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570|回复: 0

罗辑思维:恶之花 134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108
发表于 2015-11-27 16: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uojisw 于 2015-11-30 17:42 编辑

罗辑思维:恶之花 134


《134  恶之花》

    感谢各位来到《罗辑思维》捧场。

    最近我把我同乡前辈李洁非先生写的那本《龙床》又给读了一遍,这书我们以前就推荐过,好可惜,这本书我们没有拿到版权,不能在我们书店里独家销售,又少做了一笔生意。但是既然是好书,还是应该跟大家分享。

    这本书当中有一个篇章是专门写到明成祖朱棣的故事,我读了之后非常受启发,尤其是解开了我心中一个长年的疑问,什么疑问呢?恕我先卖个关子,一会儿再跟大家交代。

    我们先按照李洁非先生的思路,跟大家聊一聊这位明成祖朱棣。中国古代的皇权有一个问题——就是它要把天下所有人的权利收束到皇帝一个人的手里,它和其他的所有政治制度都不一样。我们且不说什么一人一票的民主,就算是贵族制,寡头制,甚至是欧洲中世纪的君主制,那也是一个权利的分享结构。一个好汉三个帮,所以权利相对稳固。可是中国古代的皇权呢?不管天下是几千万人还是几亿人吗,他都只能听这么一位皇帝的,这个权利是拒绝分享的!你从反面来看,这就像什么,是以一人而敌天下人,说得好听一点,叫孤家寡人;说得不好听一点,那就叫独夫民贼。我们很多观众和听众在单位大小也是个头头,你知道管一个部门几个人都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要管天下人,以敌对的状态去管的皇帝呢?所以中国古代的所有皇朝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只要是皇权制,从第一代开国皇帝向第二代君主进行权利转移的时候一般都会出事。我们给大家算算啊——你看秦朝出事了吧,秦始皇,秦二世没有干下去;汉代出事了吧,汉高祖之后紧接着就是吕后的乱政;隋朝出事了吧,第二代没有搞下去;唐代呢?唐高祖到唐太宗的时候发生了玄武门政变  又不是一次正常的权利转移;宋代也是一样啊,宋太祖和宋太宗之间其实是一个篡位的关系嘛,对吧?到明朝其实也是一样,这就牵扯到我们今天讲的明成祖朱棣的故事;好像清代是唯一的例外,因为清代的开国皇帝一般说是顺治,其实大家想一想  真正的清代的开国皇帝,奠定了所有版图的,是康熙,康熙的继承问题,借助很多电视剧大家都了解了——什么四阿哥、十四阿哥、八阿哥的故事,对吧?也是不顺利。虽然同样是不顺利,但是难度还是不一样,这里面分成两种情况:一种情况就是,开国皇帝在他自己原先的小系统当中早就是老大,地位无可动摇,比如说唐高祖李渊,再比如说宋太祖赵匡胤,他们只有一个任务,就是打下天下就可以了。可是还有另外一种情况,那就难得多了,这就是汉代和明代的情况,他们的开国皇帝刘邦和朱元璋。那真是屌丝逆袭,白手起家,从零到一,那是个创业过程。创业靠什么?靠团队嘛。所以他有大量的功臣集团,在打下天下的时候   不定给大家许了多少愿。但是一旦他当上了开国皇帝,马上格局就发生变化,一定要在创业集团内部进行权力分配。

    可是我们前面讲,皇权哪有什么权力分配问题,没有满意的分配方案,他是拒绝分享的嘛。所以只有一个解决方案,就是把功臣全部杀光。所以你看,汉代初年和明代初年都出现了屠灭功臣的事情。这跟什么刘邦的性格,什么朱元璋的个性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这就是格局的必然结果。所以你看,韩信讲什么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所有这些都是叽叽歪歪,只要在皇权下,这件事情一定会发生。可问题在你如果把功臣集团全部杀光之后,皇室又变得孤立,那怎么办呢?解决方案很简单——就是把皇室当中的那些子子孙孙封为藩王嘛。所谓藩,就是平封的意思,就是拱卫中央的意思。我儿子多,我孙子多,到处给你分封,然后你们靠自己的实力来拱卫中央。可问题又来了,拱卫中央是一种可能,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打中央的主意。所以中国是一个历史来支撑我们那个精神的民族,我们经常要从历史当中去得教训。

    可是你会发现每一朝每一代得的教训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汉代初年的人就在分析,哎呀,这个秦朝它为什么败呢?就因为它没有分封自己的子弟,所以我们分封,结果在汉初就搞出了一个七国之乱。好不容易给打下去了,等到曹魏篡汉的时候又吸取汉家的教训,说我们一定要把宗室诸王给看好。你看,历史上曹丕对曹植那叫严防死守嘛。可是宗室一旦不分封,那就容易有世家大族崛起,所以晋朝的司马家就篡了曹魏。那到了司马家的时候,他们又要吸取教训——看来不能让帝室孤立,还得大封诸王,结果很快又搞出了一个八王之乱,司马家的人又杀成一团。

    那历史长河滚滚向前,到了明太祖朱元璋的时候,他该吸取什么教训呢?老头看了半天,觉得我还是得分封诸王。那分封诸王这个恶劣的后果你怎么办呢?他觉得自己有办法,那就是靠革命传统、伦理道德教育。他对自己的子孙的教育在中国古代所有帝王当中,可能是最重视的一位。你不要看他对外人下得去手,心狠手辣但是对自己的子孙,那真像是一个农村老头,子孙满堂,满眼的慈爱,真是一个好父亲,好爷爷。比如说他当时请了当世的大儒,有一个叫李希颜的来教育他的子孙。这李希颜脾气不好,经常以手击其额,就是直接敲脑门。皇子皇孙要是不好好念书,刚开始朱元璋那个心疼啊,好歹是皇子凤孙嘛,你怎么能这么干呢?后来觉得这口气得忍,还升了这个李希颜的官。觉得为了教育,什么我都能忍,还甚至还高出了一套今天大学生受的就是军训拉练。他经常把皇子皇孙组建一个队伍,说不许骑马,你们步行到民间去访贫问苦,吃二茬罪,受二茬苦,搞革命传统教育,你们四处打听打听,我老人家当年创业有多么不容易。最远的一次拉练是从南京一直走到他来的老家——安徽的凤阳,你想那是多远的距离啊,皇子皇孙都得吃这一份苦。他甚至在大内当中还搞了一片菜园子,你们也得来种地呀,得吃吃苦啊。还有,他有一次在街上看见一个小孩,十几岁,小小年纪就供人使役奔走,汗流浃背。他就说:“小孩,赶紧过来,我带你去宫中。”不是带小孩到宫中享福的,是当教材用的。你站好啊,然后皇子皇孙站一大排,说你看这小孩,十几岁,跟你们年纪是一样的吧,他现在就在吃苦,你们天天过好日子,你们要是不好好的,对得起我老人家吗?所以朱元璋对自己的骨肉亲情,其实一直是非常有信心的。


    话说洪武九年,山西平遥县的儒学训导,就是县教育局局长吧。这个人叫叶伯巨,有一天突然心血来潮给皇帝朱元璋上了一封奏折,说你不能这么分封诸王,这会导致汉晋之祸,就是汉代的七国之乱和晋代的八王之乱会再现于今天。哎呀,朱元璋气得个要死啊,说我这么搞皇子的道德教育,怎么会出现问题呢?你这个叶伯巨一定是想离间我骨肉,“速带来,吾将手射之”,我亲手把你给射死,结果叶伯巨也没有麻烦他了,自己就死在牢里了。那朱元璋临死的时候,还在情辞恳切地给燕王朱棣写信,说你看啊,你大哥朱标死得早你二哥、三哥、秦王和晋王也都死了,你虽然是老四,现在也就是老大了。你一定要攘外安内,保护好你未来的君主——就是它的孙子嘛,后来的建文帝朱允炆。他本来以为,这封信出去之后,那朱棣肯定是感动得涕零,要激发天良,对朱允炆是忠心耿耿。但是他万没想到,他没有算到,他死了之后一年零两个月,人家燕王朱棣就起兵了。四年的靖难之役之后,攻破了南京城,三天之后就登位,当了那个永乐皇帝,也就是后来的明成祖。

  听到这儿你可能会说,这有什么问题吗?这不就是老朱家自己内讧吗?他讧去就是了,关我们其他人什么事?确实不关我们其他人什么事,所以关于靖难之役这四年的发展过程我们今天不说,我们只说明成祖朱棣登位之后发生的事。那发生了啥?合法性危机嘛。两千年的皇权社会,只有这么一个例子——一个藩王起兵造反,成功当上了皇帝,只有这位朱棣。所以篡逆、篡位这顶帽子他算是戴上了,而且永世不得翻身。

  这可不是我们今天人的看法,当时人就是这么看的。那为什么士大夫又不组织抵抗呢?因为这是你老朱家的事嘛,如果是后来的清兵进关,所以很多士大夫组织抵抗,对吧?现在你老朱家自己闹家务,只不过乌烟瘴气。你这个皇帝不合法,那士大夫们会怎么办?孔老夫子当年早就讲了解决方案——“所谓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卷而怀之”。我不跟你玩了,我辞官不做总可以吧?“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我们觉得不要脸,如果再继续当官。所以这个问题在朱棣进入南京城的第一个瞬间就已经发生了。那些文武百官已经是斗败的公鸡,总该出城迎接新皇帝吧。有人,多少?一百来个人。那剩下来的南京城的官员有四百多个人,是一逃而散。不玩了,辞官不做了。按照我们今天的政治术语,这叫支持率不足20%,对吧?而且这里面结构还有问题——真的是部级官员出来迎降的只有一个尚书,另外副部级的呢?只有四个。剩下来的全部是底层官员。那你说朱棣这个面子上是不是就过不去啊。那有没有出来迎降的高官呢?有,比如说明初政治当中有一个三杨——就是杨士奇,还有一个叫杨溥,还有一个叫杨荣。这个杨荣原来不叫杨荣,叫杨子荣,不是打虎上山那位啊,跟他同名。杨子荣等这个朱棣的兵马进城的时候,他就突然拦了一下马,说燕王殿下,您现在进城,是先去谒陵呢?还是先去登位呢?就是你先去到你爹朱元璋那个明孝陵去磕个头呢?还是直奔大殿去当皇帝呢?燕王才明白过来,对,我应该先去看我爹,这是获取合法性的一个手段。其实整个过程你会发现,南京的高官只有杨子荣帮了他这一把。所以后来朱棣就特别感谢这个杨子荣,当时他就说:”我此行正是为谒陵而来“。马上调转马头,就奔明孝陵去了。所以后来特别感谢杨子荣,给他改了个名字,把这个”子“去掉了,改成了”杨荣“,后来就当上了宰相,这就是明初著名的三杨之一。那这种例子在当时他进南京城的时候是绝无仅有的,其他官员都不搭理他。其中最著名的一个例子,就是现在非常有名的所谓的方孝孺事件方孝孺是当时当世的名儒,所以当时燕王在起兵的时候他身边有一个谋士,也是一个和尚,叫姚广孝。就跟他讲,说你打下南京之后,城下之日,这个方孝孺是肯定不会投降的,但是你一定不要杀他。你杀他之后,天下读书种子就绝了。燕王当时也答应了,后来打下南京城之后,你不是当世大儒吗?所有的文官几乎都是你的门生弟子吗?这么着,我登位的诏书你来起草。就把这个方孝孺给弄来了,紧接着,他们之间就发生了一场对话,这是中国历史上非常著名的一个戏剧场景。方孝孺来到燕王朱棣面前的时候,已经是哭得泣不成声啊,因为他忠心耿耿要扶保的那个建文帝朱允炆刚刚自焚而死。那朱棣这边呢?当然要装的礼贤下士了,走下座位来扶住老先生,”先生何自苦也“ ,不要再哭了,伤害自己的身体。我这儿有一封继位的诏书,你一定要帮我起草,因为你起草之后就等于士大夫集团已经认可了我的合法性,而且我有一个解释了——我这趟来没有什么恶意,我是仿照古代周朝那个”周公辅成王“而来,一个叔叔来扶保自己那个不成器的侄子。听到这句话,方孝孺一翻白眼:”那成王安在呢?“你那个侄子哪儿去了呢?朱棣说:”他自焚死了嘛,所以我才当皇帝嘛。他要不自焚死,他接着当皇帝嘛。”那方孝孺就接着翻白眼:”那你说成王死了,那成王的儿子还在呢,朱允炆的儿子还在,你为什么不让他当皇帝?”朱棣说:“这你就不懂了,国赖长君,一个国家一定要有一个岁数比较大的皇帝,政权才稳。”方孝孺接着跟他翻白眼:“ 为什么不立成王之弟?”朱允炆的弟弟仍然在世,你为什么不立他呢?朱棣就没词了,合法性危机到此暴露无疑,所以他只好不讲理。说此朕家事,这是我的家务事,你外人不要管,来,左右,拿纸笔来给老先生,给我草诏,草那个继位诏书。人方孝孺拿到纸笔之后,直接就给掼到地下了,说“死即死尔,诏不可草”啊。那朱棣那个犯浑的劲头就来了,拉出去!直接给我剐了,千刀万剐!那方孝孺后来的下场是什么?朱棣创造了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纪录——一般来说族诛,就是抄家基本上也就是诛九族,但是这一次针对方孝孺,是诛十族,就是除了你的亲戚之外,你的门生故吏、朋友,我全部给你杀了,一共杀了870多个人。当然,吃这件事情的瓜捞被充军发配的还有1300多人,这可不是方孝孺一个人的悲剧。所有建文朝朱允炆原来的忠臣基本上都是这个下场,几百人几百人的抄家灭族。

  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  我看到的一些史料,就是你没法理解朱棣这个人的心态,他不仅杀人。你说杀人嘛,  有时候政治家,我们从这种政治的残酷性上还能理解一点。他在杀人之外,他还有一种泄愤的东西在里头。比如说建文朝有一个忠臣叫高翔,那朱棣当然不会饶了他了,是抄家灭族,人全部都死了,最后留下一点家产。那朱棣说这么地,把他的家产给他的邻居全给分了。你以为这是他对邻居好吗?不然,他还做了一条规定——所有这些分到高翔家产的邻居,世世代代苛以重税。为什么?要让这些人提起高翔就想骂他,而且是世世代代的骂他。你说这得心里多阴暗的人才能想得出这么一个缺德注意。

  在史料当中你还能看到一个例子,这就是更惨绝人寰。建文朝有两个著名的忠臣——一个叫齐秦,一个叫黄子澄。这两个人在南京城破的时候就已经死掉了。但是朱棣可没有饶过他。比如说他的姐姐,他的妹妹,还有几个外甥媳妇,大概这么几个女眷。朱棣想什么呢?找一些士兵,对她们进行轮奸。轮奸的频率是二十个士兵一个昼夜,就是一直在轮奸,从来不停。现在史料当中有一个,就是看管这些女眷的人就跑去跟皇帝上奏    说现在她们年轻的已经怀孕了,生了孩子了,现在有一个最大的孩子已经三岁了,皇帝你看怎么办呢?“由她 ” 这是朱棣自己说的亲口的话,“由她”,这些孩子长大了,如果是女眷,又是一颗摇钱树啊。就是说白了,我还是给你买到窑子里去,让你接着接客。作为一个皇帝,一个政治家,下作到这种程度,也是历史上罕见的吧。

  不管怎么讲,朱棣到这个时候,那个天大的难题还是没有解决没有人认你啊  你的合法性怎么获得呢?今天我们跟大家聊的是明成祖朱棣的故事,你会觉得很奇怪。朱棣一生最精彩的四年——就是打靖难之役的那四年,怎么夺得皇位。这里面故事很精彩,但是为什么我们不说呢?很简单,我不知道哪句是真的呀。因为朱棣登台之后,他遇到的最大危机就是合法性危机。那怎么办呢?两手咯。第一手杀人嘛,谁不服砍谁的脑袋。第二手,删帖子嘛,有权有势的人不就经常这么干吗。那他删帖子到什么程度?首先,派他自己最信任的一个文人,也是明一代最著名的一个大才子,跟唐伯虎齐名,叫解缙。现在很多民间传说包括相声里面他都是主角。 派这个解大才子去一封一封地查过去四年建文皇帝在任的时候所有臣子给朝廷上的奏折,除了兵、股、钱、农就是军事和财政相关的材料不烧,剩下所有的奏折付之一炬;另外就是重修《太祖实录》。这个动作里面其实有两层含义:第一层,就是在中国古代的政治制度里,只有下一任皇帝才能给上一任皇帝修实录,所以我修《太祖实录》,意思就是建文皇帝这一段压根就不能算,甚至把建文那个四年的年号都给取消,直接把洪武的年号直接延续下来,紧接着就是我的永乐的年号,中间这一段不存在。在史料上我看到四个字,叫“一字不留”;另外还有一层用意呢,就是删大量他觉得不应该让后人看到的信息。所以修《太祖实录》这件事,前后干过两回,修两遍。就是第一遍觉得删的不是很干净,所以在靖难之役那四年,现在我们看到的很多史料,说实话,真的不知道真假。举个例子,比如说在现在的官修史料里面都说,在建文皇帝当皇帝之后,朱棣曾经到南京觐见过一次。现在我看有历史学家在写论文,就说这次觐见到底存在不存在,其实存疑。你想,朱棣为什么有可能会伪造这一次觐见?他就是想说,我心底无私天地宽,他当皇帝了,让我去,我明知道他猜忌我,我还去,证明我是个忠臣,所以我去了。但是实际上很可能这次觐见是假的,压根就没有发生过。所以那四年的故事我们就略去不表。但是好可惜,朱棣这个人机关算尽,但是他毕竟生活在几百年前,他不懂得什么叫现代传播学。懂现代传播的人都知道,信息一旦在这个世界上发生之后,它有两个后果:第一,它所有衍生的信息之间逻辑是自洽的,如果你去删改这个信息源,很容易被发现,因为逻辑不自洽了嘛。你看,朱棣伪造的很多东西,现在看到就很可笑。比如说,他先说自己出生的时候红霞满天,红光满室,对吧?绕屋三天不散。这是古代写史书的时候写一个帝王出生的一个典型的笔法。那请问,你生下来,你就知道要当皇帝吗?那说明你造反,你是蓄意的了?但是他又会伪造大量的史料说,我根本就不是想当皇帝,是他逼得我。你看,这是矛盾吧。比如说,他会给建文皇帝和他爹,就是朱标太子破大量脏水,说他怎么凶恶,不得太祖之心;可是一方面他又会说他就是懦弱,他就是无能,他被人操控,是奸臣害了他。你看,这个逻辑又是反的吧。再比如说,他又会说这都是建文皇帝逼我们造反,其实没有人想造反,我们都是恭顺,没办法嘛,才起的兵。可是另外一方面他又会说,确实很多人想造反,但不是我想造反。那请问,这些逻辑是无法自洽的。在伪造事实的过程当中,他只是需要一块遮羞布,但这块遮羞布当它不是真的的时候,它就非常容易凑不起这个逻辑。第二个呢,就是信息传播的整个过程,链条非常之长。一个信息一旦发生之后,它会和其他的社会上的信息、人物、事物发生杂交和繁殖  ,迅速地会生孩子。这个信息的孩子会和其他信息再次发生杂交,然后产生一个漫长的链条。可能这个几代信息的杂交和繁殖会在几个小时之内就会完成,这是我们在互联网时代看到的一个现象,在互联网时代之前其实一样的。我给大家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比如说有一个人和一个不该开房的人跑去开房了,他觉得这个信息谁都不知道,神不知鬼不觉。但是你要知道,如果在互联网社会,你去宾馆的路上,你可能要用到滴滴打车,那这一段行程是被数据记录在后台的。你到宾馆前台,你是要登记你的身份证的,你说没有关系,这样的公司会对我负责的,那你就太幼稚了,你没有听过宾馆开放信息被泄露的事件吗?你以为那是无心的泄露吗?因为会有第二代信息想和你这个信息要杂交的。我随便举个例子,比如说有一个创业者,就想做这个给你推送宾馆服务的这么一个创业项目。他就可能会想办法搞到其他宾馆的开房记录,然后给你推送一条广告,“先,你上次在这儿开的宾馆,今天打折,你要不要来啊?”这个时候如果你的手机正好在你老婆手上,你说会发生什么结果?虽然你上次开房的那个信息被屏蔽了,但是它生的孩子你屏蔽不了的嘛。所有删帖的人,栽都栽在这儿。

  我就记得有一次,大概社会上传播一个艳照门事件,有一个很短的视频。有一次我在一个开会的场合休息我就开玩笑讲,我说那个视频我还没来得及看,网上就删干净了,马上站起来五六个人:“罗胖,看我的!我这U盘里有。”怎么会删得干净?一个信息它出来之后,它会迅速进入到全球的服务器和每一个人的硬盘和小U盘里面的,你不能跑到每一家去删的。朱棣也犯了这个错误,他觉得他删干净了。因为在那个时代又没有互联网又没有U盘,对吧?你比如说,他撒了一个他一生当中都会心里有阴影的弥天大谎,就是他妈是谁我们都知道朱棣是朱元璋第四个儿子,那他亲妈是谁呢?现在官修史料里都讲是孝慈高皇后,就是那个著名的马皇后,马大脚。这是中国历史上很著名的一个贤德的皇后,她是在朱元璋没有当皇帝之前就跟了他,典型的大老婆,正宫娘娘。那建文皇帝的亲爹朱标太子是谁生的呢?官修史料里是讲,是朱妃所生。就是宫里随便一个妃子,小老婆生的,这肯定是假话嘛。你想,在那么讲究嫡长子继承制的时代,怎么可能让一个小老婆生的尤其那么多儿子的情况下,去当继承人呢?那朱棣为什么要造这个假呢?当然是为了合法性嘛。我也是大老婆生的,你才不是大老婆生的,对吧?那他为什么敢做这个假呢?是因为这件事太隐秘了。有一句话叫“红墙绿瓦黑阴沟”。宫里的事情就记载那么几张纸,把纸撕了不就完了吗,外面再不准别人说话,过几代人,这假也成真的了,所以这是最容易做手脚的一个环节。

  可是朱棣千算万算,还是没有算到,我刚才讲的那个信息会生孩子的逻辑。南京有一个太常寺,这是一个机构,专门是管皇家的这些统序,礼仪这些事。那太常寺就留下了一本材料,叫《太常寺志》,它虽然没有记载谁生了谁,但是它记载了一个建筑,就是太祖的太庙。太庙里面有一个寝室,就是朱元璋死了之后再这儿接受祭祀。这个寝殿的门平时是打不开的,但是里面立了很多神主牌,就是太祖高皇帝朱元璋在中间旁边那些什么皇后、贵妃都在神主牌旁边。《太常寺志》里面就记载,有一个妃子叫碽妃,这个神主牌上就记载,她才是朱棣的亲妈。这是《太常寺志》上写的,朱棣当年删帖子的时候,忘了删这个帖子。那你想,一个建筑的记载  ,他怎么会想到删呢?所以到明代中期的时候就有人发现:哎,还有这么个事儿,那朱棣到底是谁生的呢?有的人就在笔记里记下来了,很多文人、士大夫私下就开始有这个怀疑。那什么时候真相大白呢?你看,真是报应好还。一直到明朝灭亡的那一年,不是崇祯皇帝在煤山上吊就死了吗,大批的官僚就跑到南京,这就是弘光一朝。弘光一朝,北方的那些官员来了也没有别的事干,说有这么一个疑案,我们要不要把南京的太常寺给打开?就是那个太庙的寝殿给打开,看看那个神主牌上到底怎么写的呢?一打开看,一翻两瞪眼,果然有这么一个碽妃的神主牌,里面白纸黑字地写着,朱棣是她生的孩子,所以就破案了嘛。但是这还不是我想说的重点,一个人只要他违反主流的道德标准,只要这个道德标准你自己认,虽然像朱棣这样的皇帝,没有任何机制可以惩罚他,但是你放心,这个道德的惩罚力量,会在他自己的内心自动完成的。你想,朱棣他也是生活在那个以孝治天下这个主流道德标准之下,你干了什么?你连你亲妈都不认,你向子孙万代告诉另外一个女子是你妈。那请问,那个含辛茹苦把你养大的女子,在九泉之下是用什么样的眼神盯着你?那这个眼神真是折磨了朱棣一生。所以他在位的时候,永乐年间,除了建北京城这个大工程之外,他干了另外一个工程,建了一个叫大报恩寺。报恩,他要报恩的,建给他亲妈的,虽然不能明说。那这个大报恩寺,工程大到什么程度?征发了十万人,是大概从永乐十年开始建,一直建到永乐二十二年,他死的时候都没竣工。而且这座庙规制上大大的破例,很多宫中的规制、建筑的标准都用上去了。他屡次下圣旨表示:一定要破例!破例!!再破例!!!其实这也是一个信息会生孩子的一个例子,因为在当地人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当地人居然把这座庙的大雄宝殿称之为碽妃殿。说白了,谁都知道你是为你那个不承认的亲妈建了这个建筑,所以你怎么瞒得住?

  说到这儿,我就要解开我在节目一开始我说朱棣的故事给我一个启发。什么启发?就是我从小都会怀疑一件事——什么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对吧?我们看到太多的恶人没有恶报,而好人未必有好下场。所以我老觉得这句话有点不对,但是我读朱棣的故事,我突然明白了,恶人真是有恶报的。这个报不是外在的一个什么后果,他一定会用那个“东西”,在内心狠狠地惩罚自己。但是你还千万别以为这仅仅是一种良知上的过不去,错 !恶有恶报的最真实地解释是,当你犯了一个恶之后,你不得不去犯另外一个恶去掩藏前面一个恶,恶一旦开始,永无回头之日。这才是恶有恶报的真是含义。如果不信,我们来看朱棣后面有干了些什么。

  有的时候我们看中国历史真的好感慨,因为从唐宋之后,中华文明就进入了一个下降的通道,变得越来越保守。说句狠话,变得越来越败劣。那当中的转捩点就是明朝。明太祖朱元璋在起兵的时候讲的那叫漂亮,“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可你恢复了哪门子中华呢?原来的宋朝的那种文化气象和文化面貌,你恢复了吗?你明代继承的是什么?恰恰是蒙古人在元朝搞的那种相对野蛮的一套。比如说直接在朝堂上把大臣摁翻了打板子,这叫廷杖。跟谁学的?跟蒙古人学的嘛。你看明朝的政治制度,其实沿袭的是元朝的东西,甚至很多官名都是沿袭的元朝。再比如说,明代政治当中有太多非常恶劣的,比如说特务政治,搞什么锦衣卫、东厂、西厂。再比如说任用宦官。所有这些东西,那你说,你明朝是一个好朝代吗?如果要从宏观上找原因,你可以讲出一大推虚头巴脑的东西。如果非要在微观上找一个责任人的话,那对不起,就是他朱棣要负这个责任。那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原来犯下了一个恶,他篡位,然后他要紧接着犯一个一个的恶来掩盖前面的恶。我们给大家推理一下这个逻辑链条:首先我现在篡位了,你们都不吱声了吧,该杀的都杀差不多了吧,那万一有私下还不服的呢?对吧?尤其有一些,我又找不出他什么毛病,什么证据,但我明知道他就是不服,尤其是在前朝,他是建文皇帝的忠臣,这种人一定要搞掉。怎么办呢?所以一定要扶植一个狗腿子,给他当酷吏,就是帮他去当这只黑手套,去搞人。这个人很快就出现了,叫陈瑛。这个人朱棣很赏识,把他提拔为左都御史。专门当言官,弹劾那些不法之徒。那陈瑛心里是有数的,跟皇帝之间是有默契的。所以就专门去弹劾叫建文朝的忠臣,基本上建文朝的那些忠心耿耿的大臣,是被他全部搞掉。甚至有一次叫胡闰之狱,这也是一个大臣,胡闰,全家被杀,几百口子抄家问斩,然后所有的御史都看不下去了,连这个陈瑛自己都觉得,史书上写了两个字,叫“色惨“,就是颜色,脸色变得非常的惨然。惨然之后呢?摇摇脑袋说了一句话,说”此辈如果不变成叛逆,吾等为无名”,就是我不把他搞掉,我凭什么存在呢?你看这就是典型的黑手套的逻辑。

  但是如果仅仅在文官队伍当中安插几个狗腿子是远远不够的,文官只能走正常的政治程序。可是还有一些活更脏,比如说探查大臣的隐私,这就需要特务组织。很多大臣表面上不带出什么,但是底下高一些小动作,小串联,皇帝也不放心。所以朱棣就盯上了一个东西,就是大名鼎鼎的锦衣卫。要公平地讲,锦衣卫这事不能全怪朱棣,因为始作俑者是他爹朱元璋。为啥叫锦衣卫?衣服穿得好看,为啥衣服要穿得好看?因为他的本职工作是皇帝的亲兵卫队和国家很多仪式的仪仗队,所以要穿好看的衣服。那朱元璋就利用自己和这支武装力量的亲密关系,所以就赋予了他特务的职能:平常探查大臣的隐私,甚至直接拘捕大臣,甚至是办案杀掉大臣,这是一件非常不合法度的事情。那朱元璋心里知道吗?他当然知道。所以,他在临死的时候,其实已经下圣旨取消了锦衣卫的办案职能。那谁恢复的呢?是这位朱棣给恢复的。这是老朱家的一个传统,就是活着的时候一切没底线,干什么都行,只要能够达到目的。但是临死的时候呢,他又不愿意这种脏事让子孙有样学样,所以他往往会取消。最著名的一个例子,就是后来的明神宗,他到处派那种太监,矿监、税监给自己撵银子。有一天他病了,他觉得自己快死了,说都回来,都回来,这种事不对,甚至要下罪己诏。可是过两天呢?他病好了。不行,那罪己诏不算数,矿监、税监一帮太监又给派出去了。这是老朱家的一个传统。

  所以朱棣就恢复了锦衣卫的这个职能,而且他大量地对它进行扩编。朱元璋的时候,锦衣卫的编制大概只有两千人,可是朱棣大量扩编之后,到了后来的嘉靖皇帝上台的时候,你猜多少人,六万人!怎么知道这个数呢?因为嘉靖皇帝要假装好人,上来裁撤锦衣卫。你看,老朱家皇帝他知道这不是好事。要当明君,裁撤锦衣卫,一把裁撤了三万六千人。你可别光看这个数,生活在今天的中国,你知道什么叫临时工吧。当年的锦衣卫六万人,也只是正式编制,还有大量的临时工呢。比如说线人,汇报点情况,领点银子的那种人。靠锦衣卫活着的人,我们现在看到史料大概是十几万人。你想,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秘密警察力量啊。即使是现代的那些时兴搞秘密警察的国家,从人口数和秘密警察的比例,也没有这么高,这就是明代的政治现实。他们干吗的?干脏活的,刚才我们讲过,比如说朱棣手下有一个著名的锦衣卫的指挥使,叫纪纲。他能干什么事呢?当然就是残害大臣。锦衣卫有一个北镇抚司,是他的那个审案的机关,里面叫惨毒无比。我在史料上看到几个字叫“魂飞汤火“,无比惨毒。如果一个大臣进了锦衣卫的监狱,那你就算没好日子过了,什么样的酷刑都能给你招呼上。所以还有一句话,叫”一旦移送法司,则不啻天堂之乐也“。虽然一样可能是判死刑,但是只要从锦衣卫挪到了国家的正常的司法机构刑部的监狱里面,那就叫上天堂。所以你看,他已经到了什么程度?那纪纲,给大家觉一个例子吧。前面我们讲那个解大才子解缙,你知道他的下场是什么吗?前期他帮永乐皇帝干了多少坏事?什么烧大臣的奏折,包括重修《太祖实录》,还有编《永乐大典》,这是永乐皇帝多少件大事,都是他领头干的。但是仅仅在永乐九年的时候,你看上台没几年,就因为一件事,把解缙直接下了锦衣卫大狱。关了四年之后,到了永乐十三年,有一次这个纪纲就拿出了牢里正在关的犯人的名录让朱棣去看,一页一页翻,翻到这一页说”哟,这个解缙还在呢“,就说了这一句,然后接着翻。那纪纲心里就明白了,皇帝啥也没说,他只是说解缙还在呢,那肯定是想让他死啊。但是他的死又不能让皇帝去承担责任,又不能走国家正常的法律程序,好难啊。但是这种难题特务自然有自己的解法,他干的就是这个活嘛。所以纪纲就回到了锦衣卫的北镇抚司的大牢里,请解缙喝酒,这总没错吧,等他喝醉之后,正好外面大雪纷飞,直接把他埋到了雪堆里给冻死了。为啥要用这种死法?因为没有任何痕迹,是你自己喝醉酒掉进雪堆死的,谁都没有责任,这就叫脏活。

  但问题是,无论是文官当中的狗腿子,还是锦衣卫的指挥使,这两种黑手套,脏活,都干不长,为啥?因为这两种人他都在一个官僚体系当中,他干的坏事太多,他周边的力量会对他形成制衡。所以历朝历代,这种人都叫酷吏,酷吏从来没有好下场。等你坏事干到一定程度皇帝一定说,你看民不聊生,官不聊生的,这么地吧,都赖他,我把他弄死,给大家一个交代好不好啊?最后,我们刚才讲的这两个任务,一个陈瑛,一个纪纲  都是这么死的。陈瑛是被杀头,纪纲就更惨——是被拉出去活剐了,那罪名当然就是叛乱了。但是你想,在那样的一个社会,即使是锦衣卫的指挥使,怎么会想到叛乱呢?一定是栽赃。

  好,那如果这两个角色都不能长久地用,那怎么办呢?当然还有另外一个角色等着了,这就是太监。其实明代是最不应该有太监之祸的,为什么?因为朱元璋太知道这玩意儿的坏处了,朱元璋也看历史的,所以在朱元璋一朝,太监完全没有地位。历史史料记载,说太监只供于洒扫,就是清洁工,别的什么你也不去管。而且朱元璋有一个特别绝的发明,就是不准太监读书。你不读书,不认字,你还干预什么政事呢?而且朱元璋在宫门当中立了一个铁牌,说内官不许干政,谁干政立斩。那为什么立铁牌子?就是给子孙后代看,这是一条铁律,谁都不准动。但是朱棣不是这样明代开始启用宦官,从谁开始?就从永乐一朝开始,那为什么呢?有的人是这样解释的,说当年建文皇帝其实管宦官也管得非常严,所以这帮人就不服,一看燕王朱棣起兵靖难,我们就当内应,所以给了朱棣很多情报。那朱棣当皇帝之后,就觉得感恩,要给这帮太监好处,所以就重用他。这肯定是胡扯,人家解缙帮他的忙帮得多了去了,这种人是翻脸不认人的,他怎么会感谢太监呢?那为什么?就是因为太监是他的家奴,家奴干那些脏活的时候,更加没有底线,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个解释。那在永乐一朝,太监达到了什么样的地位?首先已经开始可以认字了,可以学习了。他亲手还派了四个太监去读书。到了他儿子,甚至后面的像朱瞻基,甚至直接开了一个叫内书房,专门派人教太监认字。其实就是开始让太监去干政。所以后来什么王振、曹吉祥、刘瑾、魏忠贤。明代一朝是宦官之祸最烈的一朝,为什么?就是从朱棣开始的。那朱棣给了宦官什么样的权利?大概是五大权力:出使,就是到外国当特命全权大使,太监;专征,就是带兵去打仗;监军,别的将领打仗,有太监在背后看着;分镇,就是到地方上看住地方官;刺探臣民隐事,就是刺探大家的各种情报,当特务。所以在朱棣刚开始搞了一个东厂,后来陆陆续续又搞了什么西厂。所有的太监之祸源头就在这里,你不觉得奇怪吗?郑和下西洋的郑和,就是个太监。明太祖对太监是严防死守,怎么这个时候把这么重要的,既像是军队,又像是出使,这么一个重大的任务交给了一个太监呢?这就是太监登上历史舞台的开始,有了这么一个正面人物的郑和,那后面出什么刘瑾、魏忠贤就不奇怪了嘛,他是一个逻辑下得产物。

  那说到这你可能会反驳,罗胖,你别光给所谓的永乐大帝抹黑,他干了多少好事你怎么不提啊?你刚才提到了郑和下西洋,中华民族的骄傲;他还修了《永乐大典》,那是中华文们的昆仑山,最大的一本文集;他还北征大漠,驱赶蒙古人,南征交趾,就是今天的越南,拓宽了中国的领土。这些好事你咋不说说呢?一会儿我们就说说,这些好事背后到底是什么。

  接着和大家聊聊明成祖朱棣的故事。不管我们前面说了他多少坏话,又是篡位,又是残忍等等,我们总是可以找出理由原谅他的吧,因为这个人毕竟干了很多伟大的事情。比如说四大功劳——“郑和下西洋”、“修撰《永乐大典》”、“修建北京城“、”北伐蒙古,开疆扩土“。一个伟人,一个帝王,干了这些好事,干一些坏事,三七开总是可以的吧,大家都是人嘛。但是你要重新看这所谓的四大功劳,你会得出另外的解释。今天很多事情我们都没工夫讲了,我们就说说《永乐大典》。

  《永乐大典》编撰实际上就在永乐元年,你知道它第一次编成什么时候吗?永乐二年,一年就干完了,只不过那个时候还不叫永乐大典,就是一套大类书。但是大家觉得这个东西不过瘾,不够那种文化的形象工程的篇幅,说重来。从永乐三年编到了永乐五年,大概动用了两千多个人,两年就编成了。然后成书之后,再清抄一遍,就是居誊成那个用正楷写的那个书,花了一年时间。这编书的速度,老天爷,你可以想象吗?《四库全书》编了十三年,你去问任何一个现在出版社的编辑编这么大规模的书,一万多册,3.7亿字,两年能干成?说白了,怎么编的?就是抄,而且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抄。《永乐大典》大概涵盖了七千到八千本书,抄。后来人说这是《永乐大典》编辑,多么地宽裕啊,一字不改,一字不删,不像后来的《四库全书》删的面目全非。其实是什么?为了赶制这样的文化工程,哪有功夫去删,哪有功夫去辨别什么该留什么该废,对吧?就是一个文抄工的工作。那你说这也是一个功绩,毕竟保留了大量的文化。错了,它恰恰是在祸害文化。你想,第一点,一本书如果他在民间是孤本,为了国家这样的形象工程,一定是被官家收走了吧。这本书被抄到了《永乐大典》里,你还指望他还给民间吗?不可能啦,而且在人手抄的过程当中必然会产生大量的错误。但不管怎么讲,书籍保存的风险被中心化、集中化了。那你《永乐大典》倒是好好保存啊?没有,这种中心化的孤本。要知道《永乐大典》可不是像现在出一套书,印多少万册,分藏在多少个图书馆里。没有,就那么一套。编成之后就锁起来了,再也不会让任何人看到。那你请问,这是传播文化,还是禁锢文化呢?《永乐大典》从最开始的一万一千多册,到了清朝的时候,大概乾隆年间只剩下了八千册,后来英法联军一进北京城,把翰林院给祸害一遍之后,包括有些人监守自盗。比如说那个著名的珍妃,到故宫里去看哪个珍妃井,就是被慈禧太后扔进井里哪个妃子。她有一个老师叫文廷式,这个人就是看翰林院的,自己还偷。现在民间的说法,说他偷了一百多册都卖出去了,直到80年代,国家图书馆还能从民间收到这种《永乐大典》的孤本,其实就是陆陆续续被偷出去的。那到最后,一直到现在《永乐大典》存世的,藏在全世界各个图书馆里的,总共也就八百册。所以你说,明代初年有多少书?而现在剩下了八百册,请问《永乐大典》到底是保存的功劳大呢,还是祸害的功劳大?这个账你自己去算。但是更重要的一点是,《永乐大典》其实就是一个文化工程,没有人关心它真正的后面的文化作用,只要这本书修完了,永乐大帝的面子过得去了,没有人关心它。你可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们现在所谓的存世的《永乐大典》,其实不是永乐皇帝那一套,是嘉靖皇帝在位的时候,手抄的另外一个副本。那请问,原书哪儿去了呢?没人知道哪去了,消失了,蒸发了,甚至在明代的史料当中关于这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这说明什么?说明没人把它当什么文化工程,那就是老爷子修的一座遮羞布,用完了可以扔了。当然现在有一个猜测,说嘉靖皇帝特别喜欢这套书,他下葬的时候直接带到他的陵墓当中去了,就是现在北京十三陵的永陵。但是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这可能更是一个悲剧,因为现在据科学测定,永陵的那个地宫里面全部积水。如果《永乐大典》在那里面,那真的是永远不见天日了。所以你知道这些案底之后,你还会觉得《永乐大典》是对文化的尊重、保存、发扬嘛?它就是一次大的祸害!

  关于郑和下西洋,我们是到近代化以后,我们觉得中国人也应该在历史上有过那种开放的时代,有过一种海洋的雄心。然后再回去找,发现我们干过一次郑和下西洋的事。通过近代人,尤其是像梁启超这些人反复的阐释,才变成我们今天理解的郑和下西洋。其实在明代史料里面,郑和下西洋早就被删得一塌糊涂,甚至当时有文官主动放火,把它所有的资料全给烧了。为什么?不光彩嘛,你皇帝派一个太监道海外耀武扬威。其实真实目的的是什么?找建文皇帝的下落,对吧?那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呢?对国家、国计民生、老百姓没有丝毫好处的事情,这就是所谓的郑和下西洋。如果说北伐蒙古,还有什么修建北京城还算是一点点具体业绩的话,其实也根本架不住推敲。今天我先卖个关子,如果有兴趣,你可以去读《龙床》这本书,关于修建北京城和北伐蒙古这两件事真实的真相。那过几期节目,我可能会跟大家聊永乐皇帝和他儿子的故事,我再讲这一段,我们就先略过。

  本质上来讲,所谓的四大功劳其实是什么?就是用了皇帝因为篡位,他想获得合法性,所以搞出一些好大喜功的面子工程,来遮掩自己的那个羞处而已。如果打开这层遮羞布,你会看到一个什么样的朱棣呢?可以说在中国古代所有有一定长度的朝代当中,所有这些皇帝当中,朱棣是最最残暴的一个,没有之一。跟他同样残暴和心理变态程度的皇帝,你只能到什么魏晋南北朝、五代十国这种短命朝廷当中才能找得到。他爹也很残暴  朱元璋杀人无算,但是他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你不要危机我的权利,我让你死,可是朱棣不仅要让你死,而且非常欣赏你的死法。比如说靖难之役之后,很多建文朝的忠臣,那朱棣是用各种文化创意让你死,比如说扔到锅里,把你炒成一团炭;比如说用那个铁的扫帚把你浑身的血肉给扫光,最后剩下一具骨架,这种死法他也想得出来。给大家举一个例子,这个例子不见于中国的史料,很感谢朝鲜人,是在朝鲜的史料当中保留,因为那个时候朝鲜是中国的属国。朱棣有一个宠妃,这个人使朝鲜进献来的妃子,叫权妃,姓的那个权力的权,他非常宠爱,所以就让她管理后宫的一些事。但是有一天,就是在永乐九年,突然死了。因为后宫嘛,大家知道那个宫斗之间,不知道为什么死的,当时也没有发生什么。到了永乐十一年的时候,突然有宫女告发,说是另外一个朝鲜进贡的妃子,姓吕,双口吕,吕美人下毒酒把她给弄死的。当然这件事是不是真的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我们知道的是,朱棣勃然大怒,用炮烙之刑对待这个吕美人。就是用烙铁去烫她,烫了多长时间?整整一个月,才把她给处死。这就算完吗?没完,这件事情随后牵扯出将近三千个宫女,他都说你参与了这场阴谋,然后所有人全部处死。在处死的过程中,全部用的是剐刑,就是千刀万剐。而且历史记载,每一次施剐形的时候,他老人家都要亲临现场去观看。我的老天,你想想看,女人,三千个,在么长的时间里,每天要剐人。在皇宫内院,他都要亲临观看,就是说在那些年里,每天所谓北京城的皇宫就是一个人肉的屠宰场。你想想那个场景,这是一个心理变态到何种程度的人,才会搞出这样的一个场面呢?那回头我们再追问,他为什么会变态到这种程度呢?我来推测,就是心理压力太大,最后他已经是一个禽兽,他不是人了!那个心理压力太大从哪儿来的?就是因为他篡位,然后他又用一个一个新的恶来掩盖前面的恶。最后他不变成禽兽,可能吗?

  读完了朱棣的故事,给我最大的感悟是——罪恶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过去我们都以为,罪恶是我们内心当中的一个存在,表现为我们具体的言行,所以才有两句很轻松的话,说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要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就小看了罪恶。罪恶,哪仅仅是我们自己能控制得了的东西?它刚开始是一个胚胎,然后可以自行成长为参天大树,直到吞噬我们整个人性。而这个过程,你是很难用所谓的意志力让它终止的。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我看到一些调查报告,说”三陪“小姐,她们不知道自己挣的这个钱不光彩吗?知道,很多三陪小姐都有一个想法,说有一天我挣够钱之后,我隐姓埋名,我换一个城市,到谁都不认我的地方,找一个靠谱的男人嫁了,我开一间花店,开一间服装店,然后幸福地过完我的下半生,现在只是不得已,我做一个必要的恶而已。我今天说罪恶,我事先声明,我不是从任何外在的角度去批判这个职业或这群女孩子,我是站在她自己的生命角度,一个女孩子,现在年轻的时候出卖肉体,对吧?你用这种方式,你以为仅仅是在糟蹋自己的道德感、名誉和身体吗?不是,你是在构建两个东西:第一,自己的内心的认知结构;第二 ,你的社会关系的结构,这两个东西才是真正的后果,而不是你身体每天承担的那些。我们先看内心的结构,你现在很有钱吧?因为你盈利的能力非常强,对吧?所以你渐渐地就会变成大手大脚,乱花钱;第二 ,你开始变得不愿意去挣那些非常难挣的钱。你以为开花店容易的?那挣上五百块钱难死了,你现在可能一天晚上的小费就够了;第三,你变得不相信男人,因为在你这一段职业生涯当中,你看到的都是男人最丑恶的那一面。请问,一个乱花钱,不愿意辛苦挣钱,不相信男人的女孩子,她可能会享受幸福地家庭生活吗?太难了;第二,外在的社会结构,你的社会关系,你信任的人、亲爱的人、仇恨的人都是身边的姐妹,你看到的最好的人格榜样,那就是那个满脸脂粉的妈咪,请问,你怎么断掉跟他们的社会关系呢?我们人类这个物种是群居动物,我们是要跟那些我们信任的人在一起,我们才会获得安全感的。你以为哪一天,你突然买一张火车票就走了?那得有多大的内心力量?所以断掉这个社会关系,难乎其哉。

  我听一个搞戒毒工作的人跟我讲,我真正在生理上戒毒其实非常容易,就一两个星期的事,借助药物。但是真正难的是什么?是断掉你吸毒的整个社会关系。你走上这条路不是无缘无故的,一定有人接引,包括谁卖给你毒,跟谁一起聚众吸毒,所以真正戒毒其实是戒社会关系。他见过的最成功的戒毒的例子,就是举家从北京搬到海南,决不允许这个孩子再和原来的朋友交往,才戒毒十年。但是好可惜,后来有一次他回到北京,又见到了原来那帮朋友,大家说来一口吧,又抽上了。所以他说,这是我见过的最惨痛的一个经历。但是他同时在告诉我们,人做任何一件事情不仅仅与这件事情本身,你其实是在向内构建认知结构,向外构建谁会关系

  我们再来看朱棣这一生,他干了这么一件事,于是他内心必然要变得越来越残暴,对这个世界越来越仇恨,他才有可能支持他把这个恶做下去。在外,他就必须去构建一堆败劣的社会关系,他要去任用奸臣,他要去任用酷吏,甚至要启用太监。难道他不知道主流意识形态和道德标准是怎么看这件事情的吗?他真的知道,但他真的是没办法,他穿上了这只红舞鞋,他真的就停不下来。所以我记得冯仑先生在他的一本书里写到过,我以前节目也讲到过,两种人生你自己选:一种三陪小姐,在十几岁的时候,十八九岁的时候,你已经达到盈利能力的高峰,但是一生都是下坡路,因为你的起点是你内心都接受不了的一个恶;还有一种更就是良家妇女的生活道路,二十多岁非常穷,毕业之后找一个男朋友,比你还穷,然后一起打拼。但是随着你人生逐渐向上,到你五十多岁退休的时候,你有房,有儿女,有幸福的生活。两条路,你可以自己选。那它真正的不同是什么?就是那个起点的不同。

  恶是一种可以生长的东西,善也是可以生长的东西。所以我很多年前第一次接触到佛门的一句话,叫”凡夫畏果,菩萨畏因“。刚开始觉得好难理解,现在从今天我们讲述的这个角度,你就可以理解这句话:凡夫,就是普通,没有智慧的人,他怕什么?怕具体的结果。今天股市跌了,我这个月公司没有给我加工资,你怕的是具体的结果。而菩萨,就是那种有修为,有智慧的人,他怕的是什么?怕的是自己的起心动念。就是一切事情的因,一旦一个恶从你内心生长,并且变成具体的行为之后,根本就停不下来。所以说,”菩萨畏因,凡夫畏果“。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今天这期节目好庸俗,其实我就想讲一句话——人真的不能干个坏事,干了坏事,真的就停不下来。

颜天意编录,李传博排版



上一篇:罗辑思维:强者的宿命 133
下一篇:罗辑思维:没啥不能没知识 13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逻辑思维|     

GMT+8, 2019-8-20 06:45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37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