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408|回复: 17

视频: 吴伯凡:人类史就是一部通信史[罗辑思维]No.181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6484
发表于 2016-8-4 17:5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视频: 吴伯凡:人类史就是一部通信史[罗辑思维]No.181


手机版播放地址: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Y3MTA2NTA5Ng==.html

视频下载链接注册后可见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No.181吴伯凡:人类史就是一部通信史 文字版



罗胖:感谢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  我继续在家休产假陪妻子和孩子

请大家谅解  那今天我请到演播室内的是一位  真的是大神级的人物

至少在我的朋友圈子里  说知识水准和知识的那种融会贯通的能力

大家公认他是一位大神  大哥  那就是著名的吴伯凡

当然很多观众熟悉的是吴伯凡和梁冬原来做的那个《冬吴相对论》

那今天梁冬没有来  是吴伯凡先生个人的单人脱口秀

当然这个对他习惯有一个梁冬来说  那还是比较大的挑战

因为不是谁的心脏都那么大  能够盯着镜头一个人把它说出来

但是吴伯凡的那个知识功底是我素来敬佩

他最大的能力是能够打通知识之间的边界

这其实就牵扯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  比如说最近我一直在说  知识应该收费

有的人会说  那不是说信息应该是免费的嘛  对吧

这一直在互联网时代这么教育我们  信息一直是疯狂的免费的呀  对

但是请注意  我们说的是两个词  一个词叫知识  一个词叫信息

信息当然是免费的呀  比如说关于一种什么病  它到底是咋回事

有多少种疗法  到百度上去查呀  当然是免费的

可是你身上的病该怎么治  这叫知识  知识是什么  它是一种结构化的

有偏好的  带有个人倾向性的判断和信息  它已经是被加工过的信息

所以当然要收费  医生看病怎么会不收费呢

吴伯凡先生原来是《21世纪商业评论》的出品人  现在在家也算是创业吧

他创业的方式很有意思  就是开自己的私塾啊  那拜倒在他的

不能叫石榴裙啊  拜倒在他的席前的  有很多著名的企业家当他的学生

其实要获取的哪里是什么信息啊

那都是要获取他融通知识边界的那些知识嘛  那是吴伯凡这样的人

他才能做到的  所以他就能收费呀  好

那今天我们就把素来高收费的吴伯凡老师请到《罗辑思维》

让他给我们一个福利吧  来听听他今天要说的内容

******************************************

移动性是近两年特别热的一个话题  马化腾说

只有移动互联网才是真正的互联网  以前的互联网都是假的

都是一个热身的  练练手的互联网  今天我们看到的汽车越来越互联网化了

而且越来越多人认为  汽车本身就是一个移动终端

就是一个有四个轮子的移动终端  只不过是传统的移动终端手机

是我们把它放在自己的口袋里  而这个移动终端是我们自己放在它的口袋里

有人甚至说没有移动就没有未来  所以移动性是目前一个特别热的产业话题

但是我对移动性感兴趣是从另外一个角度  我是从生态学的角度来看移动性

我发现整个自然界说白了  就是在解决一个移动性的问题

自然界除了微生物  除了病毒  这些在另外一类以外  主要的两种生物

一个植物  一个动物  其实这两种生物  一个是可移动生物

一个是不可移动性生物  所谓动物就是可移动的  那植物显得很可怜

特别没自由  把你播撒在哪里  你一辈子就离不开了

只在这个固定的位置  那都是规定的时间  规定的地点  就了此一生

不管你是多年生草本植物  还是一年生草本植物  还是木本植物  很可怜

就在那个地方一直待着  一颗孤独的树  或者说一粒麦子

一粒种子扔下去  发芽  整个生长过程  就有点像是被监禁似的

完全失去自由的情况下  自由的生长  听起来这是植物的一个悲剧

但实际上植物是非常聪明的  它们一生都在解决一个问题  就是移动性

虽然它自己被定在那儿  它自己不能移动  但是所有是生物都有一个使命

那就是要提高自己的基因繁殖效率

如何尽可能多地让自己的基因遍布这个世界

所以植物它活着不是为它这一个个体活着  它是如何让水里头

地面都布满了它的基因  因为它所在的地方阳光  土壤它已经占尽了

大树底下不长草  任何植物  它必须要把它的种子移动到别的地方去

可是它自己都不能动  它又怎么能让它的种子到别的地方去呢

这就是植物的智慧  它借助于很多外在的力量  比如说它借助于风

很多植物的种子很轻  风一吹过来的时候  就把它的种子带走了

比如说蒲公英就是这样的  我们小时候语文课本里说的  风来了  把我带走

风走了  把我留下  哪里有土壤  哪里就是我生长的地方

这就是借助于风的传播  到达种子的移动性的一个例子

还有借助于水的传播  我们南方人都见过那个莲蓬

就是荷花开完以后结出来的莲蓬  莲蓬到了秋天

到了冬天的时候它就会掉下来  掉到水面上  这个莲蓬在上面漂着

莲子是一粒一粒地往下掉  今天掉一粒  明天掉一粒  为什么要这样呢

因为莲蓬在上面漂  今天这个地方你掉下去  也许这个地方水深

掉下去这个种子再也长不起来了  但是还有别的种子存在

明天到另外一个地方水比较浅  它掉下去就能长出来

这个莲蓬借助于风在水面上吹  它在那样移动  一方面实现了移动性

而且降低了播种的风险  这是植物在借助于水力

来传播自己种子的时候的一种智慧  当然还有借助于地心引力的  

种子掉下来  如果这个植物它是在斜坡上  自然种子就会往下滚

同时它会借助于雨水以及地面的径流  来把它冲到别的地方去

借很多很多的力  它们的种子就离开它们

不能移动的这样一个母体到别的地方  但还有些植物问题就很难解决

比如说你的种子风吹不走它  甚至水都冲不走它  那怎么办呢

它们又选择了一种策略  就是在这个种子的表面长上一层果肉

长上这层果肉以后  一些动物  一些灵长类动物

它们就有兴趣过来摘这个长了果肉的种子来吃

但是摘果子的人觉得自己就是摘果子  但是无形当中他吃完

他把这个果子带走  把它吃完扔掉的时候

相当于帮它把它的这个不容易移动的种子移动了

这个外表的这个果肉其实就是它的搬运费  它的快递费  还有一些植物

它们在解决移动性的时候表现出更高的智慧  比如说榴莲

榴莲它是在热带生长的  好多热带植物它周围是非常茂密的

在一些热带雨林里头非常的茂密  即使你长得很大

即使有些动物也想吃你的果子  但是它看不见  那怎么办呢

它就采取了另外一种策略  就是释放一种强烈的气味

让你在很远的地方就闻到这种气味  顺着这个气味你就能找到这个果子

找到这个果子以后  你也是搬走吃掉  你也是充当了一次播种机的功能

当然你也获得了相应的报偿  看看整个大自然

植物作为一种不能移动的生物  它真的是想尽了各种方法实现它的移动性

我们作为动物  我们看植物  觉得植物的的确确很可怜

它们要想那么多的办法  我们不用想什么办法  我们要到哪去

我们要实现移动性  我们走就可以了  这是我们动物的优势

但实际上动物跟动物还是很不一样的  同样的动物从这儿到那儿移动

有的动物就会非常的费劲  它消耗大量的能量

比如说蜗牛它移动得就非常的慢  乌龟移动得非常的慢

它们外面的那个壳其实相当于它们的房子  随身携带的一种移动性住房

便携式住房  它这样带着自己的房子走

这样的一种方式倒是解决了住房问题  但是它移动效率就会非常的低

我们人是高等动物  高级动物  高级得不能再高级的动物

但是如果是讲移动性的话  人的移动效率是很低的  你看看有时候

我小的时候就看这个鸟  觉得我相信每个小孩都有这样的一种想象

我要是一只鸟多好  想到哪儿一飞就去了  我从这儿走到那儿那么费劲

所以说动物虽然是可以移动的生物

但是每一种动物它的移动效率是很不一样的

飞禽比走兽它的移动效率要高  那么什么动物的移动效率是最高的呢

十几年前我看了一篇文章  这个文章的作者一说出来可能大家都知道

作者叫史蒂夫·乔布斯  这标题叫《秃鹫与自行车》

这可是这听起来很怪的一个名字  而且最怪的是乔布斯怎么会写这么一篇

好像发表在《读者文摘》上面的文章呢  其实他没有那个闲工夫

他想论证一个问题  就是移动效率的问题  他发现自然界里头

移动效率最高的动物是秃鹫  秃鹫我们知道  它是食腐动物

它自己不会去主动地捕食一种动物  它只是在别的动物捕食完以后

它捡一点剩菜剩饭  所以它不停地钻到那些腐尸

那些已经被其他动物吃得差不多了的那些尸体里头

老钻钻得头上前面那个毛都没有了  那个秃鹫  由于它在捕食上没有主动性

它想吃了不取决于它自己  它不能自己去做饭  不能自己去捕食

它得耐心地等  看别的动物什么时候饿了

我们想吃的时候是因为我们的肚子饿了  可是它是肚子饿了没办法

它要取决于别人的肚子饿不饿  别的动物的肚子饿了  它可能就有饭吃

别的动物去捕食那些动物  比如说一群狮子把一头野牛扑在地上吃完

这就是它可以美餐一顿  因为它的捕食的主动权没有

所以它更要节省能量  下一顿是什么时候它不知道  所以它要节省能量

它不会随便飞的  秃鹫平时它是呆在地上的

2010年去非洲旅行的时候我发现一个现象  只要是哪个地方看到有秃鹫

一会儿就要下雨  我刚开始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  后来才发现它真是这样

在非洲先是太阳晒  很热  下完雨以后就会产生热蒸汽  它一展开翅膀

借助于这个热蒸汽  它就升腾上去  它自己就变成一个滑翔机

什么叫滑翔机  它不是飞机  滑翔机跟飞机有什么不一样呢

滑翔机它自己是没有动力的  它不用消耗能量的  它是借助于空气的上升

下降  它在空中进行盘旋  实现自己的移动性

秃鹫就是这样一种类似于滑翔机的移动方式  不用消耗能量

它是借助于外在的能量  一旦它展开翅膀升腾到空中的时候

它借助于这个热空气的旋转流动  它就在看下面  它看什么呢

看有没有别的动物在打猎  如果它一旦发现有残羹冷炙

它就迅速地像自由落体一样地掉下来  它下来是不用费劲的

它有一种力量  它有一种技能就是毫不费力地往下掉

到接近地面的时候张开翅膀  很安全地到达那个残羹冷炙

所以这种动物它的移动效率是最高的  它消耗的能量很少

它的空间自由度很高  乔布斯认为  我们要是像秃鹫一样

消耗的能量很少  但是可以自由地移动的空间非常大

那应该是我们人类的一个理想  但可惜  人类移动的效率太低了

不仅是不如飞禽  很多走兽也比我们人类的移动效率要高得多

但是人类有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乔布斯他觉得他自己可以解决问题

怎么解决  他发现人类早就在解决这个问题

比如说自行车就是一种解决之道  当人使用自行车以后

他的移动效率就高多了  消耗同样的能量他的移动速度和他实现的位移的量

就会大得多  所以人类一直在借助于像自行车这样的机械  工具

来解决自己的移动效率问题  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乔布斯认为

他可以帮人类来实现移动效率的质的飞跃  这个质的飞跃是什么

就是电脑  我们今天使用电脑  使用手机的人都知道

其实我们无非是在解决一个移动效率的问题  我们要跟广州的朋友说一句话

只需要在上头输入一段文字  或者干脆用语音  一下子广州的朋友就听到了

我们按照过去的方式  我们必须要通过物理位移去传导这样的一个信息

事实上人类很长的时间一直就是这样的  送信  报信

都是通过物理的位移的方式实现信息的位移

比如说一个著名的例子就是马拉松  那个人

那个通信兵当他想把雅典人胜利的消息报告给雅典人的时候

他从马拉松跑到雅典的这个距离是42公里

他必须要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个信息传出去  那怎么办呢  没办法

那个时候也没有手机  没有微信  什么都没有  他只有一个办法  就是跑

就是用人肉的通信工具去实现这个  其实想起来也非常可怜

他要传的信息只有4个字  我们赢了  今天发个微信不就很简单吗

但是他必须要跑42公里的路程  结果跑到(以后)  他说完这4个字

倒地去世了  所以今天我们还在纪念他

这是在人类的移动效率很低的情况下  尤其是只能通过物理的位移

实现信息的传达的时候  这些事说起来很悲壮  但也是非常笨拙的一种方式

但人又不能飞  如何把一个信息传到更远的地方  用最快的速度

让你发现原来信息的传递和我们人的移动  这二者是可以分开的

也就是简单的说  不需要以通过物理位移的方式实现信息位移

听起来很抽象  举个例子  中国古代发明的这个烽火台

其实就是这样一种把信息的移动

跟物理的空间移动分离开的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如果在边关发现敌情

你只需要在烽火台上把事先准备好的干草  狼粪点燃  因为据说有狼粪

这个烟才能够不散  它就会很直  大漠孤烟直  远处的人就能够看得到

一旦看到了  他也会点上狼烟  所以当边关发现敌情的时候  可能不到一天

它就能够传到首都了  这就是信息位移不依赖于物理位移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在2000年  英特尔的前CEO贝瑞特访问中国的时候  他当然就要去长城看了

他就指着那个烽火台说  这是干什么用的  边跟他解释它的功能以后

他说中国人好伟大  原来长城不是一堵墙  而是一条路

中国人在2000多年前就发明了信息高速公路  当然他说的有点夸张

但是说的也没错  今天我们去欧洲旅游  很多人都要去爱琴海

尤其是一些年轻人  觉得那个地方很浪漫  而且听起来像是爱情这个谐音

其实爱琴是一个人的名字  这是一个神  半人半神的人物  有一天

他得知他的儿子要去很远的地方  一个岛上去把那个牛头怪杀死

(爱琴说)一旦你杀死了这个牛头怪  你就要把你的帆船上的帆换掉

他去的时候  这个帆船的帆布是黑色的  如果你赢了  你就把它换成白色的

这样我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知道你得胜了  你平安归来了  很快

他去了以后就把那个牛头怪杀死了  (他)非常高兴  得意忘形当中

他忘了把自己的黑帆换成了白帆  所以他高高兴兴地驾着帆船回家的时候

他父亲在远处看到了那个黑帆  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被牛头怪吃掉了

他非常的伤心  他就跳进了海里头  他的身体化成泡沫

他跳到海里头那个地方就叫做爱琴海  所以在很多古代的传说里头

我们都发现有很多这种通信的案例  所谓通信就是信息的传输和沟通

人类最早的通信  是物理位移和信息位移是一体的  但是整部通信史

说白了就是如何尽可能地让信息的移动超越物理的限制

而实现信息的自由的传输  所以人类史其实就是一部通讯史

其实在动物世界里头  这种通信的手段也是非常普遍的  比如说大象

它的4只脚脚底其实是四面鼓  它的构造有点像我们医生用的听诊器

一群大象需要分头去找水  找食物  为什么要分头找

是因为这样能够提高找水  找食物的效率  获胜的可能性  降低风险

一头大象找到水了  你只能一个喝  其他的大象喝不到水

所以这里头就需要一个通信  需要把这个信息告知其他的大象  怎么办呢

大象需要发送信息  他就跺脚  我们看大象的那些纪录片的时候

你发现大象时不时在跺脚  他已经形成一种习惯了

跺脚的时候其实是在发送信息  一旦跺脚  这个地面就会有震动

这种震动  最远能够传到16公里以外  这是大象自己能感受到的

别的大象当它的脚贴在地面的时候  它的那个4个听诊器能够听得懂

是我的同伴已经找到水了  或者找到食物了  他在哪儿

大象都能够分辨出来  然后大家知道了就一起(去)

相当于群发了一个微信  大家就去那个有水的地方

人类的历史是一部通信史  动物的历史  也是一部通信史

以通信的角度来看  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各种各样的通信行为

甚至是在微生物的世界里头  也在发生通信的行为

过去我们以为微生物那么低级的动物  它怎么可能有语言呢

更不可能有通信  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  他发现我们一些新药在使用的时候

刚开始很有用  后来它的效用越来越递减  最后到完全没有用

原因过去我们以为就是说他的抵抗力增加了  不管用了  这个科学家发现

实际上在病菌之间  它有一个非常严密的通信系统  当一些病菌

它受到了这个药的攻击的时候  它们在垂死之际  它会把这个信息

传递给那些受伤害比较小的这些病菌

其他的病菌就能在下一次遇到这个药的时候  他在第一时间做好准备

不去碰你这些药  用各种方法来屏蔽这些药  解决病菌的抗药性问题

首先是要切断这些个体病菌之间的通信联系  给它断网  一旦断网

它们之间不能够共享信息后  这些药就可以对它们分而治之

这个病菌的抗药性问题就这样解决了  可见在微生物世界里头

通信也如此之重要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  从人到微生物  通信无所不在

通常的说法  人类有250万年的历史  在250万年以前  人不是人  他是猿

我们穿越到250万年以前  我们可能会发现  每一个最初的人

在人和猿之间徘徊的那些人  他们手里头都拿着一个东西

这个东西就是一块石头  如果那时候的人要穿越到我们今天

他也会觉得很奇怪  我们现在的人手里头也都拿着个东西

这个东西就是手机  仔细一想  这两个东西差别并不大  第一个

都是一种工具  都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工具  你出门就得拿上的一个工具

第二  它的外观差别很大  那个很粗糙  这个很精致

但是它的构造其实是差不多的  他们本质上都是石头

手机里头最核心的东西就是芯片  芯片是用硅做成的  硅是石头的主要元素

所以人类在250万年前在玩石头  在今天照样也是在玩石头

只不过今天玩的这个石头不是用来砸东西的  主要是用于通信

来实现在不动的情况下获得整个世界的所有信息  转了一圈

人类还在玩石头  从这个角度看  人类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石头记》

我们回过头来看人类的文学作品当中  其实有很多关于石头的故事

不仅仅是《红楼梦》  在古希腊神话当中  有这么一个很怪的神

一个凶神恶煞  她的名字叫美杜莎  她的长相很多人可能都看过  面目狰狞

最要命的是她的头发不是头发  是无数条蛇  蛇发女神美杜莎

这个美杜莎作恶多端  有一天  有个叫柏修斯的人

受命去把这个恶神美杜莎杀掉  但是美杜莎她最厉害的不是她头上长那些蛇

最厉害的是她的眼光  她的眼神  只要是你的眼神  跟她的眼神一旦相遇

你就瞬间石化  这个很要命  就是她真的是能够用眼神杀死人的一个恶神

所以要去杀她  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使命  但是这件不可能的使命

最后柏修斯完成了  他是怎么完成的呢  在古代

一个人去跟别人打仗的时候  都是左手拿着盾  右手拿着剑

柏修斯当然他也要拿一只盾    但是他的盾不像普通的盾是当住刀剑的

他是用来干什么呢  他在去之前  把这个盾磨得锃光发亮

这个盾其实不是盾  是一面镜子  他在跟美杜莎相遇的时候

他不能看美杜莎  这样他只能背对着她  一旦正面对着她

他自己就会变成石头  所以他就拿着自己的盾  有点像玩自拍一样的

他就是看着后面的那个美杜莎  了解美杜莎的动作信息

然后根据这些信息决定如何挥舞自己的剑

最后他用这种方法把美杜莎杀掉了  在我看来  柏修斯的这个行为

其实是一个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行为  就是人类知道了如何在一个物理世界

一个由石头构成的世界  获得某种自由

免于在一个物理的世界里头受到伤害  将一个物理的世界变成一个虚拟的

一个信息的世界  一个人在跟另外一个人争斗的时候  你必须看着他

原因不是因为他好看  而是因为你想了解他的动作信息

柏修斯他发现了这样一个本质  那我就用一种办法

只需要知道你的动作信息  而没必要直接和你面对

他正是用这样一种方法  我们称之为信息化的方法

就把一个物理的实际的人和物  变成了一堆信息  通过处理这些信息

来避免了直接和一个物理世界里头的实物  正面相对  从而最终解决问题

这其实是一种虚拟的办法  什么叫虚拟  字典上的解释是  事实上不是

但效果上是  可以说柏修斯第一次完成了  人类信息化的一个飞跃  第二

它实现了通过虚拟的方式来解决现实的问题  这样的关于石头的故事

我们中国也有  我们小时候就听过一个故事  叫曹冲称象  曹冲之所以聪明

比大人们聪明  是因为大人们是一根筋  是不会拐弯儿的  这个大象过来

我们如何知道这个大象有多重  那就想办法把这个大象抬起来

把这秤钩钩住大象  问题是你也找不到一个如此坚实的  可以勾住这个大象

让大象离开地面的这样一个秤钩  在曹冲看来  大人们都是死心眼

他有办法  这个办法很简单  他跟柏修斯的方法是一样的

我不去跟这个实物的世界正面去抗争  我采取的是一个绕到而行

虚拟化的方法  信息化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不就是要知道大象有多重吗  干吗死心眼  要去把大象抬起来呢

所以他就把大象牵到船上  把这个吃水线划上  然后把大象牵上来

把一些石头放到这个船上  只要这个船的吃水线

跟大象刚才的那个吃水线平齐  我们就可以断定这个石头的重量

就是大象的重量  他把一个在物理世界里头不可能完成的使命

通过信息化  虚拟化的方法解决了这个问题

事实上我们前面讲的通信也是这样一个问题  我们将物理的世界虚拟化

信息化  我们通过处理信息  让这些没有重要的信息能够快速的移动

从而实现移动效率的最大化  这里说的关键其实是两个世界

一个是物理的世界  一个是信息的世界  或者说一个是原子构成的世界

一个是比特构成的世界  原子构成的世界是有重量的  比特是没有重量的

我们的电脑里头下载10本书和下载10万本书  电脑的重量不会增加一毫克

这就是比特世界跟原子世界最大的不一样  就是比特世界是一个无重的世界

原子世界是一个有重的世界  人类逐渐地发明了一种方法  让我物理的世界

原子的世界失重  让它变成比特的世界

你们当中的原子第一个字母是A(Atom)  比特的第一个字母是B(Bit)

所以有人把从原子世界  向比特世界的转变叫做从a到b的转变

我们对a世界无可奈何的时候  我们可以通过把它转化为b世界

然后通过处理比特  处理信息最终来解决A世界的问题

其实我们天天都在做这样的事情  我们打电话的时候

我们用遥控器的时候  我们都是在通过处理b世界  来解决a世界的问题

可以说今天的科技产业都在解决这个问题  无人驾驶汽车

其实就是用b世界来操控a世界  从需要动手的世界  变成需要动嘴的

甚至只需要动脑的世界  这是我们人类今天面对的两个世界

一方面我们生活在原子世界当中  另一方面我们更多的是通过

在b世界里头的操作来实现对a世界的控制  我们自由地来往于天上和人间

来往于原子世界和比特世界  这是我们今天面对的现实

也就是从通信的角度来说  我们越来越用通信的手段代替交通的手段

事实上在英文里头  交通这个词和通信这个词是同一个词

都是Communication  这个词我们也可以把它翻译成传播  翻译成沟通

翻译成交通  比如说交通银行就是Communication Bank  它同时就是指通信

所以人类今天的世界已经可以说Double了  过去只是一个a世界

文明的进程就是不断的开疆拓土  不是在物理世界开疆拓土

而是又制造出一个完全不同于物理世界的世界  我们就能够飞起来了

我们可以自由地实现空间和时间的位移  天使之所以比人高级

是因为他长着一对翅膀  可以自由地来往于天上人间

我们今天也长上了翅膀  甚至是这个翅膀的移动效率  要远高于天使的翅膀

我们可以在一秒钟之内  就能够到达我们想去的任何地方

我们在一秒钟之内  可以跟在万里之外  在地球另外一边的人去交流

这当然是一种自由  人类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  从这个角度讲

人类就不断的让那些  有重量的东西变得没有重量

大家看看金融的历史就知道了  其实货币也是一种媒体

麦克卢汉在他的书里头就讲到了26种媒介  其中货币就是一种媒介

为什么它是一种媒介呢  第一  它承载着信息  第二

它能够让信息相对自由地移动  所谓货币  其实是关于财富的信息

人类之所以发明货币  就是为了让自己的财富能够自由地移动

刚开始是空间的移动  当我要去远行的时候  我不必要背着锅碗瓢盆

背着粮食  甚至是背着自己的床  像蜗牛一样的去旅行

我只需要将我的财富变成一种信息  兑换成一种信息  让它信息化

让有重的财富变成无重的关于财富的信息  也就是钱

我拿着这个记载着我财富信息的媒介  可以走遍所有的地方

这就实现了财富的自由移动  后来人类还发明了一个办法

就是让财富不仅在空间里头自由移动  而且还让它在时间里头自由移动

比如说我今天是一个穷光蛋  比如说我今天是月光一族  但是我要买房子

那怎么办  我相信我将来是会很有钱的  我是能够拿得出钱买这个房子

但问题是我现在就要买这个房子  怎么办  我如何把我将来的钱运过来

运到现在  去购买这个房子  怎么办呢  也还是一个移动性的问题

财富的移动性  就把未来的财富移动到现在  当然移动都是要有成本的

都是有快递费的  你一下子让人把你未来的财富快递到现在

你当然要付很重的快递费  这个快递费其实就是利息  所以这个金融的历史

货币的历史  他也是从一个从a到b的历史  刚开始的时候物物交换

他是没有货币的  财富纯粹以原子的方式存在  那个交易起来非常的费劲

但后来人类就开始用一些很稀缺的  不能轻易弄到的一种东西

让它作为一般等价物  这就是货币  再后来人类就用金  银

用这样的一些原子组成的物质  来代替具体的物品

这个过程其实也是逐渐变轻的一个过程  逐渐提高财富移动性的过程

再后来人类就更聪明啦  金和银都不要了  只需要一张纸就可以了

因为越轻它的移动效率就越高  再到后来  就连纸都不需要了

你只需要一张卡  这张卡里头可能有1000万的现金

但是我们拿着一张卡一点儿都不觉得沉  因为货币本质上它是信息

它不需要重量  一直到今天的比特币  那就连卡都不需要

卡还是用原子组成的  但是这个比特币就完全跟原子没有关系了

所以人类的整个历史  说白了也是一个从a到b的历史

为什么要从a到b呢  因为要自由  要省事  要提高移动效率

要像鸟一样地飞  甚至像风一样地飞  汪峰不是有一首歌

唱的叫像风一样自由吗  来无形去无影  没有重量  想到哪儿就到哪儿

这就叫自由  所以人类的整个历史既是一部从a到b的历史

也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我们今天真的是变得非常非常的  空前的自由了

因为我们已经脱离了原子的束缚  据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讲

到2045年人类甚至是能够克服自身的原子状态  直接将自己比特化

什么意思呢  我之所以是我  是因为我的身体吗

其实我的身体每时每刻都在变化  10年前的我跟今天的我差别很大  20年前

30年前的我差别更大  但它都是我  原因是什么  是因为我有灵魂

所谓灵魂其实就是记忆  而不是因为我有身体  据说到2045年

人类就可以把全部记忆储存起来

人类个体的记忆全部可以用一个类似于芯片

或者像U盘似的东西把它储存起来  当我的身体朽坏的时候

当这个硬件已经不行的时候  软件还是好好的  我干脆就把记忆一拷

拷在一个U盘里头  就差在一个新的身体里头  那我不还就是我吗

我的身体进了八宝山  但是我没有进八宝山

我们就像换手机一样不停的换我们的身体  我们就得以永生

所以这样想起来人类好自由  人类今天的自由是空前的

它不仅是解决了空间的移动性  它还解决了时间的移动性

这两个东西都解决的时候  可以说人类自由达到了极致

我们说着说着就回到了一个非常古老的话题  自由  我们解决移动效率

让自己克服空间的限制  而今天人类已经不仅克服了空间的限制

正在克服时间的限制  从这个意义上讲  人类达到了空前的自由

但一说到自由就很沉重  我们真的自由吗  或者用我们前面的话说

我们到底是像植物一样  还是像动物一样呢  在一般人看来

植物是不自由的  而动物才是自由的  植物一出生就被判终身监禁

一出生就被双规了  在规定的时间  规定的地点  待在你的一生

终身监禁  而动物呢  可以自由地行走  动物的自由度不太一样

飞禽比走兽它的自由度更高  我们一般把飞是作为一个自由的象征

很多写监狱的电影里头  经常会看到  这个主人公在看着天空中的一只鸟

在发呆  但其实自由的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  如果你有幸成为宇航员

你能到太空里头  你首先会体会失重的感觉

失重应该说比飞鸟的感觉还要好  因为鸟它毕竟是有重量的

这个失重就完全没有地心引力的束缚了  那多自由  其实那是很不自由的

你要从这个地方到那个地方  你很难控制

你刚好要触到一个什么东西的时候  一下子不知道有一个力发生了改变

一下你又飘到很远去了  不用想象宇航员的状况  你就想象一片羽毛

想象《阿甘正传》中的那片羽毛  这个《阿甘正传》的羽毛是用特技做的

它有固定的方向  它飘啊飘  最后还是飘到了阿甘的手上

但是现实当中的羽毛它是随风而逝的  风并不自由  羽毛并不自由

虽然它已经没有重量的束缚  它已经基本上失重了

但失重有时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  你无所适从  你找不到方向

有时候我们说想一个事情  我们的思维其实有两种状态

一种是想什么东西都想不动  脑子里头一片空白

这个时候你会觉得很不自由  你的思想处于一种高度不自由的状态

还有一种时候  其实也是很不自由  就是你在想一个问题的时候

头脑当中万马奔腾  你喝完酒以后  或者说极端一点

如果精神受刺激以后  你头脑当中会有大量的碎片化的信息  随时涌出来

随时聚合  产生各种各样的幻象  比那电脑屏保的图形变化还要快

这个时候你想停下来你还停不下来  运动的速度很快  变化的速度很快

但是它没有方向  没有结果  其实那也是一种不自由的状态

所以哲学家把自由分成两种  一种叫积极自由  或者叫肯定性的自由

我自由地去干什么  我自由的去哪儿  我自由地去做一件什么事情

还有一种自由叫消极自由  或者说叫否定性自由  前一种自由叫Free to

自由地干什么  后一种自由叫Free from,免于干什么

有一个哲学家叫以赛亚·伯林  他认为免于干什么的自由

要比自由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种自由更可贵  更不容易得到

比如说在某一时刻  我不想被打扰  不想被裹挟

我们其实之所以要有自己的房子  要有自己的空间

其实是要寻求一种消极自由  而不是积极自由

积极自由是一种要履行的自由  消极自由是一种要有自己的独立的空间

有自己的家的那种自由  这两种自由你很难说哪一种自由更可贵

如果要我来说的话  是后一种自由更可贵  回到我们刚开始的话题

到底是动物的自由更可贵  还是植物的自由更可贵  到底是失重的自由好

还是被重量束缚的那种自由好

如果我们的自由就是像羽毛一样地随风飘舞的时候  那其实不是自由

那是不由自主  你没有自己的方向  你随时被裹挟  你随时被打扰

你找不到你自己想待的地方  你想静静  不大可能

有一本讲信息史的书(《信息简史》)

它前面讲了好多关于人类如何通过获取各种各样的信息而达到自由的历史

但是这个书讲到最后的时候说  每天都有新信息

我们可能刚开始觉得不自由  是我们被囚禁  我们被关在一个地方

所谓监狱最可怕的是  第一  你必须待在这个地方  你没有自由移动的权利

第二  你的消息非常闭塞  你想获得外面的世界的信息  那真是比登天还难

的的确确不自由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信息的不自由  但我们今天面对的问题是

每天都有新信息  每时每刻每秒都有新信息

我们大量的信息像潮水一样涌来  但是当潮水退去的时候

我们发现我们其实一无所得  我们这个时候有的恰恰可能不是自由感

是流浪感和漂泊感  所以卡尔·维诺说  我们不应该像羽毛那样的飘  Fly

我们应该与这种失重的状态  无所适从的状态去抗争  去Fight

那最后达到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  达到叫Flight  飞翔  鸟之所以飞翔

是因为一方面它失重了  它能够克服地心引力  另一方面

它其实并没有完全失重  它是有一种重量的

飞鸟和羽毛最大的不一样是因为它有重量  因为这种重量

它能够保持一种方向感  这种在飞翔当中才会有真正的自由

一方面它可以想要到一个地方  另一方面  它可以免于被裹挟

免于被打扰  所以我们今天面对的一个现实就是

过度互联和信息超载以后的这种伪自由  或者说是一种表面上的自由

实际上已经完全的身不由己的一种状态  一种浮皮潦草的贪多求全当中

最后形成的一种焦虑和恐慌  高度互联已经成为一种资源

一种像空气一样近似于免费的资源  但是如何不互联  如何不失重

不被打扰  不被裹挟  那是一种能力  就是说能够失重

能够有极高的移动效率  已经变成一种资源  如何降低移动效率

将这种移动性在某一个时刻降到零  让自己免于被打扰  免于被裹挟

它是一种能力  也是一种意志  我有一个朋友

他说他现在已经患上了严重的手机成瘾症  丢了手机就是丢了魂

他每天睡觉之前  他必须做一件事情  就是把他的手机交给他的夫人

让他的夫人藏在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  这样他就能够睡一个安稳觉

他睡觉的时候爱醒  一旦醒来  他会有一个本能地反应  去摸手机

一旦摸到这个手机  (他会)被手机里头的各种红点点所打扰

他要把那些红点点都要消除  消除那些红点点真的是需要很长时间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已经睡意全无了  这一晚上的觉被搅了

也就意味着他第二天白天也基本上是泡汤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

手机让他陷入到极端地不自由当中

我这个朋友用的办法倒是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

就是通过表面上剥夺自己的自由  而让自己获得某种自由

而不是听任这种自由的权利泛滥  而让自己完全地被绑架  被虏获

被监禁  尼采曾经说过  说我们每个人出生就在一个监狱里头

这个监狱的围墙就是我们的目光的尽头  我们能看多远

那个监狱的围墙就有多远  所以为了提高自由

你就要不断地让自己的目光变得远大  让你自己的监狱稍微大一点

但是你终究是在监狱里头  在他看来  自由是一个相对的概念

说到这里的时候  我就想起了管理大师德鲁克  在二十多年前说到的一段话

这段话是这样说的  说在几百年之后  人类在回顾这段历史

历史学家在书写这段历史的时候  他会发现可能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不是技术

不是互联网  不是电子商务  而是发生了一件极其重大的事情

一个在历史上从来没有的事情  就是人类面临的选择是如此之多

它已经不仅变得不稀缺  而且是像洪水一样的  你无可抵挡

而人类的选择能力呢  又一点都没有增长

就是人类面临的选择呈指数级增长  而人类的选择能力连算术级增长都没有

这个时候我们会陷入到一种极端无助的状态  人来都在盼望自由

这就是说人类一直在追求自由  所谓自由就是让自己的选择变得更多

而今天选择不是更多  它是无限多  你过去说是因为口渴  你希望有水喝

当你这个时候  来的不是一杯水  不是一壶水  而是一场巨大的洪水的时候

那有多可怕  人类面对这种洪水  没有能力来应对

几年前我碰到张朝阳的时候

他给我讲到了一套关于人类的大脑和情绪之间反差的理论  据他讲

是人类算计  管捕捉信息  处理信息的这个部分已经增加了四到五倍

而人类管情绪控制  管这些如何让他们去处理这些信息

相当于这些处理信息的人的管家  主人的那部分功能一点都没有增加

这就意味着小马拉大车  所以通信越来越发达  人类的移动能力越来越高

今天从一种福音变成了一种巨大的挑战

这时候人类稀缺的不再是所谓的移动性  不再是所谓的积极自由

而是一种消极自由  说到这里我就想起了欧洲的一个小国

这个国家叫列支敦士登  介于瑞士和奥地利之间

这个国家的官方语言是德语  列支敦士登  叫Liechtenstein

在德语里头就是  白色的石头  爱因斯坦叫一块石头  Einstein

列支敦士登其实就是指一块白色的石头  那这个名称是如何来的呢

说起来还真是很有来历  这是来自于圣经上的一句话  这句话是这样说的

上帝对那些坚持不怠的人说  我将给你们每个人一块白色的石头

这块石头上写着只有受赐者本人才能认得出的文字

每一个人其实都能够找到一块这样的石头  它上头写着你的名字

记载着你所有的这一切  你跟别的人是完全不一样的

尽管都是白色的石头  因为上面的内容是不一样的  你有一个神圣的空间

你能够自己做主  而不是不由自主  你不是一片随风而逝的羽毛

而是一个自主飞翔的鸟  你有自己的经历  你有自己独特的焦虑  困惑

成就  欢喜  这些东西都写在这块石头上

前不久我在网上看到这样一个段子  说一个人对他的朋友说

我们为什么要去背那些古诗文  去背那些经典的著作  他朋友告诉他

其实很简单  它就是为了避免你在这个世界上  你只需要六个字  三个叉

就能够表达的那样一种状况  当你看到一个很神奇的事情的时候

你会说我X  在看到一个你非常赞赏的事情  你会说牛X

然后在看到一个你不喜欢的事情的时候  你会说一句傻X

你可以自由地表达  但是你最后发现  你能说出的只有这六个字  三个叉

你觉得是自由的吗  我们要让自己不是身不由己  而是由自己来说话

来做事情  让每一件事情  每一句话  是带有我们自己的痕迹的

由我们自己说话  由我们自己做事  你就必须放弃那种所谓的自由

你必须要从这种充满着高度互联的世界里头抽身出来  找到一个小小的

跟这个世界隔离的空间  成为你自己

所以就像人类过去是为食物不足而焦虑  去奔忙  人见了面都在问吃了没有

而今天人类关于食物最大的焦虑是  我很想吃  但是又担心吃了以后太胖

我们花很多钱去买食物  又花很多钱去减肥  去跑步  去吃各种减肥药

经济学已经从稀缺经济学成为丰饶经济学  与此相应的是我们观察世界

我们应对世界的方式也产生了变化  我们过去关注的是稀缺

我们过去应对的也是稀缺  而今天人类必须要具备一种能力

如何应对所谓的丰饶  如何应对所谓的自由

避免这种极度的自由当中陷入极端的不自由  从而在重和失重之间

找到一个非常难找到的平衡点  在一个偌大的自由的世界里头

找到一个看似不自由的世界  从而获得自由

这是我们今天人类面临的一个新的难题  感谢大家收看今天的《罗辑思维》

感谢罗胖给了我这样一个自由的时间和空间  趁他不在

他自由地远行的时候  我悄悄地钻到他的这样的一个神圣空间里头

来给大家分享一些我自己关于人类的自由  人类文明史

人类的通信史的一些话题

今天讲的内容是我正在撰写的一部关于人类文明史  人类通信史的一部著作

更多的内容会在我的微信公众号上看到

大家有兴趣的话去访问我的微信公众号  伯凡时间

******************************************

罗胖:吴伯凡的本事就是这样  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在他的脑子里面就可以整合出一个逻辑

你会发现知识和知识之间其实没有障碍  我还记得上次我见他的时候

他刚从瑞士回来  他跟我讲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瑞士有钟表业了

钟表业那么发达  他说其实很简单  因为当年加尔文在瑞士搞宗教改革嘛

就是我不相信罗马的那些神父啊  那些教堂给我们传的教了

我们每一个人应该用自己的方式和上帝进行沟通  所以很多教堂就拆掉了

那教堂拆不拆不去管它  就至少给教堂做钟表的那些师傅就失业了

因为原来他们的顾客是那些大教堂  那怎么办呢  总得吃饭嘛  于是

吴伯凡当时跟我讲了一个词  说从B2B变成了B2C

就是从给教堂做钟表变成了给老百姓做钟表

所以瑞士的钟表业是这么发展起来的  我觉得真的是有趣

当我们理解宗教改革  也理解瑞士钟表业在现代商业当中的地位

你会发现这两个知识是分隔开的  但是只有吴伯凡这样的人

他用他的体察  用他的洞察力把它结合在一起  你看这就是知识的美妙

感谢您 匿名 116.232.72.x:55342 提供《人类史就是一部通信史》文字版



上一篇:视频: 黄执中:你如何听懂我说的话?[罗辑思维]No.180
下一篇:视频: 我们到底该信谁?[罗辑思维]No.18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

帖子

6

积分

罗帽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17-5-27 16: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分享,有文字稿學習起來更好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

帖子

6

积分

罗帽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16-8-4 23: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 才可浏览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

帖子

11

积分

罗帽

Rank: 1

积分
11
发表于 2016-8-5 00: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

帖子

6

积分

罗帽

Rank: 1

积分
6
QQ
发表于 2016-8-25 16:03:56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分享,有文字稿學習起來更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

帖子

6

积分

罗帽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16-8-28 05: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ddd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4

帖子

14

积分

罗帽

Rank: 1

积分
14
发表于 2016-12-29 12: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看到文字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1

帖子

36

积分

罗帽

Rank: 1

积分
36
发表于 2017-1-20 15: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没有文字版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

帖子

56

积分

罗粉丝

Rank: 2

积分
56
发表于 2017-3-15 10: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看不到文字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

帖子

11

积分

罗帽

Rank: 1

积分
11
发表于 2017-3-17 23:2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呢文字呢文字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6

帖子

26

积分

罗帽

Rank: 1

积分
26
发表于 2017-5-12 13:3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喜欢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罗辑思维论坛|逻辑思维|     

GMT+8, 2018-7-16 22:50 , Processed in 0.113583 second(s), 40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