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257|回复: 0

罗辑思维:疯狂的投资 103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108
发表于 2015-11-27 16: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罗辑思维:疯狂的投资 103


感谢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今天的话题我们从一本书扯起来,这本书叫《二十一世纪资本论》,可火了,在出版之后,在美国两个星期卖掉了五万册。

五万册是什么概念?你看《罗辑思维》前一阵卖《战天京》,一个星期卖掉了五万册,但这没法比,在美国那么萧条的一个出版市场上,而且这么厚的一本书,可是将近700页,居然能够卖得这么好,那也是一个奇迹。

那为啥卖得这么好呢? 因为有一个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连发四篇专栏文章挺这本书,称之为是非常重要的一本著作。

当然这个本身作者是一个法国人,叫皮凯蒂,号称叫经济学家。好了,我们先不去说这本书,因为这本书我估计绝大部分人是没有耐心看的,我要不是为了做节目,我连翻都懒得翻它。这本书重要的结论他得出了几个,第一如果自由市场经济再这么发展下去,那么人类社会的贫富分化会越来越加剧。

这个论调也不新鲜,1 9世纪就有几个大神在提,但是关键是结论就是怎么办呢,他号称就是要征税,要全球一体化地去征税,如果财富在多少之下,就应该征税多少,那最高的对全球的很多资本要征1 0%的资本税。

那如果你是一个高收入的人,比如说你是一个年收入达到50万美金以上的,你说你炒股一年我挣了300万,对不起你这样的人就算是恶棍,要对你征收80%的惩罚性的税收。

当然这个数字我在这本书里没查到,实事求是我是看到有些文章讲皮凯蒂这个人,就是这本书的作者,有这样的一个观点。搞清楚没有啊,这不就上了梁山了吗,就是富人有钱,如果他们有钱,我们看不惯那就去抢嘛,把他们的钱给分了就是了。

在已经力行市场经济实验30多年的中国,我觉得它不该有市场,但是他与此同时提出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就是富人的钱他到底是怎么来的,他来得正当不正当,我们该不该把有钱人绳之以法,把他们的钱给分掉。

你看非常有意思,这就是真实暴露我的目的了,同样是中信出版社出的书,今天我们重点给大家推荐这本《疯狂的投资》,这里面还有一段小小的公案,中信出版社出这两本书的编辑我都认识,我跟这本书的编辑说,我说你为什么要出这样的书,因为熟了嘛,就可以开这样的玩笑。

我说幸好中信还出过这样的书,叫《疯狂的投资》,这是一个非常精彩的故事,我认为读这个故事,基本上就可以搞得清楚现代财富的源头,只不过这本书是大概几年前,五六年前出的,现在已经市场上绝版了。

我说好,罗胖和他的《罗辑思维》团队,我们就有志于复活这样的有价值,但是市面上买不到的书,所以我们和中信出版社联合复活了这本书,现在在《罗辑思维》的微信公众号里,可以买得到它。

好那接下来我们就把这本:《二十一世纪资本论》可就请走了,我们专心给大家讲这个疯狂投资的故事。那大西洋里的电缆是什么电缆,电报电缆;为什么电报电缆对于商业史这么重要呢?这就是人类文明的一个通则,就是只要信息传播方式发生一次大飞跃,那人类的整个文明方式就一定会发生一次大改观。

你比如说,怎么说一个部落它开始进入文明社会,一定是因为它有了文字,文字本身它仅仅是一个信息传播工具,但是有了它之后,人类代际之间的文明状态知识就可以传承了,就像司马迁讲的,我写《史记》是藏之名山传之后世,没有文字,每一代人都必须重新摸索,那文明不可能爆发。

那第二次大的突破呢就是印刷术,它意味着信息传播可以冲破空间的阻隔,可以迅速地抵达远方。那电报实际上就是第三次大突破,它意味着击破了时间的障碍,原来要通过马通过人走,一站一站去送的那些信启,现在通过电报瞬间可达,而且是全球范围之内。

那这一次它的意义可以说怎么强调都不过分,所以现在有人说电报就是维多利亚时代的互联网,维多利亚就是1 9世纪代表整个英国,那个繁荣时代的女王的名字,维多利亚女王。

那电报是哪一年发明的呢,1 844年由美国人摩尔斯发明,顺便又发明了摩尔斯电码这个人,那很迅速在1 846年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有人铺设电报线路,主要是美国人干的,但是那个时候还比较少,全美国只有40英里的电报线路。

但是一个大烟花很快就放上天了,仅仅两年之后1 848年的时候,美国人已经有了2000英里的电报线路,那又过了四年1 852年的时候,有了多少昵?23000英里。

所以你看,跟今天的互联网那个疯狂投资,是一样一样的,几年它就是翻十倍,而且现在我们看到的资料在1 852年的时候,美国人还在同时在筹划在修建的电报线路,还有一万英里,所以美国是在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它率先把电报线路铺满了,全国密如蛛网。

当然这方面欧洲人相对比较慢,你比如说法国人,他的速度就比较慢,英国人在这方面其实也比较领先,他们在1 850年的时候就铺通了跨越英吉利海峡,从英国到欧洲的电报线路。

当时就有人说俏皮话,说自从上一个冰河期之后,这是英国距离欧洲大陆最近的一次。所以可见当时人非常清晰地知道,电报带来的这个划时代的意义。

那话说就在这几年前后,在加拿大的东北角上有一个纽芬兰岛,用中国人的话讲那真是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有一个神父你看在那个地方地广人稀,神父平时也没啥事可干,他就琢磨一件事,说我能不能干一票生意。

他出现了一个想法,因为从爱尔兰到纽芬兰,那是北大西洋的顶北部了,那个地方跨越大西洋的航船的那个日程,要比像从伦敦到纽约要短一天的距离,说我能不能在纽芬兰岛上,我设一个电报站呢,然后从纽芬兰岛上,直接铺大陆的电报线路架设到纽约。

这样我如果有从欧洲来的消息,我就比正式船到达纽约要快一天,然后用电报线路拍过来,这样不就获得了信息的先机吗?所以他就提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当地人确实也有一些企业家迅速地行动起来,搞了这样一个工程,但是这些人还是没有想到这个工程的难度,因为大家想纽芬兰岛,那个地方跟北极也没什么区别,到处是森林包括冻土带,你要开挖那个地面是非常之困难。

所以好不容易组织一公司,反正那个时候也是一个大的投资泡沫,结果工程还没干到十分之一整个钱就花完了,那这个项目的操盘人自然是满心的挫折和沮丧,所以他就一溜烟地跑到了当时的纽约,看看有没有人去接盘他这一盘烂尾的生意。

运气不错,真就找到这么一位,这个人叫菲尔德,也是《疯狂的投资》这本书这个故事的主人公,那菲尔德是个啥人呢,他的祖上在美国建国之前,就从英格兰飘洋过海移民到美国,那这就是美国当时典型的那种WASP,WASP这个词是几个词的单词的字首拼出来的,就是白人盎格鲁撒克逊后衙的新教徒。

那这帮人因为他们的宗教信仰,因为他们独特的文化渊源,特别强调自我奋斗努力挣钱,信仰纯洁各尽本分这是那个时代,包括今天美国的共和党是美国价值坚定的捍卫者。

那这个菲尔德确实基因不错,因为他几个兄弟混得都特别好,但是把生意做大的就是这个菲尔德,那他搞什么生意呢,主要是造纸印刷这个行当,30岁年纪轻轻就功成名就,一年可以挣到几万美金,那个时候美金可值了钱了,不是现在的美金。

所以当时他在美国上流社会混着,就觉得太没意思了,这个挣钱太容易了,所以整天用非常幽怨的眼光看着这个世界,他就是那个时候就像今天中国的那个王思聪,30岁功成名就非常有钱,很多美国少女估计也在喊老公如何如何。

那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了这个消启,有一盘烂尾生意他可能接盘,所以他跟那个生意的操盘者一席之谈之后,他说你们这想法也太没出息了吧?

只为抢出一天时间,从加拿大的纽芬兰岛修一条电报线路到纽约,这个想法不够酷嘛,不够疯狂嘛,他说我要是干就直接从纽芬兰岛那个电报站,是干就直接从纽芬兰岛,一条海底电缆直接到达爱尔兰,爱尔兰再接到英国,直接把美国和欧洲给联系起来。

这个想法在当时我给你打一个比方,就是人类刚刚开始能够发射火箭,那有的人就开始疯狂了,说我们能不能发射一个载人宇宙飞船到月亮?但是菲尔德直接说月亮什么月亮,直接咱火星!就有点这个意思,为啥,因为这实在是太难了。

大家想一想,人类刚刚开始搞电报这个事还没有几年,第一整个大西洋的那个海底的地形,是没有人知道的,在那个时代甚至没有人知道,北大西洋到底有多深,你不要看那个时候,我们刚才不是讲了吗,1 850年的时候,从跨越英国到法国的英吉利海峡的海底电缆,已经铺成,但是英吉利海峡才多深,浅的地方也就60米,这是平均深度,最深的地方1 72米。

那北大西洋到底有多深呢,现在我们是知道:3000米到4000米深,可是当时人不知道啊,尤其是他们并不知道海底的地形是什么样,所以到底需要多少电缆,其实是没有起码的计算工具的。菲尔德也不知道。

那第二条难处,就是当时的海底电缆虽然已经有了,但是都非常短,从30公里到60公里不等,因为只需要从英国铺到欧洲大陆,英国铺到爱尔兰,什么撒丁岛科西嘉岛铺到欧洲大陆,甚至埃及都有了跨越红海的海底电缆,但问题是都很短。

现在我们讲的这一条线路,那可是要跨越北大西洋的,即使选取最短的路线,从加拿大的纽芬兰岛到爱尔兰,但是也有4000公里长这么长的电缆,装载在船上又需要一整根,那有没有那么大的船呢其实也不知道。

第三条这是真正的大难题,也是这个项目在技术上最感到迷茫的一点,当时的电学技术其实还非常落后,但是我们都知道电通过电缆之后,它会有电阻,即使你用铜,电阻很小,但是当它累积到4000公里那么长之后,电阻能够到多大也没有人知道。

说白了,如果这头用发电机,一个电流下去跨越大西洋之后,它带的那个信息还能不能从那一头反应出来,没有人给出答案,菲尔德当然更不知道。

其他这种细如牛毛的问题那就更多了,比如说这个铺电缆到底它的松紧度该如何,有没有良好的机械能够把握这种度,因为铺得太紧的话容易断,铺得太松的话,你又存在电缆总量无法计算的问题,等等等等这都是大难题。

那你说菲尔德就没想过这些问题吗?你看,这就牵扯到创新者,或者说资本家的一个特征,你会发现所有牛的资本家,他都有一个基本的心态特征,就是乐观,有的时候这个乐观他就是盲目乐观。

他只要觉得这个地方是个风口,我是一头猪,那我就往风口一站,他就随时准备起飞起来,至于细枝末节在他动手的那一刻,实际上他是并不考虑的。

这就牵扯到我们今天中国社会当中,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几年前我参加过一个论坛,很多企业家都上去讲,现在环境不好,宏观经济形势很差,我们企业不好做,各种悲观。

然后有一个主持人就上去了,他说你们刚才说的都是悲观,但是我发现你们都在谈投资,都在把真金白银变成厂房机器基础设施,你们能说你们真的是悲观吗?你看这个资本家的心态就非常有意思。

我还记得前不久,我看有一个台湾的主持人叫陈文茜,采访中国大陆的那个企业家潘石屹,说你为什么要把女儿送到美国去留学,是不是证明你对中国没信心?

潘石屹就各种解释,我有信心,我有信心,陈文茜就一直不信,把儿女都送出去了,肯定对中国没信心嘛,最后把潘石屹逼急了,他说我在这几年,在黄埔江沿岸就是上海,已经投了几十个亿的房产,你说我对中国有没有信心?

所以有的时候听企业家的话,你不能光听他的话,他的话里面可能充满了悲观绝望的气氛,可是你要观察他的行为,如果他还在继续投资,说明他打心底里有一个清晰的判断叫做乐观。

包括最近几年你看现在手机行业这个座次,已经基本排定了吧,什么苹果三星,什么华为小米,可是就在今年,我遇到了好多个正在准备创业做手机的人,每一个人拿出他的工程机样机,跟我在讲的时候都眉飞色舞,而且有绝对的信心可不是他一个人,整个团队都是要告诉我,我这手机没问题,我一定挤进前十。

我就遇到这样的人就不止十个,那你说他疯了吗,他忽悠我吗?从当时我跟他聊天那个状态,你会发现他真的是信,所以我们普通人平时不大容易嫉妒那些明星,因为我们服人家,天生有资本有禀赋,脸蛋长得漂亮,他们挣大钱我们不嫉妒,可是往往觉得资本家挣大钱,我们觉得不应该,那是社会不公的产物。

其实要知道资本家也有禀赋,什么就是我们刚才讲的乐观的气质,我们在基因生成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这个人是一个悲观的性格,还是乐观的性格。有的人看什么就黑漆一片,有的人就觉得到处是机会,值得把自己赌上去博一把。

当然话得说回来,如果只有乐观,那就真是一只猪,而不是今天我们讲的,企业家和创业者,这些风口里的猪。那从《疯狂的投资》这本书里,我们还可以看到企业家的其他什么特质呢?接着跟大家聊聊《疯狂的投资》。

这个发生在1 60年前的传奇商业故事,主人公菲尔德就是我们今天讲的那四个字,叫有钱任性,看见一个商业机会,也不管它有没有依据反正就是乐观,全身心马上扑上,所以你看他头一天刚刚萌发了想法,第二天就寄了两封信出去,第一封信是给电报的发明人摩尔斯,说你给我断断这个事靠谱不靠谱。

摩尔斯一看说我哪儿知道啊,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你把这事办成了你小子名垂史册,你看这话其实跟没说一样。

那第二封信呢是给美国当时的一个海军上尉,莫里的回信就有点干货了,说我们美国海军刚刚搞了一次,北大西洋海底的勘测,发现从纽芬兰到爱尔兰,就是你选择的这一片地域,海底恰恰是一片高原,而且这个地方的洋流非常稳定,所以这是一个天造地设的铺设海底电缆的好地方。

虽然没有更多的信息,但是毕竟算是给了点信心,你看任何一个创业者一个企业家,他要想干成一件旷古绝伦的大事,那通常都是此前没人干过,这个菲尔德原来干的是造纸印刷这一套,什么远洋贸易轮船电这些事碰都没碰过。

所以企业家整合资源的能力,这个时候你就看得出来了,那他需要什么样的资源呢?一般来说创业项目就是两条,第一条是人,第二条是钱。

在人的这方面,从刚才我们讲,他马上给人写信,你就可以看得出来,因为我不懂,我不懂我就得求教人,在最后菲尔德成立的那个公司,叫纽约纽芬兰伦敦电报公司这么长的一个名。

这个公司里面可真是什么人才都有,从远洋船主到远洋商人到海军军官,到工程师包括普通干活的工人,甚至菲尔德有本事请动了当时世界上,最著名的一个物理学家,这个人号称物理学的全才,开尔文爵士。

我们上中学的时候,在物理学当中都学过,开尔文定律,就是这个人。开尔文当然是一个全才,后来在很多甚至是工程机械方面,都对他进行了大量的帮助。所以你看,一个企业家求助的能力有多重要。

包括钱,钱这个事情菲尔德本来是不缺的,要不然他也没有信心干这件事情,但是他万没想到这件事太烧钱了,他不是接盘了那个烂尾工程吗?从纽芬兰岛到纽约,把陆地上的这一条线缆铺完之后,菲尔德就发现,自己准备的钱已经花掉了三分之一,海上的工程根本还没动呢,所以他就知道自己的钱不够了。

那哪儿有钱呢?欧洲人有钱,所以他就跑到英国的伦敦开始忽悠,各种忽悠,有一次见到一个养狗的,他说你看你养狗,这个狗现在只能在这儿叫,如果把电报修成之后,你在伦敦一掐这个狗的尾巴,在纽约那头就能听见狗叫,你说这个事好玩不好玩?

你看这是一个大忽悠,他忽悠的成绩非常好,到处做演讲募款,最后有350个伦敦的富豪慷慨解囊,一个人给他掏了1 000英镑,这就凑了35万英镑,这当时是一笔巨款,150万美金。

好这个公司就算是有了钱,那剩下来的就是两个问题了,第一个是线缆的问题,因为那么长的线缆,当时的工厂没有人做过,要知道如果把里面的铜线全部串起来有多长呢?可以绕地球1 3圈,大概是从地球接到月亮上那么远。

而且这根线缆因为要是一整根,它不能断,好多节绢这个线缆,所以必须是船上有一个卷滚机来卷这个线缆,然后从工厂一边生产一边卷上船,最后生产完了线缆已经全部在船上,所以你看这个工程的系统难度有多大。

那生产这些线缆大概用了一整年的时间,因为有钱,所以大量地开工,那最后还剩一个问题就是船,民船是没有那么大的,这个就一定得求助于国家,所以你看这个大忽悠的本事又来了,搞国家公关。

当时英国的议院给他说服了,最后提了这么一个条件,说我们出船,我们还给你1.4万英镑的补助,但是得答应我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就是美国人得对等提供这样的条件,就是它也得出船,它也得提供补贴。

另外就是线缆一旦铺成,在电报传来的信息的所有权上,我英国人有优先权。你看提这个条件就比较合理了,这个生意基本就谈妥了。

那问题出在美国这一边,从独立战争开始,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人的外交路线其实有一个灵魂,就是孤立主义,从华盛顿那一代国父开始,美国人就想我们现在好不容易独立了,我们就在新大陆过自己的安生日子吧,我们可不去搭理那些欧洲人的乱七八糟的事务。

现在一听什么要建海底电缆,又要跟英国人合作,又要跟欧洲人搞到一起了,所以很多人就不乐意,当时的国会就爆发了剧烈的争论,但是这个时候你就看得出来,菲尔德这个人的游说能力公关能力,在这本书当中有大量的细节,好几页纸光写这件事情。

最后以微弱的优势通过了菲尔德的这个提议,美国政府也出钱也出船,那最后商定的结果就是美国海军,出他们一艘很大的船叫尼亚加拉号,而英国海军也是出当时很大的一艘船,叫阿伽门农号,专门用于这项工程的旋工。

那说到这儿其实我们就再提炼一下,一个创业者,一个企业家需要的素质,在刚才我们讲的那个过程当中,其实就体现出两点,第一个叫马上行动的能力。

说实话我原来没有创业的时候,也是喜欢吹牛给人当策划,最让我惊讶的一次就是有一个企业家,我在吃饭的时候跟人吹牛,我有一个想法,你应该干一件什么事,等饭吃完了人家结账,结完账说,你刚才那个想法特别好相关的工商注册,包括域名注册包括商标我们已经派人去办了,域名注册已经拿下未了,就在我们刚才吃饭的这半个小时当中。

我当时就惊呆了,但是回头一想,这可不就是企业家的精神吗?就是马上就办,你看现在那些凡夫俗子们,有多少念头在纠缠,我是要创业呢,我还是继续在这个公司干下去呢?还是跳个槽呢?天天在那儿想。

所以很多人来说为什么事干不成,想多了嘛,干少了嘛,这也是这几年在创业市场上特别著名的那个故事,就是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扎克伯格当时只是哈佛大学的一个普通学生,其实Facebook的整套架构性的设想,根本就不是他的原原创,原创者另有其人,是一对叫文克莱沃斯的兄。

这两个兄弟家境不错,从小就是富二代,然后他们有一次见到扎克伯格,就跟他讲整套这个想法,精彩不精彩?扎克伯格说精彩,我想想,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这个扎克伯格就开始动手,包括写代码,包括请教高人,包括见投资者,等他热火朝天地已经干起来的时候,那个文克莱沃斯兄弟在干吗呢?在泡酒吧,在喝酒,在准备自己的皮滑艇赛等等。

等他们知道一个叫Facebook的东西已经崛起,才慌张失色跑去找上门要钱,于是就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虽然最后和解也赔了他几千万美金,但问题是跟扎克伯格最后的那个成就相比,这几千万美金算什么呀。

所以你看,创业者他不见得是在智力或者说思考能力上异乎常人,他真正领先的是他的行动能力。有这么一个说法,全世界人类同时想到同一个创意的人,一个瞬间可能就有几千人,但是最后谁去摘果子,就是最先行动的那些人。

再回到这本书的主人公菲尔德,他有一次在说服英国人的时候,给我钱给我船,英国人就问他,说你这个电缆如果修到半途断了怎么办?你看菲尔德怎么说的,说,那就再建一条喽。你看他用行动而不是用道理去跟人交流,这样的人就是迈向成功的人。

那他还有另外一个特质,这也是普遍存在于企业家和创业者身上的东西,就是说服别人的能力,获取帮助的能力。我们今天市场当中经常流传着一种言论,就是讨厌一些吹牛的人,可是要知道,如果是一个屌丝创业者,他啥都没有,他除了去忽悠梦想,忽悠情怀,他还能拿什么去聚合人力,聚合那些帮助呢?尤其是那些免费的帮助呢?所以吹牛其实是创业者最重要的一个素质,咱们得重新看待吹牛这个词。

大家可能都知道飞机是谁发明的,是美国人莱特兄弟,莱特兄弟其实是乡下人,没读过大学,身边的整个团队没几个有文化的,在俄亥俄的乡下,可是当时距离发明飞机最近的一个人,可不是这样的人。

那个人叫兰利,这个人是哈佛大学工作过的,已经算高级知识分子,而且当时美国国防部拨给他五万美金的研发经费,那个时候飞机简单,五万美金又是很大一笔钱,而且这个人在整个科技界、商界人脉也非常广,但是最后干成这件事情的不是他,是远在几百英里之外的俄亥俄州的莱特兄弟。

那为啥呢?就是因为莱特兄弟啥都没有,就是见人就说,飞行是一个多么伟大的理想,帮我吧,吹牛,你加入了这个计划你就会如何如何,你听起来也跟骗子似的,但问题是1903年的那个冬天,莱特兄弟的飞机先上了天,然后永垂史册。

所以对于一个没有钱的人来说,如果他是一个创业者,他吹牛,那你作为一个消费者当然你可以骂,但是如果你还是一个创业者,如果你是一个心怀梦想的人,那请对这样的吹牛还是多一些理解吧,因为你要不吹牛,你也干不成。

说到这儿你可能会反驳,说吹牛的人很讨厌,对,如果一个人吹牛,但是给所有的人都是很讨厌的感觉,那他就不是创业者式的吹牛,因为他达不到去整合更多帮助和更多资源的结果,那这就是一场失败的真正的吹牛。

说到这儿我们把一个企业家,一个创业者应该具备的素质,我们已经归纳了三条:

第一乐观的禀赋,第三吹牛整合资源的本事。那请问一个企业家还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呢?接着为大家讲《疯狂的投资》,大西洋电缆商业传奇后半截的故事。

到了1857年的时候,可谓是万事俱备就欠干活了,两艘船都是借来的,一艘装一半的电缆,开始往大西洋的深处开去。刚开始的时候顺顺利利,但是到了第六天的时候出事了。这一天的深夜电缆突然绷断,消失在大西洋黑漆一片的海底,那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那你说为啥呢,两个原因:第一操作不熟练,第二机械不合适很落后。当时一边放电缆一边要踩着刹车,可是一旦这个刹车踩紧了那个电缆就容易断。

前面还记得吗有个英国人问菲尔德,要是断了怎么办,你看这个乌鸦嘴,就是他说的。那断了怎么办?菲尔德早就讲了,再干一次啊,可是问题是这次损失可挺大的,因为已经走了400英里了,这已经是当时最长的海底电缆,就是英法海底电缆那才40英里,这已经是它的十倍,那是多少钱呢?损失了1 0万英镑。

菲尔德在英国人那儿,也不过就募了35万英镑,这一次损失是挺惨重的,更重要的是损失了一年的时间,因为要重新生产电缆。好,没关系,1858年接着来。

六月份两艘船又出发了,不过这次就不是按同一条线走了,是两艘船到大西洋中心会合,然后向两边分开开这样比较有效率。

那刚开了三天又出事了,什么事,那真叫是天灾没办法,百年不遇的暴风雨来了,一阵风吹完之后,大概是一个星期,两艘船才脱险。

为啥这么难,按说这么大的军舰应该有抗风险能力,可是要知道,这两艘船都被改装过,因为装的电缆实在是太重了,为了装更多的电缆,所以整个船的配重都进行了改装,那它抵御暴风雨的能力自然就下降,尤其是英国人那艘阿迦门农号,就被吹得一塌糊涂,船也受伤,然后电缆被绞成一团,很多地方的电缆那个绝缘层也被破坏掉了。

所有人都傻了,那怎么办?这些电缆难道还要接着往前铺吗,看来必须得重来一回。这个时候菲尔德那家公司,就是纽约纽芬兰伦敦电报公司的董事会里面,就有人坐不住了,说算了吧,我们把剩下的钱分了算了,仓库里还有点电缆,卖了算了,不干了,这事太不靠谱了。

但是菲尔德,你看这个时候,就体现出一个创业者的精神,说凭啥不干,马上都快成了,现在我们库里的电缆还足够再干一回,马上接着干!

这是六月份出的事,八月份两艘船再一次出发,这一次出发说白了,就有点灰溜溜的了,我们中国人讲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所以当第三次出发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欢送仪式了,也没什么神父祈祷了,也没有什么香槟酒了, 就悄没声,臊眉搭眼开始往大西洋里面去走。

那这一次昵,特别好,成功了!双方顺利地抵达了欧洲和美洲的陆地,那紧接着当然就是各种庆功仪式了。

据当时在旁边的观察者说,菲尔德牛到了什么程度?举行盛大的庆典,三辆车,第一辆车菲尔德坐,第二辆车,这是在美国,是美国那艘军舰尼亚加拉号的舰长去坐,第三辆马车,你猜上面是谁?美国总统!

要知道在这样的庆典场合,哪有你总统什么事?菲尔德最牛,坐第一辆马车。那紧接着昵,英国女王就给美国总统拍来一份电报,你看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份跨大西洋的电报,英国的报纸都跟疯了似的高兴庆祝。

尤其是《泰晤士报》,讲了一段话,这段话估计美国人不爱听,说这个电报线路铺成之后,整个《独立宣言》就作废了,几十年前他们独立了,现在怎么样,一根电缆又给拽回来了,从此英国和美国又可以凝结为同一个国家,《独立宣言》作废。

你看英国人把这件事情看得很重,所以英国女王才降低身份,给美国总统主动拍去一份电报,可问题来了,这个电报局的人干活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本来一份电报拍来,很短的时间就到了,结果收了十几个小时。

说白了,电文非常不清楚,因为电流非常之弱。那个电报的翻译说白了是猜,一直猜了十几个小时,最后才勉强把这份电报向新闻界发布了。

但是紧接着情况就越来越不好,在随后的20多天里,这个从电缆传过来的电流是越来越弱,最后压根就分不清这是什么电流,任何信息不能承,20天之后这家公司不得不向新闻界宣布,这一次我们又失败了。

那这个时候就轮到美国人民不高兴了,你搞什么搞吗,不忽悠人吗?刚刚搞过庆典,你菲尔德还坐第一辆马车对吧,现在你告诉我们不行了,我们可是把剩下来的电缆,都切成一节一节地拍卖,拿回家当纪念品了,现在你告诉我,这不就是个骗局吗。

当时美国新闻界甚至有人说,什么英国女王拍未的电报压根就没有,这是骗局,也真没准儿,因为第一份电报本来就是猜出来的,那不管怎么讲,这次就这么奇怪的失败了。

一条海底电缆已经铺成,它就在那儿,但是它就是不起作用,你说咋整?那现在难题就又回到了菲尔德的身上,他该怎么办呢?那你可能会问,那后来这条电缆铺成了吗?铺成了,不过已经是八年之后的事情了,要到1 866年才铺成。

你可能会问,怎么这么长的时间呢?你算算那日子从1 858年到1 866年,可不就是美国人在打南北战争那段期间吗,美国政府哪有心思干这么个事嘛,要集中全部精力去打仗。

不过你也看得出来菲尔德在这个过程中,至少又干了三回,两次失败最后一次成功,说明他还是有强大的能力,去游说美国政府去帮他的忙,其中很多细节都在这本书里,我们这儿就不细说了。

那等到1 866年铺成的时候,那一天菲尔德就扑在船上的甲板上那痛哭,太不容易了!他曾经给他的朋友写信,说就在这个夏天,我光火车坐了几千英里,轮船坐了几千英里,连渔船我都坐了一百英里,我走得容易吗。

在这个过程当中菲尔德是横渡大西洋31次,要知道那个时代横渡大西洋还是不靠谱的,还是冒着生命风险的,他居然冒了31次之多,那他没办法嘛,因为他已经把自己搞得山穷水尽了,他的钱也基本花完了,已经濒临破产,如果第六次这个海底电缆还是铺不成,他就有可能成为商业史上的一个疯子,作为一个笑话而被载入史册。

那他为啥最后能干成呢,其实是有一点点运气的成分。因为就在这七八年间,人类的电学技术是突飞猛进,发电机的功率越来越大,仪器越来越精密,而且还有贵人相助,前面我们讲的那个英国的院士开尔文勋爵,著名的全能物理学家,他不仅搞物理学,他还给菲尔德帮了很多的忙,做了大量技术上的改进。

不就是因为那个刹车系统不好吗,开尔文勋爵帮他改进的。第二次不是那个绝缘层被破坏掉了吗,开尔文勋爵又帮他改进了电缆的绝缘层等等。这么多人的帮助,最后偶然造就了,1 866年菲尔德的成功。

那成功之后发生了什么呢?就像现在的创业者纳斯达克敲钟了,敲钟之后当然就是财富的大喷发了。当时从美国拍往欧洲的电报,请问他收费有多高?一个单词十个美金,那个时候美金还得了,十个美金是一个普通工人一个星期的收入,你如果拍一封电报,动不动十个词,十个词一百美金!

所以他头两个月收入,就是每天几千美金每天几千美金这么收,一年就能进来一百多万美金的现金流,这在当时是一个不得了的数字,那商业成功就是这样,不到三年,前面所有的损失就全部都回来了。

那这一份电报,这个跨大西洋海底的电缆,一直运营到20世纪,甚至是马可尼发明无线电之后,大家发现还是这个海底电缆的电报靠谱,因为它不会受什么天气,什么地球大气层磁场的影响,那个收的声音非常之清晰,反而作为一个最靠谱的通讯工具,一直用到了20世纪。

好了,菲尔德和他的海底电缆的故事,我们就为大家讲到这里,这里面有太多的细节,我们一期节目肯定是容纳不了,如果你有兴趣,欢迎大家去看这本《疯狂的投资》。

那问题在于我们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其实就是因为《二十一世纪资本论》那本书,得出来的结论以及同意那些结论的人的想法,很多人几百年来几千年采都觉得,富人的钱都不是好来的,都是巧取豪夺的,就是把他们干掉,把他们的钱给分了,那这个想法熟悉《罗辑思维》的人都知道,我们肯定是不同意的。

所以今天我们必须借助菲尔德这个故事,回答一个问题,就是富人凭什么挣那么多的钱?那当然我们指的不是那种贪赃受贿,当黑社会老大挣来的钱。我们指的是通过自由的市场经济,用自己的本事经营在市场中获取的钱。

那这种钱通常是因为以下几个原因:第一当然就是禀赋,比如说我罗胖我没有明星的脸蛋,我挣不了那笔出场费,这个我就得认对吧。

第二就是人家吃得苦我没有吃到,我还记得雕爷讲过一句话,说什么叫创业创业就是修行,它的心法就是一口真气不散,不管多难这口气都不能散。这个咬紧牙关度过难关的精神,我们很多人身上也没有,所以我们也得服气。

菲尔德这个人冒的风险,刚才我们已经讲了很多了,其实在电报的发展史上,那个风险是非常巨大的,在铺设海底电缆之前,美国人在陆地上铺设电缆的时候,就是一轮疯狂的投资泡沫,这里面多少人血本无归,多少人家败人亡,包括资本家也是一样。

你不要以为资本家就是判断财富趋势,趋势判断好有什么用?因为很多人都能判断,大家都进来了,最后一竞争,你还是可能挣不到钱。

比如说1 9世纪50年代的时候,就有一家美国公司是经营大陆上的电报,刚开始大家都看好,把股价炒到了50多美金,最后因为竞争太激烈,电报行业不挣钱,所以股价一下子跌到了2 5美金,很多投资者就血本无归。

再比如说有一家公司筹集了66万美金,他发一个大愿,要在新奥尔良地区,建设一条通过密西西比河河底的电缆,但是结果呢,这比大西洋电缆要容易得多吧,但是一场洪水来把所有的电缆冲走,这家公司破产。

这样的故事,即使是在电报业那么疯狂成长的过程当中,它也是随处发生的。所以风险是资本家承受的一个,我们普通人根本不必去承受的东西。

那第四条就是,资本家最终拿到的那笔收入,和他创造的财富相比,其实是很小的一块,这一点很多人,如果没有学过经济学就很难理解。经济学上有一个概念叫消费者剩余,其实所有的创新活动创造了一块新增的财富,这都叫消费者剩余,那这块东西随着时间的推进,渐渐都得归于消费者,而不是归于资本家。

举个例子来讲,就拿菲尔德这件事来讲,他虽然创造了大西洋底的第一条电缆,然后迅速地发财,三年就收回了成本,可问题是他的好日子也就过了三年,到了三年后,法国人就铺了第二条电缆,所以你原来什么一个单词十个美金,这种好生意就没得你做。

因为旁边的竞争者就在那儿,那你们俩就打价格战,到最后实际上你的利润率,就是你的毛利也就基本逼近于零,只要有竞争市场一定是这样,只能逼着你再去创新,你才能够再获得超额的利润。

所以经济学上的这个结论就是消费者剩余,随着时间的推进最终会归于消费者,而资本家能够获得的,仅仅是一个时间窗口里的一小部分财富,这是经济学上的一个结论。

说到这儿,我们可能还是没有办法说服一部分人,他们觉得我就是穷,我挣不到钱,所以我看富人挣钱我就不爽,今天你罗胖子把大天说下来,说富人挣钱有多少道理,我就是不服。

那好,我们现在就切换到你的角度看,你会发现你这么想还是错的,为啥?因为穷人生活状况的改善,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要依赖于富人的努力的,他们创造更大的社会财富,他们自己才能够分享到其中的一部分。

就拿马云来说,他现在超越李嘉诚成为亚洲首富,可是你坐首富位置的前提,是你要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让大量的淘宝商家有钱可赚,你才可能是那个首富对吧?

好,那假设现在有人问我们一个问题,让穷人的生活改善十倍,让富人们的财富增加一万倍,这两个结果同时出现,我们要不要呢?反正我要是穷人我就要,因为每个人算自己的账就可以了。

在《二十一世纪资本论》那本书里面,他其实一直就在讲一个道理,随着自由市场经济的演化,贫富矛盾会变得越来越大,没错,如果贫富矛盾是穷人根本吃不饱饭,啼饥号寒,那这确实是一个不公正的社会。

可是如果穷人的生活也在改善,富人改善得更快,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坏的结果。为什么,因为一旦摆脱了匮乏经济之后,实际上我们和富人之间的差别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如果我们穷人也可以开上一辆三万块钱的QQ,其实也挺好,富人再得瑟,不过买一辆几百万的迈巴赫,他跟我们的差距好像有几百倍,但是同样能上高速路,同样能到郊区去野游,其实差距没有那么大了。

如果我们穷人经常也可以星期天带着老婆孩子,到郊外的公园里去度度假,我觉得也挺好啊,富人不妨去马尔代夫去包一个岛,他们花上万倍的钱,那你觉得差距真有那么大吗?

所以社会并不会因为表面上的贫富差距,而变得不稳定,关键是财富的总量是不是在增加,这是一个算账的方法。

那这个社会其实很讨厌的就是那部分评论家,一方面他们自己没有能力创造财富,一方面天天在骂那些成为富人的人,或者走在成为富人道路上的那些人。

就像中国的互联网上,也有一些人号称也是互联网专家,经常还开班授徒,经常写那些文章,谁谁谁为什么会失败,其实人家也没有失败,就这种评论家其实特别可恶。

其实在菲尔德那个时代就有这样的人,比如说一个著名的文人,也是今天中国很多文艺小青年心目中的偶像,这个人叫梭罗,他不姓罗啊,我跟他没关系,叫梭罗 ,写了一本书叫《瓦尔登湖》。

确实那本散文写得是非常的精彩,可是梭罗在他的时代,也就是我们今天讲的这个故事的时代,一直扮演一个叫评论家的角色,比如说美国国内正在搞电报投资,从缅因州到得克萨斯州,这两个农业州有什么信息可传?为什么一定要搞电报呢。

再比如说要铺大西洋底电缆了,哎呀铺什么电缆,欧洲的消息有什么要知道的呢?花那么多代价,最后从欧洲传来的新闻,不过是哪个公主又咳嗽了,感冒了,你看这就是评论家的可恶。

所以今天面对那些创新者,那些企业家,在旁边阴阳怪气的那些评论家,我罗胖特别愿意用我那个招牌的“呸,讨厌!”这句话来评价他。

好了,自打我几年前读到了这本<疯狂的投资>,实际上我一直把它搁在我的书架上,因为我觉得在里面可以找到所有创新者,用于激励自己的那些素质,很多细节,菲尔德在1 60年前,其实已经给我们做了示范。

那我们这次和中信出版社合作出这本书,我们跟它谈了一个非常长的独家期,五年,就是中信出版社有这个版权多少年,我们就可以卖多少年这本书。到《罗辑思维》的微信公众号上,可以买到这个独家的版本。

那如果你是一个创业者,或者你希望成为一个创业者,想激励你的兄弟们,在这本书里找到相关的企业家的禀赋素质,以及那些给你启发的细节,那欢迎来读一读这本书,五年内什么大事都可能干得成,什么奇迹都会发生,《疯狂的投资》随时等你。



上一篇:罗辑思维:宋教仁遇刺案 102
下一篇:罗辑思维:甲午悲歌·上 10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逻辑思维|     

GMT+8, 2019-8-20 07:27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39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