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853|回复: 0

罗辑思维:谁杀死了秦帝国 119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186
发表于 2015-11-27 16:4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uojisw 于 2015-11-27 18:17 编辑

罗辑思维:谁杀死了秦帝国 119


感谢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很多人在说,罗胖的《罗辑思维》节目不过就是个卖书的节目嘛。你说对了,挣钱最光荣,这一直是我们的价值观,只要合法。我们曾经讲过一起节目,卖得就是这本书叫《秦谜》,它的作者是著名的历史学家李开元先生。这本书是把秦朝统一全国的历史,当做一个破案小说来写,写得精彩绝伦,现在还在我们个微信公众号里独家销售。

那今天我们拿出来了一本书,你看长得差不多,就有一个字不一样,叫《秦殇》。顾名思义,写的是秦国统一六国之后,建成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中央集权的大帝国之后,它怎么就会像烟花一样,突然绽放在夜空,那么璀璨,然后又迅速地归于黑暗呢?这本书的作者不是历史学家,而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个通俗写史的作者叫潇水。他还有很多书,我们正在紧锣密鼓地制作,过一段时间给大家奉上。

今天我们讲的就是秦殇,这段历史发生的时间是从公元前221年,到公元前202年。你屈指一算只有19年,可是这19年历史的那个浓度,真是浓到化不开,至少有三台戏在同一个舞台上演出。第一台戏秦国统一全国,然后从生到死。那第二个就是西楚霸王项羽,虽然他没有当上过皇帝,但是在那个短暂的历史瞬间,他也曾经是台上当仁不让的主角。第三个人当然就是刘邦,后来创立了汉朝。这三个人是轮番崛起,你方唱罢我登场。就有点像我们今天上市公司,在同一个市场前后这么短的时间,分别建立了三家公司都上市,都成功。当然后来有两家业绩不好,退市了,剩下来一家站住了脚。

所以这一段19年的历史,就有助于我们理解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当他获得了一种空前成功之后,往往都是要巩固这种成功。可问题是,为什么有的方案会失败,有的方案会成功?所以让我们回到公元前221年的那个历史场景,第一家上市公司秦帝国。秦始皇这份事业,他的意义大得吓人。你去想想,整个人类历史上,完成类似功业的人没几个,一个是亚历山大,第二个古罗马帝国,第三蒙古帝国,第四就是秦帝国。这种功业叫什么,叫征服所有的已知地带,就是除了我不知道的那些蛮夷之地,我没兴趣之外,我有兴趣的全部都掳到自己的家里来,就是这样的功业。所以后来什么拿破仑,希特勒那些事,别说没干成,就是干成了,跟刚才我讲的这四位也是没有办法比。

那秦帝国牛到什么程度?就是比前面我刚才说到那三家,什么蒙古、古罗马、亚历山大帝国还要牛。牛到什么程度?就是我不必巩固。因为你们把一些陌生的地盘打下来,你们就愁啊,这么大的地方,这么陌生的文明和历史,怎么治理啊?治来治去,往往都是一个特别Low的办法。就是把自己相信的人,儿子、功臣封到各个地方,所以往往几代之后,甚至只有一代之后,马上分崩离析。你看,拿破仑把欧洲很多地方打下来也是这样,把自己的儿子、兄弟到处分封为王,对吧。那个亚历山大其实干的也是这个事,把自己的一些大将分封出去,蒙古帝国就更是这样。而唯独秦帝国它在统一之后,征服了所有的已知世界之后,他想的不是这个事,为啥?因为他觉得没必要巩固。秦国就像一根擀面杖,所有的山东六国是已经被他搓揉了一百多年了。虎狼之秦的名号可是在战国时期,甚至更早的春秋时期就已经成型。所以秦始皇仅仅用了九年,就把天下打下来之后。秦国的军事力量是一家独大的,说白了,整个国家就是一个面团,我想怎么揉你就怎么揉你。

所以对于创始人秦始皇来讲,好像没有必要巩固什么吧。我实力实在太强大了,可以直接从革命战争时期过渡到建设时期,利用上市公司的这个平台做更大的事业,提供更大的价值,所以你看他干了什么?一旦统一全国之后,马上搞文化建设,什么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那紧接着总要搞一点房地产了,所以在首都咸阳附近,先搞了一个阿房宫,然后搞了自己的骊山陵墓。你看,从生到死,两项大的房地产工程。可是这样的工程伟大,只有咸阳人民能看见,那其他全国人民怎么办呢?也得让他们看点东西啊,于是就修建驰道。什么叫驰道?其实就是当时的高速公路,那个路修得真的是非常阔绰,五十米宽,一层一层的夯土,给它垫实,旁边修上大树。这样的驰道修了多少呢?九条,最长的一条是从咸阳,一直修到了今天内蒙古的包头。在那个时代这个工程实在是太浩大了,那你说有什么用呢?除了让其他国家人民看一看之外,运兵快啊。六国哪家不服?我迅速地秦国的虎狼之师就可以直扑过去,然后干灭你。所以后来驰道在秦末农民战争当中,也确实起到了作用。你看,陈胜吴广起义之后,用了一两个月时间就打到了咸阳旁边。后来又失败了,用一两个月时间又打回了老家。所以这个运兵的速度,兵力投送的那个效率大幅度地提升。

可是这些工程得需要人啊,那当时动员了多少人呢?首先阿房宫和骊山陵墓工程,大概是70万人。然后修驰道,是150万人。然后还有北方防备匈奴,修长城那些人,大概是80万人。可是要知道,80万人,150万人和70万人在工地上忙活,按照当时的水平,至少有五个人为一个人运粮服务。所以总体测算下来,当时至少征发了1700万人,这是什么概念?当时秦国全国的人口大概是4000万人,我们就打算一半男一半女,2000万男丁,被征发了1700万人,就是这样一个动员的深度。那你说这个动员,它怎么会有这个本事呢?你看,这就是秦国人那一整套制度带来的好处。以前我们讲商鞅变法的时候,都给大家大致交代过,它对民间的那个控制,已经到了直抵个人的程度。

要知道在那个时代,我们看同时期的其他文明,对国家的统治,它顶多就是统治自己的下一层,然后下一层再去统治下一层。能够从中央直达个人,这种统治方法,那可是高科技。在当时那个时代,只有秦朝掌握了,那什么办法呢?说白了,就是编户齐民。就是把每一个人口,每一粒粮食,每一寸土地,都登记造册。那个时候可没有纸,是得用刀费劲地刻在竹简上。但就是这样,还建立了一个遍及全国的大数据系统,然后通过各个层级的公务员对它进行处理和运算,然后上传到云端。云在哪儿?首都咸阳。所以秦始皇虽然在咸阳,但是他对全国的家底心里非常之清楚,可以自由地调拨全国的资源,去完成自己的梦想。

给大家举个例子,比如说汉高祖刘邦一家。他是住在安徽沛县,原来属于楚国,秦国灭掉楚国之后,刘邦一家迅速地就被纳入到这个编户齐民的系统。所以刘邦年轻的时候,是被征发到咸阳打工的。他看见那么伟大的建筑,又看见秦始皇,心里觉得好羡慕。当时讲了一句话说“大丈夫当如是也”。所以秦国它统一全国,那是一种技术上的胜利,其他国家没有这套统治技术,我的效率高得惊人。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一个现象没有,秦末农民战争,所有的史料记录都在强调秦国的残暴。可是你要注意,它可没有关于饥民的记载,就是没有导致饥荒,没有人说我饿的实在不行了,所以我造反。都是因为我赶不到什么地方,我触犯了法律要掉脑袋,所以我造反。所以可见这个效率有多高,那么深度的动员,居然没有人挨饿,至少历史是没有记载。

再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就是这套技术系统有多牛。刘邦后来不是打到了咸阳吗?他大老粗,手下一帮人也不懂什么,到处找女人,找金银财宝。只有一个明白人,这个人就是原来秦朝的底层公务员就是著名的萧何,月下追韩信那位。他当时作为一个公务员,是知道一套技术系统的厉害。所以他一进咸阳之后,不去找女人,不去找金银财宝,他一头钻进了丞相府,把当时那个云服务器里边的所有只要刻在竹简上的东西,全部接管。什么律令、图文、版籍,就这些东西全部接管。所以《史记》上后来讲,刘邦之所以打得过项羽,跟萧何这个动作是密切相关的。你想想看,刘邦对全国的所有资源心里有数,哪个地方多少人口,有什么样的资源,有什么样的特产,地形怎么样,军事地图我手里全有。项羽两眼一抹黑,你说怎么打?那几乎是一场现代人对古代人的不对称战争。所以萧何的这个动作是非常有价值的。

从另外一个侧面也说明,秦国当时的统治技术已经高明到什么程度?说了半天,大家熟悉我们节目的人都知道,我们夸它就是为了灭它。那后来你咋不行了呢?后代的历史学家对于秦朝灭亡的解释,通常集中在两点:第一,你太残暴,第二,你太贪婪了嘛,你把六国的资源,老百姓用于活命的最后资源全部搜刮走,大家只能造反。这也符合我们的常识,所以你看,著名的《阿房宫赋》里面就写到“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当然这是后世儒生的理解,儒生嘛,他们的政治理想从来都是这样,说统治者你一定要仁义,对老百姓要好,不要过度地搜刮,给老百姓留活路,所以他们得出这样的结论并不奇怪。

但是你要知道,这样的结论其实不太有力量,为啥?因为秦在统一全国之前,那个战争的烈度是多大?那个在秦国本土的动员深度其实要更大。比如说跟赵国打长平之战的时候,一次坑杀了赵国40万人。可是你知道,秦国也是内伤,伤人八百,自损一千,它把河东所有的15岁以上的男子,全部征发到战场上去,可是也没看见有陈胜吴广啊。为什么在统一全国之后,大规模的战争已经消失之后,即使搞了很多房地产工程,但是却引发了陈胜吴广的大泽乡起义呢?你不觉得这当中还有一层逻辑需要解释吗?这就是我们今天试图要做的,给大家一个解释,那秦帝国是怎么死的?它不是因为贪婪死的,它是因为太大而死的。说白了,就回到了那个著名的王熙凤难题,叫大有大的难处,这是《红楼梦》里面著名的句子。大有大的难处,因为你统一六国之后,就相当于今天一个公司上市,可是你上市的过程可是造概念造出来的,你是并购了大量的其他公司,然后被证监会同意IPO了。你对待那些被并购的公司,你是用什么样的方法?

秦国对自己的制度是有充分自信的,因为在秦国总部已经试点成功了,为什么不可以推广全国呢?事实证明它就是最有效率的一套制度。原来他们被并购的那些分公司的总经理,你们搞的那一套事实证明不灵,所以你们一边去,我把官员直接从总部派到各地,派到各个分公司去当总经理。所以这就是历史上的郡县制,然后再把总部实验成功的那些制度再推行下去,相当于总部有一个强大的人力资源部,把什么KPI考核,什么薪酬制度推广到其他分公司。只要按我这一套路,保你又变成一个强大的地方。这个国家,秦国只是七国之一,这个国家的总国力就变得秦国乘以七了。所以秦始皇为什么有那么大的信心,到处修各种房地产工程?因为他相信,用这种方法凝结起来的国力,是足够干这些事情的。但问题是,秦始皇千算万算,也漏算了好几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对于那些新并购的分公司,他们内部的复杂的人际关系,他漏算了。你看原来的分公司的总经理,他是被你干掉了,可是很多中层干部都是他一手带起来的,相互之间有一份香火之情,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六国虽然在军事上已经被你打趴下了,那些王,那些贵族要不死了,要不给你弄到咸阳去了。但是每一个六国的原住民心里其实想的,我是楚国人,我是齐国人。因为时间太短,他是同一代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你想消除掉他对原来国家的那个情感认同,太难了。当然你秦始皇有军事实力的时候,镇得住的时候,大家也不敢说什么。可是整个国家万一风吹草动,这种情感联络的力量就会呈现出来。比如说陈胜吴广起义,他手下有一个大将叫周市,这个人是楚国人。他带兵也打到了原来六国当中魏国的那个故地,他就要当魏王,他有这个想法,但是他敢吗?他不敢。最后没办法,只能怎么样?在民间把原来魏王的一个公子叫魏咎给找出来,扶上王位,然后这个周市只敢自己当一个丞相。

项羽那儿也是这个问题,项羽其实根正苗红,是楚国的贵族了吧,他爷爷是项燕,但是怎样?他想当王的时候,他旁边有一个老师叫范增,鸿门宴上大家知道这个老头很厉害的。他就阻止了,说你不能当这个王,你得把原来楚王的那个嫡系子孙给找出来。找来找去,找出来个谁呢?是楚怀王的孙子叫熊心,楚王家族姓熊,熊心这个毛孩子在干嘛呢?在农村里放羊呢。就这么一个放羊的小孩,那个时候也没有亲子鉴定,到底是不是楚怀王的嫡系子孙,其实也不知道。但是没办法,人家熊家才是楚国正根的王,你项羽要想在楚国动员民力,你还真缺不了这杆大旗,尤其是楚怀王。楚怀王大家知道,就是屈原老觉得很哀怨的那个王,不要去秦国,我对你很忠诚,你怎么看不起我,写《离骚》,就是跟这个楚怀王讲的。后来这个楚怀王到秦国,后来没让他回来。所以楚怀王是秦楚仇恨的一个重要的标志性人物,所以把他的孙子扶上台,项羽的军事力量才有了一些正当性。

所以你看,这个情感力量很重要,秦始皇这股力量他没有办法把它干掉。而更要命的是,秦国亲手在这个自己新组建的系统当中,培养了自己的掘墓人,谁呀?就是那些基层的公务员。因为你想,秦国总部派人来当县官,当分公司的总经理,你只能派一个人,你总不能连中层干部也派吧。那这些人怎么产生?一定是在当地产生,而且是当地的那些世家大族。他们有威望,有号召力,还有一些文化和行政经验,你只能靠他们。可是这些人心里想,我这个仕途上面有天花板的,我不是秦国人,我又升不上去。而且我的情感认同又是针对当地,而不是那个千里之外的咸阳。所以一旦当地豪强崛起的时候,这个就是陈胜吴广之后的一个全国性的普遍现象,就是底层的公务员配合造反的豪强,杀秦国派来的县官。比如说刘邦手下那个著名的丞相萧何,就是刘邦老家沛县的底层公务员。还有继任汉朝丞相的那个曹参,有一句成语不是叫萧规曹随吗?这两个人都是沛县的底层公务员,结果都去帮刘邦去造人家秦国的反。这是秦始皇亲手放出来的一个魔鬼,当地认同仍然强于全国性的认同。

那秦始皇漏算的第二点呢?是没搞明白原来六国的那些贵族王族的真正作用。表面上他们很无能,因为他们发明不了一套制度跟你秦国竞争。可是很多他们当地的那些问题,是他们在处理,而且是长久以来积累了一套低成本的处理方法。比如说赵国和燕国,虽然打败打不过你秦国,可是北方匈奴的边患可是他们死死地扛住的。比如说赵国的著名的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就是为了防备匈奴。现在整个国家机器被你秦国接管了,你来啊,原来我处理的问题你来处理啊。你想,原来赵国的那些北方边境的,当地的老百姓还是官员,对付匈奴那是有一整套办法的。好,现在官员没了,赵国的那些贵族也没了,你来处理。你处理不了,你没有相关的知识,你只好用笨办法,蛮力气。所以你看,秦国原来在灭六国的时候,有两支重要的军事力量,一个是王翦王贲父子,一个是蒙武蒙恬父子。现在怎么办?你只好把他们和他们的直属部队,一直派到北方去抵抗匈奴。而且加上修长城,长城本质上也是为了防范匈奴,对吧,一共加起来80万人,这可都是秦国的主力军。再看南边,秦国原来跟南方的什么百越、南蛮作战,它也有一套低成本的方法。你作为一个外来人秦国人,现在归你处理了,你处理看看。所以秦国人只好再用蛮办法,派了50万大军南征,北边80万,南边50万,加起来可就是130万的主力部队远在边关。那请问,你内地当地城防有什么力量来承当呢?怎么看得住那蠢蠢欲动的六国呢?

当然秦始皇也有自己的算计,他把六国原来府库里的武器全部运到了咸阳,化成了铁水,铸成了十二个金人,就是铁人。秦始皇说,你没有武器,你还跟我来什么劲,你还打什么仗?但是你也漏算了,民间有武器,至少老百姓一家一户还有一把菜刀吧,那玩意儿抡圆了也能上战场。更何况,实在把老百姓逼急了,木棍削尖了,也不是不能当武器。所以后来陈胜吴广起义之后,全国大乱,攻下秦国管辖的那些县城,简直就势如破竹,动不动就攻下县城,杀掉县官。继续往西打,一个多月就打到了咸阳城下。所以你想,它内地已经空虚到了什么程度!我们复盘的时候,清晰地能够看到这个规律,就是当你原来那么大的军事力量,你用高成本去处理原来本地化的问题的时候,你的成本你负担不了。这也是我们讲,为什么秦国是死于大有大的难处?这是第二个原因。

那秦始皇漏算的第三点,是你原来的那套制度,你觉得很好,很有自信。可是一旦在全国推广,它能不能起到原来的作用?这可不一定。物理学上有一个常识,就是一个系统之内,一个参数如果大到一定程度的话,这个系统会崩溃的。秦始皇熟悉的那套制度,原来仅仅在秦国这个小地方运行它有效。比如说你征发一个民夫到边关戍守,在秦国那么个小地方,从老家走到边关,三天可能就够了。可是当你把这套制度推广到全国的时候,会出问题的。比如说陈胜吴广为什么造反?因为他们是安徽的农民,你把他征发到北京,当时的渔阳,那要走多远的距离啊,那要走多少天?这当中的不确定性就被充分地放大。可是你原来的法律制度没有改,你一直规定谁失期就当斩,就是按照规定的日子你没走到,我就杀你的头。按说这只是一个吓唬你的法律,可是当他面对这么大的不确定性,几乎人人都要被你杀。所以陈胜吴广只好揭竿而起。

你看,这就是制度没有根据它的管制的市场的规模随时变化而产生的一个结果,而这样的事情可不是一个孤例。刘邦为什么要造反?他是亭长,底层公务员,带领一帮征发的民夫向边关走,没走到,也是失期当斩。那怎么办?只好大家逃亡。刘邦说,你们都去吧,我一个人顶着这个雷,大家说,我们也不走,我们也没地儿去,跟你一起当强盗吧。于是在芒砀山落草为寇,然后才有汉高祖斩白蛇起义。这后面这一大套故事,这些人是因为你制度的僵化而走到你对立面的。所以后来很多史学家批评秦朝残暴,其实哪里是残暴,它就是制度不能与时俱进的一个结果。其实回到原来秦国那个小地盘里看,它有些制度还挺人性化的。你比如说它征发民夫,往往是从23岁开始。按照当时人的观念,20岁男子成丁,就是成为可以为国家负担义务的人。但是为什么20岁成丁,23岁才征发他呢?因为当时有一个观念,叫“三年之耕,而有一年之蓄”。什么意思?就是一个男子耕作三年,存的余粮可以多吃一年。所以你看,20岁你成丁,你自己种粮食,你攒粮食,攒到23岁的时候。你看,你已经有一年的余粮,这个时候你为国家服务。你看,它考虑得挺周到啊。

再比如说,它征发的人都是国家颁给你土地,你是中产阶级,你家里是有老婆,有孩子,有房有地的人,对吧。你为国家打仗,然后国家赏给你什么爵位、赏赐、土地,你家里有老婆,你肯定就不容易造反。可是当你管理全国那么大的地盘的时候,当你的成本支出你已经无法负担的时候,它就要多征发人。结果就征发什么人?叫闾左,陈胜吴广就是闾左,闾左是什么?就是在门口左边住着的那些人。什么人?穷人,无产阶级。无产阶级你把他搞急了,他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他就跟你玩儿命,所以闾左之人是不能征发的。但是当你的地盘大到一定程度,成本负担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就必然会走上这一步。所以秦帝国是怎么死的?它不是因为残暴而被害死的,它是因为自己从一个瘦子变成一个胖子,活活地把自己撑死的。

《罗辑思维》继续卖书,今天卖的是这本《秦殇》,副标题是谁杀死了秦帝国。短短19年时间,一个舞台上,轮番上演三幕大戏,三个主角轮番登场,好精彩。那请问,谁杀死了秦帝国呢?其实不是谁杀的,是它自个儿撑死的。你就这么小一个胃,吃得太多,最后只能全部吐出来,而且会危及生命。秦始皇对自己的制度是充满了自信,可是他忘了一个前提,这个制度运转正常,是以空间比较狭小,人口比较稀少为前提的。一旦复制到全国,这么大的人口,这么广阔的地域面前,这套制度玩不转。所以就分崩离析,好可惜。公元前221年刚刚全国统一,到了公元前210年,前后也就11年。秦始皇就死了,那最后能够拢得住这套制度的人撒手西归之后,这套制度就该完蛋了。所以从第二年就是公元前209年开始,陈胜吴广起义,秦王朝的灭亡就拉开了序幕。我们小时候读历史的时候总觉得,说时迟那时快,那不就是一会儿的功夫吗?遍地烽烟,然后乱打。先打出来一个项羽,然后又打出来一个刘邦。确实,公元前202年,只在七年之后,西汉王朝就建立了,就觉得这一段非常简单。

其实逻辑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首先你对陈胜吴广这一支力量,你可千万不能高看。陈胜吴广什么人?前面我们讲过,闾左之人。他没文化,也没家产,是,他急了他敢玩儿命。可是他打仗不行,他也没有相关的行政管理的经验。当然陈胜这个人并不是草包,他知道自个儿不行,所以我就当我的王,你们去冲锋陷阵。他找出来一个人叫周文,那这个周文是谁呢?他原来在战国末年有一个四公子楚国的春申君的门客,所以他也是个饱读兵书战策的人。而且他跟着项羽的爷爷项燕也打过仗,当过他的部将,所以这个时候他重出江湖。刘带领了陈胜裹挟来的几十万人马,打秦国。打秦国按说最难的是哪儿?就是函谷关,就是今天从洛阳到西安中间的那一段有一个关门。原来在战国的时候,山东六国多次合纵,拼凑部队,兵临函谷关,但是从来也没有把函谷关打下来过。

但是这个周文不一样啊,因为前面我们讲到,秦国内地兵力空虚,所以迅速地就攻下了函谷关,然后一直打到了咸阳附近。那这个时候秦朝的那个皇帝是谁啊?大家知道,秦二世胡亥,这个家伙也没什么本事,但是他知道谁能打呀?章邯能打。让章邯带队出击,没兵啊,带什么队。章邯说这么地吧,我们这儿还有点人,就是正在修秦始皇的骊山陵墓的那些囚徒和征发来的那些壮丁,就把这些人临时组织了20万人,发了武器就拖上了战场。那你说这帮不是乌合之众吗?你小瞧了秦国,什么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第一,这20万人他在工地上也是被组织好的,所以基层的组织并不缺失。第二,你到了秦国的老家,到了咸阳附近,它武器可不缺。你陈胜那几十万人可能就像我前面讲的,拿个木头就上战场了,所以从武器上你也没法比。第三,秦国人这个时候可是主场作战,保家卫国,一个部队里什么最宝贵?老兵最宝贵。他见过阵亡,所以心里不慌。我们表面上看,是临时拼凑的20万军队,都是骊山上的那些囚徒,临时征发来的壮丁。可是秦国本土的那些男丁,人人都是老兵,都是打过大仗的人。所以这些人往部队里一掺,那马上军心就稳了,士气就振作了。

而反观陈胜这边的部队呢?反而是乌合之众。当然最重要的因素是第四点,就是我们前面讲到的这个名将章邯。章邯这个人打仗有很多特点,比如说他特别重视后勤部队。你再反观周文那一边,你是用一个多月时间就一哄而入,你不可能有时间组织靠谱的后勤部队。更何况,你也没有大后方,所以这方面你首先就输了。

再比如说,章邯这个人特别善于围点打援。我们解放战争时期,我军就特别善于干这个。把一个点围住,你必然要来救,那我再抽出一支偏师,把你救援的部队给打掉。那章邯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他特别善于装怂,我不行,我按兵不动,你来打我。你有虚骄之气,然后我这边排兵布阵已经准备好,我再一个反击战,把你打败。所以这个周文一战之下,就大败溃输。九月份败了,到十二月份,章邯就领着秦国的这20万临时拼凑的部队,就一直打到了陈胜的老家,把陈胜给灭了,陈胜也死了。那按说这个故事是不是就结束了呢?也确实就差不多结束了。为什么?因为陈胜起兵之后,原来的山东六国纷纷复国。可是这个时候复国,你几乎没有什么基础嘛,所以几乎就是僵尸般的复国。除了楚国因为有项羽,所以算是一支靠谱的力量。其他什么赵国、魏国、齐国,也都复国,有一个样子,这种僵尸复活是不经打的嘛。

章邯灭掉了陈胜之后,当然就要接着灭刚刚复活的六国。而且这个时候秦王朝已经缓过神来了,原来国内空虚是因为主力部队,派到了北方防守匈奴,现在赶紧回撤吧。所以老王家,就是王翦的孙子,王贲的儿子,叫王离,这个人也是名将。就带领一部分北方的边防军,开始加入到国内战争当中来。你看王离和章邯之间就形成了很好的配合,章邯特别善于搞后勤,搞后勤去。人王离就带着几十万部队,就追着这六国打。打来打去,最后的决战就爆发在今天河北叫巨鹿的地方,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巨鹿之战。表面上诸侯联军还有10万人,可是这都是残兵败将,最后是被王离的40万大军,死死地围在巨鹿这个地方。但是这个时候舞台上突然蹦出来一个人,如果这个人不出现,那下一幕可能就是章邯王离这些人来表演了。

这个人就是项羽,后来著名的西楚霸王。项羽的爸爸叫项梁,本来跟章邯打仗的时候,已经被干死了,楚军事实上证明也不行。所以你就可以从这个细节看得出来,项羽的重要作用。这真是以一人之力扭转整个历史的乾坤,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著名的成语典故叫破釜沉舟。项羽带的人不多,历史记载不过五万人。面对40万围得像铁桶一样的巨鹿,就是秦军的包围大阵,这五万人冲杀上去,居然把王离给打败了。而且紧接着是乘胜追击,又遇到了章邯。章邯手里还有20万人,就是刚才我们说的拼凑出来的那20万刑徒壮丁那些人。章邯一看大势已去,算了吧,投降了。这就是历史的戏剧性所在,原来那个总体的优势是牢牢掌握在秦王朝手里的,可是就因为巨鹿之战这局部一败,结果满盘皆输。秦王朝算是把家底都给赔进去了,再也没有后备力量了。

可能你还记得,前面我们讲过,秦军还有一部分主力,50万人不是南征去了吗?这帮人为什么不回来救驾呀?它回不来了嘛,路途太遥远了。所以后来这帮人干脆在南边就割据称王,建立了一个叫南越国,不再掺和你中原的事情了。所以秦朝的皇帝在咸阳就剩下一个孤家寡人,这是第三任皇帝叫子婴。所以推翻这最后一张多米诺骨牌的人,就成了刘邦。刘邦没有实力,参加不了巨鹿大战,但是他可以大摇大摆,轻轻松松地从南边进入了关中。正好子婴一看大势已去,出城投降,所以秦朝至此灭亡。当然刘邦这个时候不行了,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鸿门宴。项羽就过来了,说一边去,你先进来你就为大,哪有那个事?滚。然后整个天下就落到了项羽手里,他成了舞台上的主角。

那请问,项羽怎么管理这个上市后的公司呢?这就得说到项羽这个人的性格,项羽这个人其实就是一个性情少年。小时候不好好读书,后来你说学武吧,学武也不好好学。那就问他,你要学啥呢?他说我要学为万人敌,就是吹牛逼的这么一个主儿。但是他们家是有血统的,前面我们讲,他爷爷叫项燕,他爹叫项梁,这都是楚国的贵族,带兵打仗的。楚国跟秦国那是多少年的国仇家恨,所以项羽从小就知道,我爷爷是被秦国人给弄死的。后来他又知道,我爹也是被秦国人弄死的,我们楚国就是被秦国灭掉的。作为一个性青少年,他对秦国是充满了仇恨。在历史上我们看到,项羽处理秦国,他有一种非常微妙的心态。表面上看全是仇恨,可是你把所有的事连起来看,你会发现除了仇恨,还有一种巨大的恐惧。

你看大概是这么几件事,第一件事,前面我们讲。章邯不是带着20万人向他投降了吗?挺好,投降了,我拿你们也没办法,这么地吧,全给埋了吧,生就把这20万人直接给坑杀。这20万人是什么人啊?我们前面讲过,是囚徒和民工,是从山东六国征发来的那些人,他们并不是土生土长的秦国人。所以你项羽为什么要用这么残暴的手段去对待他呢?你搞个甄别好不好,你把秦国人坑杀掉,我还能理解一点。你可能又会抬杠,说原来秦国不是把赵国的降卒40万,在长平之战之后也坑杀掉了吗?这叫一报还一报,这么谈问题就叫抬杠。因为秦国当时这么干,虽然手段很残暴,但是和它的战略目的是匹配的,它一定要把当时它的一个强敌赵国的国力给干下去,所以这么干可以理解。你项羽为什么要这么干呢?这是一个不可理解的地方。

第二个不可理解的地方,是子婴的下场。子婴是谁啊?就是秦朝的第三任君主。你看,始皇帝,二世皇帝胡亥,第三任就是这个子婴。子婴不是秦始皇的孩子,秦始皇的儿子让那个胡亥已经全部给杀光了。这个子婴其实是一个非常贤能的人,当年胡亥杀他兄弟的时候,他就老跑出来阻拦。后来他继位之后,他是被赵高扶上位的,他觉得赵高不是个好东西,马上就想办法诛杀了赵高。所以一看,这是个明白人,后来他也不能去做无谓的抵抗,直接出城投降了,投降给谁啊?刘邦。刘邦说好样的,我也不杀你,将来你还当秦国的国王。甚至这两人在一度的时候关系还处理得不错,经常还一起聊个天什么的,刘邦还很虚心地向他学习。可是等咸阳被项羽给接管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就把子婴给杀了。而且用的是当时最残暴的一种刑罚叫腰斩,就是秦王朝当年处置他们丞相李斯的那个刑罚,直接从中间砍两段。就算你对人家子婴不放心,怕秦国的力量死灰复燃,那能用一杯毒酒解决的问题,你为什么要搞得这么血腥?这是第二个不可理解的地方。

第三,他把咸阳一把火给烧了,一把大火烧了三个月。要知道,咸阳可是当时天下财富的中心,是最雄壮的建筑物的所在地。如果你要有心怀天下,将来想当皇帝,那你肯定要保护咸阳的基础设施啊。天下打下来了,财富属于你啊,你为什么要毁灭掉它,说到这儿,可能觉得项羽简直就是个疯子。确实,当时也有人这么看。有一个儒生叫韩生,就是老跟他说,说你将来当了皇帝,这咸阳你自己也得用啊,你烧它干什么呀。项羽不听,所以韩生背后就说他坏话,说这帮楚国人,尤其是这个项羽,叫沐猴而冠。就是找一个猴子,把它洗干净,戴上一个帽子,这就当个人,你们哪个是人啊?你就是个猴,是个畜生嘛。就说了这番话。项羽一听,说我是个猴,直接把这韩生抓来,扔到锅里给煮死了。所以桩桩件件都在说,项羽简直就是个禽兽。

但是我们在历史上可是知道,项羽是一个多情的男子,你看京剧舞台上现在还在演《霸王别姬》。你看,项羽最后在乌江自刎的时候那个理由,是无颜见江东父老。他分明是一个多情的男子,可是为什么在这些事件当中,体现得那么残暴呢?所以我们可以提出另外一个解释,他分明不是仇恨,他分明是对一种外星文明的恐惧,就是秦王朝这种文明方式。他从头到尾就觉得完全无法接受。什么皇帝?你整个的那套制度,只要是跟秦沾上关系的任何东西,我是一种神经质的条件反射式的反应,我赶紧给你清除掉,把你一点点的遗迹都要从这个地球上给你抹掉。他是这样的一个情绪,这个情绪我打一个比方,就是你回家一掀被子,发现床上一窝蚂蚁。对吧,你一方面当然觉得很恶心,但是你即时的反应就是一阵肉麻,赶紧把这帮蚂蚁给弄死。项羽对秦国几乎就进入了这样一种情绪,他对一种他完全排斥的制度的一种条件反射式的反应。

可是你项羽毕竟现在把天下打下来了,你的公司上市了,请问,你怎么治理呢?项羽的方法很简单,既然这个外星文明我不接受,那就回去,回到原来的处理办法。当然他实在是也回不去了,因为原来六国的那些贵族跟我非亲非故,我为什么要对你好呢?所以他基本上把这个国家就是按照原来的分封制,分封给自己看着顺眼的有功劳的亲近的人,就一通分封。他分封的可不是六国,他一共分封了十九个国。就是把原来的楚国、秦国一分为四,把齐国这种比较大的国,齐国一分为三,什么赵、魏、韩、燕这些国家,一分为二,一共分了十九个国。你比如说刘邦,刘邦叫汉王,其实就是秦国汉中的一部分。前面投降的那个章邯,封成叫雍王。正好坐在汉王旁边,你看着他,这是秦国分成四个。这个地方顺便解释一下,很多人都听说项羽有一个外号叫西楚霸王,奇了怪,怎么来出一个西楚呢?楚国不是在南边,应该叫南楚霸王。哎,不对,他把楚国分成了四份嘛,他自己占了西边的那一块,所以叫西楚霸王,这个名号是这么来的。

那为啥叫霸王呢?在现代汉语里面,霸王这个词听起来好牛啊,全宇宙你第一。其实在当时没这个意思,霸王的霸是春秋五霸的那个霸。说白了大家都是平等的国君,只不过你地位比较强,实力比较强。好,大家认你当个带头大哥,认你当个盟主,仅此而已。所以西楚霸王这四个字连起来啥意思?就是你仅仅是西楚国的国君,大家只不过看在你实力比较强,功劳比较大的面子上,认你当个霸王,你是大家的盟主。其实仅仅是王中王的意思,你对其他的王没有绝对的控制权。那请问这套制度设计出来,它对谁有好处?你会发现,对谁都没好处。对其他十八个国君来说,天下秩序没有人维护,所以打成一团,所有的人都乌眼青。对于项羽来讲就更没有好处了,因为你是靠军事实力起家,你突然用这么一个政治制度,自散武功,把自己变成天下的十九分之一。那请问,你的历史责任何在?你个人的梦想和野心何在?所以怎么分析都无法理解项羽。可是从我们前面讲的那个角度一理解,你就觉得恍然大悟,项羽就是看不惯秦国这个外星生物,我赶紧把它弄死。所有跟秦国相关的,我都把它从地球上给它抹掉。那怎么办?接着回到原来的田园牧歌生活,就是东周列国多好,大家各过各的日子,谁也别招谁,虽然平时打点小架,但是不至于把秦国这样的外星物种给招来。就回到那样就挺好,公主和王子从此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他就是要回到那个事实上,已经死亡的政治制度里面去,就发分封制。他觉得在那个制度里,我可以盖上大棉被安然入睡,整个世界就安宁了。哪有那个好事?转瞬之间,西楚霸王制度就崩溃掉了,这家上市公司立即又退市了。

刚才这一聊就是40多分钟,我们今天节目的时间已经不够了,可是第三幕的主人公刘邦还没怎么出场呢?刘邦和他的西汉帝国的崛起的故事,我们以后再跟大家聊。最后这点时间,我想发一点感慨,刘邦这个人在历史上给大家留的印象,就是个流氓。说得好听一点是一个投机主义者,他没有什么理想,而且经常搞那种流氓嘴脸。比如说最著名的那个故事,就是项羽抓住他的爹,说你再不投降,我把你爹给煮了,做成肉羹。刘邦说,那给我也搞一口,能不能分我一杯羹呢?这个著名的故事就说明,这个人太没有节操了,节操掉了一地。

可是我们反观这种投机主义,这种流氓嘴脸的反面是什么?就是这段历史当中的两个大失败者,秦始皇和项羽,这两个人都是响当当的理想主义者。你看,秦始皇是有强大的制度自信,我就是要把秦国这套制度推广到全国,先是我是始皇帝,然后二世,三世,递万世而为君。你看,理想主义吧?项羽是要回到原来的田园牧歌式的,没有秦朝的那种理想的政治制度。一个认的是事,一个认的是理。可是他们都把这个事和理给认死了,在一条道上狂奔到底,所以最后我其实想讲的是理想主义者的问题。

理想主义不能说不好,这个人类文明发展往往是靠理想主义者在推动。可是理想主义走到极端之后,容易犯一个毛病,就是不大关注其他人的利益。我们看秦始皇执政期间,全国整个这套制度对谁有好处啊?除了他,什么人都没有好处,整个国家变成了一个大的监牢。项羽搞的那一套对谁有好处啊?事实证明,连对他自己都没有好处。但是理想主义者觉得,这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为了理想不惜一切。可是问题在于,当你不去关注他人利益,你的巨大的事业里面,没有他人利益的共荣空间的时候,你这个事业本身是很难持续的。理想主义有的时候它会堕落为一种叫剥夺他人利益的借口。

给大家举一个我现实当中的例子,《罗辑思维》现在在卖书,也在做书。有一次我就跟一个出版界的朋友在聊这个事,我说很多外国翻译过来的作品,书本身很精彩,可是那个翻译实在是太烂了,你们为什么不多出一点翻译费呢?你知道现在翻译英文著作的翻译费,通常的标准是多少吗?1000字80块钱,就这么个水准。你怎么可能雇得到漂亮的翻译呢?可是你知道那个出版人怎么回答我的?说他们做的是学问,他们为的是理想,他们不图金钱的。我当时就是隔着桌子,我就差点呸出来了。凭什么人家为了理想,就可以不图金钱呢?你拿理想去忽悠别人,然后自己挣钱。你不觉得这是一种最卑劣的理想主义者吗?

我们再来看刘邦的那个流氓和投资嘴脸,虽然他有劣迹斑斑,但是他的帐下那么多人,他的利益都被照顾到了。我们看刘邦手下的那些人,他没有什么理想主义者。比如说萧何,他原来就是个底层公务员,底层公务员想的就是往上爬嘛,一直当到丞相,没错,给你。像韩信,野心家,他打到齐国的时候,当时觉得自己兵强马壮了,就给刘邦上书,我是不是当个齐王啊,以稳定这一边的这个局势,要当假王,假这个字就是暂时暂代的意思。刘邦说,什么暂时暂代,要当就当真王,大丈夫要当就当真王。刘邦心里清楚啊,我没了韩信,我根本就拿不下这个天下,所以该给利益的时候,敢于给。当然后来把韩信干掉,那是另外一段故事。

再比如说像樊哙这种人,他就是个杀狗的,在他眼里杀狗和杀人也没什么区别,就是为了喝酒吃肉搞女人。这样的人,我也可以满足你。所以你看,刘邦他的投机主义,他不是一个自我利益的投机主义,他是一个讲哥们义气,讲大家一起大秤分金、大块吃肉的投机主义,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才把敌人搞得少少的。他从年轻的时候就暴露出这样的一个潜质。比如说他有一个朋友叫夏侯婴,这个人跟他一起玩,玩得挺好。有一次刘邦失手就把他给打伤了,后来就有人把他告发到法庭,按说他就应该被判罪。结果他那个朋友夏侯婴说,没打我,他没打我,他从来没打过我。你看,这哥们儿义气能够处理到这种份上,把人打伤了,人家都不承认。所以他是用充分的利益安排构建了一个利益共同体。汉帝国是这么出来的,他不是用理想主义忽悠别人出来的。

说到这儿,有的朋友可能会反问了,你罗胖今天到底啥意思?难道是想说我们放弃理想主义吗?跟着刘邦那个臭流氓学,跟着你罗胖搞那种充满铜臭气味的投机主义吗?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想帮大家清理一下,理想和现实利益之间的关系。

这种关系大概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善意的方式,就是我有我的理想,你有你的理想。我们互相尊重,如果我想把你的思想纳入到我的理想体系当中来,可以,请用利益来说话,请用利益的方式尊重他人。

可是还有一种恶性的理想主义方式,就是我有我的理想,这玩意儿可是宇宙真理,我的理想就应该是你的理想。你看,我为我的理想已经牺牲到这个程度了,你也应该不要钱,你也应该放弃利益,纳入到我的理想当中来。你看,我喜欢小狗狗,好可爱,你就不能吃狗肉了,对吧。我恨日本人,你凭什么还开日本车。我是一个环保主义者,你开空调就是个罪过。请问,用这样的理想绑架他人,它可能产生好的结果吗?

所以今后各位如果在职场上遇到这样的老板,他告诉你,这是一家伟大的公司,我们是一支有理想的创业团队,你要不要加入我们?能不能少要一点钱?甚至是白打工啊。这个时候你就要告诉他,你有你的理想,我有我的理想。如果想让我加入你的理想,你可以说服我,收买我,但是千万不要绑架我。

《秦殇》它的副标题是“谁杀死了秦帝国”?一种败坏的理想主义,杀死了秦帝国,一个精彩绝伦的故事。



上一篇:罗辑思维:你怎么还信中医 118
下一篇:罗辑思维:一位民选皇帝的烟花绽放 12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逻辑思维|     

GMT+8, 2019-8-25 16:04 , Processed in 0.140624 second(s), 39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