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79|回复: 0

罗辑思维:总统是怎么被扒光的 108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147
发表于 2015-11-27 16:37: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罗辑思维:总统是怎么被扒光的 108

罗辑思维:总统是怎么被扒光的 108
感谢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

今天整个节目就是一个大广告,就是我手边的这一套书《光荣与梦想》,它的作者是美国著名的大记者威廉•曼彻斯特。写的是1932年到1972年40年的美国历史。那为啥这个广告做得这么理直气壮呢?就是因为这套书对我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它里面的信思故事、笔法思想,对我几十年来思想和价值观的形成都有重要意义。所以很多年轻人问我,说罗胖给推荐一本书呗。如果只能推荐一套,那我一定推荐的就是《光荣与梦想》。

《罗辑思维》的微信公众号里在卖书。但是直到有了这么一套书,我们才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卖书的了,因为有了镇店之宝。那这套书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中国的商务印书馆出过一个版本,现在早就绝版了,一些旧书店里还有的卖,就这么四本居然已经炒到了三百多块钱,而且是旧书。这次我们是和中信出版社联手复活了它,而且《罗辑思维》复活的是独家的简装版本。第一个是,好读,然后好收,关键是便宜嘛。当然今天不能只做广告,我们还是得讲点干货,今天我们讲这套书里讲到的一个话题——“水门事件”!

当然,”水门事件”大家都知道,正好发生在1972年。这套书正好就结束在1972年,其实这套书写“水门事件”没有写完。所以顺便也给大家推荐一本书,那本书其实已经有名到无需推荐的程度,就是林达夫妇写的《总统是靠不住的》。两本书参照阅读非常有意思。当然这套书里面的故事实在是太丰富了,以后《罗辑思维》会用多期节目,涉及到其中的内容,那个时候再做广告。

好,回到”水门事件”。中国人对于”水门事件”的了解通常是这样子的:说有一个不成器的总统叫尼克松,他偷偷摸摸跑到竞争对手民主党的大楼办公室去,窃听人家的资料最后被活捉,最后这个总统实在不好意思、鞠躬下台。那真相是这样吗?不是这样。过程中比这个要复杂得多,也狗血得多,所以足够咱们喷上这么一期。

那尼克松是一个什么人呢?其实也是穷人家的孩子了。他爹妈当年面对一个学习成绩这么好的小孩,也没有钱资助他到东部的那些大学上好大学。但是他成绩很优秀,后来他也确实成长为一个大人才,尤其是在政坛上他有非常卓越的表演。

那前面一段我们就略过。1952年的时候,尼克松就成功地成为艾森豪威尔总统的副总统竞选人选。那为啥选到他呢?按说他又没有什么家庭背景对吧。他有两个优势:第一个优势呢?他是加利福尼亚州人。当时加利福尼亚州的人口非常多,选票多,所以搞上这么一个副总统,也能够帮到艾森豪威尔。第二,就是尼克松这个人的观点非常极端。艾森豪威尔当然观点相对平正。有这么一个极端表达观点的副总统,干点脏活、苦活、累活,也确实是,后来就顺利当选了。

当选之后,其实副总统这个角色在美国政治生态当中是非常尴尬的,说美国的副总统就是奶牛的第五个奶头——没有什么用,而且长在那儿好像很奇怪。确实,他没有什么实权,仅仅是总统在一些仪式性的场合忙不过来,派副总统去应个差、点个卯,仅此而已。如果说他非要有什么宪法地位的话,第一就是参议院的选举。很多表决在僵持不下的时候,副总统可以投出一票,打破这个僵局。再有,就是正总统嗝屁了,那副总统顺利接位成为总统。

只有这么两个非常极端的情况,但是尼克松在艾森豪威尔手下,当的这个副总统可不一样。给大家讲一个段子,这是美国政界的一个传说。艾森豪威尔这个人爱打高尔夫球,而且平时对于很多政坛上的细务懒得去管,所以很多艾森豪威尔的助手是这样的,到高尔夫球场上追上他,说总统这两份文件你都给签了,哗哗都给签了。两份什么文件呢!两份决策正好相反的文件,一份同意,一份不同意,同一个事,然后怎么办呢?拿给副总统尼克松,尼克松选择一个总统签署过的版本,拿去作为这一届政府的正式决策,所以艾森豪威尔对他是非常的倚重。

当然,他也是非常拼,美国干部也有这个特征。比如说,在1954年的时候美国中期选举,尼克松在七个星期跑了94个城市。你想,七七四十九一天要跑两个城市,这也是非常辛苦。当然那个时候他非常年轻,40多岁也是年富力强。当然尼克松这个人他在政坛并不是特别顺利,在给艾森豪威尔当了两届副总统之后就落马了,因为他碰到了更强的对手,就是肯尼迪以及后来的约翰逊,这两届总统和他无缘。

他真正当选是从1968年到1972年,这个阶段的美国历史其实也挺难干的这一任总统,因为约翰逊把美国整个扔到了越战的这一个大泥潭当中。所以尼克松的任务呢?就是一点一点地把美国小心翼翼地从这个泥潭当中给拖出来。说实话,干得不错,而且中国人都知道,正是他把手伸过了太平洋,来到中国和毛主席握了手,然后解决了中美建交的问题。那当时就打破了全球冷战的那样一个格局,这都是尼克松的重要贡献,确实干得不错。

那问题就来了,美国总统是四年一届,到1972年的时候就得重新选。尼克松其实有一个心结,后来他多次讲过,他特别想干这一任。两个原因:第一、他有很多事情刚刚开始启动,还没有把这个事情做完,比如说跟中国建交这些问题。再有就是,一个日子,就是1976年,你想想看是什么日子?就是美国建国200周年,有几个总统能够摊上这样的节点式的好日子呢?所以他特别想主持这一次美国建国200周年的典礼,所以这一任总统他是势在必得,就是1972年到1976年这一任。

当然了,关心则乱。而且他此前在选总统的时候是吃过亏的,让肯尼迪拉下马过,所以他其实不太有把握。按政绩来说是不错,但是总统的这个心思就让旁边人看在了眼里。你得说,任何国家的政治,它都有这么一群人,你要说他好吧,叫忠心耿耿;你要说他不好吧,那就是猪一般的队友,永远是给这一任主子在历史上留下骂名的人。

比如说蒋介石手下那个戴笠,他就有一句名言说“对领袖像狗一样的忠诚”。那你一个领袖养一个属下像狗一样,然后经常搞那种溜门撬锁暗杀那种事情,领袖的名誉也是让你败坏掉了。但是没办法,任何国家任何政坛上都一定有这么一种物种。那尼克松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呢?就有这样的人。就是共和党选举委员会里面的有几个人,这帮人就在想怎么能让主子爷再连任一届呢?其中有一个人说过这样的一句话,说只要能让总统连任,我把我奶奶踩在脚底下我都干,这句话就出在《光荣与梦想》这本书里。

好了,这帮要把奶奶踩在脚下的人,就开始独自行动。他们找了一伙人,什么人呢?说白了,就是小流氓。当时一帮古巴的、还有一些第三世界国家来的一些流亡者。然后他们就想干一件事,我们一定要跑到对手,就是民主党的竞选总部去安装一个窃听器,那这个地方就是水门大厦,华盛顿的一幢普通的办公楼。

你可千万别觉得美国民主党全国竞选总部,仅仅是在这个办公楼的六层租了一层楼而已。那美国的这种办公设施都有一个习惯,到晚上下班之后,门卫就会把大门设成一种状态,就是只能出不能进。那既然他们准备晚上去装窃听器去作案,他就得想办法解决这个门的问题。所以这帮小流氓虽然没有受过专业的特工训练,但是他们有一点常识,所以就带了一个胶条,白天晃晃悠悠,然后找了一个契机,去把这个门锁用胶条给贴上了,就是说白了,让你晚上锁不上。

但是你想,他为什么是猪一般的队友呢?就是人家也是有正经的职业好不好。人家警卫是干吗的?你拿胶条一贴,人家不检查门的呀?所以当天这个大厦的警卫一看,怎么有人拿胶条把它贴上了,当时也没走心,就把这胶条撕下来了,顺便给自己的长官打了一个报告。长官说可能是哪个值班的人怕自己进不来吧,干的事,你晚上再检查一遍吧,这事也不用大惊小怪。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等这帮流亡者晚上偷偷摸摸要来干活了,一推门发现白天那个胶条哪儿去了,怎么门推不开了?所以就赶紧向他们的主子上司打报告,这主子上司在哪儿呢?就在这个大门对面一个小旅馆,他租了一间房间,在里面搞了一大堆设备,装大军的统帅在那儿指挥战斗呢。这主子一听也很紧张,说那你们就撬门呗。这帮家伙就开始撬门,撬门你就进去就完了。那么大一个空荡荡的大厦,你进去几个人警卫又没看见,你不就顺利把事干了吗?不介,要不怎么叫猪一般的队友呢?他们怕自己出不来,你有常识好不好,这个门是只让出不让进的。但是他们担心,所以又用一个胶条把这门给贴上了,然后他们就上门干活去了,上六层干活。

那警卫是干啥吃的呢?晚上遛来遛去,又来检查这个门,发现怎么又出现一个胶条,他就觉得这个事蹊跷了。所以这个警卫把胶条撕下来之后,就给报了警。你要是看过美国有一部著名的电影叫《阿甘正传》,那里面把这个报警的角色就安排成了阿甘,那警察就来了。然后就把这几个在六楼的人,来了一个瓮中捉鳖就给捉了。那对面小旅馆里他们头儿还在那儿呢?这个头儿也没啥经验,一听就慌神了,然后赶紧就跑。跑就跑吧,你倒是把现场给清理干净啊,我又得说,要不怎么说猪一般的队友呢。现场留了一大堆罪证,包括那个连号的钞票,因为要赏人嘛,大量的文件还有他的电话本,电话本上居然还有白宫里面人的电话。

所以警察来抄完了之后,一看这些罪证,一看到这个电话本就知道,这个事不小,看来是跟白宫里面的人有点关系,这应该成为一个大案。把这些人都给抓了,然后装到监牢里,整个”水门事件”,其实就这么简单就这样。就这样,那整个美国大选有没有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要知道这是发生在大选期间,没有受影响。

因为尼克松觉得,是共和党的竞选总部的几个工作人员,干的这个事呗。所以他就说,这事也太愚蠢了吧,这是尼克松公开发言讲的。真正对手要商量一些机密,他们会在他们竞选总部的办公室商量吗?你装一个窃听器有什么用啊,就像你在我们《罗辑思维》办公室哪个办公桌下,装一个窃听器,我们真正的公司机密能让窃听到吗?

所以尼克松说这太蠢了嘛,所以肯定不是我们干的,而且我们白宫的人也没有介入。当时舆论界包括法律界,大家都觉得这个事既然没有结论,那总统该怎么选还怎么选吧。好,这一届就是1972年的选举,尼克松可是大胜。我们知道美国是51个州(特区)尼克松拿下多少个州?49个州,只有2个州败给了对手,这是狂胜。好,那接着他就干上了这第二届总统,那整个华盛顿的氛围是什么样呢?其实也很平静。因为在选举这一年,整个议会也要大换班,因为众议员要全体改选,那整个国会也休会。

等尼克松在1972年上台之后,其实情况出现了一个细微的变化,就是他的对头民主党开始控制了两院。那民主党上来总得给你总统找点恶心吧,找来找去发现没什么大事,说不是还有一个案子给搁下了吗?1972年说共和党干过一个不地道的事,没准儿它跟尼克松有点什么关系呢。那既然没有别的毛病好找,我们就拿这个说事吧。

所以当时议会的多数党领袖就提了这么一份报告,说我们来查查这个案子。正常程序嘛,就组织了一个委员会查查这个案子,尼克松觉得我心底无私天地宽,他还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其实特别重要,他说这种事其实不要紧,它有多恶劣呢?因为选举过程当中,总有一些过激的人要去表演嘛,但是最恶劣的事就是遮掩事实,我们绝对不能当那个最恶劣的人,那个遮掩事实的人。这个话不说还则罢了,一说,可就给尼克松自个儿挖了一个大大的坑啊。

好,还是回到我们今天的话题”水门事件”,一直讲到刚才为止,尼克松总统可没有犯什么错,他自己也是通过看报纸才知道了这么一个消息。但是此后他就一路在犯错,主要是两个“一念之差”:第一个“一念之差”呢?就是他任用了一班猪一般的队友,那为什么会用这些人渣一样的人呢?其实你想,他作为一个大国的总统,作为有很多个人利益和党派利益的人,他难免就有一些脏活要干,这可不是说他主动地安排脏活,而是他乐观其成。

给大家打一个比方。比如说有一个大明星,跟粉丝见面那他总得安排几个保镖吧,为啥?因为保镖可以制止粉丝的很多行为啊,去鲁莽地去推推搡搡粉丝。那明星呢?其实是乐观其成这种行为的,如果做得太过分他才出面道个歉。所以他们是一个合谋关系,双方心里都有默契,作为共和党的领导人和美国总统的尼克松,他当然也需要这样的人。可是这些人干的事呢?往往就是在法律的边缘、灰色地带甚至干脆就是不合法的事。那谁能干这种不合法的事呢?当然这个时候智力因素,就不是首先要考虑的因素了,只要是胆大敢干对吧,他就能够进入到尼克松总统的班子的外围,还不是内圈人物。

对,比如说”水门事件”牵扯到的一个人,叫李迪,就是坐在那个水门大厦对面旅馆里的那个哥们儿。这哥们儿呢,其实经常就提一些匪夷所思的想法,比如说民主党当时在迈阿密,搞了一个全国代表大会。这李迪就给出主意,说我们弄一艘船上面装满了妓女,我保证找来的都是这个行业的精英,然后跟民主党人睡觉,然后再把睡觉的镜头给拍下来,再威肋他们,我们不就能赢了吗?

你看这种烂主意都出得出来,是什么样的烂人呢?当时共和党负责竞选的人叫米切尔,这个人是尼克松原来的司法部部长,但是他还是舍不得把李迪这样的人干掉给撵出去,为啥?还是有一些脏活要干嘛,比如说到水门大厦去安个窃听器这事,就是他执导的事,这种事也只有李迪这帮人能干得出来。这是第一个“一念之差”。

那第二个“一念之差”呢?就是要遮掩,尼克松总觉得其实任何人都是这样,总希望安全线离自己越远越好,自己白宫最好不要牵扯到这个事情里面来,自己的核心幕僚最好也不要沾上这些事。包括像米切尔这样的人,他也是能保则保。因为当时被抓起来的那些人,实在是跟他的圈子离得很远,是很外围的一些人。他觉得很轻松,给一些封口费,让他们去坐几年牢,反正也都是流亡者,都是一帮地痞流氓,过几年再出来拿一笔钱就完了。

但是你得想啊。你既然要保这个人,那谁来干这个事呢?当然是一个离你更近的人,所以整个尼克松的班子就是这样,一次一次一层一层地被拖下了水。那这出政治大戏真的是高潮迭起,而且分好多幕,每一幕出场的主人公还都不一样。

第一幕的主人公是一个法官叫西里卡,那些到水门大厦安装窃听器的罪犯,就落到他的法庭上了。按说这个西里卡法官,也是一个典型的保守派的共和党人,和尼克松在政治观点上几乎完全一样。但是回到他的法官这个职位,那就六亲不认了,我管你什么党派利益政治观点,我一定要把这个案子,和白宫里面的尼克松之间的那些关节和牵扯,要查得水落石出。但是这个西里卡法官一到法庭上就有点泄气,为啥?因为这帮罪犯全部都认罪。要知道,在美国的司法制度下,判断一帮罪犯到底有罪没罪,那是陪审团的事情。如果罪犯上了法庭就认罪,陪审团就没活干了。他已经认罪了嘛,那法官只剩下一件事情,就是量刑。

所以西里卡法官原来指望在法庭上激烈地辩论,检察官的问话来追出大量的幕后细节,这个目的就达不到。但是好在他手里有一个量刑的权力,所以他就威胁这帮罪犯,说如果你们到国会调查的时候好好作证,我就按法律规定的底线来判你们的刑;如果态度不好我就让你们把牢底坐穿,按照法律规定的顶格来判你们的刑。

那你想,任何一个团队都不是铁板一块,更何况这些流氓呢?所以很多人马上就开始私下给法官写信,说你看这个案子我们现在在法庭上啥都不敢说,是因为受到了一些政治压力,现在有好多人都在这个法庭上作伪证,而且这个案子的罪犯远远不止我们这几个。你看,法官就捞着料了,然后就赶紧向国会反映,你看这个事情就一点一点地,牵扯到尼克松身边的人。因为你们在遮掩嘛,你们遮掩的时候跟这帮罪犯一谈判,这帮罪犯就把你给兜出来。又追那些人,就渐渐地越兜越高,越兜越就越向尼克松的身边去蔓延,包括当时后任的联邦调查局局长格雷,包括白宫的法律顾问,这个人叫迪恩。本来也没迪恩什么事,虽然迪恩参加了尼克松大量的密谋,要知道这些密谋一旦摊在阳光下,那也是一个罪。什么罪?就是行政去干预司法。你如果作为美国总统,你知法犯法,这是一个特别大的罪过。

那迪恩就参与了这一些讨论和一些密谋。这迪恩本来火还没烧到他,但是他心里发慌,因为他干的就是这一行。他懂法,所以他就私下找了一个律师,如此这般都说了。说你说我昨办?这律师听到半截就炸了,说这么大的事情你还敢在这儿瞒,这么着,我马上去给检察官打电话,你们赶紧谈判,你自己去做污点证人,争取少判几年。

所以迪恩本来是偷偷摸摸找一个人去问个主意,结果一下子把他拉上了谈判桌,那最后当然就全秃噜了嘛。什么情况都跟检察官说了,就是尼克松怎么在私下密谋,找钱去当封口费,去跟自己切割等等。这种行政干预司法的大罪就开始大白于天下,虽然这件事情被捅出来了,但是对方毕竟是美国总统,你总不能无凭无据就给他定罪吧?现在毕竟只有迪恩一个人的一面之词,所以这个时候美国参议院就责成美国司法部,成立了一个独立检察官办公室,来负责调查这件事情。

那你看,大戏的第二幕就开始拉开了。登场的这位主人公也就是独立检察官,这个人叫考克斯。这个人其实只是美国哈佛大学的一个法学院的教授。本来跟这个政治体系没啥关系,他上任之后仅仅是尽他的独立检察官的本分,就开始约谈白宫的很多工作人员。那你想,如果你是尼克松,你会怎么想?你肯定很放心嘛,因为这种密谈都是在你和身边人之间完成的。白宫普通的那些清洁工普通的文书,他们怎么知道内情呢?

所以尼克松这时候正好又不巧,他得了肺炎,就住院了。可能也是心情不好,但是反正他就跟白宫的工作人员讲,说考克斯找你们有什么说什么,可不准隐瞒。他心里有数,他的真正核心机密不会兜出去。

这考克斯也很尽责,就找这些人谈,谈来谈去突然发现一件事情。有一个白宫的秘书,就是专门负责整理总统的很多文字,说你平时怎么整理啊?说这不很简单吗,总统有录音。你看这俩字“录音”。怎么会有录音呢?原来美国总统从罗斯福开始就有这么一个习惯,当然是断断续续的,就是平时给自已讲话的时候录个音。为啥?因为他退休之后准备写回忆录,平时攒点素材。而尼克松这个人呢?野心又比较大,他要当最好的一任总统,所以他把整个白宫只要他平时出没的地方,都安装上了录音设施,要把自己在白宫里的一言一行都录好音,将来成立一个大图书馆,自己晚年整理一本巨著,他是带着这样一个野心干了这么一个事。

所以你的所有密谈都在录音里。行啊,不就有这么一个线索吗?你把录音交出来吧。那尼克松,你看啊,刚出院,万没想到他的工作人员,能把他这个天大的秘密给捅出去。那当然不能交嘛。你想想看,这个时候整个”水门事件”已经蔓延上来,整个就是一场脱衣舞,对他来讲已经脱得就剩一个小裤衩了,那当然是捂着死活不让脱嘛。这录音是坚决不能交。

让你交,你不交,咋办呢?只好诉诸于法庭。于是一场官司接着一场官司,眼看就要打到联邦最高法院,尼克松心里可就有点慌了,抓住最后这点时间,他只好打出了手里的最后一张牌。要知道,独立检察官办公室它隶属于美国司法部,而司法部是归总统管的。所以从理论上讲,总统可以命令司法部部长,直接解雇这个独立检察官考克斯。所以当时尼克松的白宫幕僚长叫黑格,这个人后来还出任了美国的国务卿,这个人对尼克松是忠心耿耿。

黑格就跑去跟考克斯去谈判,说这样,给你两条道:第一条呢,我们不交录音带,我们交一个整理过后的书面版本你看怎么样?这当然了,里面什么证据都不会再有嘛。第二条道呢?就是你辞职,或者我们把你解雇。你看你要怎么样?敬酒罚酒你选一样吃。那考克斯当然不干了,我就要录音带,别的我啥都不要。好吧,那就解雇你。

所以你看大戏的第三幕又上演了。这一幕的主人公是美国当时的司法部部长,叫理查德森。按说,不就是解雇一个独立检察官吗?又是他任命的又是总统下令的,我作为总统的下属这有什么问题呢?但是理查德森心里还挂记着别的东西,什么东西?就是自己对于美国历史和公众的责任。我作为总统的一条狗干了这个事,没关系,但是我怎么跟千秋万代交代呢?那既然我陷入了这样的纠结,我只有一条路可走,我辞职好不好,你让我解雇他,我自己也不干了。

那这个时候黑格和尼克松就说,说你怎么一点都不顾全大局呢?当时黑格和尼克松都跟他讲,说你看,我们正在为中东问题跟苏联谈判,那个时候还在冷战,说你这个时候把我们挤得一点面子都没有,有什么好处呢?苏联在看我们的笑话,你看咱们一起为国家好不好,咱们抛弃个人恩怨,咱们国家利益为重好不好?理查德森说,说我只知道,我现在辞职是为了美国公众的利益,我不管你们那一套兄弟去也。

这个时候尼克松干了一件特别不地道的事,跟人谈完之后知道他一定要辞职了,说辞职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我先解雇你。尼克松后来背地里恶狠狠地说了这么一句话,说我一定要在这个家伙屁股上给他踢一脚。他还想回老家到印第安纳州,去竞选那个地方的参议员门儿都没有,我就告诉公众他根本就不够格,是我解雇他的。

你看尼克松这个时候已经不太地道了,司法部的副部长马上就要扶正了。这个人说,什么?你让我去解雇考克斯,我也是正人君子好不好?对不起,我也辞职。那现在就轮到司法部的第三顺位的继承人,这个人说我也辞职,那前两个人说算了,跟总统没必要扛,我们俩扛成这样已经够可以的了。你就看摊吧,不要搞得这个国家整个的政府,或者司法部的这个系统停摆。

所以这个第三任的司法部长,就把这个字给签了,把考克斯给解雇了。按说这个事到现在就完了呀,尼克松已经大获全胜。所以黑格当时派了一些警察,跑到司法部大楼把部长的办公室也给查封了。独立检察官办公室也给查封了,尼克松觉得我安全了呀,你从这个道理上讲,确实是这样。你国会可以责成司法部搞这么一个独立检察官,可是独立检察官的任命攥在行政系统手里,尼克松可以任意决定他的去留。只要这个人不配合我,不接受我的条件,我就可以把他解雇。

请问你这个调查还怎么搞?一个江洋大盗和一个警察对垒,江洋大盗可以决定警察的去留,你说这个案子还怎么往下办?所以到此为止,尼克松觉得稳赢了。

接着跟大家聊”水门事件”,前三幕大戏就这样落幕了。尼克松这个时候可能觉得自己已经安全着陆,但是事情哪有这么便宜的呢?

第四幕大戏很快就上演,那这次的主人公就几乎是所有的人了。首先是美国老百姓不干了,他们觉得很愤怒啊,你一个江洋大盗正在被警察追查,你突然一调头,说警察你给我下岗,然后这就没事了,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虽然老百姓也不知道怎么办,他们只好表达自己的愤怒。

一般来说,每天从全美各地打到美国国会的电话只有三千个,但是这一阶段就激增到了三万个。据说当时华盛顿的电话局,都不得不调整了计算机的参数,要不然整个电话系统受不了,有点像互联网时代的宕机流量太大。据说在一两个星期之内,扑向国会山的信件电话,就达到了三百万个。那真叫是民意汹汹,那议员先生们呢?就是国会山的这些人呢,自然马上就要去响应民意。要知道,在美国国会里面,所有的议员虽然都是代表党派出来竞选,然后当选的。但是在他担任议员期间,最怕的就是别人说他有党性,就是为了党派可以不顾是非,他们都要对自己的选区和选民负责。

所以这个时候,甚至连共和党,哪怕是你在政治观点上对尼克松无限接近,也根本不敢替他说话。所以针对尼克松的总统弹劾程序,就已经开始启动。

那第三个愤怒的,当然就是我们前面讲的那个西里卡法官。你既然已经把检察官解职了,你以为我法官不存在吗?所以他就下了一个命令,说下个星期二之前,你总统必须把录音带给交出来,你如果下个星期二不交,那就每天我对你判罚2.5到5万美金,你要是不交也没关系。反正我法官,我孤老头子一个,我也没有警察,我也不能上门抓你,但是这种藐视法庭的罪以及这个罚款日积月累,你自己心里算去。

那紧接着就到了下个星期二,西里卡法官就把白宫的律师叫来,说怎么着?是准备交罚款还是交录音带。白宫的律师就只好跟他讲,说我被总统授权,我们决定不折不扣地完全服从法庭的决定。

当时西里卡法官都觉得自己听错了,你不是横吗?你一直在那儿硬吗?怎么突然就服从我的决定了呢?所以你看,尼克松在这样强大的民意和制度攻势下,也不得不服软。然后就交出了第一批,西里卡法官要求他交的九盘录音带。当然,他说的是不折不扣,真的吗?不是。其中有两盘录音带说找不着了,木有了,其中还有一盘录音带被抹去了18分钟。

好了,不管怎么样,总算有这么几盘录音带了。于是大家就在法庭上开始听,当按下放音键之后,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因为原来大家只是隐约地觉得,总统在隐瞒,总统可能犯了罪,但是没有证据。它带有强大的丰富的那种人格因素,就听见总统在里面叨叨叨叨叨叨说的那些话。所有人都傻了,原来我们美国人民花钱供养的那个,坐在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里的人,不仅不是什么君子,而且是一个在面对要摆脱困境的情况下,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小人。

这个话怎么说?我们中国人有一句话,叫“打开门说亮话,关起门来说自己人的话”。当他坐在椭圆形办公室里,身边就是几个最亲爱的狐朋狗友幕僚的时候,他说的那个话就肯定不是那么冠冕堂皇。大家心里想一想,我们每个人是不是就是这样,在私下聚会的时候有的时候说那个话,往往就不太选择语气和语言,就更加暴露了你本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大家觉得尼克松,这哪是什么美国总统啊?哪是什么美国人民的领袖啊?就是一个无耻政客嘛。这种从语言当中折射出来的那个丰富的信息量一下子就把所有的人震撼到了。比如说,尼克松私下跟幕僚商量,怎么凑钱去堵那些罪犯的嘴。再比如说,尼克松亲自指示一个人,说上了法庭,你就说你全忘了,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就跟法庭死扛。这在美国的司法制度下这叫伪证罪,你是把手按在《圣经》上发过誓的,这是重罪好不好。

而且你总统亲自做这样的教唆犯,所以这个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但是大家这个时候突然脑子就亮了,还有两盘录音带,还有一盘录音带被抹去了18分钟。如果这是白宫刻意隐瞒的,那说明这些没交出来的部分,里面包含的真相就更加骇人听闻。所以法庭说,得了,您接着交,你不是爱搞自媒体吗?经常在白宫给自个儿录音吗?你把录音带都交出来吧。

可真是不干了,原来还有小裤衩,现在脱得就剩丁字裤了,那尼克松当然又是不交。各种讨价还价,最后白宫甚至干了一件什么事呢?说这样行不行?我们花点人力,把所有的总统的谈话我们出版一本书,据说非常厚,有电话本那么厚。然后这本书里面经常就会出现一些字样,叫“此处删去多余的谈话”。以至于那一年在美国民间,就成为大家的一个口头禅互相开玩笑“此处删去多余的谈话”。

因为这些地方肯定是有隐瞒的信息,尼克松以为靠出版这样的书,我自己给自己泼一盆屎,你该原谅我了吧?没有,接着交录音带,最后这样的官司就一直打一直打,一直打到了联邦最高法院。按说,这联邦最高法院的法官,因为他是终身制的,熟悉美国政治史的人都知道,按说尼克松的运气是不错的。一般一个总统的任期都没有太多机会,去任命联邦最高法院的法官。尼克松可是一口气任命了四个,一共就九个人,那按说这些人是不是应该感谢尼克松啊?木有那回事情。结果是全票通过,你尼克松把录音带给交出来,那这一交出来,其实就意味着尼克松的政治生命的全然完结了。

所以这边联邦景高法院的判决也下来了,那边国会的弹劾程序也启动了,这个时候的日子已经到了1974年的夏天,到了1974年的好日子8月8号这一天。尼克松此前是回家度假,然后跟家人在一起,获得一些心理上的力量。

到8月8号这一天走上了电视屏幕,当着全体美利坚合众国的人民宣布辞去美国总统。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余绪,就是正总统辞职了嘛,那就副总统替代当总统,这个人叫什么呢?叫福特,可能历史上最不像美国总统的总统,为啥?因为尼克松其实挺贼的。他原来那个副总统,这是我们今天没有讲的一个岔开来的话题,也是在追查”水门事件”的时候,追查着追查着把他的税务问题给搞出来了,所以那个副总统就辞职了。

所以尼克松突然就觉得我来了一个机会。所以他就在众议院当中,找了一个最没有当总统相的人去当了副总统,你看什么意思?就是你弹劾我,没关系啊,我的任期还剩两年,你把我搞下来,你看就这么一个傻瓜蛋来替代我当美国总统。那什么冷战,什么国际局势的处理,他肯定不如我嘛,美国人民你们自己掂量掂量看,你们要不要这样做。结果美国人民真的就这样做了,就算是忍受一个傻瓜蛋在台上,也绝不容忍一个骗子当总统。这就是整个”水门事件”的过程。

那有趣的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就是尼克松卸任成为一介平民,继任的总统福特给了他一纸特赦令,免除他所有的刑事责任。美国政治生态也很有意思,原来那些对尼克松千夫所指,恨不得用唾沫星子把他淹死的人一看特赦令,哗就散了,没有人再说我们一定要追查到底,像这样的坏蛋我们怎么能放过呢,没有人说这个话。

从此风平浪静,全当这事没有发生过,尼克松获得了一个时间非常长的退休生活,而且过得很平静。当然了,他也没有机会东山再起,他原来那个白宫幕僚长黑格,后来虽然当了里根时代的国务卿,那也是很大的官。

有人就说,说尼克松的势力是不是要卷土重来啊。很多记者跑去问他,尼克松说整个美国公民当中,只有我没有机会再竞选美国总统了,我是再也木有机会啦。

但是尼克松的晚年过得非常幸福,因为有钱嘛,他能写作嘛,搞自媒体的嘛,那么多录音对吧,而且这十本书本本都是畅销书。光第一本就拿到了250万美金的稿费,而且是预付的稿费后来还有很多,所以他过得既富有又平安还受尊重。

像后来的什么里根一直到克林顿时代,他都是美国总统重要的顾问。今天我们为什么要谈”水门事件”这个话题,这是因为美国实在太重要了,它是这一代中国精英观察未来乃至于观察自己,都无法绕过无法忽略的一个庞然大物。但问题是我们真的了解美国吗?很多人习惯言必称美国,动不动就说美国那套制度多好多好。

美国制度确实不错,但是当你读完了“水门事件”的相关资料之后,我最大的感慨就是,它的优势哪里是在什么制度啊,核心仍然在于一个字,“人”。没有好的人,如果你的全体民众,绝大多数精英没有调整到某种状态,任何制度都是白扯。

给大家插播一个“水门事件”期间的一个小事,当时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已经下来了,那围绕尼克松的小集团呢?大家就在商量,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暴露了美国宪法制度设计的一个漏洞,就是最高法院拿总统其实是没招的。你下命令呗,你下判决书呗,那不就一张纸吗?国会山虽然有几百个议员,你不就几百个议员吗?

真正美国的所有的国家暴力机器,都掌握在总统手里,总统不仅拥有行政体系而且他还是三军统帅。所以当时白宫的幕僚长黑格就讲了一句,说万一这帮家伙要派警察来抓总统怎么办呢?不是什么藐视法庭罪又要来搜查录音带。说我们干脆调一个空降师来,把白宫给围住来保护总统。

旁边就有一个家伙微微地说了一句话,这个人就是那个著名的聪明的犹太人,当时的国务卿基辛格。基辛格说,算了吧,哪有一个美国总统,在用刺刀保护的白宫里能够做得下去,这样的美国总统还是美国总统吗?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心里刚刚冒出来的,那个顽抗到底的念头马上就瓦解冰消。从这个过程当中你是不是看出来,美国的制度就算它再完善,它能完善到什么地步呢?它不一样是给一个独裁者胡作非为留下了空间吗?如果尼克松当时就犯了浑,就调集军队来,还真的就酿成了宪法危机。因为他是三军统帅,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说士兵到底要不要向国会山开来的警察开枪呢?还真就是一个问题。

美国的国父在制定宪法的时候,这些漏洞其实是没有补上的,但是为什么美国这个国家,又可以顺利运作二百多年呢?它靠得是制度吗?不,靠的是人。靠的是每一个人在各自的地位上,一个检察官他就有检察官的样子,他不管自己的党派利益和政治观点,他就是要做好法官的本职;一个司法部的部长,他知道他的本职不是哪个总统手下的一条狗,而是作为一个美国公民,作为一个要对自己千秋万代的名声负责的人。

作为一个美国的精英,要对整个国家的政治运作负责任的一个精英,他的行为模式一定要各尽本分。正是这样,每个人都尽本分,才形成了一个大道理。这个大道理是很多小道理驳不倒的。其实在“水门事件”期间,尼克松想出了多少道理来说服周边的人,你不要让我交出录音带吧,为了美国政府的面子,为了我们和苏联的那个搏斗,为了我保护自己的隐私,请给我留下这一点点体面,让我把这个小裤衩穿着吧。

但是在那样的一个大道理面前,当所有的精英阶层都各尽本分的时候,这些说辞显得是多么的苍白!所以我们经常谈制度,但制度可不是什么规则设计,不是什么文字,而是活生生的有共识的人。

所以我们在羡慕美国制度的同时,不妨透射它背后的那些东西,没有那一代美国精英,用各自的鲜活的血肉凝结起的长城,用各自的鲜活的血肉凝结起的长城,它怎么能防止像尼克松这么聪明的人,变成一个恶棍呢?

所以说到底,我们还是不太了解美国,这才是我们为什么要跟大家推荐推销《光荣与梦想》这套书的真正原因。



上一篇:罗辑思维:数字的坏话 107
下一篇:罗辑思维:中国从哪里来 10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逻辑思维|     

GMT+8, 2019-8-22 10:47 , Processed in 0.140626 second(s), 39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