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300|回复: 0

罗辑思维:大门口的野蛮人 110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160
发表于 2015-11-27 16:3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罗辑思维:大门口的野蛮人 110


感谢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给大家拜个晚年!

这里是《罗辑思维》第三季的第一期节目,那这期节目其实有一个来历 :在201 4年年底的时候,做南极旅游的旅行机构德迈旅行搞了一个合作,拿出了一个去南极旅游的机会,多宝贵啊!我自个儿都没舍得去,向我们的全体用户征集这一期节目的选题。

因为第三季的大开局嘛,结果就是把我们的栏目制片人杜若洋。因为要看好几千封策划案,这里面靠谱的东西不少,我们借此也结识了一帮新朋友那结果呢。就是我们的老策划人李子暘先生脱颖而出,结果他就去了一趟南极,我们来看看他在南极的照片。

为什么李子暘先生的这篇策划会脱颍而呢?因为它涉及到了一个天大的问题——就是人类的繁荣到底是怎么来的?那过去呢我们也有一些套路了,大家一听我们这个题目,就知道罗胖又要说自由市场经济,又要说好的经济制度,那些都是但是还不够深入。

李子蜴先生的这篇策划案,好就好在他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观察人类繁荣的视角,那在讲繁荣之前我们先讲讲衰落,讲到经济衰落你会想到哪个国家,就是我们东边那位日本 。

那日本经济其实一直就非常好,尤其在80年代但是到了90年代之后就不行了,在80年代的时候日本经济一度,他们已经超过了美国GDP的一半。当时全世界能够做到美国GDP一半的只有日本,所以当时有一幅漫画,说自由女神像都穿上了和服。

当时的感觉就是地球人已经挡不住日本人了,在国际市场上什么都买,艺术品也买地产也买,帝国大厦都被他们买了嘛。但是时隔十五年之后,我们再看一眼东边这位兄弟好可怜嘛 。2014年年底的时候,美国的GDP已经达到了1 7万亿美金以上,而中国这一年正式加入了1 0万亿美金的俱乐部。现在这个俱乐部里面可就是中美两家,而日本呢今年中国的GDP大概是它的两倍左右。

那日本到底咋回事,虽然我们不能说GDP说明一切,但它毕竟说明一些问题,这位兄弟怎么20多年它就不长进呢?刚开始有这么一套说法是阴谋论,说在1985年的时候,美国人逼着日本人签字画押,把自己的日元升值,这叫广场协议,虽然这可能是一个原因吧,但是你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说说就算了吧,你不能一直说到201 5年吧?2015年已经是广场协议签字画押30周年,30周年一代人都换过去了。

就像上个世纪中叶有很多第三世界国家说,我们之所以经济不好,就怪你们帝国主义殖民我们。过去60多年了像当年的老牌殖民地,什么印度还有半殖民地中国,我们经济都起来了,你还要怪那些帝国主义的殖民,你不就是太没有出息了吗!就像中国人现在说,都怪计划经济不好那是30多年前的事情了,你恨不得要赖到秦始皇的头上对吧。

所以对于日本经济的停滞,今天我们必须重新寻找一套解释。那日本经济有问题吗?有很多朋友到日本回来都跟我讲,说日本经济是不行啊,可是他们的大企业仍然非常好,像丰田日产这样的公司,直到今天在国际汽车市场上的竞争力,那你说怪谁呢,怪日本的技术不好吗?

里面三分之一的重要零部件都是在日本生产的,日本一旦有个风吹草动什么地震啊海啸啊,国际上很多重要的尖端产业都会受到影响,那你说怪日本人吗?日本的员工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兢兢业业的员工,日本经济虽然不行了20多年,可是日本的员工可是兢兢业业地加班了20多

你说怪日本的政客吗?一个政客不好那就换,日本的首相一度换得多勤啊!日本当年换首相的时候,美国小布什就头疼得要死,怎么老记不住你们首相的名字呢?那你说它的政策有问题吗?我们可千万不能把对一个这么大的经济体的观察,建立在说他们蠢这个基础上。

要知道日本人也是人才辈出,他们20多年来想尽了各种各样的办法,这么说吧就是人类经济学到目前为止,认为行之有效的所有刺激经济增长的手段,日本人全用过。你说降低利率那就降,日本的利率可一度是负利率,你说支持大型的基础建设那就搞基础建设,日本的基础建设搞到什么程度?有的高速公路修到了大家说只有熊在上面走。

日本人修那个海塘,就是防护海浪对于陆地的侵蚀的那种基础设施,已经是修到了防一千年一遇的海浪。日本人当年开一个玩笑嘛,说如果外星人多年之后来到地球,人类已经灭绝了,他们根本就猜不出来这个设施到底是干吗用的,一定会认为这是当年日本人的某种宗教设施。

所以所有的办法都想尽了所以日本经济衰落,它对人类来讲是一个大谜题。

那怎么解这道题呢?我们就得回到日本经济的现实当中来看,虽然曰本有那么多的好企业,但是日本像建筑业服务业,包括金融业可是有一大堆烂企业。说一个数字不矢口道你信不信,日本的社会生产效率正好排名第二十,这是2007年的数字,如果在七个最发达的西方工业国当中排名,就是所谓七国集团,日本正好排老七。

排老七,啥意思?就是连以懒散著称的意大利人,日本人的效率都不如人家!李子暘跟我说了一个词,说日本人就是副班长,李子暘说你肯定没参过军,参过军的人都知道,副班长就是站在队伍最末的那一个人。

顺便给大家普及一下这个知识,那就奇怪了,日本有那么多高效率的好企业,而总体的社会生产效率排名这么低,那就一定说明有一大堆那个效率,已经低到了没法看的企业嘛!对日本社会当中大量存在着这样的企业,你比如说建筑业服务业还有金融业,金融业当中有一种银行叫僵尸银行,啥叫僵尸就是已经死了但它偏偏不死。

曰本有一些企业它的股市上的市值,已经低于这家公司的银行存款,这啥意思?我们在中国股市可能都无法理解这个现象,就是你花一大笔钱到股市上,干脆把这家公司包圆收购了之后,然后把这家公司清盘,光那家公司的银行存款都让你赚钱。

那问题出在哪儿呢,说到刚才这个例子你可能已经明白了,说明日本有一种制度,让一些竞争不下去的企业不死为啥,就是因为日本人要追逐社会的安定团结。

那就回到一个问题,啥叫公司?公司它仅仅是为了应对市场的不确定性,在某一个特定的阶段,一些资源的临时性的组合方式。公司的存在本身就是对抗市场的交易费用的,那公司它本身不应该是一个长久的存在。

其实过去30多年中国人也渐渐接受一个观点,叫公司要做大做强做久,包括当年的马云不也是说吗,因为他们1 999年创办的,说我们要做横跨三个世纪的公司要至少活1 02年。你看这个念头在中国人心目中也有,而日本人中这个毒就太深了。

所有的公司最好都不要倒闭,你以为这是日本的全社会对资本家好吗?不是为了让那些公司的雇佣者,能够获得一笔稳定的收入和稳定的职场生涯。这就要说到日本的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叫终身雇佣制这个终身雇佣制和年功序列制,包括什么企业内部工会什么决策审核制。

曾经一度被吹嘘为日本经济管理的四大支柱,或者说四大法宝,当然提出这个理论的是一个美国人。美国学者1 956年左右他跑到日本去调查,发现日本企业的整个管理方法和美国不太一样,后来就总结出这所谓的四大法宝,写在一本书里叫《日本的管理》。
后来因为日本经济好,尤其是那个烈火烹油的80年代,所有人都觉得这是重要的经验。
可是今天我们再回到日本社会一看,原来这个社会是不允许企业死的,因为就怕这种终身雇佣制的社会基础发生崩塌。那到了什么程度就是日本专门有一条法律在讲,说如果一个企业要去解雇员工,你解雇的理由如果没有得到社会公共的认可,那你这个解雇是无效的。

日本政府能做到什么程度,就是所有给那些被解雇,或者没有工作的工人介绍职业的机构,日本政府都不太允许它存在,设置了大量的这种限制。为啥?因为它觉得这种机构那不就是丧尽天良吗?日本社会就认为你这种钱也好意思挣的,人家都没工作了,你还上手去剥削人家,真是黑心,在日本社会上上下下就形成了这样一个氛围。

大公司不好意思解雇员工,因为名声不好听,而员工又不好意思跳槽换工作,因为名声不好听,大家合力在维持这个终身雇佣制的繁荣假象。可是我们知道什么叫市场经济,就是那个著名的词叫看不见的手,那个手是不停的一直在对社会的所有资源,往最优化的方向去配置它。

可是当公司不解体,意味着市场经济的这只手,其实没有办法让资源得到最优化的配置。本来说一种产业落后了那这个产业的代表性的公司就解体,其中的员工就被释放出来,到了所谓的劳动力市场上再接受培训,然后再在新的产业组合里面找到自己的位置,这是市场经济运行的一个正常的模式。

可是日本经济因为这种终身雇佣制,而丧失了这样一次机会。所以很多人在讲日本人好可惜啊,他们错过了从90年代开始的一个,大的IT革命的浪潮让美国人侥幸地超过去了。

这个话说得其实很不负责任,因为日本人错过IT革命,它不是日本经济衰落的原因而是结果之一,其实日本人当年多重视IT啊,1 981年的时候,多早的时候,那时候微软还没有呢,日本人就提出了一个伟大的所谓的第五代计算机的计划。

1 981年的时候财政拨款8 5亿美金,开始搞这个计划,一定要超过美国人,但是随后十年间日本人发现这个计划提大了,失败了,甚至有传闻说,当年这个计划的领导者都跳楼自杀,当然我在资料当中没有查实这一件事情。

那为啥不是日本人不重视也不是投入不够?而是市场经济赋予企业的这种,生生死死的自然节奏日本人顽固地不去遵守。你看美国人是怎么搞IT革命的 ,80年代初的时候那个时候美国市场的巨无霸,是一些汽车企业,是底特律,是l BM,随后就变成了英特尔和微软,再随后就变成了像谷歌亚马逊Facebook,这样的公司正是靠这种公司的方生方死,大的去死掉然后产生新的,由小再变大完成了这一次伟大的l T革命。

而日本人因为你的企业不死,我小时候看电视广告,还是什么索尼松下什么理光这些公司,现在你看日本社会结构还是这些公司,你看我们中国的老祖宗孔子,那是最尊重老人的吧,《论语》里面都有一句话,叫“老而不死谓之贼”对他们就是个祸害。

当大公司一定追求所谓的永续经营,所谓的基业长青的时候,他们就会成为社会的祸害,而日本上上下下的文化氛围,真的就打造出了这一批祸害!那我们反过来再从人的角度未观察日本经济。

我们都知道,如果你到日本去旅游,你对日本这个国家觉得,哎呀简直像天堂一样!人和人之间是那样的和善彬彬有礼,素质是那样的高,日本的员工是那样的勤恳,可是你不要忘了生活在日本的人,他往往觉得日本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社会。

日本有一个艺术家叫村上隆,那是大名鼎鼎的他就讲过一句很著名的话,说日本这个国家什么都有就有一样东西没有,就是希望。啥叫希望啊?希望就是未来的不确定性。如果未来即使非常美好,如果它是确定性的也不会带未任何希望。

很多中国人到了日本去回来之后跟我讲,说在日本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你不可能创业,整个社会没有给创新创业留下任何缝隙。你举目四望这个社会已经成熟到了一定程度,所有可干的事情大企业们都包圆了,你唯一可以选择的生存方式就是进入职场,尽可能进入大企业然后熬年头。

刚才我讲的日本经济的四大支柱之一,还有一个词叫做年功序列制。什么意思?就是一个年轻人进到大公司,按照你的工龄来涨你的工资,不同的岗位之间在同等工龄的情况下,那个工资的差异水平是极小极小的。

日本人非常排斥所谓美国式的自由经济,在日本某一家大公司的网页上赫然写着一段话,哪家公司我们就不提了,说:”我们一定欢迎变革,我们确实需要变革,但是我们需要的不是那种任由市场作祟的变革,我们需要的是那种温情脉脉的,让所有的人感觉到安定安心的变革!“老天爷那叫变革吗?一个婴儿他的出生一定要伴随着血污的。

就拿我们中国举例子,前些年有一些上海的朋友在讨论:为什么阿里巴巴和马云这样的公司,不出在我们大上海呢?我们这个地方的营商环境有多好啊!对啊,就是因为你太规范了嘛,你的环境所谓的太好了嘛,我们假象一个刚刚开始发展的网商公司,那难免有一点点不规范,你一会儿工商来,一会儿税务,一会儿消防来,所以只好跑到离上海这个规范的环境远一点的杭州。

再拿美国举例子,当年IBM公司这样的一代巨无霸,它的时代过去了之后,它就去吐出一些人,比如说现在苹果公司的CEO库克,就在IBM干了十二年,然后他跳槽到了新公司。人的变化才是社会创造力的根本源泉。

而话说回来,日本这套制度它最悲哀的地方,就是它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而它要追求的那个东西恰恰没有追求到,前面我们讲那个大公司不是讲吗,”我们要改,但是要那种安定安心的改革“,可是要到了安定安心吗?首先很多日本企业越来越意识到,终身雇佣制搞不下去了,所以他们一个正常的反应就是,原来的老员工存量不动但是增量,对不起你们改叫临时工吧。

你看佳能公司后来上了一个CEO叫御手洗,有一次他上任之后就给裁了一万人,说你怎么裁人呢,不是终身雇佣制吗,御手洗说你们看清楚啊,我可没有裁正式员工我裁的可都是临时工。

你看市场经济的规律它其实还是在起作用,所以日本社会就酿成了一个族群叫穷忙族,一会儿在这儿打个零工,一会儿又到别的地方打个零工。但是他们心里可都有一颗稳定的心,都在向往着那个稳定的工作。所以即使是释放出了大量的社会边缘人群,但是他们却不可能成为社会创新力的来源。

那那些大公司里面年过五十,已经丧失创造力的人怎么办昵?就把窗边的那一排位置给他们腾出来,那可是最好的位置可以看得到风景的位置,你们去喝喝茶看看报纸,就度过你们的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就算了,这帮人称之为叫窗边族。

你看穷忙族和窗边族这一对大宝贝,可就构成了日本经济的癌症你可能会说,日本人求仁得仁有何怨乎,我们就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换得社会的安定可是得到这个结果了吗?在世界发达国家当中日本的自杀率是最高的,日本人的幸福指数相对排名是比较靠后的。

你可能又会反驳,那日本企业付出这样的代价,换得的就是员工的忠心。我告诉你这个结果也没有拿到,我就看到过一组调查数据,我实在背不下来了,给大家念一下,如果问日本的员工说,你愿意跟你的企业一起拼搏向上吗?只有54%的日本员工说我愿意,而美国人呢,是74%的人说我愿意。

如果问日本员工,说你和你的企业价值观一致吗?只有1 9%,而美国人呢有41%。说如果再让你选一次你还选这家公司,有百分之多少?只有23%,而美国人的这个数字是69%。

说白了美国员工对公司的忠诚度还要大过日本公司,你不觉得很奇怪吗?”罗胖你又在以偏概全“确实我经常受到这样的指责。你如果把日本经济的整套制度都否定掉了,那你给我解释一下:80年代日本经济的奇迹是怎么发生的?确实那个时候的日本经济和日本这一套制度,它确实是一把钥匙解一把锁。

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比如说美国的汽车业,就拿通用汽车公司来举例子吧,它的上游供应商有两千多家,而且跟这些上游配套厂商他们一签,只是一年的合同而日本企业就不一样,像丰田的上游制造商只有几百家,而且一签合同就是四年。

你看在汽车这么复杂的产品时代,它确实讲究上下游产业链的配套的稳固性。大家最好都是熟人,长年打交道长年配合,具体到一个人身上也是这样,一个工人在一个生产线上反复钻研自己的手艺,他的那个产品的质量和精益度确实就容易提升。

那个时候的家电产品也是这样,比如说一个录像机那个电机,那个转动的磁头里面那么复杂的零配件,互相之间的配合它就需要这样的制度,就需要这样的员工。可是那个时代过去了嘛,现在的电子业是一个什么时代,叫模块化生产。

很多大企业都把生产扔给了富士康这样的公司,他们是全球进行采购,各种各样的零配件之间它就是一个模块的关系,那些员工在装配它的时候,不需要多高的训练和技巧,仅仅是按一些图纸,再加上富士康发明的一些专业的装配工具,经过短暂的训练马上就可以上岗。

所以日本经济的那一整套优势,在现在的电子时代互联网时代,它当然就过时了嘛!当然也不是全部都过时像我们刚才讲的汽车业,再比如说单反相机,这种要求内部结构非常精密的产业,日本经济还是可以啊,但是时代大潮不等人一代新人换旧人。

当然你说日本社会当中就没有创新者吗,当然有给大家举一个例子,这个人叫村上世彰,是日本民间的一个股神,2006年因为一个所谓的内部交易事件就被捕了,我们今天不去断案子,这个案子本身的是非曲直我们搁一边。

但是日本官员当年就这个案子,他们也说过一句话说像村上世彰这样的人,搁在美国就是金融创新的英雄,搁在日本他就得去蹲监狱,因为日本社会受不了这些不讲规矩搞创新的人,村上世彰在自己被捕之前,也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上面讲的一句话真的是发人深思他说:日本社会真的就不给创新者破坏者留下机会吗?真的就不让那些创新者重新开球吗?

那日本人的经济停滞已经是20多年的事情了,再用任何细枝末节的理由,再也无法解释这个现象,所以我们只能说日本整个社会经济结构,陷入了一种创新无能的状态。那你说为啥呢?是日本人缺乏创新精神吗?还真的不是。

就在前些年,日本人又发布了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要干掉谷歌干一个日本人自己的搜索引擎,其实在世界很多经济大国都发布了类似的计划什么俄罗斯德国,包括我们中国我们中国人还扔了二十个亿,搞了一个人民搜索,著名的体坛健将邓亚萍女士操盘的,日本人这个计划一样失败了。

有一些评论者观察这个计划之后发现,这哪里是什么搞搜索引擎啊!项目的主持人连到底自己要干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一堆杂乱的软件开发计划。

当然我这儿不是想吐槽这个计划,因为干掉谷歌这个梦想是可以有的,关键是这个计划的名字很有意思它叫大航海,这说明曰本人很有战略眼光,他知道这个项目的意义。

什么叫大航海?就是人类在某一个历史关头,这个历史关头不是每一代人都遇得到的,它得远隔几百年才有可能打开一次这样的窗口,你用一次冒险,用一次创新抵达一片新大陆,抵达一片完全未知的远方的彼岸,所以把这个项目定的这么重的名字。我觉得日本人确实有野心。

但是问题是这个项目的搞法,和当年的大航海时代的本质精神是背离的,我们不妨再看一眼当年的大航海时代,打通从欧洲到亚洲,绕过非洲好望角,甚至是全球环球航行的大航海时代,他们是怎么玩成的?那个时候又没有政府,说我给一笔投资20亿人民币还是多少亿日元,没有的,就是靠民间的那些细碎的,自发的创新完成的。

这些创新背后的底层至少有两个因素,那第一点呢就是这个社会,一定要发明一种绝佳的应对风险的制度安排,在大航海时代,那个时候的人很聪明,就搞出了所谓的有限责任公司的制度。我们今天对这个词当然很熟悉了,但在当时这是一个不得了的发明。

你想一个商人一船货出海,他面对的风险是如此之大,万一船翻了货丢了被海盗抢了,那这个商人就要承担无限的责任,因为债主就要找你要钱,你只能把自己的房子卖了田卖了,老婆孩子到街上流离失所,所以风险大到这个程度的时候,人们就不愿意去尝试创新。

而有限责任公司出现之后呢,第一风险变得可控,因为大家都是按照股东的出资额未承担这个风险,大不了这船货就赔掉也就赔到这个程度而已,不至于牵连我的其他家产。那第二点呢,就是巨大的风险分摊到无数的人当中,这样每一个人承担的风险相对就比较小。

所以我们再回头来看日本社会,所有的创新都是产生于一种应对风险的制度安排,而日本的制度安排呢它不是要应对风险,它是要把风险完全消除,所以在这个方面,日本的现行的制度和大航海时代的精神,是不一致。

那第二点这就更重要了,就是大航海是谁搞出来的?日本人,现在我们都知道,他最著称的就是他的人员素质特别高,可是问题是为什么这么多高素质的人,搞出一个停滞的经济呢?我们不妨从反面稍微想一想,那些野蛮人,那些没素质的人,他们对创新的价值又何在呢。

这又得说到大航海,大航海是谁完成的,它就是一帮没素质的人完成的。为啥,因为有素质的人不肯吃这个苦嘛,你想想那个时候的航海环境有多艰苦啊,在那个巨大的集装箱轮上还说当海员太辛苦了,太无聊了,更何况几百年前呢。

那个时候又不知道要走多久,没准儿一条命就要扔到海里,所以每一次船出发,其实大家都是视死如归的好不好!而且船上的空间相对比较小,而且因为不知道要走多久,所以尽可能把空间都堆上了什么食物、水、货物。留给人活动的空间其实非常之狭窄,那个滋味你自个儿想一想。

你以为那个时候有冰箱吗?尤其在热带航行的时候,食物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一定就变质了,甚至爬满了虫子,反正就这个爱吃不吃。而且船上空间那么小,一旦发生疫病,你连隔离的可能性都没有,所以经常一死就是一船人半船人这么死掉。

而且那个时候的医疗条件,远航最克服不了的,以前我们就讲过的叫坏血症,这个坏血症其实就是因为少了维生素,一直到1 8世纪才基本解决掉。你想想看那个时候从欧洲海港出发的船上,他一定不是富家公子白富美,而是那些流浪汉无业游民社会底层,囚徒甚至是逃犯。因为只有他们肯吃那个苦冒那个险,而这帮人为人类的那次大创新,付出来的代价也是很沉重的。

我看过一个数字,说荷兰东印度公司在那个阶段,从阿姆斯特丹港带走的人是70万人,可是最后有26万人抛尸海外,再也没有能够回来,而那些抵达目的地的人呢,他们在干什么当然是烧杀掳掠了,杀一个人够本杀俩就赚了,如果能抢点银子回来那就最好。

所以给很多东方 非洲的人 ,当地的感党,就是这帮欧洲的殖民者怎么这么坏啊,他当然坏了,这帮人在欧洲就是地痞流氓,更何况到了番邦外国。所以1 9世纪有一个作家就写,说即使按照当时的道德水准和评判标准来看,这帮人的言行也是让人恶心的,但是没办法,创新就是要靠这样的人。

听到这儿你可能会反驳了,胖子我听出你的弦外之音了,你是不是想说低素质等于创新呢,但是你还千万不能不信一个邪,就是低素质的人是有可能搞出巨大的创新和社会繁荣的。

给大家举个例子,1980年的时候古巴的领导人卡斯特罗说,你美国人不是老指责我们社会主义国家,不让人民自由移民吗我自由一个给你看看,所以80年的时候他突然把海港一开放,走吧都去美国吧,尤其是社会底层什么精神病患妓女流浪汉,都去美国吧。

那一年走了1 5万人,这是世界历史上有史以来一次最大的非军事的渡海行动,那这1 5万人去了美国去哪儿呢?就是对面最近的那个港口叫迈阿密,当然迈阿密这个地方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之前,其实就是个小渔村,后来因为古巴革命去了一帮人,1980年又去了十几万人,后来卡斯特罗又开放过一次港口,又去了几万人。

那你说这帮人他去的时候,肯定身无分文是一帮赤贫者,而且卡斯特罗他会把专家学者教授给派过去吗?他当然不会了都是社会底层,甚至是没有受过教育的人,是一帮粗鲁的人,可是今天的迈阿密是怎么样一个城市呢?

我告诉你,迈阿密是全世界除了东京之外,最大的都市区,迈阿密是除了纽约之外,美国最重要的金融中心,迈阿密是整个中南美洲所有的国际大企业的总部所在,迈阿密机场是美国最大的货运机场,迈阿密机场是美国最大的货运机场 。说白了,如果除掉像什么华盛顿纽约这些城市,整个拉美迈阿密就是首都。

那这个繁荣是怎么创造出来的呢?其实就是靠当年古巴的这一批流氓地痞,精神病患者,妓女和无家可归的人创造出来的。我去过迈阿密去坐过邮轮,那个城市确实英语不大奏效,基本上满街讲的都是西班牙语,而且房价特别之贵市容非常的整洁美好,就是这样的一个奇迹你就别不信这个邪,低素质的人是有可能创造罕见的繁荣的。

其实我们再回到这个词,啥叫低素质,所谓的高素质无非是这么几样,你学历比较高,你受过教育,你举止比较文明,你比较会关爱他人,道德比较高尚。而所谓的低素质的人,不就是没文化没礼貌就是这些东西,可问题是在创新这件事情上,它可不见得一定说有文化 懂礼貌 知礼节这些人他就会搞创新,创新这种素质,它是用任何外在标准衡量不出来的,是学校培养不出来的。

比如说我老家安徽芜湖,当年那个著名的傻子瓜子年广久,这人有什么素质啊,但是他就敢干,他就在那个特定的时代他能出来对吧。

其实我们在人类历史上可以找好多好多的例子,比如说我们就拿美国人来说,比如说爱迪生他小时候只上过三年学,他的小学老师认为他是个弱智儿童,但是他临死的时候被证明,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明家之一。

再比如说福特汽车的创始人亨利?福特,他们家是爱尔兰移民的后裔,要知道在美国很多白人社会里面,爱尔兰人的地位还不如黑人,洛克菲勒的爸爸叫大个子比尔,这是他的一个外号这人是靠卖野药为生的,说白了他出生于一个底层的骗子家庭。

再比如说那个著名的大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他的父母是东欧犹太人的移民,到美国的时候是身无分文,是最底层最底层的工人,而他们只用了一代人的时间,就出现了像弗里德曼这样的世界级的大学者。

说一个更大家熟悉的例子吧,就是乔布斯,乔布斯其实是一个中东移民的后代,而且从小就被抛弃了,所以你看低素质家庭低素质的教育,未必出不了人杰。那反过来说为什么那些高素质的人,他往往成不了创新的领头人呢?

这个真的是不怪他们,我们中国人受的教育经常会讲,这些人因为衣食饱暖,所以他们经常没有勇气,我觉得这个是错怪他们了,为什么,因为每一个人都生活在具体的处境当中 ,当存量过大的时候,创新本身就是在逻辑上不可能的事情。

比如说我曾经讲过一个例子 ,当年中移动的董事长叫王建宙,跑到美国去跟谷歌的CEO施密特两个人有一次对谈,他说施密特给我一个建议,说我们中移动能不能把电话费全给大家免了,说我们中移动能不能把电话费全给大家,然后提供各种各样的增值服务,这是最符合互联网企业运营经验的一条道路,王建宙说,我知道这条路对,但是我不能干,为啥?一年中移动那是数以百亿计的收入,你说不要就不要,你对国家负责吗,你对股东负责吗?

再比如说很多人指责说微软不创新,现在让谷歌这样的公司赶过去了,是,微软如果都像现在互联网公司那样,把所有的软件免费,然后争取下一个发展台阶,这条路在道理上是存在的,但是在现实上昵,意味着微软每年要放弃数百亿美金的收入,它做得出来吗?

任何职业经理人如果他胆敢拿股东的钱,拿公司当年的营收额做这样的放手一搏,我可以说这个人一定是个混蛋,一定不可信任,股东一定要把他开除。所以有存量的时候那些高素质的人他是不可能搞创新的。

所以回头来我们再看一眼创新这个词,正本清源地讲,创新实际上是一个双层结构。第一要靠那些没素质的野蛮人,拼命去闯拼命去冲,为什么,用一句正式的术语来讲,他们的机会成本比较低。

就像马克思他老人家讲的,无产阶级没什么可失去的,要失去的只是锁链,所以试一试有什么不好呢?虽然我们知道在这样的创新当中,大量的创新是不靠谱的,是不会有收获的,但是这些人当他们大量的人消失在历史深处,他们的创新没有成功没有人知道,我们知道的都是我前面讲的那一溜人名,像弗里德曼这样的人,他肯定是九牛一毛嘛,而且这样的人是无法从芸芸众生当中,预先教育预先识别出来的。

给大家打一个比方,一颗高尔夫球飞出去一定会砸到一片草上,你能用什么的科学方法,把这棵草给它测算和识别出来呢,实际上没有方法为什么,因为有巨大的不确定性,创新当中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不是说有没素质的人创新就一定会发生。比如说今天非洲的那个索马里,到处都是没素质的人甚至是海盗,他也没搞出什么创新,每年海盗抢的那些钱,如果正经做生意的话,没准儿一次贸易就能够挣回来,但是今天它仍然是一个失败的国家。

所以创新一定要有第二步,就像当年大航海,刚开始是什么葡萄牙人西班牙人,没素质的人在前面冲,后来你看到了荷兰人的时候,生意人他的素质就高得多了,再后来真正把全球形成一个大的整体的是谁啊?是英国人而英国人的素质相对来说就要高得多。

在这儿给大家讲一个概念,其实创新有两种,第一种叫从零到一,最近还有一本这个书名的书,真正的大创新往往就是从零到一的过程,就是这一类东西世界上原未就没有,所以这类的创新就得靠我们刚才讲的野蛮人,去冲去试去靠大量的失败当中,最后硕果仅存形成从零到一的创新。

但问题是紧接着呢,就必须要接上一种叫从一到N的创新,哥伦布就是一个素质很低的人,但是人家有勇气有执着的精神,所以他就完成了从零到一的过程,发现了美洲新大陆,要把这个地方建设成一个美丽富饶的国家,那就一直等到美国国父的那一代人出现,就是华盛顿富兰克林那一代人。

因为这些有素质的人他们才可以在一的基础上,进行持续地添砖加瓦,可以调动人类所有的知识和经验的存量,来扑上去搞建设。这个时候什么周密的计划事先的设计,持续地改进 及时地调整顺畅地沟通,这都得有素质的人去干。

所以今天我们并不是讲素质低和素质高,谁重要谁牛,我们只想说,这是一个创新总进程的两个不可或缺的阶段,我们现在人类又在面对一次大航海时代的机会,就是所谓的I T革命,那这一次大航海。

和几百年前的那一次比有区别吗,有首先不需要靠死人未完成创新,死公司就可以了那么多创业者,那么多创新公司靠死公司,自然就能够探寻创新的方向,再有呢谁流血啊,不是靠人而是那些资本。

所以人类在对抗风险上,又有了一个巨大的制度创新,就是现在看到的那么多的风险投资。虽然有这么一个重大的区别,但是有一个底层的东西从未也没有变过,那就是靠那些敢想敢干机会成本特别低,表面看起来可能素质比较低的人,用自己的拼搏精神和机会成本去大量地试错,然后找出一个可能的创新方向,然后有素质的人再扑上去。

人类搞创新自古至今这个过程从未没有变过,我们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话题,就是有一个小小的野心,要把过去几百年的现代化过程当中,颠倒过去的世界再颠倒回来,让大家看到这个世界真正的底牌。

我们在谈论像经济繁荣这些词汇的时候,往往看到的是数字是货物是景观是城市,但是我们忘了这个世界真正的本源是什么?是人如果从人的视角我们再看经济,有些似乎是天大的难解之谜也就获得了答案。

就像我们今天一开始引的那个头子,日本的经济为什么停滞,我们就会得到一个全新的答案,不是什么央行的政策不对头,不是刺激政策不到位,而是日本人出了重大的问题,日本社会实在是太温情了,它的社会实在是太成熟了,成熟到了一点点不文明的东西野蛮的东西,那些动物精神的东西完全丧失掉了,这个病可就太难治了。

因为如果要破除邪恶破除野蛮,靠时间靠理性靠教育就能做得到,可是当一个社会的病是因为太理性太文明,那这个病你说可怎么治,所以很多人在问日本经济怎么打破停滞,答案是没有答案,那只能等待一些难得的历史契机。

举个例子讲,日本政府突然想明白了,开放国门欢迎全世界的移民到日本来发展,那这些人就会重新激活日本社会,可是这个好像太难了,因为日本本来就人多地少本来就已经很挤,而且它那个单一民族的排外传统又非常之发达,那就还有一个机会就是等待一场世界大战,把日本打得满目疮痍所有的人没有了存量。

大家再回到野蛮人的路子上去,来重新建设这个国家,因为所有有财富的人发现自己再一次家徒四壁,那你说这样的历史契机日本人愿意走吗?或者说这样的幸运或者不幸运,能够降临到日本人头上吗那就真的是天知道了。

那节目的最后,我们再说一件,我们中国人关心的事就是香港,香港这两年经济好像也陷入了停滞,那个日本发生的情况在香港身上,又再一次重演,那到底应该怎么办呢?很多香港人都说什么大陆的竞争,各种各样的政策安排不好等等,甚至在2014年的时候,又出现非常强烈的对大陆人的反感的心理,从情绪上来讲不是不可以理解。

但是香港很多人忘了去反思一件事情,就是过去香港的繁荣它是怎么来的呢,我们都知道鸦片战争香港开埠成为殖民地,可是要知道原来在那一百多年里面,香港没有发展起来,它仅仅是一个中等城市对吧。在中国解放前香港是什么地方,它在发展水平上肯定不如广州,那就别提上海了它仅仅是一个中等城市。

香港经济真正发展起来,其实是1949年之后的事情,先是建国的时候去了一批难民,然后陆陆续续又去了一批逃港者就是那些偷渡者,香港政府当时对这些偷渡者也算是睁一眼闭一眼,只要脚踏上香港的土地基本就算是香港人。

可是要知道那个阶段,有一个阶段香港前一百名的富豪当中,有四十个人都是这些逃港者,他们什么特点就是上岸的时候身无分文,就是有一颗要发财要立足的心,他其实就是我们前面讲的那一批野蛮人,或者说是低素质的人,正是他们造就了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香港的繁荣。

要知道,那个时候香港经济发展的条件远远不如今天,首先北边祖国意识形态不同,然后周边亚洲四处都是战火,越南船民的问题到今天也没有彻底解决,很多人对香港的那个时代的发展是没有信心的,稍有风吹草动就跑了,跟今天怎么比。

今天首先祖国大陆各种支持对吧,然后周边又是安定繁荣的一个周边环境,但是香港经济却陷入了停滞请问为啥,香港政府无能吗?很多经济的刺激措施他们也在想,比如搞什么数码港计划 ,跟日本人搞搜索引擎是一回事,但是你会发现都不奏效为啥?

还是要回到我们今天讲的这个人的角度。你会发现它现在至少有两大问题,第一它变成了一个在人口上封闭的社会,因为香港随着经济发展,它开始搞福利社会开始给老百姓派糖,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坏事。

但是既然你派福利那就不能见人就发吧,上岸就算香港人那肯定不行,它得把自己人和外地人给区分出来。你看香港现在的在籍人口和常住人口,这两个数字是差不多的都是700多万,你再看中国大陆,什么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些地方,恨不得常住人口是在籍人口的一倍两倍之多。

当然它带来了一些负面的效果,比如说不公平等等那是另外一句话,如果对于经济繁荣而言,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又没有什么户口,除了靠自己的双手去拼搏一个前程,什么都指望不上的人 ,如果一个社会缺了这些人,你觉得它还会有活力吗?那香港的第二个问题呢,就是它变成了一个文明雅致的社会。

其实我觉得它就是个污点,一个信奉自由市场经济的自由港,居然禁止大陆人去买奶粉,而且买多了还要去坐牢你这不是开玩笑吗,本来大陆缺这种进口的优质的奶粉,这是香港人做生意的一个巨大的好机会好不好!其实就是嫌弃大陆人嘛,觉得太野蛮嘛,当街让孩子撒尿等等这些事,在香港社会经常引发轩然大波,这就是我们前面分析的那种日本病。

当一个社会足够老熟,足够文明之后你就很难在雅致和粗俗之间,去构建一个可以促进繁荣的精妙的平衡点了,香港正在失去这个平衡点。

就在我们策划这期节目的过程当中,本期节目的策划人李子暘,就是跑到南极去玩的那位,他就把自己的书房建在了北京的一个城中村里面,你想那周围什么环境,卫生条件也不好周边全是外地人,素质也不会太高,但是李子锡觉得,就从书房里看见外面的这个世界。

他恰恰觉得这是一个极端有活力的世界,那里面的人没准儿发了财,然后搬到城里更高档的小区,把父母老婆孩子接到北京未,这就算成功,还有的人呢,可能不太顺利,那换一个城市再打拼几年再去撞撞运气,总而言之那个地方充满了一种捞世界,是北京的一种氛围。

所以李子暘先生跟我讲,他说我从书房里看出去,我觉得这个世界太有活力了,你看这就是观察世界的另外一个视角,很多北京本地人,尤其有个户口本不得了了,天天看外地人不顺眼。所以我一直在讲中国的未来,我个人有坚定的信心,中国在未来的30年,经济一定会好到各位不相信的程度。

那为啥,我的信心从哪儿来,因为在中国有大量的很多高素质的人看不起的人,他们破衣烂衫,他们眼中冒着那种贪婪的眼神。但是没有关系,我心里知道,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的生活的每一点改进,都是这个国家经济的新边疆,他们眼中的每一丝向往财富的眼神,都是这个国家活力的来源。

最后我们还是推荐一下这套书《光荣与梦想》,在《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的商店里,独家销售的版本,在这本书里你可以看到一个乱七八糟,一个底层社会的小人物,在历史的舞台上拼命表演的美国,读懂了这个时代的美国,我们再回看今天的中国,我们就会知道为什么这个国家有希望。



上一篇:罗辑思维:中国从哪里来 109
下一篇:罗辑思维:大清帝国的生死时速 1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逻辑思维|     

GMT+8, 2019-8-23 23:22 , Processed in 0.140626 second(s), 39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