话,看到这句话之后,我对马化腾的评价非常高,马化腾说微信如果不出现在腾讯,对腾讯将是灭顶之灾,我们根本顶不住,。你看一下,跨越非连续性有多难。而一旦跨越过去之后,这个效果有多好
第三个例子,是我们大家都很尊重的公司,华为,华为今年开始,华为的手机业务,智能手机业务突飞猛进。我们可以说华为已经从2B的运营商业务主营业务这样的公司,现在开辟出第二条曲线出来,就是你针对智能手机这样一个2C的一个消费者业务,那这第二条曲线战力起来了,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华为深陷创新者的窘境,那其实是批评。我当时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其实是批评或是提醒华为应该重视手机业务,但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发现乏味并不是很重视移动互联网。并不是很重视这个手机业务,但是过去两年时间,以余承东为队长的华为手机业务的发展,是非常非常迅猛的,所以你看华为也是跳跃了这样一个非连续性曲线,
单个的企业是这样,市场行业,区域,国家也是如此,我给各位举几个例子,我们来看大的一个图景。比如说硅谷,你问我说,善友,你为什么这么喜欢硅谷,硅谷真实一个很神奇很神奇的地方,硅谷这个地方,整个产业上来说,它已经经过了好几个S曲线了,很多别的地方你有一个主营业务,当这个主营业务衰败的时候,整个区域就完蛋了,我们最明显的大家都知道,东北过去靠煤,很多地方当煤不行了,整个城市都衰落了,我们看硅谷,硅谷最早期是靠什么呢 ,大家知道是半导体,硅谷硅是半导体,硅谷的半导体,这个事带领整个硅谷的腾飞,但可是半导体这个产业到了S曲线之头的时候,硅谷居然出了另外一个产业群是什么,个人电脑,太强了,而当个人电脑的产业群到了S线的头的时候,又有第三个产业群什么啊,互联网,今天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到了头的时候,如果你今天去硅谷,你会发现硅谷又有一波新的产业群出来,是什么,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还有一波就是生命健康曲线,所以硅谷这地方太神奇,总是一波一波又一波,如果你去硅谷,人们也有抱怨,说房价高了,成本高了,但是对于整个硅谷的经济,没有产生多么大的影响,你能够承担得起的你就做,承担不起就被市场淘汰掉,所以你看硅谷的兴盛,也是这样的一个兴盛的方法,好,这是一个成功国家的创新的例子,我们看一个不是那么成功的,那个,日本,日本在60年代70年代80年代,甚至90年代的时候,我们都知道,日本的电子工业,那是全世界的领先,那几乎要把整个美国征服和收购回来,但是九十年代末,进入到二十一世纪,基于数字的这个业务里边,整个日本行业没落了,被韩国企业给超过了,所以到今天来,日本还是没能够跨越这样的曲线,到未来来讲,希望也不是很大,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克里斯坦森有一个日本学生,在哈弗听了克里斯坦森讲颠覆式创新,他回到日本之后给老师写了一封信,说那你的理论分析日本的未来,我特别的悲观,克里斯坦森说会吗?你在到哈佛来,我在读几年书,我跟你一起研究一下日本经济,我们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研究一段时间之后,克里斯坦森本人宣布说,我对日本经济未来不寄希望,为什么,日本经济很难跨越过去这样一个S曲线,谈了别人,我们谈咱们自己,中国经济怎么样,中国经济过去三十年蓬勃发展,我们走什么曲线,一直以蔽之,我们那个曲线就是全球制造业中心,美国的制造业,欧洲的制造业全部转到中国来开厂,训练工人,在中国来制造全球化的东西,我们可以说我们是基于这样的一个曲线,快速腾飞,今天呢,今天其实在制造业这个红利,我们已经没有了,房价那么贵,工资那么高,我们各种原材料成本如此之贵,你在制造业这个中心,我们已经日渐被东南亚很多效果给超过了,然后你问我说,善友教授,那你认为中国经济有没有未来呢,其实我觉得本届政府提出了互联网加,或者是加互联网,这个词咱都不用计较,我认为这是非常非常英明的一个决策,什么,我们寻找另外一个更好的,更高的曲线,能够在吧它跳起来的时候,整个中国经济,如果能够从过去,整个中国经济,如果能够从过去来转到一个新的曲线里边来,基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跟制造业,跟传统行业这个结合,重新打开一片天地,如果能过去,我对中国经济充满希望,非常非常巧,我当讲到这段话的时候,我还没看到这个新闻,2016年五月十五号,李克强在北京大学考察,就提到今天讲到的这个S型曲线理论,他说,经济学里边有一个双S曲线,当旧的动能增长乏力的时候,新的动能异军突起,就能撑起新的发展起来,那么这篇文章里边就讲,他说中国过去三十年的,经济发展主要是靠这种传统的动能,但是近年来这种传统的动能,已经接近我们S曲线的天花板,如果你在继续用强刺激的方式,刺激产能的方式来刺激传统能的话,只会生产多余的,只会让大家在旧的曲线里边停滞哪里出不来,或者说李克强在这里面分析师什么呢,建议说我们正在面临着这样的一个拐点,当传统动能走向衰弱的时候,需要一条条新的S曲线来驱动新动能异军突起。实现新经济的快速增长,跟我们今天将的是非常一样的,这个文章举了很多例子,在过去一些时间,在产业经济发展方向,互联网加,物联网,云计算,电子商务,等新兴产业蓬勃发展,2014年,中国高科技出口已经超过日本,可能你不知道,中国制造的无人机,智能手机,高铁,都已经在国际市场上具备竞争力了,无人机,大疆的无人机一半以上都是卖到欧美的,在美国百分之七十以上无人机的市场,已经被大疆来占据了,非常非常了不起,从事高科技制造业的企业数量,业从2000年不足一万家,增长到近三万家,所以对于我们中国的经济的未来,能不能依靠这种跨越不连续性的创新,这是实现我们经济未来的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迹象,刚才我举得这些都是很多很多这个例子,这个例子讲的是什么道理呢,我我在跟各位来小结一下,我们今天讲的这个内容,最重要有四个字,叫做不连续性,连续性是人类思维里边,一个去除不掉的隐含性的假设,当遇到不连续性的时候,人类的思维讲会遭遇到一个窘境,而我所定义的这个创新,就是一个很狭义的跨越非连续性曲线的,这样一个创新,那我认为,这种跨越非连续性曲线的创新是进步的第一因,我认为这就是我所希望寻找的,创新的那个基础理论,那至于为什么这个创新,这个曲线这么重要,为什么这个曲线之间转折如此的艰难,以及如何跳跃到下一个曲线里面去,如果有机会,各位可以到创业营,或是到研习社来听我慢慢道来。

视频下载链接注册后可见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上一篇:视频: 只有改变才能看见未来[罗辑思维]No.178
下一篇:视频: 黄执中:你如何听懂我说的话?[罗辑思维]No.18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3

帖子

233

积分

小罗丝

Rank: 3Rank: 3

积分
233
发表于 2016-7-25 13:3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排占楼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4 天

[LV.2]偶尔看看I

1

主题

33

帖子

239

积分

小罗丝

Rank: 3Rank: 3

积分
239
发表于 2016-8-22 16: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归纳出归纳法不靠谱的结论可能本身就是错的。

节目所举的摩托罗拉、诺基亚、英特尔、微软、联想等等企业,从中所找到的规律,本身就是用归纳法证明归纳法不靠谱。我们能用1+1≠3证明1+1≠3吗?

不能。

所以本期所说明的唯一观点——不连续性只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知障。我也看不出来不连续性和知障有什么本质区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发表于 2016-8-23 09:45:46
感谢您(ip:180.109.149.x:1847)!提供《视频: 不连续性[罗辑思维]No.179》文字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匿名  发表于 2018-1-27 10:45:47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

帖子

7

积分

罗帽

Rank: 1

积分
7
发表于 2018-5-10 23:44:02 | 显示全部楼层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罗辑思维论坛|逻辑思维|     

GMT+8, 2018-11-19 08:45 , Processed in 0.090248 second(s), 36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