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777|回复: 0

罗辑思维:有一种失败叫闹剧 92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160
发表于 2015-11-27 16: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罗辑思维:有一种失败叫闹剧 92


有一种失败叫闹剧

罗辑思维:有一种失败叫闹剧 92


感谢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今天我们的题目是《有一种失败叫闹剧》。具体是哪一种失败,我们到节目的结尾再讲。

我们先说这个闹剧,这个闹剧指的是张勋复辟,熟悉一点中国近现代史的人都知道这个名词。但是这个闹剧实在发生的时间太短了,1917年的7月1号到7月12号,前前后后大帅张勋带着五千辫子军进京,把溥仪皇帝抬出来,在台前就表演了十二天,过了十二天的瘾就又回后宫了。大帅张勋就去了天津了,这事就结束了。

尤其在中国人的历史观念当中,只要是开历史的倒车,这叫逆历史潮流而动,都没有什么好名声。所以张勋和张勋复辟这个词,就算是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事先声明,《罗辑思维》这期节目可不是替他做翻案文章,这个案子没得翻。但是有意思的是,历史往往就是这样一个历史事件,你一旦凑近看,你就会发现好多疑点。这些疑点你一旦剖析明白了,你就会发现历史真的是大有兴味。

好,我们就来看张勋复辟的疑点。第一个疑点就是,你好歹是一次改朝换代好不好,皇上来了,皇上又走了,在历史上干这么一回,怎么也得血流成河吧。中国历史上改朝换代造成的战争,消灭一半的人口,很常见啊。可是张勋复辟带来的人口伤亡实在是太少了,我们都知道段祺瑞后来在天津马厂誓师进京讨逆,这场战争称之为讨逆之战。那讨逆之战主要战场在哪儿呢?就在北京张勋他们家大院外面,打了五千发子弹,基本上也是冲天放枪,说白了,就是把他吓唬走就算了。那有没有死伤呢?有,连死带伤一共二十五个人,而且还有围观群众,你觉得可笑吧?怎么战争还有围观群众呢?说明当时的北京老百姓,也没把这事当做一场正儿八经的战争来看。就是一般的黑社会或者村民为了水源械斗,可能死伤都不止二十五个人吧。对,这在当时简直就是一个玩闹,这是第一个可疑的地方。

第二个可疑的地方就是张勋的下场,你好歹是个叛国罪好不好,至少是一个颠覆政府罪。不说把你抓起来杀了,判你个终身监禁,或者你说政府比较宽容,让你流放,你出国吧,这也总行吧。在民国时期,多少斗败了的将军们、督军们、总统们,都是通电下野,出国考察,对吧。人家张勋不介,他失败之后,一头钻进了当时的荷兰大使馆求保护。然后过几天一看,没事了,就又出来,又在北京住着。后来的北洋政府一看,哎呀,你这哥们儿还在这儿待着,说这么着吧,给一个大赦令,上面有八个大字叫“国事艰难,人才难得”,就说张勋呢,人才难得。张勋一看,没我事了,那我可走了啊。

就大摇大摆去了天津,而且他去天津过得还挺好。他晚年活到七十岁,1923年才死。他到天津的时候带着一儿一女,可是他死的时候呢,跟着十个妻妾,一共生了九男五女,真的是一心一意搞建设,聚精会神谋发展啊。而且不仅自己这个基因传播得很好,而且生意做得也很大。他当时在天津真的什么产业都做,有工厂,有商店,然后金融也有搞。从中国传统的当铺、钱庄,一直到现代化的银行。对,据说张勋还搞了文化创意产业。中国第一代的电影公司就是他办的。所以他死的时候留下来的家产,有人给他算过账,大概是五千万到六千万块现大洋,这也算是富可敌国,最后是风光大葬,有了个善终。这么一个窃国大盗,或者说大逆贼,怎么会容他善终呢?整个社会为什么对他有那样大的宽容度呢?这是第二个可疑的地方。

我们接着来看第三个疑点,这就更值得推敲了。人类历史舞台上经常乱哄哄一片,会出现那些阶段性的档口,一个丑角这个时候没准儿就蹦上来表演一番,被大家发现了,然后给轰走。这个可以理解,就像十字路口警察叔叔上厕所去了,一个精神病人过来指挥交通,这也很常见。但问题是所有闹剧的共同特征是,这只有丑角的独角戏,没人配合他,因为周边全是明白人嘛。但是张勋复辟可不是这样,他不仅在北京成功地挂起了黄龙旗,全国很多地方,什么中原、直隶,很多地方都挂黄龙旗,一时间好像还成了点儿气候。更重要的是,张勋成功地把一个当时的重要政治力量给卷上了贼船,谁啊?皇上嘛。复辟,复辟,没有皇上你还复个屁啊。对吧,可是要知道,皇上这个时候是宣统,只有十一岁,小屁孩。他只能在宫中欺负点儿什么太监、宫女什么的,宫里面真正拿大主意的是他爸载沣。摄政王载沣这个人在中国近代史上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好像很文弱无能,因为把江山给玩丢了。但是他哪是这样一个人呢?载沣是中国近代史上很罕见的一个识大体明大势的政治家。他年轻的时候就出访过德国,有世界级眼光。而且私生活非常洋派,什么抽雪茄、喝咖啡,是这么个人物。而且他当摄政王期间是一个非常开明的人。比如说后来的汉奸、当年的革命志士汪精卫,曾经刺杀过他,什么不负少年头嘛。这在帝制时期,这叫大逆啊,这等于是刺杀皇上。结果摄政王不仅没按照当时的法律把他给剐了,而是把他给放了。

所以这是非常难得的胸怀,在辛亥革命期间,载沣带领清代的朝廷,也做出了一个世界级的创举,就是一个落位的皇帝不仅没有被杀,也没有流亡,而是和民国政府之间达成了一种制度创新。搞了一个清室优待条例,不仅继续留在紫禁城内住,而且每年还有优待的款项,而且和民国的总统见面的时候,还要用外国元首的礼节。这也是伟大的制度创新,这是要智慧的,更何况后来他的儿子溥仪到伪满洲国当皇帝去了,人家载沣是怎么办的?专门跑到东北去把溥仪给骂了一顿,说你不该这么干,这是背离历史潮流的。然后老头气哼哼的,不在东北待着,不去当什么伪满洲国的太上皇,回到关内,在北平住了后半生。所以你看,这老头不容易吧,是一个明大理、识大势的人吧。可是怎么就在1917年的7月份,就犯了这阵糊涂呢?上了张勋这一艘贼船呢?

要知道,载沣押到赌台上的是他全部身家性命,因为民国政府和清廷达成了优待条例,这是个契约。你违约在先,你要复辟,那对不起,后面所有的优待条件可能就不给你了,你可能是家败人亡的结局。那为什么这么一个明白人,要配合这个丑角的表演,让这出闹剧变得意味深长呢?这就得回到民国初年的政局,我们才能解开刚才我们提到的三大疑点。

民国初年也就是北洋军阀统治时期了,这一段时期,一些对历史不熟悉的人,觉得特别乱,一会儿皖系,一会儿直系,一会儿奉系,什么袁世凯、黎元洪,搞不清楚,一锅粥。实际上非常好记,大家记得在1912年是民国的元年,1928年东北易帜,标志着蒋介石北伐成功,期间一共十六年。这十六年一共分四段,每段四年,四四一十六,整整齐齐摆在这儿。你看,1912年到1916年袁世凯期间,1916年到1920年是皖系军阀执政,1920年到1924年直系军阀执政,1924年到1928年奉系军阀执政,四四一十六非常整齐。

张勋复辟发生在1917年,按照我们刚才讲的那个框架,它就是在皖系军阀执政的初年。那为啥这个时候会发生这件事情?我们就得分析当时的政治格局,当时的中国政治有一个天大的问题,就是皇上没了,中央的权威怎么办?按照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的说法,政治权威通常就是三种:一种叫传统性,啥意思呢?就是你是皇帝,你爹是皇帝,你爷爷也是皇帝,所以大家服你,这叫传统性权威。还有第二种叫法理性权威,就是你是按照一个社会契约,通过民族或者是宪法的制度产生的这样的法理性权威,大家也可以听你的。那第三种呢?叫奇理斯玛型权威,这个词是一个德文词,意思就是魅力人格,比如说拿破仑、希特勒这样的人,把人民群众搞定了,很多人拥护他,你有魅力嘛,这也可以,也是一种权威类型。

你看,辛亥革命发生之后,皇帝一退位,袁世凯执政那四年期间,其实中央权威问题是不大的,为啥?他集三种权威于一身,首先是传统型权威。清帝退位诏书里面写得明白,我们不干了,把这个江山交给袁世凯,在他们理解这叫禅让,所以传统型权威是集中在袁世凯身上的。法理型权威也没问题,当时是各地的议员民选出来的大总统,更何况,袁世凯好歹也算是一个奇理斯玛。因为当时他在国内非常有威望,在国际上也很有声誉,所以袁世凯是一直到了二次革命后期的时候,他的中央权威才出问题。但是不管怎么样,袁世凯作嘛,一作就会死嘛。1916年的6月6号,他死了。他死了之后,原来集于一体的这三种权威就分散了,这一分散,历史的舞台上就出现了空当,于是才有了后来的张勋复辟。

那张勋复辟当时最具体的历史情境,就是府院之争了。什么叫府?什么叫院呢?府指的是总统府,代表人物黎元洪,当时的大总统。院指的是国务院,代表人物当时的总理段祺瑞。你看,袁世凯死了之后,传统型权威就没有了,那法理型权威呢?就归了这个钦定的大总统黎元洪。而奇理斯玛型权威就归了这个段祺瑞。段祺瑞是军阀,手里有军权,而且特别能干,在民间也特别有声望,知识分子也特别捧他。段祺瑞有一个外号叫“六不总理”,什么意思?不抽不喝不嫖不赌而且不贪不占,今天的官员要做到这个都很难,对吧。何况当年的大军阀段祺瑞呢?所以他是非常有人格魅力的。

而那个黎元洪呢?虽然他不算北洋军阀,而且他手里也没有什么军事实力,但是有一条,人家武昌首义元勋。在清朝的时候,他不算北洋军阀,他算得是湖北新军,当时是一个协统,就是大概是一个旅长那个位置。后来是被首义的那些官兵推举为革命元勋,后来就到北京当了副总统。袁世凯一死,就把当总统大位传给他。所以你看,一个人占了法理权威,一个人占了奇理斯玛型的人格型权威。那好了,他们俩就得斗啊。这一斗,在历史上就留下一个名词叫“府院之争”。这府院之争说起来也就是那些政客们之间的那些勾心斗角,刚开始的时候真的是一地鸡毛,鸡毛蒜皮,什么你说哪句话不尊重我喽,一个具体的人事安排到底谁决定喽,国务院秘书长到底谁当喽,徐树铮这个人是该去还是留喽,山西有几个厅长,我该不该签字画押喽,全是这种破事。当然后来也整出一个大事,就是中国要不要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当然了,你别觉得这是国家政治格局当中的事,这就是中国政局当中的事。当时段祺瑞是主张参战的,各省的督军都不高兴,说你看,你又要让我们打仗,让我们出钱出枪。段祺瑞说,没那个意思,咱们出点儿劳工就可以,钱、枪、人你们都不必出。那各省的督军,因为都是北洋系的嘛,大家说那行,我们就支持段祺瑞吧,就搞了这么一个督军团。

然后段祺瑞要把这个议案在议会通过,结果在议会通过的时候,过于操切行事,搞了一帮流氓起哄,搞得这些议员心里很不爽。这个时候,议员就集中在黎元洪身边,就帮他们反对段祺瑞。总之,当时就是这么一地鸡毛地一通乱斗。斗到最后,黎元洪突然觉得自个儿得着理了,说居然发现你段祺瑞跟日本人搞借款,眉来眼去。这么着吧,你看,全国的自媒体都支持我,干脆吧,我下一个总统令,把你给免了吧,就把段祺瑞这个总理的位子给免了。那他有没有这个权力呢?他没有。按照当时的约法,就是宪法,总统是没有免总理职位的权力的。

那段祺瑞也得着理了,本来我们双方还分庭抗礼,现在你做了一个违法的事情。对不起,哥们儿不陪你玩了。段祺瑞一溜烟就去了天津,然后在天津等于另组了一个政府。这就是张勋复辟的背景。

好,那接下来就该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辫帅张勋出场了。他既然号称辫帅,就是因为脑袋后面拖根辫子嘛。他以此来象征我是忠于满清朝廷的,而且我手下所有的士兵都得拖着这么一根辫子,号称辫子军。这张勋也是个苦出身,江西人,上面是三代贫农,家里实在太穷,吃不上饭,只好去吃粮当兵。在早年的中法战争当中,他在镇南关战役当中,作战特别勇敢,民族英雄,后来就当了军官。在府院之争这个背景下,他已经当到了安徽督军,当然他的势力主要是集中在徐州和海州一带。所谓海州就是今天的连云港,他手下有六十个营的辫子军三万人。那你会觉得好奇怪,这么一个地方军阀,怎么能够干涉北京的政局呢?甚至干出复辟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呢?

你看,网络上有个说法,说集齐七颗龙珠可以召唤神龙。我们看看,张勋张大爷是怎么集齐这七颗龙珠的,这个条件他怎么凑齐的。第一颗龙珠这是你中央下了总统令,让我去搞定的事情好不好。这就得回到当时的府院之争之后的背景,黎元洪罢免了段祺瑞,段祺瑞跑到天津另组政府,然后很多北洋系的督军们就不干了。呀,怎么着,欺负我们老大,不行,我们得上火车进京勤王,已经有人派了兵了。所以黎元洪当时就非常抓狂,哎呀,总得有个人出来把这个事情搞定啊,找来找去就瞄上这张勋了。为啥瞄上他呢?因为张勋不算正根的北洋系的人,他虽然早年也在袁世凯手下当过军官,但是袁世凯在小站练兵,就是北洋系的前身的时候,他不在。所以他跟北洋系之间有那种藕断丝连的关系,但他毕竟不是穿一条裤子的。更何况在府院之争的背景下,他并不太支持段祺瑞,尤其在是不是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个问题上。后来段祺瑞组织督军团,这个张勋也没有掺和。而且张勋当时在地方的军阀当中算是能打的,在那样的一个乱世,拳头大的是哥哥,所以后来张勋还算有一点威望。

那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个宝贝,那就赶紧你到北京来吧,来处理这个政局吧。就是作为一个隔壁的老大爷,赶紧来到茶馆,喝讲茶,来敲定事情嘛,就是这么个格局。那在张勋理解中,哎呀,国家被你们搞成这个样子,终于轮到我上场了,需要我来把事情搞定,那我的方案就是复辟。所以他认为,这是国家大事轮到他老张做主,就是先生不出,如苍生何?所以我的方案就这样,他就端到了桌面上,这是第一颗龙珠,是中央让我来解决问题的。

那第二颗龙珠呢?就是当时的社会舆论。要知道,在1917年的人们看待复辟这件事情和我们今天可完全不一样。我们今天觉得这件事情很搞笑,当时的人反而觉得这是一个选项啊。因为1917年距离辛亥革命不过六年,就相当于2014年的我们看2008年的奥运会,这不就眼巴前的事吗?把皇上请回来,就是一个选项啊。就像小平同志当时讲的,股市可以试着办,不行了可以关嘛。那既然现在民国搞得又不好,你看,社会失序吧,内忧外患吧,为什么不能够尝试一下另外一个选择,把皇上给请回来呢?

你看当时社会的各个阶层,其实都酝酿这样的心思。底层的老百姓不用说,有皇上那会儿,皇粮国税,还是有章程的,可是现在呢?各省的军阀督军,那下手叫没轻没重,以办各种事业为由找我们要银子。没准儿皇上回来,我们负担还能轻一点儿。那对于那些维新派来讲,就是立宪派,他本来就不赞成什么民主共和,他们要的是君主立宪。你看世界上搞得好的那些国家,隔壁的日本俄国英国德国,这不都是君主立宪,挺好嘛,干嘛学法国人和美国人呢?所以康有为就是这一派的代表,他就跑去跟张勋这些人嘀嘀咕咕,还是有皇上好,给张勋灌了一脑子这个东西。还有,就是那些革命家。你别以为革命家就一定支持民国,比如说著名的章太炎先生,那是著名的革命元勋吧,他当时就写了一个对子,上联叫“民犹是也,国犹是也,何分南北”,下联叫“总而言之,统而言之,不是东西”,把字头拆开来一念就叫“民国总统不是东西”。

你看,原来的革命家,现在革命成功了,他成了反对派。梁漱溟先生的父亲叫梁济,他原来也是一个革命的支持者。但是进入民国之后特别失望,最后留下了几万字的遗言,把这个社会批评一通。最后跟儿子讲了一句话,说这个世界会好吗?然后自杀了。所以可见当时的精英,对于办了六年的共和是多么的失望,更不用说当时的那些前清遗老。前清的遗老们学问又大,社会声望又高,他们从来就是主张要把皇上给请回来。比如说后来张勋的文胆,就是那个著名的沈增植先生。这个人是民国学术史上一个著名的大家,主要是研究西北史地的,这么一个人。用辜鸿铭先生的说法,说这个人是自古以来中国三大聪明人,这三大聪明人就是周公,纪晓岚,还有就是这个沈增植。这样的人,天天跟张勋这样没文化的人讲,有皇上好,有皇上好。那你说,张勋这样的向来自诩为忠君爱国的人,他会怎么做呢?这就是第二颗龙珠,第二个条件。

那第三颗龙珠呢?就得说张勋本人的条件了。在有皇上那会儿,他就是一个著名的忠君的人。比如说庚子年,八国联军把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撵到了西安,张勋就一路小跑跟着去护驾。外面大雪飘飘,张勋就在帐篷外面给太和和皇上站岗,这样的忠诚,对于慈禧这个老太婆来说,这叫雪中送炭的忠诚,尤为可贵。所以后来慈禧对张勋几乎是无条件的信任,而且后来慈禧和光绪驾崩的时候,张勋哭得那叫一个感天动地窦娥冤,是通宵地坐在那儿哭。所以后来在整个前清遗老,包括满清的小朝廷,就是住在紫禁城的那个小朝廷里面,张勋的忠君的名气是非常大的,是标志性建筑,尤其手里又有军队。那复辟这件事情,不靠他又靠谁呢?这就是前三颗龙珠。你看,条件是不是已经快成熟了。

刚才我们说到,张勋要办复辟这一件大事,需要集齐七颗龙珠才能召唤神龙。前面我们讲了三颗,但是你也听得出来,前面这三颗虚头巴脑,什么社会舆论的支持,他自己的身份,还有大总统令。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光有文的这一手,那能办成什么事啊?人家张勋又不傻,当了这么多年军阀,还不知道干大事必须要有武的这一手。所以下面我们看的四颗龙珠,可都是武的这一方面了。

首先第一个条件呢,就是他自己的子弟兵。前面我们讲到张勋手下,有六十个营的辫子军三万人。他是带了五千辫子军进京,十个营,还剩了五十个营呢?就派了他的一个极其相信的亲信叫张文生,在徐州帮他看着老家。临走的时候,他跟这张文生约定,说这样,我这次进京办大事,也许不顺。不顺的话,我会给你发一封电报,这电报上咱俩用个暗语,叫“速送花四十盆进京”。你接到这个电报,赶紧再派四十个营过来,看老家用十个营就够了。那这就是子弟兵,这就是干大事的底气,军阀嘛。

那第二个条件呢?是外国武力的支持。当时的历史条件正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所以欧洲列强是打成一团,无暇东顾。这个时候对中国政局影响最大的列强就剩下一个日本。那这个时候日本派了它的一个陆军的参谋次长叫田中义一,正在中国的军阀当中串来串去。这个人在中日关系史上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原来逼袁世凯签《二十一条》的幕后黑手就是他,后来他又当了日本的第二十六任首相。这个时候他串到张勋这儿的时候,张勋就问他,田中先生,我们要干复辟,你支持不支持?田中说当然支持了,我们国家也有天皇的好不好,我们兄弟邻邦,大家政体一致,更加便于亲善合作嘛。这话是我说的,但反正就是这个意思。你看,张勋这个心又放下了,日本又支持。

那剩下第三个条件,就是全国各路军阀支持不支持呢?这就得说到当时全国军阀的形势。所谓“北冯南陆”,这是两个大军阀,北冯指的就是冯国璋,就是我们中国人熟悉的那个相声演员冯巩他的老祖宗。冯国璋这个人实际上一直对清廷是忠心耿耿,当时武昌起义的时候,冯国璋就代表北洋军阀打,而且打得很勇猛。后来袁世凯一看,别打了,我这后头还有安排呢,你老那么往前冲,万一把革命给干下去了可怎么办?所以临阵换将,又换了段祺瑞。所以从这个背景来看,当时的晚清遗老们,是非常相信冯国璋是心里还向着皇上的。所以当时张勋就去找冯国璋问,写信去问,说你对复辟这事怎么看呢?过了不久,接到冯国璋的信,这信上讲,说兄弟,你怎么办,我就跟你保持一致,白纸黑字就这么写的。说白了就是你支持皇上复辟,我就跟着,这是北冯。

南陆指的是谁呢?是当时广西的督军叫陆荣廷。陆荣廷原来也是清朝的官,对大清王朝多少也有一份感情。他原来反对过袁世凯当皇帝,但这个反对其实是有原因的。当时袁世凯有点不放心他,把他派到广西当督军,说你这样,把儿子送到北京,给我这儿当人质。后来袁世凯要当皇帝了,说得了,人质我还给你。派他儿子回广西,结果在路上被人给毒死了,那陆荣廷当然就怀疑是你袁世凯干的。所以在反对袁世凯当皇帝的护国战争当中,这个陆荣廷打仗就打得特别卖力。所以整个袁世凯要当皇帝这一出戏,人家张勋都坐在台下当观众,从头到尾看得真真的。他可算明白了,北边一个冯国璋,南边一个陆荣廷,这俩人搞不定,皇上是端不出来的。所以他就专门派了自己的一个亲信,去当面请示陆荣廷,说争取你的意见,这事怎么办?过了不久,亲信回来了,告诉张勋,说陆老大点头了,这事没问题。

你看,两个老大全部搞定。那剩下来就是全国那些小军阀了,这些小军阀基本都出身于北洋系,而且当时他们有一个临时性的联络组织叫督军团。督军团到这个时候,已经开过三次会了,而且每次会议地址,都选在张勋的这个徐州,为啥呢?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徐州的地理位置非常好,地处于津浦线和陇海线的交界点,大家来去方便。第二个原因呢?就是这个张勋还真的是有点威望,他平时笑呵呵傻乎乎的那么一个人,当面骂他他也不生气,性格特别的开朗,而且岁数也比较年长,在军阀当中也是比较有实力,战争考验过后也比较能打。所以这样的人,大家不拥护他,拥护谁呢?所以张勋要搞复辟,就又在徐州召集了第四次的督军团会议。在这个会上,张勋就把自己的想法给亮出来了,说我要复辟这件事情从来没瞒着别人,接见记者的时候我都这么说的,一直就这么个想法。为什么我不反对民国呢?因为民国是袁世凯奉清朝皇帝的命令,奉圣旨办共和。现在共和办失败了,袁世凯也死了,那我们该把政权还给皇帝他老人家了,这就是我的逻辑。

大伙儿听听有没有道理?有道理,有道理。那你们支持不支持复辟呢?支持,支持。既然北冯南陆都支持,我们还说个屁啊。张勋这个时候留了个心眼,说口说无凭,这样,我拿出一幅黄绫子来,你们在这儿签字,签字画押,这就算字据。大家说那还有什么说的,你也签,我也签,就把这黄绫子给签了。张勋把黄绫子一收,这下心里可就真放心了。这是第六颗龙珠,数着啊。

还有最后一个条件,就是段祺瑞。这是北洋系的老大,这个时候正在天津生黎元洪的闷气呢。张勋是有心眼儿的,他知道,一定要让段祺瑞同意。所以他在进北京的路上,在天津就停了一站,去面见段祺瑞。其实没见面,他也知道段祺瑞的态度,为啥?因为段祺瑞有一个亲信叫徐树铮,这在以前节目我们提过这个人。徐树铮就参加了第四次督军团会议,在徐州的那张黄绫子上签了字的,这就相当于段祺瑞的私人态度了。但是张勋还是不放心,一定要当面请段祺瑞答应一下,所以他们俩在天津又搞了个密谈。据张勋后来讲,在这次密谈当中,段祺瑞是同意的。至少说了这样的话,说你这次进北京,首要任务是把总统给干掉,干掉之后,复辟的事好谈,好说,有商量,就这么个态度。所以张勋在他自己以为,是带着全国人民的期待,带着大小军阀的首肯,带着几位老大的认同进了北京,这是1917年6月中旬。

进了北京之后,那就嘁哩喀喳了,先把黎元洪的大总统给罢掉,然后命令他把国会给关掉,然后就进宫去劝溥仪和载沣出来当皇帝。那你说这个小朝廷疯了?非要上这个贼船吗?他也觉得,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想想看,退位之后六年,在宫里天天扒着围墙看前面的三大殿,这也心里确实有这么个想法。但是如果不是事情摆在台面上特别靠谱,你让这个胆战心惊的小朝廷出来当皇帝,他不敢啊。那张勋就跟他说啊,说你有啥可怀疑的呢?所有国内有权的、有钱的、有枪的、有人的,全部都同意了,这个黄绫子你看看。据说,当时有个野史说,说他怎么劝说溥仪的。因为溥仪那时候十一岁嘛,说自古只有马上皇帝,没有读书皇帝,为了皇帝,政事很忙,就不用读书了。十一岁的小孩一听说不用上学了,就很高兴,就同意了。当然这是野史了,不足为凭。

总而言之,当时清朝的小朝廷认为,哎呀,大势所趋啊,民心所向啊。办共和失败了,老百姓希望我们出来当皇帝,是久旱盼甘霖,那就俯从所愿吧。颤颤巍巍就出来了,就当了这么十二天的皇帝。那你可能会问了,那后来怎么突然一下就不行了呢?就又被赶回去了呢?因为多米诺骨牌嘛,就是第一张牌动了,然后剩下的就全部推倒。刚才张勋凑的那七颗龙珠,是挨颗被砸得稀烂,你看,动第一张牌的,谁啊?黎元洪,不当总统了嘛。现在张勋复辟之后,给他封了个一等公,袁世凯当年要当皇帝的时候,还给黎元洪封了武义亲王。你才给他封个一等公,黎元洪才不搭理那一套呢。我是武昌首义元勋,我是造共和的人,我跟你们玩这个,他一脑袋就扎到日本使馆。然后就宣布,说我也不跟段祺瑞闹气了,段祺瑞回来继续当总理。我还礼聘冯国璋接我这个总统的位子,你们北洋系的事我算是搞不清楚,你们自个儿闹去吧。

去天津等了半天的段祺瑞,等的就是这一天,总算又可以伸伸胳膊了,现在总理大位又开始在我这儿了。好,你们要复辟,这叫大逆,我要组织讨逆军。本来啊,张勋觉得段祺瑞就是个光杆司令嘛,你虽然在北洋系有一些威望,但是对不起,你没有兵啊,你岂奈我何?但是万没想到,段祺瑞一举手,居然筹出了这么一支军队。北方的很多军阀,比如说冯玉祥这种人,就加入了讨逆军。更要命的是,当时的英美列强居然支持段祺瑞。原来在《辛丑条约》签订的时候规定,北京到天津这一段铁路线,中国军队是不能使用和驻防的。但这个时候,他们居然就让开了,说段祺瑞,去,到北京揍他去,这是第二块多米诺骨牌。

但是张勋心里也放心啊,你们有英美列强,没关系啊,我后头还有日本太君呢,田中义一说过支持我。但这个时候再去找田中义一,他人不见了,回国了。这个时候在中国的日本驻华公使叫林汉助,他就去找他。林权助说没有这个事,从来没有这个事,我们从来不会支持你的,给张勋搁半道儿了。这张勋就奇怪,怎么会翻脸比翻书还快呢?四处打听,原来前不久北洋政府的外交总长曹汝霖,找过林权助,可能嘀咕了点儿什么,可能坏我大事。所以这个时候张勋逢人就说,这个家伙坏我大事,我见到他非揍他不可。但其实这也是张勋一厢情愿了,就是那个田中义一在又如何?因为他当年是串着走的,见哪个军阀他都是这一套,你有什么想法啊。大日本帮你实现这个愿望,我们是支持你的呀。最后日本人会支持谁啊?打出来的草头王才会支持你,他怎么会支持张勋?你这个眼看要失败的Loser呢。所以这是第三块骨牌,又倒下了。

当然张勋心里还放心呢,北冯南陆嘛,他们还支持我呢。但是这个时候再一追问的时候,发现坏事了,北边的冯国璋,原来不是给张勋写过信吗。但这个时候他就赖啊,说你再看看,那是我亲笔信吗?那是我手下的幕僚替我代笔的,是手下人擅作主张,我是从来不支持复辟的。那其实是咋回事呢?你想,张勋复辟之后给自己封的官那叫一个大,议政王,直隶总督,北洋大臣。给冯国璋封的是一个两江总督,冯国璋怎么能服呢?原来我是北洋系的大佬,现在我要屈居你之下,哥们儿不陪你玩了,其实真相就是如此。

那南方那个陆荣廷呢?现在再一打听才知道,他派过去的那个亲信是见到了陆荣廷,但是陆荣廷对这件事情是不置可否,没给实在话。后来这个亲信为了讨张勋高兴,告诉他说陆荣廷答应了。所以这两个大佬的支持又指望不上了,这块牌又倒下了。

那张勋心里还是放心的,为啥?我兜里还有黄绫子呢?各省督军在这儿签字的,就掏黄绫子,一掏傻眼了,没了。这块黄绫子是被张勋视如命根子的,居然不翼而飞。再一问自己的秘书,秘书说好像是这么回事。冯国璋一看这事不靠谱,花了二十万两银子,找底下人把这个东西给买走,说白了就是给偷了。张勋说,这真是五雷轰顶啊,赶紧派这个秘书,说你赶紧给我去天津追。去找,结果这秘书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张勋这个时候可就真是孤家寡人了,一个人被搁在了北京。当然,他还有最后一张牌,那就是自己那“四十盆花”。刚才我们讲的他跟他那个亲信叫张文生约定好的,打电报,送“四十盆花”速进京。这个时候电报就打出去了,结果人家张文生玩了一绝的,真的就给他四十盆花来,军队那是没有的。

就在这种情况下,那边的讨逆军已经打到了北京,围着张勋的大院就一通放枪,里外放,打了五千发子弹。当然你说这是真打吗?当然不是真打了,就是把他吓唬走就完了嘛。当然张勋这个时候真的是被各位兄弟玩坏了,而且是气急败坏,他就说我是不走,我这效忠皇上。你们爱怎么着怎么着,把老婆孩子送走可以,我就在这儿死守。最后底下人一看也没有办法,就干脆弄了个汽车,把他老人家是连哄带骗,连抱带抢,给塞到了汽车里面,不是进了荷兰大使馆吗?据说张勋临走的时候,还咬了一口当时把他扔进汽车的那个荷兰人一口,最后是被他的一个手下人一脚给踢进了汽车,这场闹剧才算是落幕。

当然清廷那边就更惨了,当时北京有一个航校,有一个航校,航校有几部教练机,不是正式的那个轰炸机。当时就说,那就吓唬吓唬这小朝廷吧,就起飞了几架飞机,跑到故宫头上,就扔了几颗炸弹。那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人类的飞机技术其实还不是很成熟,更何况这是教练机呢?扔的什么炸弹呢,实际上是一种12磅的小炸弹。是比一般的手榴弹的威力还要小,就扔到故宫,叮当叮当炸了三颗,据说炸死了一条狗。但是对于小朝廷来说,那已经是肝胆俱碎。这个时候炸弹刚扔完,电话就已经打过来了,说我们回去行不行,皇上咱不当了,这出闹剧就这样落幕了。

张勋复辟的前前后后,我们就为大家交代到这里。那时过境迁之后,老张自个儿是怎么反思的呢?其实据我所知,他一直也没明白过味儿来,虽然肠子都悔青了。因为所有的人都背叛他,把他当猴耍。然后他又把他心爱的皇上,当猴耍了一把。所以本来是“集齐七颗龙珠召唤神龙”,结果召唤来一盆狗血。所以老张在最后下野的时候发了一个通告,这个通告大概是几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说,这么大的事情,又不是我老张一个人能办的,你们都支持的好不好。第二层意思就把所有这些人数落一遍,你是这么骗的我,你是那么忘恩负义,你是这么翻的脸。最后这份通告里面写了十六个字,叫“翻云覆雨,出于俄顷”,你们翻脸比翻书还快;“人心如此,实堪浩叹”,我只能看着你们叹气啊。

所以晚年的老张最后过了六年,是在天津的租界里面,一边继续找那副黄绫子,上面有签字画押。一边到处给人看那本他写的叫《复辟实录》,就是当时来往的那些书信电报这些东西。到处告诉别人,这帮王八蛋害我。然后就是跟姨太太辛勤地耕耘生孩子了。然后一边做生意,度过了一个幸福的晚年,这就是张勋最后的结局。

那今天我们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实际上我们想讲的主题是,在一个不确定性的时代,人要干一件大事,什么东西你不能信?我相信经过这么多年了,张勋如果天上有知,他会告诉我们这样两条经验:第一条,这权力这个东西不能信。因为在不确定性的时代,那个原来给你感觉很确定性的权力,实际上是靠不住的。你看张勋信那个张文生,最后得了四十盆花,这件事情给了他的教训实在是太沉痛了。大家想想,难道不是这样吗?在现在我们这个时代,很多人还有那种虚妄的权力感,觉得你看我这么大办公室,我这么漂亮的女秘书,谁见我都点头哈腰。但实际上,在互联网的背景下,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有什么权力可言呢?

通用电气前任的CEO杰克•韦尔奇,就讲过一句话,说在一个公司,CEO是什么人?就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个公司快不行的人。其他的人一边给你笑脸,一边知道这个公司快完蛋了,一边在找出路。而你还蒙在鼓里,你那个权力的大厦可以说是高山为谷,深谷为陵,是随时处于剧烈的变动之中。如果你再迷信这个,那你可就把日子算错了。

尤其是在互联网的背景下,我们必须承认现在的商业有一个前提,就是越来越多的价值积累在人的身上,而不是组织的身上。这个话题,《罗辑思维》我们经常讲,如果你接受这个前提的话,你就会发现你去用权力去强制一个人,这是最最愚蠢的一件事情。就像娱乐业,最近很多新闻都爆出来,很多娱乐公司的小明星们就纷纷跟公司解约,原来听你呵斥的那些人非常轻易地就可以离开你的权力结构。要知道,只要是玩人的生意,即使是在原来的工业化社会,比如说娱乐业,往往靠权力都管不住人的。比如说,据说有些地方的娱乐业,往往要捧出一个明星之前,不仅要签约,不仅要确立一个权力结构,而且还得用黑社会的手段,甚至要给你拍一个裸照。以方便将来把你捧成名之后,把你轻易地毁掉,这样他才能控制住你。

所以你看,权力在面对真正有价值的人的时候,你应该心存恐惧才对。我当然不是说上这种手法是对的。你像我最近就听到一些传闻,说有的公司为了避免自己底下的人,尤其那些有价值的人互相之间串通相约离职,居然发了一条规定。说员工之间互相不准加微信,因为怕你们互相之间商量这种事。你想想看,这种规定有多么的愚蠢!而做出这种规定的人,是多么的沉迷于权力的幻象!这是第一个不能信的东西:权力。

第二个不能信的东西是契约。你会觉得很奇怪,市场经济,不信契约,还有什么可信的呢?这个你得有点耐心,听我慢慢讲。经济学上有一个观点,叫“初始产权不重要”。打个比方,我们假想有这么一个村,只有两户人家,老王家老李家。我们假设刚开始的时候,这个村所有的土地都是老王家的。而老李家呢,是贫无立锥之地。但是不要紧,你看时间往后发展,过上那么个几十年上百年,你再来回看这个村。这个村的土地持有的结构,一定是根据老王家或者是老李家,经营这片土地的能力来最终决定的。越是动态的市场,就越是这样,最终这个社会的产权结构,是由每一个个体的能力来决定的。这就是中国人说的那句话了,说富不过三代,为啥?就因为这一点。

所以你看,很多大学生在求职的时候,总是说,哎呀,这个公司比那个公司每个月多给五百,这五百重要吗?这五百只是一个初始的契约结构。随着时间的进展,它会动态地进行调整的。如果你的能力不适于待在这家公司,一开始每个月给你多上五百,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在平时就有这么两个朋友,身上发生了两件事情,你听听看。第一个朋友呢,他在公司承包了一个项目,他跟老板谈得条件特别的优厚。他算来算去,觉得今年年底我靠承包的这个项目一定能挣一笔大钱。我就跟他讲,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我建议你现在就去跟老板修改这个条约,为啥?因为你不断地在经营这片小产业,不断地在挣钱。老板心里没数啊?有数的时候,他就心里惦记着,好,没办法,今年这个约我算是跟你签了,明年,这么挣钱的生意,我为什么要承包给你呢?在承包期结束之前,他就已经在外面找其他的人来接替你的位置,你这个便宜最多占一年,这是一个故事。

我还有一个朋友,是一个乙方公司的董事长。有一次他在一个甲方那儿签了一大笔合同,但是后来随着项目的推进,他发现自己这个公司给对方创造不了那么大的价值。所以他就算了笔账,把自己该挣的钱留下来,把剩下来的钱给对方退回去了。他手下的人就不理解啊,说你怎么这么傻呢,按照合同,按照契约,这钱该你挣啊,这是个法制社会,你怎么能把吃到嘴的肉又给吐出来了呢?我这个朋友讲了一句很著名的话,他说“今天你想根据契约一口吃个胖子,那将来市场就会把你饿成一个瘦子”。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懂得一个道理,就是双方的利益结构是随着市场情况的变化,随着你创造价值的能力,是不断地调整。如果你一定要固守一个不合理的契约结构,对不起,这个你绑定的契约,将来反而会反过来伤害你。

所以你看,权力不可信吧,契约也不可信,那在不确定性的时代,什么东西是可信的呢?其实在张勋这个故事当中,我们也能看到蛛丝马迹。大家可能记得,前面我们讲,张勋的下场非常好,为啥?因为这个人人缘好。举个例子,他自己有个规定,说只要是我的老乡,我都得照顾,如果是我同村的人,他是江西奉新县池田村的人,这个村每家每户我都给盖一个大瓦房,乡亲们有任何事尽管向我开口。如果是同县的,就是奉新县的青年学子,到大城市就学,吃喝住我全包。如果是江西籍的学子到北京来,到天津来上学,对不起,我设一个奖学金,给他们一定的资助。

所以你从这个例子就可以看得出来,张勋是一个很大气的人。平时交朋友也非常够哥们儿义气。你看那个张作霖,张作霖跟他就非常好,后来张作霖还把自己的姑娘嫁给了他的儿子,结成了亲家。所以在复辟失败之后,张作霖一直就说他的好话,一直在替他说话。甚至那个段祺瑞,段祺瑞为什么后来执政之后,那个北洋政府一定要给张勋一个大赦令呢?因为不好意思嘛,这个大哥实在是太忠厚了。所以复辟之后,真正通缉的那个人是谁呢?康有为、沈增植,就是我们前面讲的那几个前清的遗老,说你们是作孽的,而张勋这个复辟的元凶,反而被轻松地放过。

你看,这就是说人品,平时的修行。

好,说到这儿我们该总结一下,好像我们今天讲的是一些大白话,大道理。其实在不确定性的时代,你想干一件大事,那这个大事的本质是什么?所谓的大事不是什么你心中的梦想,你想跑到纳斯达克敲钟。这叫大事吗?这不是,因为它可能是镜花水月,是非常脆弱的一种结构。

一个真正能干成的大事,它的特征是什么?就是你要制造一个利益结构。在这个利益结构当中,所有的人都能够得利,这才叫真正的大事。张勋复辟为什么干不成?因为他制造了这个利益结构,而在这个结构里,除了他和那个皇上,剩下人没有利益。各省的督军说,这个地盘本来就是我的,现在你封我一个总督,封我一个巡抚,我有啥好处呢?而你当的官,比我们原来认为你应该当的那个官还要大。那分赃不均,对不起,哥们儿就不跟你干了。前面我们讲的所谓的那个多米诺骨牌,就是这么一张一张地倒下来的。所以张勋的大事最终是干不成的。

好,最后我们总结一下,在不确定性的时代,什么东西是不可信的?从连接的方式上来讲,用权力去固化的那个纵向的连接是不可信的,那个用契约固化下来的正式的连接是不可信的。

什么是可信的?是用那种横向的人际间的随时调整的非正式的连接,一点一点地调整你的利益结构,让它变得对所有人有利。你有能力去造福你干的这件大事,这个新构建的利益结构里面的所有人,这个时候才是可信的,非正式的横向连接。



上一篇:罗辑思维:领导,你为啥不信我? 91
下一篇:罗辑思维:谁弄脏了高利贷 9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逻辑思维|     

GMT+8, 2019-8-23 23:18 , Processed in 0.125001 second(s), 40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