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074|回复: 0

罗辑思维:没啥不能没知识 135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108
发表于 2015-11-27 17: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uojisw 于 2015-11-30 17:47 编辑

罗辑思维:没啥不能没知识 135


No.135没啥不能没知识
  
  今天的节目我们从大航海讲起,这个题目我们以前也碰到过,那为什么还要讲呢?因为它太重要了,整个人类现代社会的发端,都可以追溯到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它带来了两个后果,一是两个大陆板块的物种资源充分地交流,带来人类财富的大爆发;第二就是,人类终于登上了海洋这个大的舞台,让全球化的历程开始启动。所以我们可能今后的节目,也会不断地回到1492年这个现代社会的原点。

  美国人现在是每年都要纪念一下,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但是有意思的是,会场之外总会有一帮人反对,为啥反对呢?因为你这叫歧视嘛,什么叫你们地理大发现,你们发现新大陆,我们新大陆上原来有人好不好,印第安人不是人呐,怎么就是你发现我们呢?只是大家相遇而已,两个文明的相遇。确实,持这种观点的人很多,在历史学派当中就有一个叫所谓:新左翼历史学家。他们就是这么看问题,那你如果让我来评价,这就是叫抬杠。为啥?虽然很多史料都在支撑,说哥伦布并不是第一个到达美洲的人类,对吧?你想印度安人哪儿来的,他就是从百令海峡,是亚洲人过去的。甚至有人会说,印第安人就是我们中国人的后裔。这个从进化学上,你是可以推得通的。

  再比如说,1960年的时候,考古学家在加拿大东北部,现在有一个叫纽芬兰岛,就发现了维京人的生活村落的遗址。维京人是什么人,就是早年的欧洲人,他们是干海盗的,可能船漂到那儿。然后就在那儿定居了,所以怎么能是你,哥伦布是第一个发现新大陆的呢?但是为什么说这个观点是抬杠。因为人类文明的发展靠的动力是什么?不是新资源的涌入,而是人类的交流。哥伦布干成的事情,不是看到了美洲,而是他看到了美洲,并且把那个地方有这么一块新大陆的信息又带回到了欧洲,是因为信息的一来一往,才奠定了这个事件的历史地位。
  
  我们举一个例子,在欧洲人发现美洲之前,美洲大陆上确实有人,印第安人,而且他们分成了很多文明和种族,其中最重要的是两个帝国,印加帝国和玛雅帝国。可是你要知道,这两个帝国和文明之间是完全隔绝,没有交流的,甚至彼此根本就不知道对方的存在。那你说为啥呢?现在人类学上有这么一个推论,说是因为美洲大陆是一个大竖条,你看,它是沿经线伸展的一个大陆,这和欧亚大陆的地理条件就完全不一样,欧亚大陆是沿纬线伸展的,是一条大横条。
  
  那你说大横条有什么好处呢?因为那个时代是农耕文明,可以交流的东西往往就是种子,各种各样的物种。那如果同纬度,它的光、热、水、土四大条件就是类似的。所以你这个文明发现的种子和物种,我在其他地方就可以移栽成活。所以你看,欧亚大陆中心的那个中亚地区。它发现了小麦,发现了葡萄,这些物种就可以沿丝绸之路传到中国。它也可以传到欧洲,所以交流就变得频繁。虽然交流的方式不见得很文明,有可能是贸易,也可能是战争,但是不管怎么讲,只要有了交流,人类文明就会发展。
  
  可是在美洲大陆上就没有这个条件,因为南北两个文明虽然相隔不是很远,但是我发现的种子到你那儿长不活,光、热、水、土条件不一样,所以我们即使交流,也没有什么意义,所以美洲文明就发展不起来,所以我们站在这个角度,再去看哥伦布地理大发现的意义,你才知道它根本不是什么新资源涌入了旧大陆,而是旧大陆获得了新交流的机会。
  
  那中国人在讲地理大发现,或者大航海这个词的时候,心里老是不忿,我们中国人凭什么就没有大航海呢?所以我们反复地讲什么郑和下西洋,就觉得好可惜,那么强大的舰队,那么好的造船技术,但是我们偏偏走错了方向,我们向西走,如果向东走,走到了美洲,那个地理大发现的光荣不就属于我们中国人吗?
  
  其实不可能,你想有两个条件死死地制约了中国人:
  
  第一,就是太平洋太宽了,即使中国人有那个牛逼,我们真的就登陆了美洲大陆,你想,美洲大陆也在欺负中国人,美洲大陆的东边,朝向欧洲那一边,有大量的平原、森林,有很多资源。可是朝向太平洋这一边呢?首先落基山脉,从北到南拦住了往内陆发展的通道,再然后,这边全是沙漠,所以中国人就算是登陆了,他也没法存活下去,而且太平洋是如此的浩瀚。可是大西洋,我们再看大西洋的地图就很有意思,欧洲人发现新大陆没那么难,即使按照当地的技术条件,大概坐船两三个月也就过去了。

  如果你往两边看,就更有意思,在大西洋的北部,其实你看那个地图上,英国距离格陵兰岛,再从格陵兰岛到加拿大,其实很近很近,当然那个太冷,基本上不可能从北边绕过去。向西试图通过另一条路找到印度。这是被逼的。其实这句话也不对。虽然我以前也这样认为,但是近期我看到了一些史料,它不符合历史事实。

  首先,欧洲人的大航海进程,早在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之前早就开始了。

  比如说最早的大航海家,就是葡萄牙那个著名的亨利王子,他最早开始搞航海什么时候,15世纪早期1415年早在君士坦丁堡陷落之前,他就已经开始组织各种各样的航海工程,往非洲一步一步地开始拱,你怎么解释这个现象?
  
  第二,就是君士坦丁堡陷落之后,那个奥斯曼土耳其的苏丹又不是个傻子,他也知道贸易会给他带来税收的。更何况,穆斯林这个群体非常重视商业,他们是懂这个道理的,怎么会阻断商路,自断经济命脉呢?

  现在也有史料在证明,威尼斯商人就在君士坦丁堡陷落之后几十年和奥斯曼土耳其做的香料生意,那个贸易总额是在持续上升的,没有下降。

  而且还有一点也说明问题,你想想看,我们就假设奥斯曼土耳其阻断了商路。那最急眼的人应该是谁啊?就是威尼斯商人和意大利商人,因为没有饭吃了。但是大航海恰恰不是由意大利人主持的,而是由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主持的。哥伦布的身份最说明问题了,他就是意大利人。但是在意大利没有得到支持,这不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奥斯曼土耳其没有阻断商路。君士但丁堡的陷落和大航海是两个孤立的事件。
  
  而且还有一点,我们现在都以为,你在地图上看。好像从欧洲经过君士坦丁堡到亚洲,这个直线距离非常之近。后来大航海,什么绕过好望角到达印度是绕远道,好像确实是那根管子不通了,不得不从南边绕。其实你就不懂海洋贸易,恰恰是一种最节省成本的贸易。因为在海路上,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阻碍,而且和哥伦布后来不同,那种在大洋中航行,那个时候是没有的。
  
  所谓的大航海在第一阶段,都是贴着陆地航行,其实风险没有那么高。你看,很快英国的东印度公司,你想那个商路,是从印度进了货然后绕过好望角,沿着非洲西岸到达伦敦。从伦敦把这批货从欧洲大陆上,往君士但丁堡去运,到达君士坦丁堡之后,居然卖的比奥斯曼土耳其直接从印度进口的货还要便宜。这说明什么?说明海路是一个更便宜的路,经济问题永远不要用那种。简单的物理问题来思考,好像那个近,所以他便宜。恰恰相反,所以大航海根本就不是什么,欧洲人被迫夺路狂奔,而是按照一种正常的经济规则,它是寻找一条更便宜的商务通道。
  
  那说到这儿,问题就更加迷惑了?为什么全世界只有欧洲人搞出了这么一个大航海呢?刚才我们是盘马弯弓,就为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在人类所有文明当中,只有欧洲人那么幸运,搞出了一个大航海呢?那我们今天给大家准备的答案很简单,只有两个字:知识。
  
  从最浅表的意义上大家都能理解,知识对于大航海的基础性作用。
  我们就说那个船吧,要知道造船工艺在人类的技术系统当中,是一件非常晚近的事情。你看稍微原始一点的民族,他可能已经有了弓箭,但是船他是造不出来的,他只会把一根大木头给放下来,然后把中间给掏空一点,坐在里面,这叫独木舟。

  而现在我们看到的即使是很原始的那种船,它都牵扯到非常复杂的工艺。首先对木材的加工技术你得成熟吧。因为那个板子要放很多年,把水分基本给晾干。然后拼接起来,那个不漏水。你想想看那个难度,所以要造出能够远航的一百吨以上的船,这个技术要达到很高的水准。

    再比如说,你总得知道地球是圆的吧。否则哥伦布疯了吗,向反方向去找印度。那欧洲人其实在中世纪,他也不知道。那后来怎么知道的,因为文艺复兴,文艺复兴最重要的是后面两个字:复兴。是把欧洲人在中世纪已经忘却的,那些古希腊、古罗马的知识给重新打捞出来。因为古希腊人早就猜测,他不是说已经确定的知识,他只是猜测,说这个月相的盈亏圆缺,为什么那个缺口是圆的呢?这是不是地球的影子投射到月亮上,产生这么一个结果呢?包括月食的时候,他也看到一个圆的阴影,所以他们猜测地球是圆的。所以我们经常说,欧洲中世纪愚昧,经常在讲是地心说还是日心说。其实你想,如果不知道地球是一个球体,怎么会有地心说、日心说这个争论呢?你看中国人,从来都是讲天圆地方。所以,这个知识准备也是大航海的基础。但是,我们今天想讲的知识远远不是这个层次的知识,我们想讲的是知识观念。

  要知道,在人类所有的其他种族和文明当中,知识观念都是用三个字可以概括的,叫全知道。从那种原始的,甚至没有什么文化的人类种族,一直到像阿拉伯、非洲的那些土著,包括印度、中国这样的四大文明古国,我们的文明的知识观念都是全知道。因为我们有经典啊,有圣人啊。从中国的儒家的《论语》我们就讲,半部论语就可以治天下了嘛,到《古兰经》到《圣经》,到犹太教的《塔木德》,包括印度教的那些经典,都是已经把所有的知识都告诉你。从宇宙怎么诞生的,一直到未来是什么样,从人们心中应该遵循什么样的规律,到整个宇宙的运行规律,全部知识五一遗漏。如果说有些东西没有记载在经典当中的,那是什么东西呢?那就是不重要啊。圣人没有提,经典没有记载,就是比不需要知道的知识。这可不是什么,说中国人或者印度人落后,全世界所有的文明样式都是这个特点。

  可是欧洲人非常奇怪,他从古希腊开始,搞出了另外一套知识观念系统。至于为什么,那这个考据起来就长了,今天我们不能讲,总而言之非常奇怪。他的知识观念也可以用三个字来表达,叫不知道,就是我们知道的东西非常有限,未知是非常广阔的。这个观念很奇怪,当然有人说,这就是跟古希腊当时搞得工商业文明有关。因为商人嘛,天生就很谦卑。因为他不知道,他连隔一条街区那个商品的价格他都不知道,所以商人他就要钻头觅缝4地去打探新的消息,打探新的知识,所以形成了这个观念。至于这个观念的来源我们今天就不去计较他,但总而言之,你不觉得这是人类文明当中的一个异数吗?我们个大家看两张图。一张是这张中国古代的地图,很多张你都可以看,其实就是有一个观念,就是我们已经全知道了。你看山川、城市、河流,哪儿没有记载,至于周边,那周边不重要,周边要不就是荒漠,要么就是大山,要么就是大海。那其他的地方由没有人住,对我们完全不重要,所以中古古代几乎没有精确的制图技术。因为没有用,全知道了。你就守着你的家乡好好过日子而已。中国古代地图,那是带有强烈的政治含义的,就是皇帝老子弄一张地图,挂在金銮殿自己的宝座背后,经常回头看一眼,你看这片都是我的。它是有一个强烈的政治意图。可是西方的地图,我们再给大家看一张。
  
  这是大航海刚刚开始,大概是1502年左右的一张图。你看葡萄牙人的制图技术比较发达,所以沿着非洲海岸的这个海岸线和今天的地图的那个非洲的轮廓已经非常像了,可以说非洲的轮廓已经变得非常明确。可是他老老实实的承认,很多地方我不知道,非洲的海岸线周围有些地方我知道,但是内陆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至于南美洲,沿岸巴西那一带我知道一点点,再往里我不知道,是个空白,印度呢,也是知道一点点,至于中国呢,就基本上画的歪七扭八,我不知道。我们就假设一下,这张图挂在你今天的卧室里,你只要看到这张图,只要你有起码的好奇心,你可能都会生出一种冲动,说那些地方我不知道,那都是些什么呢?如果有条件,我是不是应该去看一下呢。所以你看,这就是知识观念,我承认我不知道。
  
  我们很多朋友都知道,罗胖反对中医,曾经专门做过一期关于中医的节目,我又不是搞医学的,我现在身上也没什么病,那我凭什么反对中医呢?其实我反对的是一个知识观念。中医你看,它就是全知道。金木水火土,含量温热平。所有这些东西可以包裹一切和解释一切现象,那如果说这没治好,怎么办呢?几个解释。第一,你这叫命,那医生治病不治命;第二,你遇到了庸医,你要是遇到好医生,那你可能就能治好,另外就是药不好。总而言之,这都是细枝末节导致,跟知识体系没有关系。
  
  知识体系自打《皇帝内经》开始就已经奠定了,那个东西是没有错的。古代的扁鹊、华佗、李时珍,他们治病,都是肯定治得好你。所以你看,这就是一种全知道的知识体系。而现代的西方医学,就是现代医学,它就是承认我不知道,在知道和不知道之间,有一条清晰的界限。我们人类所有的努力就是把这条界线王远方,往未知不断地推进。其实我想说的是,人类只有在后一种知识观念当中,我们的知识才可能增进。

  要想知道知识在大航海当中的作用,我们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就是15世纪早期葡萄牙的王子:亨利王子。这个人的父亲是当时葡萄牙的国王,叫若奥一世。生了三个男孩,这亨利王子是老三,他的母亲是一个英国人,可能是结合了这两个种族的特点吧。这个小孩从小就获得了一种非常特异的品质,一方面非常稳重而沉静。另一方面呢?又有一点宗教狂热,雄才大略。你想这两个品质,结合在一个人身上还是挺难得的。后来他长大了,若奥一世一死,他就从亨利王子变成了亨利亲王。但是王位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了,所以他年纪轻轻就从首都撤出来了,到国家的最南端的一个小荒村住下来了。住下以后 ,他这一生就为一件大事来要搞航海。不过亨利王子搞的航海和当时欧洲人普遍概念那个航海不一样。
  
  当时欧洲人主要是在地中海这个小澡盆里搞,因为那儿有生意可以做,而且地中海你想是欧洲夹着非洲形成的一个类似内湖一样的东西,所以里面的风浪相对比较小,对航海技术的要求也没有那么高。而亨利王子要干的呢?是在大西洋里搞沿着非洲的西海岸往南走,其实当时欧洲人完全不知道往南走会发生什么,更不可能知道好望角,也不可能知道绕过好望角可以通向印度。但是就是要往南走,为啥?因为一个宗教原因,我们知道中世纪的时候,其实欧洲的那个西南边的那个伊比利亚半岛,就是西班牙、葡萄牙压的那个地方,是被穆斯林占据的。后来穆斯林战败了,渐渐退出。

  但是基督徒不依不饶,凭什么你说撤就撤,弄死你。那怎么弄死呢?

  他们就想到一个战略,叫两面夹击。因为在欧洲中世纪当中,流传着一个谣言,说当年跟着耶稣的一帮人,后来有人流落到非洲的南部,也搞了一个基督教国家,叫约翰长老国。那如果我们要是绕非国洲的西海岸,那个鼓起来的一片,要是能和约翰长老国。那是亲兄弟啊,我们都是基督徒,要取得联系,我们是不是可以共同出兵,去两边夹击人家穆斯林呢?所以带着这样一个宗教性的渴望,他们开始往南拱,你现在在非洲西海岸看,那边的一些群岛,什么马德拉群岛、亚速尔群岛。现在都是葡萄牙的领土,就是这么来的,是亨利王子当时奠定的基业。

  那这个探险其实是非常难,你想,非洲你看那个地图。最鼓的伸到大西洋当中的那个角 叫博哈多尔角。这个角往南,当时人类的航海是完全没有经验,包括穆斯林航海也没有经验,他们当时穆斯林的海图当中,那个地方出来一个手,那就是魔鬼之手。意思是过这个地方就不要往南了,再往南,魔鬼就在那等着要抓你。包括一些葡萄牙的船长和水手,他们也心惊胆战,甚至他们开始造谣。因为不敢往南走,回来说,诶呀,你不知道,那个地方好热啊。那个地方热到什么程度,就只要过了那个地方,你就变成黑人,你就再也白不回来了。而且说,你想那个地方那么热,那海水都蒸发了,全是盐。那哪还是海啊,那个盐用犁都犁不动,所以那个地方根本没法走。那肯定嘛,他不敢走, 他总要找一些理由。
  
  但是亨利王子就不信这个邪,就得往南走。后来终于在他的支持下,有一些船长陆陆续续地就渡过了那个角。发现没有问题,也没有变成黑人。而且这个时候我们要替亨利王子做一个说明,他当时搞大航海的时候,没有明确的商业目的。不想后来有的人讲的,葡萄牙人就想绕过好望角到达印度,打通商路,当时怎么知道打不打得通呢?金山银海花下去,难道是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目的吗?商人从来没有这么做生意的。你想,航海是一件多么花钱的事情。当时亨利甚至动用了一些国家的资源,只要你们想去造一百吨以上的船,皇家的森林随便进去开采。因为只有一百吨以上的船才要搞远洋航行。再比如说,只要为了航海,你进口任何货物可以免税。这都是国家承受了巨大的财政负担的。其实在他一生搞航海的过程当中,国内舆论是不断的批判他,说劳民伤财,又挣不到什么钱。所以亨利也很可怜,他在航海的过程当中不断地就去淘金,一旦找到一个河口,那个沙子里面能淘到一点金子,就拿回国内。我们找到金子了,我们不是光花钱不挣钱。

  但是我们又得把话说回来,任何一项伟大的事业,如果没有商业组织和商业目的作为支撑,是很难持续的。就像中国的郑和船队,好像很大,宝船,那么浩浩荡荡,但是都是国家财政补贴,你这件事是不可能持续的嘛。但是亨利王子最后搞出来的商业,说白了不是很光彩,就是奴隶贸易。

  这是在1441年,他们抓了几个穆斯林,然后送到葡萄牙,说我们抓到奴隶了,卖了可以变钱,虽然很少。但是蚱蜢也是肉啊,没准儿将来,我们就会变成更大规模的奴隶贸易呢!

  到了1444年的时候。抓了200多个穆斯林,又拿去当奴隶给卖了,这是一笔不错的钱。 其实就此打开了400年的欧洲罪恶的奴隶贸易的序幕。啊,当然,哪有那么多穆斯林可以抓呢,抓来抓去可就是抓黑人嘛,这就是黑奴贸易的开端。

  但是我们今天想讲的,还不是亨利这个人有多么艰苦、卓绝、坚持,我们想说的是他的那个航海学校。要知道欧洲中世纪的那个学校哇,那其实就是一个神学机构。我看过一个材料,说一个欧洲中世纪的大学,神学教授的工资是数学教授的十倍,所以你想它跟修道院有什么区别,啊,就是一帮人天天在那儿研究,说一个针尖上可以站多少个天使啊,就这种问题,要不就研究各种书法。
  
  海洋发现纪念碑 王子傲立船头

  而亨利王子的学校,其实和我们今天的很多大学已经非常像了,那真叫是科学教研两不误哇,一方面培养大量的水手哇、船长这些人才,另外一方面,就是搞学术,他在全世界各地搜罗了大量的天文学、地理学、人文学,尤其是制图学方面的各种专家,积累了大量的海图。这个人也非常聪明,他一生只去过一次北非,在那儿,他打下城市之后就埋头做当地的学问,搜集一些书籍材料。

  那他在这个航海学校里面做的最大的一个贡献,是研制船只,要知道,在大西洋上航行的船和地中海里的船不一样。首先地中海里没有风,而大西洋的风不仅大,而且风向不定。所以后来是在亨利王子的航海学校里面,打造出来后来用于远洋航行的那种叫三桅三角帆的船,那它有两个好处,第一呢,就那个船帆是三角形的,这样它很便利可以转方向,这样就不管你风从哪边来,我的船只都可以获得动能。而第二个特点呢,就是这个船吃水比较浅。这有啥好处呢,因为你想,大西洋上,请问你怎么航行?你要是离陆地远了吧,就容易遇到恶劣的天气和风浪;你要是离陆地近了吧,又容易遇到暗礁。所以如果有一种吃水比较浅的船,它就可以尽可能贴近陆地航行,降低航行的风险。这个船就是亨利王子的这个学校研发出来的。
  
  霍普金斯大学
  
  其实啊,从那一刻开始,人类积累知识或者办新的事业就获得了一种新的模式:就是不管先干什么事儿,我们先干一个学校。举个例子讲,美国现在有一个著名的大学,叫霍普金斯大学,是全世界最好的医学院。其实美国当时经济很发达,这是1893年的事情。但是医学教育并不发达,所以当时是一帮精英,把当时世界上最好的医学教育就是德国的医学教育,很多资源、方法、思路逮到了美国,办了这么一个学校,才让美国整个医疗界的水平给提上来了。

  后来 美国人为了帮助中国人,这是庚子赔款之后的事儿啊,在中国又搞了一个协和医学院,也是仿照霍普金斯大学的这个模式,在中国办的协和医学院。那当时,这个以前节目我们也讲过,当时其实有两个思路,同样一笔慈善基金,我到底是办更多的医院,救治更多的中国人,还是办一所医学院,培养更多的医生呢?后来证明,后一种思路是对的。所以因为有协和医学院的存在,中国当时的医学发展水平是远远超越当时的国力的。
  
    说到这儿我们就可以总结两句了,欧洲人为什么搞出了大航海呀,还有后来的科学革命、工业革命和整个现代社会的进程啊,究其原委,就是因为人家知识方式不一样。具体说两点,第一,知识观念不一样,其他社会都以为自己全知道,而欧洲人搞出了一种叫不知道的知识思维方式。这个很奇怪,但是很有用。那第二点呢,就是搞出了一套保存、传承和迭代知识的组织样式。具体的讲就是像亨利王子航海学校这样的机构,后来遍及世界的大学那种样式。正是站在这两个基础上,我们现代社会才开始展开了它那个壮阔的发展历程。
  
    那接下来,我们就从另外的角度上再来看看,知识是怎么影响人类社会发展的。平时大家提到大航海三个字,想到的是谁呀。包括我们以前节目也是这么讲,想到的都是那一代伟大的航海家,什么哥伦布、达伽马、麦哲伦这些人,我们今天仍然钦佩他们,但是我们今天特别提醒大家注意,这个事实的另外一个侧面,就是所有这些表面上的功劳,都是建立在一个坚实的底座上的,那就是亨利王子航海学校所代表的一种全新的知识思维方式和知识运作体制。这个底座什么时候成熟,大航海时代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就像我们前面讲的那个例子,有了底座之后,就意味着有了新的大型的舰船、新的风帆、新的航海的工具、新的海图。有了这些基础,那发现美洲新大陆是迟早的事情嘛,对吧。那艘船已经那么大,我们队船体已经实施那样的控制。就在哥伦布发现美洲之后八年,不就有大风把他给刮过去了嘛。美洲也就自然发现了,其实这才是我们整个现代社会的真相, 这是我们今天节目特别想讲的东西。
  
  整个现代社会,我们现在看到的经济、政治、军事,我们看到的都是货币现象,一大堆的进出口和GDP的数字, 以为那才是标定我们社会发展的一些尺度。其实错了,真正的尺度就在底层,那就是知识。

  那最浅表的意思大家好理解了,就是有了新科技,当然经济要有新发展。但是,哪有这么简单,我们还可以再往下追一层,就是其实整个经济本身他就是知识。

  我给大家讲一个大家生活当中,都可以遇到的例子,你比如说家里如果有60岁以上的老人。你问他,我给你买点东西孝敬你,你要什么呀,你今天过生日,我要给你送个什么礼物啊。老人往往是翻翻白眼,当然也可能是不舍得花钱,但它真的是不知道要什么,他为什么不知道要什么呢?知识不足嘛,他不知道苹果电脑有多酷,也不知道找你要一个苹果新出来的那个苹果手表。他也不知道他需要到一个什么,马尔代夫的海岛上去度假,他也不知道我要参加那个很贵的课程,学习一些新的知识。正是因为他的知识不足,导致他的需求不足。

  所以中国很多年前就有人盯上了,说未来有一个大产业。叫银发产业。但是很多人在这个行当里搞了半天,也没挣到什么钱。为什么?因为中国这一代老人他的知识不足,带来的需求不足,所以他不足以支撑一个庞大的产业。你如果让罗胖这一代人老了之后,那银发产业是很有搞头的,因为我天天脑子里有各种奇思怪想,这种奇思怪想是用知识带来的,我有各种各样的需求,再加上我们这一代人因为买房买得早,我们兜里又有钱。那银发产业当然就有搞头。所以你看。所有的经济。

  你就去看这个时代,任何一个经济门类。其实它的基础都是在人们的脑子当中,有了新知的产物,我们过去老在讲,让老百姓过好日子,难道过上好日子,就是有一张床可以睡,每天都可以吃到荤菜吗?当然不是,经济如果还停留在那个发展水平上,什么大国崛起就不要搞了。

  真正经济发展就是每一个人他有无穷尽的眼光,有很高的知识视野,所以激发出内心大量的经济的需求,那其他人才能够开动马力,来满足他们的需求,我们的经济才能上升。所以我刚才的那个论断不是请词夺理,知识本身就是经济,我们还可以深看一层,为什么现在有些经济学家,三十年来一直在大声疾呼,一定要搞市场经济,自由市场经济这样一个经济学的流派。它的所有的理论的根子,其实也是扎在这两个字上,叫知识。
  
  最近我们微信公众号里在卖一本书,叫《经济学通识》 它的作者是北大地经济学教授:薛兆丰先生。这本书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自由主义经济学的入门读物,一方面很通俗,就是从我们身边的小事入手。另外一方面,又把自由主义经济学的,全部理论基础讲的非常透彻。 你看完之后,保证你脑洞大开,毁三观。

  那自由主义经济学的基础是啥呢?其实还是我们今天讲的这两个字,叫知识。为什么不能搞计划经济, 一定要搞自由市场经济?因为计划经济的那个中央计委,那个中央政府,即使他爱民如子。但他没办法,他知识不足嘛,他可能会知道今年中国人民需要多少台冰箱。 但他绝不可能知道,今年中国人民需要多少台银色的冰箱,这是个体的偏好决定的。他可能知道今年中国土地里能产出多少根萝卜,但他绝不可能知道,隔了两个街区之后的那个小区, 今天他需要多少根萝卜。那知识不足怎么办呢?只好交给自由市场,用价格这个唯一的信号来调整整个社会资源的配置,这就是自由市场经济的基础。

  我们还可以再深看一层,知识和经济的作用,什么叫经济战争,什么叫国家之间的博弈, 不是什么货币战争,不是什么用汇率来祸害你。那都是非常浅表的逻辑,说白了,还是知识。 我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在学校的图书馆里看到过一套书,但是我从来也没翻看过它,因为标题非常奇葩,叫什么《满铁调查资料》。后来我才知道,这套书不得了啊,啥事满铁,这是一家公司,全名叫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是日本的国有公司,从1906年成立一直在中国祸害到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那这家公司表面上的使命,就是经营满洲,中国东北的铁路。但它下辖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部门 ,就是满铁的调查部,这是当时全世界非常重要的一个情报机构,但是这家情报机构又不是像别的,是刺探对方的军情,多少军队,多少大炮,它是调查民情的,好像跟战争全无关系。

  那满铁第一任总裁叫后藤新平,这个人上任之后,他马上就搜集各种个样的人才,他号称我要招募全日本“八点钟的男子”,就是有朝气,同时又不爱慕虚荣名,又不固执,这样的人来纳入他的麾下。这是一帮什么人?这是知识分子啊,我还看过一则材料,说满铁的那些帮调查人员啊,是我见过的,脸上最具阳光气质的一帮知识分子,他们干的活和战争没有关系啊,和侵略没有关系啊,就是搞各种各样精细的调查,比如说,东北,是一个屯子一个山一条河,去测绘它的地图,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去搞老百姓的访问和调查,当然,后来他的任务范围也不集中在东北,在中国全国都有。

  那最后积累了多少资料呢?因为1945年抗日战争就结束嘛,满铁就解散,资料是散失在世界各地,仅仅散失在中国的各大图书馆和档案馆里的材料,就车载斗量啊。 2007年的时候,中国的出版人也干了一件非常大的工程,就把中国各个图书馆和档案馆里的满铁资料搞了一个目录,出了一本书,叫《中国馆藏满铁资料联合目录》,就资料各存各的啊,但是我们搞一个集中的目录。这个目录就三十卷,三千万字。那请问当年的那个总规模有多大?其实是海量的一个调查规模。

  所以抗日战争,中华民国的军队和日本鬼子打不过,你看的是战场上我们枪炮不如人,而真实的是什么,我们对自己的国土都不明白。你说一个村子的情况,当地的老农民知道不知道?他当然知道,但是你整个国家没有一种手段技术和体系,把这些知识汇总起来,变成一种可以迭代可以传承可以使用的知识。所以,你即使是在自己家门口打仗,你也打不过人家。

  你看,英国人入侵印度的时候,其实没有打什么仗,没有爆发什么血腥的侵略战争,英国人凭的就是什么,他们对知识的掌握嘛,不仅因为他们有先进的武器,即使对印度的资料也是知道的。可能印度农民看着啊,几个英国工程师扛着那个哼哧哼哧的三脚架上山,搞什么测绘地图,觉得英国人很傻嘛,这干什么,但是等英国人把印度的所有地理资源人文情况,各种各样的东西全部调查清楚之后,你还怎么反抗,你又没有一个集中的中央政府,那英国人就大模大样坐下来当你的殖民者了嘛。这才是国家博弈的终极真相啊。其实打的是不同国家的知识思维方式,知识具体成果和知识运作体系带来的国家战略优势。
  
    那今天我们讲了知识的重要性,但是不要忽略,知识的生产是一件极难极难的事情,它难在两个地方。

    第一,就是生产不可预测嘛,你说生产大炮,只要计划做好,资源够就可以了。知识,像我们很多人现在动不动就呼吁,要全民创新呐,科学家和政府要投入啊,企业家要争气啊,没有用的,知识生产,再多的投入都未必有产出,就像文科有一个教授叫钱钟书,他讲什么是学问啊,学问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养之事,哎呀,我觉的这句话真的把知识的生产给说尽说绝了。它一定需要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没外人打扰,荒江野老屋中嘛,二三素心人,那些人啊,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商量培养之事,什么叫商量,就是彼此批评彼此碰撞,什么叫培养,就是像个老农民一样哎,把种子种下去之后,你只能等在旁边看,它长就是长,不长就是不长,谁都没招,。这是知识生产的第一个难点。

  第二个难点就是知识生产出来,你认不得它,无法评判。你想所有人类一旦获得新知,它往往是人类这个学科当中最精英最顶级聪明的人搞出来的东西,那怎么评判它是真知识还是假知识?总不能老百姓投票吧,老百姓又不懂。所以此前有一期节目我们专门讲爱因斯坦的时候,就专门跟大家介绍了这种同行评议体系的重要性,就是一定是全世界搞理论物理的学者,来共同判断你爱因斯坦搞出来的相对论靠谱不靠谱。有的时候,这种生产体制非常的慢,甚至是有点愚昧,有点学霸作风,但是没办法,只有他们能判断哪个是新知识。

  所以我插一句题外话哈,有的学者就在讲,说为什么现在西方经济不行了,什么大家讲的表面上的理由,也不是什么来自中国的挑战,就是因为他们的知识生产体系出现了大问题。原来美国这样的国家,他在大学里搞的也是同行评议这一套,但是大家都知道,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有一场遍及西方各国的学生运动,学生们就是看不惯老头嘛,凭什么你们把持学术嘞,当学霸嘞,我们要公平要自由,你们以后评价知识一定要用一个客观标准。所以自打这场学生运动退潮之后,美国的大学更倾向于用什么论文发表数量,这种相对客观的标准来评价知识生产,这就要出问题了。

  我们不说美国,就说中国啊,有一个大夫就跟我讲,他们医院里就搞得很荒唐,一个医生要想评职称,他就一定得发表论文。可是你知道有些名医他之所以能看得好病,就是因为他看得多,比如说外科医生就最典型了。一种手术他做得非常多,所以他就更容易帮助到病人。但是这样的大夫未必能写得出论文。但是他们也没办法,必须拨出精力来,来糊弄和对付两篇论文,以便评职称,所以最后这个医院就搞得乌烟瘴气。大夫们可能都懂我在说什么,大学里就更是这样,前不久我还看到一篇文章,说以后中国的大学,也许只剩下那些会写论文的人。会写论文就有真才实学吗?
  
  有一次我和这本书《经济学通识》的作者,薛兆丰教授,我们一起旅游,我就问他,为什么近些年西方的经济学有点不出成果了,为啥?薛老师回答我,说因为像科斯这样的大师,现代美国的大学制度已经不认了,你看科斯,前两年刚刚去世。是一个非常高地位的经济学家,是新制度主义经济学的开山祖师,但是他一生没有发表过什么论文,大概有影响力的也就三篇,一篇叫《企业的性质》一篇叫《社会成本问题》,还有一篇叫《经济学中的灯塔问题》,那这样的人,论文发表数量,还不如中国大学里,经济学系一个普通的讲师一年发辫得多,他肯定混不下去,大师没有了,安静做学问的环境没有了,那怎么可能再产生新知识呢?所以有的人就在讲,现在西方经济停滞,跟这个现象是有关的,你看,现在我们讲的什么互联网,计算机这一套。它的所有的基础理论成果,就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都奠定了。我们今天吃的其实是那个时候的饭,只不过是一个后续效应而已,而近些年来,在基础理论上,已经没有太大突破了,所以西方经济的发展后劲足不足,就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说到这儿,我得说明今天我到底想说什么?最近有一种声音在中国舆论界飘荡,说中国经济马上就不行了,因为那个每年增长8%的好日子过完了,我们制造业的成本也高起,所以我们这一代人分分钟要等着中国经济拐点出现。这种话我是不信的,为什么?因为你不要光看经济的那些浅表的数字,你要看到经济发展的底层规律,我们以前有一期节目专门讲过,经济发展底层动能就是两个,第一个叫创新,第二个叫创新的扩散。
  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发展就是因为第二个因素,创新的扩散,说一句没出息的话,说白了,只要美国人、西方人还在不断地搞创新,而这些知识和创新在流入中国的时候,没有显见的障碍,那中国就可以凭借自己庞大的人口数量。和庞大的经济总量,来消化这些创新,来学习别人的知识,从而完成自己的增长。过去三十年,这个逻辑是不断地重现,也是中国经济增长最底层的秘密,只要这两个要素不变,就是西方人在创新,中国的总量很大,我们可以靠规模优势消化它的创新,中国经济就不可能停滞,当然这个地方你会说,你是不是长美国人志气,灭中国人威风?还真不是这样,因为第一件创新太难,而跟着创新又相对容易。
  
  
  猎豹·傅盛
  
  最近我的一个朋友,就是猎豹那个总裁傅盛,他发表了一篇演讲,里面就讲到了一个例子,说美国人搞出第一颗原子弹,和中国人搞出第一颗原子弹,这个难度是一样的吗?差远了去了!因为美国人搞的那叫创新,没有人造出过原子弹,原子弹能不能造得出来没人知道,所以他们是瞎碰瞎撞,最后搞出来了,这个难度极高,一旦搞出来之后,我们中国人就知道,原子弹在理论上,技术上完成可行,所以它就变成了一个工程学问题。那只要你把它造出来就可以,虽然同样是第一颗,那个难度大了去了,这就是知识扩散的作用,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真的还是要对西方社会拱拱手,说一声谢谢,所以中国经济,你想还有那么多乡下人没有城市化,我们还有那么多人口的人均收入水平,就中国的总人均收入水平只有美国的四分之一,那追赶的空间还大了去了,再加上,中国人人人都想发财,这样的经济体,它的增速怎么可能慢下来?怎么可能出现拐点?因为有事可做,所以这是一个好消息。

  但是与此同时,站在我们今天的这个角度,又有一个坏消息要带给大家:美国有一帮学者做了一个调查研究,说一些后现代性国家,就是比较穷的国家追赶美国,到时候它的追赶速度会慢下来,就是人均收入水平达到美国的60%的时候,现在我们只有四分之一,到60%还有一段时间。但是一旦到达60%,中国经济再想跟美国人死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所以很多人都在说,中国经济没问题,追上美国分分钟,这种观点我也不信。为什么?因为到那个位阶的时候,你需要有自己的创新了,你不能等着别人的创新往你这儿扩散了,那请问,我们中国现在拥有的创新体制,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讲,知识的运营体系真的建成了吗?当每一个医生还在写论文的时候;当大学里只能剩下写论文的高手的时候,中国人在知识创新这边可以说还没有破题,所以一则以喜,一则以忧,中国经济不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有的人诊断错了病根啊。

  首先得感谢罗辑思维文字汇编小伙伴们,我们以无私之心,传承罗胖之经验。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文字排版:@洛轩喵
  文字录入:@洛轩喵  @一万年 @颜天意 @麦麦T  @才子
             @留校查看 @微尘 @紫苏 @书癖陈   



上一篇:罗辑思维:恶之花 134
下一篇:罗辑思维:只有一种人能改写历史 13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逻辑思维|     

GMT+8, 2019-8-19 20:57 , Processed in 0.140626 second(s), 37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