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找回密码
 罗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990|回复: 0

罗辑思维:恶之果 141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108
发表于 2015-11-27 17:0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uojisw 于 2015-11-27 20:05 编辑

罗辑思维:恶之果 141


感谢大家来到《罗辑思维》捧场,今天接着给大伙说故事。

前几期有一期节目名字叫《恶之花》,讲的是明成祖的故事。为什么叫恶之花呢?是因为我们想通过那期节目,重新诠释一下中国老百姓熟悉的词叫“恶有恶报”。这个“恶有恶报”可不是指你干了一件坏事,将来一定在现实生活当中就遭报应,而是会对你的内心世界发生一种可怕的扭曲。

因为你干了一件坏事,你就不得不干第二件坏事来掩盖这第一件,然后紧接着再干第三第四第五件,来掩盖这第二件,所以你的一生就会沦入一个黑洞洞的逻辑。明成祖这前半辈子就进入了这个逻辑圈套。

那今天我们就接着《恶之花》往下讲,看这朵花怎么样持续生根发芽,开枝散叶,变成整个明朝二百多年这个政治逻辑,最后一直导致这个王朝灭亡。

那大家都知道,公元1402年朱棣终于变成了永乐皇帝,虽然当皇帝的方式不是很光彩,但是毕竟人家是皇帝呀,紧接着他就干了很多事情,什么郑和下西洋,修《永乐大典》,这些事的罗辑我们在上一期《恶之花》都讲过。

那他还干了一件事叫“五出漠北,三犁虏庭”,什么意思?就是御驾亲征,我天子守国门,我去把那个北元,那个残余给继续打掉,这是不是立下一个不世的功勋呢?为我的子孙奠定万世的基业呢?表面上看确实是这么回事。但是明成祖这一生有一个特点,就是所有的丰功伟绩都不能把内裤拔下来看。一看,哎哟,简直就没法看。比如说,就说五出漠北吧。第一次是永乐八年,从京城出发,路上走了三个多月,5月8号那一天,算是逮着了一个蒙古人,是一个探子,抓来一审,这算是第一个俘虏,不得了的成绩了。然后接着往前走,一直走到了这一年的6月9号,才算是看见了一支蒙古军队,一共多少人呢?几百个人,不得了啊。二三十万大军看到几百个人高兴坏了,因为几个月没见人了,追啊追啊,追了十几里路,也没杀到什么人,这就是第一次明成祖御驾亲征,叫“一出漠北”。

这就消停了吧?到了永乐十二年,接着出漠北。这次带的人多,五十万人,确实有成绩,这次杀了几百人,奏凯而还。那紧接着就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基本上都是深入漠北,连蒙古人的毛没有摸着一根,然后就回来了。但是回去写新闻简报不能这么写,皇帝老人家御驾亲征,战果是大大的,然后还搞出这八个字,叫“五出漠北,三犁虏庭”。那意思,我们已经把人家连根拔起了,是搞到他老巢去了。可能地方他确实是到了,但是赶尽杀绝蒙古人这个战略目标,他可没有达成,要不怎么给后来的子孙明英宗“土木堡之变”,留下了那么大的祸根呢?连皇帝都让蒙古人给抓走了。

你可能会问,那他神经病吗?每次二三十万、五十万兵马出塞外,这得花多少钱,空耗民财。他图的是个啥呢?他图的就是解开自己的政治死结。什么死结?你想,他原来出身就是燕王,是朱元璋派他在北边驻守国门,防范蒙古人的。后来他起兵靖难,打出来的一个理由就是我对国家有用处,你南京的皇帝凭什么要削我的藩呢?好啊,你这个道理如果成立的话,你现在是皇帝,现在北边还有一些守住国门的藩王,都是你的兄弟、侄子。请问,你要不要把他们内迁呢?如果你把他们内迁,就说明守国门完全没有用处,原来朝廷削你的藩是对的。如果你不把他们内迁,继续让他们守国门,当看门狗。那请问,如果有一天有一个手握重兵的藩王,突然起兵靖难,搞第二次靖难之役,威胁到你,你可咋整呢?所以他要打开这个逻辑死结。

他就必须干一件事,就是你们都闪开,我来,我原来就是看门狗,我经验丰富,我把蒙古人给打灭了,这就不需要看门狗了吧。所以他就跑到塞外一通狂咬,虽然啥也没咬着,逮几只耗子,吃几泡屎,然后就回来一屁股坐在北边,说我不走了。南京的都城给我迁到北京来,从此,我这条老看门狗守住北边。你们其他的藩王都给我回到内地去,谁也不许握有重兵。

所以你看,明成祖一生,什么搞《永乐大典》、郑和下西洋,上一集我们讲过了。这一集我们讲的“五出漠北,三犁虏庭”甚至是迁都北京,这都是挂在他的功劳簿上的,伟大的工程,其实脱下小内内一看,原来都是为了解开他靖难造反的这个政治逻辑死结。

那我们把这些破事都搁一边,下面我们要讲的是他真正难于解开的一个死结。你要死的嘛,你要找继承人的嘛,那请问,你找什么样的人来继承呢?原来他靖难的时候,他打出来的旗号就是你无能,我来,我行,对吧,我是太祖皇帝最棒的儿子。那好,请问继承制到底是嫡长子继承制(按照宗法制度来),还是按照谁能干谁来?老天爷真的是给他开了个玩笑。我们假设,比如说他生了个大儿子,这个大儿子特能干对吧,那就又立贤又立长,那这个问题就没有了。可是老天爷给他开了个什么玩笑呢,就是他极其不喜欢他的嫡长子老大,他喜欢老二。那请问,您老人家百年之后,您安排谁来当继承人呢?这就成了一个问题了。

说到这儿,我们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他的几个儿子。他一共生了四个儿子,最小的儿子出生一个月就死了,所以不算数。老三叫朱高燧,和我们今天下面要讲的故事关系不是很大,所以我们也略过。主要的矛盾就发生在老大、老二之间。老大叫朱高炽,那个炽就是炽热的炽,火字边加一个一只两只的只。老二叫朱高煦,煦就是和煦春风的那个煦。那你可能觉得奇怪,我们打个岔,一般来说,明代皇族起名字都是用同一个偏旁。你比如上一代太子朱标,他叫朱棣,这都是木字边。那到这一代应该都是火字边,朱高炽的确是火字边,那个煦怎么也是火字边呢?这就牵扯到中国古文字的一个知识了,下面四个点也是火字边。它象征着熊熊燃烧的大火,你看那个烹调的烹字,煮东西的煮字,下面不都是四个点吗,这打个岔。

我们还是回来说这俩人。那为什么不喜欢这个朱高炽呢?两个原因:第一,太胖了嘛!你看那个时代的胖子就受到歧视。所以你看史籍上写朱高炽有一句话叫“稍长习射,发无不中”。说他年纪大了之后就学习射箭,一旦射出去都能中。听着是好话吧,但是我告诉你,史官坏着呢,就在这句话里其实就是在埋汰他。为什么?因为那时候骑和射是连在一起的。什么叫射箭射的准呢?站那儿射那不算的,得骑在马上射。所以从古到今都讲的是骑射。他为什么不能骑射呢?胖嘛!上不去马,哪个马也不愿意驮他。而且加上腿脚不好,所以只能站在那儿射。所谓“发无不中”,那完全是扯淡嘛,对吧!他肯定不是个骑射运动员。一个胖子在运动细胞上一般来说都是不行的。这个我能作证。

那你想,明成祖朱棣是什么人,马上皇帝,弓马娴熟。所以他就肯定看不惯这个儿子。那第二个原因呢?就是性格上反差实在太大。上一集讲《恶之花》的时候,我们已经体会得到明成祖是一个什么人,性格急躁而且残忍,性格非常的坚毅。可这个朱高炽呢?因为胖子嘛,性格相对来说比较和善,比较宽缓,做事情比较迟钝,对吧。一个父亲对于自己这么不像的一个儿子,一般来说是看不惯的。

那他为什么喜欢老二呢?这得说这个朱高煦实在太像他了嘛!弓马娴熟,战场上也非常有勇有谋,哪一个父亲当然喜欢像自己的儿子。而且还不仅这一点,这个朱高煦是立过大功的。给大家举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呢,就是在朱棣造反之前,其实他三个儿子都在南京当人质。被扣在南京,那你还造个什么反呢?就算你得了天下,当了皇帝,你没有继承人。这就得看朱高煦这个人,非常勇武,他得到信息之后,居然抢了一匹马,带了自己的大哥,大胖子朱高炽和三弟朱高燧,是斩关夺将,一路逃回北平。一看三个儿子回来了,朱棣高兴,就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了,我儿子回来了嘛,这叫天赞我也。

那第二个例子呢?在靖难之役的过程当中,南边的建文帝犯了一个天大的战略错误,他居然给前线将领下了一个指示,说勿使朕有杀叔之名。不要让后代认为我这个皇帝杀了我的亲叔叔。所以打仗归打仗,不要把朱棣打死,我们要抓活的,你这可就让前线的将领为难了。与此同时,朱棣也知道了这个命令,所以他就演化出一个战略,就是每次打仗的时候他自己冲锋陷阵在前,反正你又不敢把我怎么样,有的时候一场战斗打下来,他居然能换几匹马。为什么?马死了,对方的士兵只敢射他的马,不敢射他的人。

当然,他也给自己留一个后手,就把所有的精锐骑兵部队,交给了他的二儿子朱高煦。一旦我实在危险了,你可要冲出来救我。所以经常就发生这种事。所以你看,这个父子可就不仅仅有天伦亲情,他还有什么救命之恩。朱高煦多次在战场上救他,有的时候救出来之后,难免这个情感就冲动,一冲动就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说勉之,你好好干,世子多疾。就是你大哥朱高炽现在是世子,身上有病,他活不长,将来要是我得了天下,我让你当继承人。一激动就经常这么说。这就是朱棣夺位之前的继承人的基本态度。、

朱高煦信心满满,朱高炽大胖子在旁边等着,他也没有招。但是1402年得了天下之后,又过了两年,1404年,这个朱棣就封了太子,请问封的是谁,居然就是世子,原来的老大。他极其不喜欢这个朱高炽,那你说为啥呢?首先两年肯定很纠结,那为什么还是选了个他不喜欢的人?我想主要是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毕竟他是世子。那他为什么当世子呢?是因为朱元璋特别喜欢这个孙子。你看小孩胖的时候就特别讨巧,小时候就胖,你看我小时候就特别讨巧,后来谈恋爱的时候才知道,胖子原来不是优势。这个朱高炽小时候胖乎乎的又憨厚。朱元璋那个人的性格跟朱棣很像,非常残忍。但是老爷爷有时候就喜欢跟自己性格不太一样的这个孙子,你到生活当中经常能观察到这个现象。

有两个历史上记载下来的事件。有一次朱元璋就让自己所有的皇孙,说去去检阅军队,小孩们都检阅军队,回来向我报告,其他的孙子都跑去检阅,很迅速向爷爷报告,唯独这个朱高炽起来的又迟,回来的又晚。朱元璋就问他,你怎么这么晚呢?他说这个天太冷,我是让士兵吃了早饭再接受检阅,所以回来得晚。老爷爷说好样的,果然是一个仁厚君子。

还有一次朱元璋搞了一大推奏折,也是把皇孙们叫来说,来把重要的挑出来给爷爷看。朱高炽这个小孩也是胖,也是笨,可能脑子也不好使,挑出来几份奏折上面全是错别字。朱元璋就不高兴了,说你怎么挑的都有错别字啊?小朱高炽就讲,我就是觉得这几份奏折特别重要,有没有错别字我觉得不重要。棒,这孙子棒,所以就指定他当世子。

所以你看朱棣他是打着他老爷子朱元璋的旗号造的反,朱元璋给他定的事情他还真就不敢轻易的推翻,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呢?他在打靖难之役造反的时候,朱高炽是留守北京的,他没有犯什么错,而且也立下了大功。比如说给前方输送一些粮草,而且还有一次,就是中央的军队已经把北京合围了,是几十万大军合围北平,而朱高炽带着一万人而且是老弱残兵,居然就把这个北平给守住了,后来朱棣一个反攻,里外夹击才把中央军给消灭了。所以人家有功劳啊,你凭什么把他给废了呢?

其实据我猜测还有第三个原因,前面朱棣讲得好,世子多疾,那我现在把你放到太子的位置上,有什么了不起呢?你不是有病吗?迟早会挂,到那个时候我再让老二接班。所以在朱高炽当太子的这些年里面,那真是没过好日子。一方面朱棣对他出于皇帝对太子的正常的防范心理,另外一方面呢,还折磨他,恨不得把他早点弄死,好让老二接班。你可能会觉得很奇怪,那虎毒还不食子呢。对不起,中国古代政治你要是读过一点,你就会知道天家无骨肉之情,父子君臣之间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尤其是朱棣这种性格的人。

所以在朱高炽当太子期间,他是完全没有权力的,被防得个贼死。比如说,现在有据可查的资料,他签发过的一些文告都是什么特制,都是水旱灾情、安慰民间,什么领导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群众和家属情绪稳定,就说点这个。另外就是一些皇族进京朝贺的时候,如果平辈的,朱棣来接待;如果小一辈的呢,太子来接待,每天都是接待,然后吃吃喝喝,除此没有任何正经事。那为什么我们说他还折磨他?因为朱棣经常要出门。前面我们说的“五出漠北,三犁虏庭”,他不得北伐吗,御驾亲征,他要建北京城。所以他一旦离开南京,就得这个太子朱高炽监国。监国是古代政治的一个制度,就是皇帝不在京城的时候,往往把太子放在这儿,你代理皇帝来处理一些政务。

那朱棣怎么折磨他呢?他一共出去过六次,让朱高炽六次监国。首先他把大部分的行政班子都带在自己身边,就带走了,说大事叫到我的行在,就是我们哪儿叫到哪儿,小事你就办。什么叫小事呢?就是四品以下官员的任命叫小事。可是你想想看,整个帝国里面有多少四品以下的官员,名字多得皇上根本就记不住,平时也见不着皇上的面,更何况太子呢!所以朱高炽凭什么来做决策任命他们呢?这种级别的官员本质上,是官僚系统自我协调的产物,说白了,朱高炽在南京监国,没有任何权力。即使如此,朱棣还是不放心,把自己的一个秘书班子叫六科,留在了南京,那可不是辅佐太子,是负责记录太子行政的一切细节。赏一人因何而赏,罚一人因何而罚,全部给我记录在案,然后按时按点递送到行在,皇帝要看。

那你说还有什么权力?朱高炽这个监国的太子在南京,其实就是监牢里的一个犯人,外面的看守是远在天边的朱棣。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当时的刑部尚书叫刘观,这个人是一个著名的贪官,贪赃枉法,已经恶迹昭彰。那这朱高炽有时候也实在看不下去,一时没忍住,叫过来批评了两句,以后不许贪赃枉法,要改啊。就这么个事,被记下来了,告诉了朱棣。朱棣马上就写信回来了,那个话说的还是比较温柔的,说当一个皇帝为人要宽厚,不要动不动就对臣子搞批评,尤其这些尚书都是我任命的,你要给他们留面子。这话说得好像也对吧,这就是领导的艺术,领导永远说正确的话,它的艺术在于什么时候说什么样正确的话。这个话的意思就是,我的人你一个都不许动,连态度上的表达都不允许有。那这还不叫折磨,什么叫折磨呢?等第一次监国之后,就是朱棣回到南京之后,把这几个月时间里面所有朱高炽干的事情,用了的什么人,调动了什么人,用了什么钱,全部驳倒。大事小事全部推翻重来,而且出告文,是直接贴在午门的,调动的人给我调回来,用掉得钱给我收回来。

这不就等于是打脸吗?对吧,他一方面嘱咐太子要留面子,他是一点都不给太子留面子。说白了,如果这是现代政治分析家生活在当时,肯定就有解读,这是要干掉太子,已经是剥夺太子在群僚和百官面前的所有颜面,这哪是一个培养储君的态度呢?那后来有一个不识相,这个人叫耿通。他有一次就跟朱棣讲,哎呀,说不用了吧,太麻烦了,把太子干的事全部驳回,也没有是大不了的嘛。朱棣就不高兴,不高兴就得杀鸡给猴看,找个借口把耿通抓起来。然后就明摆着跟底下办案的大臣讲,说这个人犯的那些事无所谓,他就是离间我父子感情,像这样的人处以极刑。什么叫极刑?就是寸磔啊,就是因为讲了这么一句,还不是明显卫护太子的话,就被活剐了。

所以你说太子以后的五次监国,他能怎么监呢?噤若寒蝉,所有的事都不敢办。比如说有一次他在东宫里,也有一些大臣,这些大臣知道跟着太子肯定是倒霉,都吓得病了。那朱高炽就安慰他,说你看你这个辅佐我,也没吃点瓜落,你这不是病了吗,我也没法救你,皇帝要是看你不顺眼弄死你,我也没办法。但是你放心,万一哪天我真当了皇帝,我照顾你儿子好不好。你说这太子当到这个份上有多窝囊。这其中就发生的一个事,在《恶之花》里面我也讲过,就是那个大才子解缙。解缙这个人虽然帮明成祖干了很多坏事,但是有一条,他毕竟是文人,文人还是讲究儒家传统的那一套。比如说继承人一定是立嫡长子。

朱棣就对这二儿子高熙表达喜爱,这儿子多棒啊,能打仗,上马,你看那个姿势多好看。解缙就在旁边讲,说你这个人继承人马上是要当君主的,你不能在表扬这种打仗厉害的,你看那个太子现在多棒。朱棣一听就跟他翻脸,说你居然介入我们父子之间这种大事,马上就把他发配到交趾,就是今天的越南。那本来这个事也就了了嘛,可是后来解缙干了一件什么事呢?他从越南回来之后,他不知道有一个忌讳,居然单独去见了一次太子。因为朱棣在外面,他就见了一次太子。这件事情被知道,所以朱棣一抹脸,根本就不认人,不管你原来帮我做了什么事,什么修撰《永乐大典》,直接就给关起来了,从永乐八年一直关到永乐十三年。后面的故事我们上一集讲过了,派他那个狗腿子纪纲,直接把他埋到雪里给冻死了,这就是解缙的下场。

后来这个朱棣怎么折腾太子,那招多了去了。比如说突然有一次,也是有一次他伐漠北,就回到北京,那你说太子你回到北京我也得迎接。虽然我人在南京,就派了一队臣子,写着那个贺表,到北京城外去迎接他。朱棣说这迎接太迟了,这贺表写的这个字句也有问题,这说明东宫辅佐的老师有问题,全部抓起来。居然就从南京,把太子身边所有的人都抓到了北京,一关就是十年。这些人可包括后来的那些名臣,什么杨士奇、杨浦,就是著名的三杨之二,都被抓起来,弄得这个太子彻底变成了寡头的一个太子。

后来到什么程度?有一次这个明成祖觉得北京城也建成了,觉得这个儿子,这时候他已经有点回心转意了,已经想认这个太子了,就让他到北京来吧,我们父子在北京团聚吧。他这话刚出口,他身边一个臣子叫夏原吉,夏原吉出来,说这趟事我去,老臣愿往。说为什么你去啊?这事派个人去把他叫来不就完了嘛?说你这么多年吓唬太子,他已经吓破胆了,如果这个时候莫名其妙把他叫来,他没准儿在南京就会吓死,没准儿就能弄自杀了。我跟他关系还不错,我跑一趟吧,我去他不会有什么猜疑。朱棣说,你去,你去。夏原吉就真的去了。真就把这个朱高炽给吓坏了,差点自杀,说这趟看来不是什么大的坏事,才去了北京。

所以你想想看,这父子之间的伦常关系已经被折腾到这个地步。那你说后来怎么样呢?后来还真就是朱高炽接了他的班。那就奇怪了,朱棣把他折腾的这么七荤八素,为什么还是选他当了继承人呢?

刚才我们讲到明成祖朱棣的太子朱高炽当了这个窝囊太子一当就是二十年,期间受尽了屈辱和折磨,但是后来他怎么就咸鱼翻身,终于当上皇帝呢?他就是后来那个明仁宗。关于这一点,历史上有各种各样的解释了。其中有一个说他生了个好儿子,这人叫朱瞻基就是后来的明宣宗。那朱棣因为喜欢这个孙子,所以就顺便保住了朱高炽这个儿子的太子之位。这是一个解释。

还有一个解释,说朱高炽太能装孙子了。你听听这个词,用装孙的方式当儿子,好心酸啊。他装孙子能装到什么程度?我们在历史上看到一个记载,他连身边的人都完全不信。有一次他一个身边的近臣就跟他讲,说最近听说有人在你爹耳朵边上说你坏话,你知道不知道啊?不知道,不知道。我就知道当一个好儿子,侍奉我爹,剩下的什么都别跟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想想看,一个人隐忍,这样隐忍二十年,也真是不简单。

当然这些原因也许都成立,但是我们隔了那么多年的历史烟尘再看这件事,你会发现朱高炽当皇帝,其实是大势所趋。有三个趋势、三种势能,正在他身边是潜滋暗长,渐渐养成。我们简单给大家做个分析。首先,朱棣本身的心思就在发生变化,我们前面讲朱棣在篡位造反之后,他有几个政治死结,他一生要想办法把它打穿,其他几个他都解了。唯独最后一个,就是你怎么选继承人呢?

因为他一定要证明自己的合法性,那他的合法性从哪来呢?一直按他讲的,就是当皇帝一定是最能干的嘛,怎么能选择那个蠢猪一般的嫡长子呢?如果坚持这个逻辑,你是不是要让你们家老二当继承人呢?可是他不敢嘛。因为他心知肚明,如果不坚持嫡长子继承制度,一定会引发一个后果——大明王朝长不了。你想,任何一个皇帝只要他有几个儿子,所有的儿子都觉得我能干,应该我上,不是选贤任能吗?不任命嫡长子吗?这就意味着每次换皇帝的时候,都会引发多嫡之争。如果严重的话,就会重演靖难之役这样的全面内战。这样折腾几回,大明王朝还有得好吗?肯定散架了,这一点朱棣是知道的。

所以不管他在情感上是多么的倾向于自己的二儿子朱高煦,他在理智上知道,一定得让这个朱高炽自己看不上的儿子当皇帝,否则子孙有样学样,这就永无宁日。他当皇帝时间越长,这个观点他就越琢磨得越清晰。

其实在历史上还有另外一个皇帝,也是这样的,这就是著名的唐太宗李世民。李世民和朱棣是一样的,得位不正。他是通过玄武门事变把老爹抓起来,把哥哥弟弟全家都给宰了,自己才当上了皇帝。所以他后来就害怕后面的子孙有样学样,所以李世民是最维护嫡长子继承制的。但是李世民倒霉,他大儿子不争气,就是那个李承乾。李承乾名字起得多好啊,接乾坤,天然就是要当皇帝的嘛。但是李承乾不读书、不上进、还好色,甚至还尝试一点同性恋。最后发展到什么程度呢?就是居然要派兵把自己所有的兄弟给杀了,自己当皇帝。后来阴谋败露之后,那唐太宗李世民实在没有办法,才把他废为庶人。这一点他做得内心极其痛苦,他不想让自己的历史重演。但是这种兄弟阋于墙的事情,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所以他最后只好做一个妥协的选择,选择那个脾气最好的李治当了皇帝。因为他知道他脾气好,只要他当皇帝,兄弟姐妹都能保留下来。但是他万没想到,后面还有一个武则天,这是唐太宗的故事。

朱棣也沦入了一样的逻辑。所以虽然他在情感上有一个偏向,但是他的理智渐渐会让他明白过来的。这就是我讲的第一个大势。

那第二个大势呢?就是我们前面讲的朱高煦。他渐渐地失去了他父皇原来对他的喜爱。你想想看,这也是一个一定会发生的事。首先战争结束了,再也用不着你这么个武将,虽然你救过你老爹的命,但是那已经是以前的事了嘛,对吧。原来支持你的那些老将们渐渐也就凋零了,没有人在老爹面前继续说你的好话了。而且朱高煦这个人脾气性格确实也有一点问题,渐渐地他那个小野心露出来了。你要说也不怪他,因为老爹原来许过给他嘛,说世子多疾,好好干,将来我选你当继承人。所以这个心魔一旦种下去,那个小种子渐渐就要发芽

刚开始呢,是选了朱高炽当太子了。朱棣说要不你也封个王吧,叫汉王,但是给你封在云南。不去,云南太偏僻,我要守在南京,南京花花世界好。也可以,不走就不走吧,你就在南京呆着吧。于是就给了他一片宅子。这个宅子比太子的宅子还好,所以你看这个时候朱棣其实是想扶植他的。那这片宅子叫什么呢?他不叫朱高煦吗,就叫煦园。煦园是哪呢?就是今天南京的总统府。你现在到总统府去参观,后面那个花园还叫煦园。这就是朱高煦原来的宅子。那后来他又觉得我功劳那么大,还是不够威风。所以经常遇到人就说,你看我像不像那个唐太宗李世民呢?像不像秦王啊?这个话说的其实就跟造反是差不多的,他其实已经露出了这个意思。就是你就是那个唐高祖李渊,现在那个朱高炽就是我大哥李建成,我功劳最大,我应该得江山。而且这一点还有一个旁证,朱高煦曾经找他老爹朱棣申请过一支卫队,这个卫队的名字叫天策卫。

这个名字太有讲究了,什么叫卫呢?这是明朝的一个基本军事单位,一个卫大概6500人。可是啥叫天策呢?这个名字太有来头了,这是当年唐高祖李渊封赏给李世民的一个称号。因为李渊觉得李世民功劳太大了,又不能让你当皇帝,那怎么封赏你呢?这样为你量身定制一个称号,叫天策上将,李世民开的那个府就叫天策府。后来他发动玄武门事变,靠的就是这支基础力量。

现在隔了几百年,你朱高煦在南京城里又拥有了这么一支叫天策卫的部队,6500人,实力是很吓人的。那就是说,玄武门事变的事没准儿在明朝就可能重演。朱棣再喜欢你,以他的性格,没准儿哪一天突然一个念头就会动出来,要是你也搞一个玄武门事变,可怎么办呢?那我是谁呢?我不就是几百年前的李渊了吗?那我最好的下场也就是去当一个太上皇,没准儿你还会宰了我。

所以这个念头如果一起,朱棣一定会防着他。从后来这个父子关系的互动当中,你也可以分明地看到这一点,他是防着他的。朱棣不是经常愿意在外面跑吗?跑的时候都把这个朱高煦带在身边,你哪儿也甭去,你就跟着我吧。在永乐十一年的时候发生了这么个事,朱棣又有一次要到北京,就把这朱高煦也带上了。到了北京之后,朱高煦就提出来,我要回南京,我要回南京,朱棣就跟他讲,说现在天儿马上就冷了,你等到明年开春再回去好不好,路上也不辛苦。

朱高煦就忍下来了,到明年一开春,他马上就又把这事提出来,那真叫是一天都等不得。那朱棣当然就不高兴了,但是也没表现出什么,就说你把儿子留下来,陪我那亲爱的皇太孙朱瞻基一块儿玩耍,好不好呀。那朱高煦就不干,说我要带我儿子回南京读书,我不能让他留下来。那朱棣马上就跟他翻脸,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你不就是要回南京跟你大哥捣乱吗?我当年也是把儿子放在南京给皇帝当人质的,这个心思我是懂的呀。你以为你把你儿子留下来是要当人质的吗?你那个糊涂心思啊,滚吧。朱高煦前头一走,后面圣旨就到了,什么汉王,在南京还有大宅子,还有卫队,没那个事了,滚到山东去。给他封到了山东的青州,离南京你给我远点,离北京近点,我来看着你,什么卫队,全部都给我遣散。当然后来也给他配了一些很小型的卫队。当然,朱棣是什么人呢?肯定派遣了大量的特务在这些卫队当中看着他。

那过了不久之后呢?当然就有报告打到朱棣这儿了,说朱高煦在山东青州可不老实,跟当地流氓混成一片,经常要扩展自己的队伍,是不是要图谋不轨呢?那朱棣哪听得了这个?肯定把他叫到南京来,是一通臭骂,差点把他废为庶人。说你山东青州你也别呆着了,你给我滚到山东的北边的一个叫乐安的地方,那个地方距离北京是更近,我在眼皮子底下看着你吧。

所以你看,到此为止,朱高煦和朱棣之间那种父子亲情,已经变得非常之寡淡了。没准儿这时候朱棣防着他,比防着朱高炽还要严重,就算他大哥这时候死了,你朱高煦当了太子,你那个太子的日子估计更不好过,这是第二个趋势。

那第三个趋势呢?就得看文官集团。因为人家朱高炽虽然是一个不得宠的太子,但他毕竟是正位中宫,那些文官集团受孔老夫子的教育,特别讲究什么宗法制度这一套。所以时间越来越长,文官集团其实是渐渐地趋向于朱高炽的,后来朱高炽之所以能够成功继位当皇帝,跟文官集团的效忠是分不开的。

这就得要说到永乐二十二年,成祖是怎么死的了。他最后一次北伐漠北,在回军的路上,他突然得重病死了。你想,那是七月份,那个尸体马上就要臭,所以文官集团这个时候就显得特别重要。后来的那个著名的三杨之一就是杨荣,杨荣原来的名字叫杨子荣,就是打虎上山那位英雄,一个同名。杨荣在身边就秘不发丧,然后干了一件事情,就把军中的所有的锡器给熔化了,打造了一顶棺材。然后把所有的工匠全部给杀掉,把朱棣的尸身就放在这个密闭的棺材当中,就是真空包装,给运回北京。那杨荣一方面安排大部队是缓缓地向回走,因为这个时候特别危险,你想大军暴露在外,主帅又死了,旁边还有蒙古部队的出没,所以这时候千万不能慌神。而杨荣是单人独骑驰回北京,和此时监国的太子朱高炽商量该怎么办。

主要是三手了:第一,派出部队去迎接。第二,北京城戒严,严密布防。第三,在府库当中提出银两犒赏士兵,以安军心。所以很快朱高炽就在北京正式继位当了皇帝。那这个时候你再看看山东乐安的那个朱高煦,他本来就得不到信息,这个时候再想有所动作,黄花菜都凉了。你看,关键时刻文官集团的偏向,就决定了皇位的归属。当然了,历史跟朱高煦开了一个玩笑,为啥?因为朱高炽当皇帝就当了十个月。可是二十年辛苦熬出来的太子,就有十个月的皇帝命。

我们假设一下,如果朱棣身体好,再撑那么一年,那等朱高炽一死,不就是朱高煦的太子吗?但是历史偏偏就没给他这个机会。那朱高炽死了之后,就是他那宝贝儿子,我们前面讲的朱瞻基明宣宗登基。这个历史还挺有意思,因为朱瞻基这个时候在南京,他得了这个消息之后,马上就向北京去奔丧。朱高煦这个时候终于得到了一生当中唯一的一次机会,就是沿途截杀。因为他在山东,他真就干了这么一件事。但是朱瞻基也是走运或者说特别的机警,他得到消息之后马上就上路。所以在他截杀队伍到达地点之前,他已经过去了。那朱瞻基登位之后,还经常发布文告这么说,说经常有人说我叔叔朱高煦要造反,哪有那个事,我们一家人关系好着呢!动不动还给朱高煦一些封赏,但朱高煦这口气实在是忍不下来,终于造反了,那造反的理由其实也没什么过硬的,现在看那个文书,无非说你哪座庙不该建,你哪次封赏不该给等等,都是这些破理由。那朱瞻基,就是明宣宗一看这个理由就笑了,说就这么点事就要造反啊?你再看看他拼凑的那个人,都是当地的什么流氓地痞,还有放出来的犯人,这个军队也能打仗啊?

他身边还有一些谋臣在讲,哎呀,这个朱高煦是不是要打济南?有的人说不对,他可能是要打南京。那明宣宗说胡扯,他哪儿也不会打,那两个坚城他根本就打不下来,他手里的那些人全部是山东乐安的本地人,一旦遇到困难,肯定就龟缩回去了,所以他肯定是坐以待毙。这样,待我御驾亲征。这场御驾亲征也真的是很搞笑,那朱瞻基就带领部队就去了,然后就有一些人从朱高煦那儿逃过来了,说投降啊。那朱瞻基就说,你这样,你看你们这改了就挺好。这样,大大的封赏,你们还回去,跟你们的那些朋友讲,不要跟他作乱,还投降,就挺好。所以渐渐地,朱高煦那边部队就跑的差不多了。最后朱瞻基就给他写封信,说这样吧,你就投降吧,投降我待你还是原来一样,你只要把怂恿你造反的那个人交出来,就没事了。

那朱高煦一想还有这好事,就没事了,居然一枪没打,一阵未过,就投降了。那后面的故事就更狗血了,明宣宗并没有杀这个朱高煦,而是把他带回了北京,给他造了一座监牢,还取了一个好名字叫逍遥宫,你后半辈子就在这儿逍遥吧,不要再去造反了。有一次明宣宗就去看他,朱高煦一看,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你还敢来看我,上去就是一个扫堂腿,把明宣宗给绊了一跤。你想皇帝这不气死啊,正好看见旁边有一口大鼎大概二三百斤重,就命令自己的卫士,把他给我扣里头,我让你再出来造反。但是朱高煦力气大,居然就把这个鼎给举起来了,要砸这个明宣宗。明宣宗说给我按住,上面给我放木炭,给点着了,我要把你活活给烤死。后来朱高煦就落到了这么一个下场,那说到这儿我们要说什么呢?

其实你看,整个唐代之后,这种藩王造反的现象,在明代是最为严重的。那始作俑者是谁啊?就是你明成祖朱棣。因为你的子孙都知道,一旦皇帝不行,我这儿稍有实力,没准儿我就有样学样,学学你呢,没准儿就能成功当皇帝。一直到明代中后期,你想明武宗的时候还有两起,一个是甘肃的那个安化王造反,另外就是江西的宁王朱宸濠造反,这两起事件其实都几乎是靖难之役的翻版,只不过没有成功。听到这儿你可能会说,那明成祖也没造什么大孽嘛,这不是没成功吗?

明成祖造成的第一个后果,是藩王造反,但是另外一个后果,你做梦都没想到。好,我们接着回来看这个明成祖朱棣,他通过靖难之役造反当上了皇帝,但是这件事情成功概率好低,在整个明朝,只有他一个人成功了。其实你放眼于整个中国历史,只要是稍微有点寿命的朝代,这样的成功也是仅此一例,这样的成功不能复制。那你可能会说,那有什么了不起,当个故事听一听而已嘛。它本来就是一个孤例,它是一个偶然成功的,甭管是英雄还是奸贼。但是你没有想到,正是因为在明朝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情,所以最后就在它的机体上演化出了一个巨大的毒瘤,而且根本无法割除,从某种意义上讲,最后明朝就是死在这件事情上面。

我们给大家简单推演一下这个逻辑。最开始朱元璋那个算盘打的是挺好的,我是造反起家,我谁都不信。什么太监外戚权臣,都给我闪一边,我姓朱的就信我姓朱的子孙,所谓血浓于水嘛。所以他就想着,我能不能通过道德教育,给颁发一些祖训,搞一些管理制度,我来确立一个藩王制度,我把我的子孙后代分封在各地,尤其是防范北边蒙古的边患。你看,他在北边一溜排开了九个王,然后通过一些制度让他们来拱卫中央,这样我老朱家的天下不就万世不替了吗?这个打算也挺好,但是为这个打算,请问你要付出点什么呢?当然,第一、制度上的保证,那就是每一个明代藩王,在明初的时候,那是具有极大的权力的。只要他的封地里面,虽然也有一些地方官,这个地方官好像也是对接到那个文官的官僚系统里面的。但是对不起,大事小情都必须汇报给这个藩王,藩王可谓是上马管军,下马管民。他甚至在他的封地里面还握有一些司法的特权,只要他觉得这个案子该我审,该我判,就拿过来了。而地方官对于一些亲王和藩王,他们犯法的事情,你是不能管的,你顶多向中央汇报,中央再通过什么皇亲会议、宗人府,才能去捉拿那个犯法的藩王。所以藩王刚开始在地方上的权力极大,威望也极高。所有的文武官员只要你走到亲王的门口,对不起,文官下轿,武官下马。而且如果见了面,你口称得是一个臣字,我是你的臣子。这是一方面,是制度。

那另外一方面就是得给钱。所有的藩王,如果是亲王的话,那他的年俸是多少呢?十万石。什么概念?就是文官系统最高级的文官,大概只有这个年俸的七分之一。这个很欺负人。那如果藩王生了孩子怎么办呢?你放心,只要这个孩子长到十岁,国家就开始给他发俸禄。一个十岁的小孩就开始拿工资!而且这一辈子所有的婚丧嫁娶,买房子买车都是国家给钱。

你琢磨朱元璋这个人,他的心态很有意思。一方面对所有的外人都是极尽残酷苛刻之能事,但是对自己的子孙呢?他毕竟小时候是穷出身,后来挣下这么一大份家业,就是一个乡下老头,看着自己的满堂子孙,是一种掩饰不住流露出来的慈爱之心。所以明朝历史上有这么一句话,说本朝亲亲之恩,无所不用,远超前朝矣。什么叫亲亲之恩?就是对待亲人要有个亲人的样子,该给得给,得舍得,这叫亲亲之恩。

可是朱元璋万万没有想到,他死了之后搞了这么一出戏,他的四儿子燕王造反了,而且成功当上了皇帝。那朱棣当皇帝之后,当然脸一抹,又开始翻脸,因为他自己干成了这个事。他就又开始学那个建文帝一样削藩,能找借口废为庶人的就给废掉,能杀的杀掉,剩下来的玩命的打压。所以,他这二十多年基本上是这么过。就是明代的藩王政治,已经开始出现了逆转。

可是他死了之后呢?前面我们讲到又出现了朱高煦的叛乱。所以后面的皇帝全部都吓傻了,原来叔叔这个东西就是个怪叔叔,一定是要搞我的嘛。所以后来历朝历代的明代皇帝,防范叔叔,就成为他们的一道政治使命。那明代藩王的地位当然就开始出现大逆转了,原来是人上人,后面他的地位简直就是阶下囚。

我们给大家简单讲一下明代藩王后来的处境。这个当中也有演化的轨迹,但是我们就不讲过程了。总之明代的藩王,首先如果你长到一定的岁数,对不起,一定要就封国,你必须要去到你那个地方,一旦去了之后,对不起,你就再也不能出来了。

首先,如果要进京那就必须要报告,国家朝廷要认可,你才能进京。而且还有一条,二王不得相见。说我们都是兄弟,一个封在河南,一个封在山东,好近的,我们兄弟俩见一面?不行!二王永远不许相见。而且呢,你当上这个王,他一般都在城市里面当,这个王如果你出城,比如说扫个墓,给你爹上柱香这种事,一定要报给地方官,如果不得地方官员的许可,你连出城给你爹磕个头都不允许。你说春天来了,我要搞个春游,对不起,必须上报。那如果地方官一个没看住,他跑出去玩了,咋办呢?地方官要承担连带责任,后果很严重的。如果是年少的藩王还在北京,那就坚决不允许你出北京城。你说我既不住北京,我也不住城里,我住乡下好了吧?可以啊,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你十天之内必须有三次要到最近的府城,到地方官那儿去画卯,说我人在呢,我没走远,我没干什么坏事,这才行。

听了这些措施,你联想到什么?这不就是犯人吗?原来,地方官在他们面前是唯唯诺诺,现在地方官就是他们的牢头禁子,是看他们的。那还有一些规定,那就更是匪夷所思。比如说王府里面可能会用一些文人,陪自己下下象棋,当当清客,帮闲什么。可以用文人,但是必须只能用落第的秀才和落职的知县。说白了,在知识分子这个群体当中,只能给你用一些loser,稍微精英一点的人你都不能用。

还有一些规定就更有意思了,藩王不允许喝酒,除了自己生日那天。不允许喝酒,那你说这是为了啥呢?喝酒又不碍事了,你看后一条规定,你就知道它啥原因了,它不准给人赏赐银两。如果要给下人赏赐银两,你必须到地方官那儿去备案,你才能赏。一直这个案子要报到皇帝那儿,这两个约束条件放在一起,你明白啥意思了吧。就是任何你有可能培植私人感情、私人势力的事,都不能让你干。你看,明朝后来的皇帝防范他的叔叔、兄弟、堂兄弟、堂叔叔居然到了这样一个地步。

那请问藩王们干吗呢?藩王们没事干,只好去生孩子。为什么他们生孩子呢?你想想那个制度,他就在激励你生孩子。因为国家给俸禄,而且什么都不让你干,因为你干任何职业都可能脱出这一套管束系统。所以只好花钱把你养起来。那国家花钱怎么花呢?它肯定是按人头花,对吧!这个级别的一个月给多少钱,那我作为一个藩王,那我算得过账啊。那一定是越生孩子挣得越多。那生孩子就变成了他的职业,甚至变成了一个产业。你琢磨这个道理,因为你每生一个儿子,按照级别国家发一份钱,生两个国家发两份钱。可是养两个孩子的成本可不是一个孩子的一倍。所以越多生,那个边际效应就越高。那这个账哪个藩王都算得过来。所以他们又有钱,身体又好,又有闲,啥事没有嘛,所以就多娶小老婆,把生理期都计算好,一字排开,就像农夫一样辛勤地在床上耕作。那孩子就越生越多。

多到什么程度?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在明代中期就是明孝宗弘治年间,弘治五年的时候,山西的地方官是当一个喜讯报到中央,说我们老朱家真能生,有一个庆成王是住在山西的,他居然生了九十六个孩子,有一百六十三个孙子和五百一十个曾孙子,整个庆成王府如果加上老婆、小老婆、儿子、儿媳妇、孙子、孙媳妇、一千口人。那底下的下人真是没法叫,一千个小公主。你说这怎么伺候得过来?当然这个庆成王还不是最厉害的,后来还有一个庆成王,是他的子孙,更厉害。儿子就生了一百多个。所以整个庆成王府如果要搞什么典礼,说儿子都来给爹磕个头吧,那排队磕头都磕好半天。而且兄弟之间互相完全不认识,还得专门搞一个职业,说给介绍介绍,这是你第七十三哥,这是你八十九弟,得这么弄。

到最后,到明武宗正德年间的时候,庆成王就彻底糊涂了,这一大家子我哪儿认得出来,而且这帮小王八蛋还经常冒领钱粮,比如虚报岁数什么的。所以干脆申请国家派人来给我数数,我这个府里到底有多少人,就这么能生。所以据晚期的时候,那个徐光启他统计,说明代的藩王的数量,每隔三十年就翻一番。我们有一些数学常识的人都知道,每隔三十年就翻一番,这二百多年是一个什么样的数量,你想,明初的时候只有两个人,朱元璋和他老婆马皇后,但是太能生了,每隔三十年翻一番,到明末的时候二百多年,已经生出了一百多万人。我的个老天,你哪还是人嘛,分明是一窝耗子嘛,是兔子嘛,太能生了。有钱有闲,加上国家政策的激励,那凭啥不生呢?

可想而知的第一个后果,就是给国家背上了沉重的财政负担。后来的皇帝也想解决这个问题,他也不想养活这么多人,但是没有好的办法,只有两招:第一招,就是随便找一个借口,你废为庶人,你废为庶人,总算给国家财政减下那么点点担子。而第二招呢?就是默认这些王府在民间去兼并土地。所以到明末的时候,变成了遍地皇庄,到处丰腴的土地都让这些王府给占据了,那民间的老百姓“贫无立锥之地”。所以为什么明末农民战争?就是因为陕北的一次灾荒,所谓小冰期,然后就席卷全国,全国糜烂,就是因为老百姓太惨了,土地都让他们家人占去了,这是一个后果。

第二个后果就更惨,明末农民战争的时候,像李自成、张献忠这些人,如果打下一个城市,那目标是谁?当然去抢王府了,王府到处都有,而且里面肯定有钱。而且这里面的人像猪一样,他们也不读书,也不上进,从来没出过城,给他地图他都不知道跑,这样的人太好抓了。所以每攻下一个城池,老朱家的子孙就会惨遭屠戳。最著名的就是打下洛阳之后,把那个明神宗最喜欢的小儿子福王,不仅把他们的钱全部抢光,把老福王,因为长得胖,没事干,把他的肉剁成细块,跟一只鹿肉一起煮在一个锅里叫福禄宴。这是明末战争历史上非常残忍的一幕。到最后清代入关之后,再对这些老朱家的子孙再一次屠戳。

可以说朱元璋一开始算定的两件事情全部泡汤。第一,靠藩王拱卫中央,最后变成了中央以无所不用其极的防范这些藩王。第二,他想对子孙好,但是最后把所有的子孙的一百多万人,全部养成了一窝猪,最后被人全部拉到了屠宰场。这就是明成祖朱棣搞靖难之役在理论上给大家推演的逻辑结果。

所以你看,所有这一切的最初根源,就是明成祖朱棣造了一次反,当了一次皇帝,得到了一次本不应该得到的成功。于是兵分两路,首先一朵恶之花在他自己内心里绽放,最后把他自己变成了一只野兽。第二,这朵恶之花也在国家制度层面绽放。有一个恶的制度,你就必须发明一个更恶的制度来解前面的毒,而一旦一味药解了毒之后,它本身变成了毒,那就再也无药可解了,所以这一期的题目我们就叫恶之果。

坏事真是不能干哪!



上一篇:罗辑思维:认钱不认人 140
下一篇:罗辑思维:有的在升起 有的在坠落 14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罗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死磕自己 愉悦大家
       
    忘了密码|使用说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逻辑思维|     

GMT+8, 2019-8-19 16:17 , Processed in 0.328121 second(s), 37 queries .

© 2012-2018 Powered by Discuz! X3.1. Theme By 罗辑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